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2006锛氭棩鏈浆韬?  

2007-01-01 10:14:00|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败坏了的世风、道德的重建却绝非一日之功。这个正在急速分化的巨大经济体,一边制造并扩大着“下流社会”的规模,一边把已经被“泡沫经济”重创过一次的社会道德继续往下拽:母亲以骇人的方式残害亲生骨肉、小学生不堪校园暴力而自杀的惨剧层出不穷。正如本年度日本第一大畅销书、藤原正彦教授的著作《国家的品格》所说的那样:“日本人与生俱来的、就像渗透在DNA之中的道德心,在战后屡遭伤害,近来,被因新自由主义经济而蔓延、以至甚嚣尘上的金钱至上主义给彻底弄疼了。”日本人战后形成的、因经济成功而傲然于世的优越感受到了严重挫折。 兴许是意识到了这种状况对于国家战略实现的掣肘作用,同时也源于某种根深蒂固的国家主义意识,更是出于通过此举来维系其政权长期存在的现实需要,安倍上台伊始,便把政策的重心放在了安保和以教育为代表的意识形态问题上,不惜大力出牌,其内在指向具体而明确:日本在21世纪的政治、军事大国化。 为此,与“和平宪法”相伴而生的《教育基本法》被修改,“日之丸”、“君之代”的国家主义符号被提升、强化;创设“日本版NSC”(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国家安全委员会”),首相官邸“白宫化”;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谋求海外派兵的恒常化,自卫队成为合法军队几乎是

2006:日本转身 2006年,尽管“日本丸”依然在巨大的矛盾中摇摆,但经济结构调整带来了空前的社会分化,而社会分化的现实又加速了朝既定方向的转型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在某些领域(如经济、财政),方向不明,前途未卜,仍呈徘徊不前状;但在另一些领域(如外交、安保),则大胆改道,航向已变得清晰,船已驶入深水区——可以说,在这一年,肇始于1990年代末期的社会转型,经过近10年的调整,其方向性已基本确立。换句话说,日本已转过身来,其作为“普通国家”在国际社会施展影响,只是时间的问题。 安倍接棒“后小泉”政权短短百日,刚过“准备期”,真正的展开还在后头。经济上,虽然大致沿袭小泉改革路线图,艰难推进,但缺乏内政经验的安倍,面临一度被强有力的小泉打散了的官僚、党内派阀和“族势力”的回潮压力,能否将改革进行到底,的确正在成为一个问题。同时,小泉政权的“负面遗产”开始发酵:尽管日本经济全面恢复,并创下连续60个月的战后最长景气增长实绩,但国民却缺乏受惠于增长的实感,内需依然不振,伴随着财政重建的深度改革成为当务之急。 “新经济贵族”活力门老板堀江贵文和“村上基金”的幕后操纵者、前议员村上世彰的倒掉,虽然使“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原罪”在某种程度上遭到了清算,但被其洗脑2006:日本转身

 

