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城乡结合部的生活是如此美丽(新北京观察之…  

2006-05-08 00:17:00|  分类: 文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乡结合部的生活是如此美丽

 

在笔者置业的20世纪末年,北京的“都心”部已经开始靓起来,有点像模像样了,而城乡结合部却比今天还要不堪。作为一个国际都会城市,北京自然不乏美丽光鲜的一面:无论是壮丽的十里长街、古老的皇城宫墙,还是胡同深处的王府大院、高耸入云的涉外高档写字楼,及使馆区里那些掩映在银杏树浓荫中的低矮、洋风的建筑群。尽管那会儿,三环以内的地价远不像今天这样拒人千里、遥不可及,但几乎没怎么犹疑,我就选择了“逃离”市中心,在城乡接合部扎根,至今“虽九死而犹未悔”。

 

之所以甘冒“大不韪”(要知道,那时听说去四环以外,连出租车都难打)做这种抉择,除了笔者是生于斯、长于斯的“老北京”,北京城对我来说已新鲜全无这点之外,多少也是笔者动用有限的知识和人生经验,对京城未来的城市化发展前景做了一番评估和“考量”的结果。几年下来,在21世纪的门槛上出生的婴儿都快上学了,回过头来看,有失败、有教训,但说句自满的话,“成绩”还是主要的。

 

那么,城里到底哪儿不好,“乡下”咋就那么香呢?且容笔者细细道来。首先,我置业那会儿,北京的城市化进程方兴未艾,京城以平均每年消失600条胡同的速度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大规模“重建”。包括笔者原先居住的二环沿线的高层住宅楼,奥运之前究竟会不会被拆迁,虽人人自危,却谁都吃不准,因为升斗小民无缘看到首都规划的宏大蓝图,更不会被知会于拆迁方案具体化之前。所以,不敢贸然在城里购房,确实有种源自“权利”层面的考虑和担心。除非我的“知情权”够大,大到能看破我锁定的置业目标不会在可见的未来被圈入发展商的开发半径,以规避“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风险。

 

其次,作为一个“老北京”,我深知京城的“地层构造”:从最富丽、最奢华,富丽奢华到糜烂的程度,远远超越了“全盘西化”的社会,到最传统、最平凡,传统平凡到在这个商业社会几乎尊严尽丧的“低熵”群落,应有尽有,是若干个“子社会”共生的“层累结构”。我自然知道北京有许多时尚得不能再时尚,光鲜得不能再光鲜的去处,也曾不止一次地光顾那类地界并小有消费。但说实话,有些地方给笔者的感觉并不像其表面的玻璃幕墙那样光艳华丽。那些外墙面装饰着落地玻璃、大理石的高耸入云的现代钢混结构,与百码开外被拆得只剩断壁残垣的小胡同,给人的感觉已不仅是视觉上的错位感和逻辑链条的断裂,更令人产生时空向度上的突兀、文化心理上的错愕与挫折感。透过这种倾斜颓圮的视线,笔者看到那些西装革履、登堂入室的男男女女们,多少有种极不真实的“沐猴而冠”的感觉。有时,这种感觉如此强烈,乃至面对一桌响宴吃掉大学生一年生活费的赤裸裸的不平等,不仅在心理上难以承受,后来从生理上都开始反胃、恶心。每当笔者走过繁华街市,突然看见名为“××花园”、“××豪庭”、“××帝景”的“高尚社区”栉次鳞比,闹中取静地被别致的围墙优雅地圈起来,成为嘈杂城市中一块“飞地”的时候,心里便不免被一种怪异的感觉给噎得死死的,总希望未来的城市化进程能把这种不爽的感觉给“整合”掉。

 

而与“都心”部相比,城乡接合部的好多着呢:空气相对清新,人口密度适中,车辆虽多,但社区内外人车分流,秩序尚好;白领、艺术家、老外与三轮车业者、性工作者、黑车“的哥”比邻而居,相安无事;晚上和周末,社区内的超市、餐馆、健身房等公共空间,虽人满为患,却井然有序,是“和谐社会”的缩影;美术学院、大山子艺术区、798仓库群近在咫尺,艺术不再是陈列于国家美术馆橱窗里的摆设,其本身就意味着对生活的创意;在城铁车站,着装出位、尚未走红的女艺员,与拎着笔记本电脑的文员、肩扛大捆装修材料的家装工人一起等候下一班进站的车辆;包括老外在内,城乡接合部的绝大多数子民是“京漂一族”,他们怀里揣着“暂住证”,随时准备应对片警的盘查,但却没人在乎京城“高贵”的户籍,因为在他们心中,自己根本就是这个城市的主人。

 

经过上个世纪90年代的经济转型,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的“利益博弈”,已没人怀疑,我们正体验着漫长阵痛的“转型”,其终极指向就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公民社会。这个公民社会的莅临,绝不可能一蹴而就,而将是一个始终伴随着阵痛的渐进过程。分布在这个城市周边偌大的城乡接合部的林林总总的高尚社区,及其如火如荼的、旨在捍卫自身权益最大化的维权行动,在不断“改写”着城市容颜的同时,也养成了一代新市民。

 

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笔者热爱城乡接合部的新生活,并期待着这种生活方式能越做越大,其与都心部的边界越来越模糊,直至“乡村”能再次“包围城市”。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