时间问题;在明年初召集的国会上,被视为修宪的必要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肯定会成为审议对象。 种种迹象表明,安倍的最大诉求乃脱离战后体制。日本目前的形势,用一句著名的老话来形容,就是“已然不是战后”(意为日本已不复是战后初期体制下的日本)了。这句曾为日本社会爱用不已的旧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贴近现实。 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务须抛却看待日本的传统旧模式,调整焦距。如果无法遏制其迅速膨胀的进程的话,就必须得学会接受一个跟中国一样全面大国化的邻国,并尝试与之共舞。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大国保持并继续发扬其战后的和平主义资源,至少不使之倒退。即使单从这个意义出发,我们也应该充分评价日本的战后60年。 2006年,尽管时间问题;在明年初召集的国会上,被视为修宪的必要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肯定会成为审议对象。 种种迹象表明,安倍的最大诉求乃脱离战后体制。日本目前的形势,用一句著名的老话来形容,就是“已然不是战后”(意为日本已不复是战后初期体制下的日本)了。这句曾为日本社会爱用不已的旧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贴近现实。 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务须抛却看待日本的传统旧模式,调整焦距。如果无法遏制其迅速膨胀的进程的话,就必须得学会接受一个跟中国一样全面大国化的邻国,并尝试与之共舞。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大国保持并继续发扬其战后的和平主义资源,至少不使之倒退。即使单从这个意义出发,我们也应该充分评价日本的战后60年。 日本丸依然在巨大的矛盾中摇摆,但经济结构调整带来了空前的社会分化,而社会分化的现实又加速了朝既定方向的转型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在某些领域(如经济、财政),方向不明,前途未卜,仍呈徘徊不前状;但在另一些领域(如外交、安保),则大胆改道,航向已变得清晰,船已驶入深水区——可以说,在这一年,肇始于、败坏了的世风、道德的重建却绝非一日之功。这个正在急速分化的巨大经济体,一边制造并扩大着“下流社会”的规模,一边把已经被“泡沫经济”重创过一次的社会道德继续往下拽:母亲以骇人的方式残害亲生骨肉、小学生不堪校园暴力而自杀的惨剧层出不穷。正如本年度日本第一大畅销书、藤原正彦教授的著作《国家的品格》所说的那样:“日本人与生俱来的、就像渗透在DNA之中的道德心,在战后屡遭伤害,近来,被因新自由主义经济而蔓延、以至甚嚣尘上的金钱至上主义给彻底弄疼了。”日本人战后形成的、因经济成功而傲然于世的优越感受到了严重挫折。 兴许是意识到了这种状况对于国家战略实现的掣肘作用,同时也源于某种根深蒂固的国家主义意识,更是出于通过此举来维系其政权长期存在的现实需要,安倍上台伊始,便把政策的重心放在了安保和以教育为代表的意识形态问题上,不惜大力出牌,其内在指向具体而明确:日本在21世纪的政治、军事大国化。 为此,与“和平宪法”相伴而生的《教育基本法》被修改,“日之丸”、“君之代”的国家主义符号被提升、强化;创设“日本版NSC”(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国家安全委员会”),首相官邸“白宫化”;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谋求海外派兵的恒常化,自卫队成为合法军队几乎是1990年代末期的社会转型,经过近10年的调整,其方向性已基本确立。换句话说,日本已转过身来,其作为普通国家 2006:日本转身 2006年,尽管“日本丸”依然在巨大的矛盾中摇摆,但经济结构调整带来了空前的社会分化,而社会分化的现实又加速了朝既定方向的转型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在某些领域(如经济、财政),方向不明,前途未卜,仍呈徘徊不前状;但在另一些领域(如外交、安保),则大胆改道,航向已变得清晰,船已驶入深水区——可以说,在这一年,肇始于1990年代末期的社会转型,经过近10年的调整,其方向性已基本确立。换句话说,日本已转过身来,其作为“普通国家”在国际社会施展影响,只是时间的问题。 安倍接棒“后小泉”政权短短百日,刚过“准备期”,真正的展开还在后头。经济上,虽然大致沿袭小泉改革路线图,艰难推进,但缺乏内政经验的安倍,面临一度被强有力的小泉打散了的官僚、党内派阀和“族势力”的回潮压力,能否将改革进行到底,的确正在成为一个问题。同时,小泉政权的“负面遗产”开始发酵:尽管日本经济全面恢复,并创下连续60个月的战后最长景气增长实绩,但国民却缺乏受惠于增长的实感,内需依然不振,伴随着财政重建的深度改革成为当务之急。 “新经济贵族”活力门老板堀江贵文和“村上基金”的幕后操纵者、前议员村上世彰的倒掉,虽然使“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原罪”在某种程度上遭到了清算,但被其洗脑在国际社会施展影响,只是时间的问题。

 

安倍接棒“后小泉”政权短短百日,刚过、败坏了的世风、道德的重建却绝非一日之功。这个正在急速分化的巨大经济体,一边制造并扩大着“下流社会”的规模,一边把已经被“泡沫经济”重创过一次的社会道德继续往下拽:母亲以骇人的方式残害亲生骨肉、小学生不堪校园暴力而自杀的惨剧层出不穷。正如本年度日本第一大畅销书、藤原正彦教授的著作《国家的品格》所说的那样:“日本人与生俱来的、就像渗透在DNA之中的道德心,在战后屡遭伤害,近来,被因新自由主义经济而蔓延、以至甚嚣尘上的金钱至上主义给彻底弄疼了。”日本人战后形成的、因经济成功而傲然于世的优越感受到了严重挫折。 兴许是意识到了这种状况对于国家战略实现的掣肘作用,同时也源于某种根深蒂固的国家主义意识,更是出于通过此举来维系其政权长期存在的现实需要,安倍上台伊始,便把政策的重心放在了安保和以教育为代表的意识形态问题上,不惜大力出牌,其内在指向具体而明确:日本在21世纪的政治、军事大国化。 为此,与“和平宪法”相伴而生的《教育基本法》被修改,“日之丸”、“君之代”的国家主义符号被提升、强化;创设“日本版NSC”(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国家安全委员会”),首相官邸“白宫化”;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谋求海外派兵的恒常化,自卫队成为合法军队几乎是准备期、败坏了的世风、道德的重建却绝非一日之功。这个正在急速分化的巨大经济体,一边制造并扩大着“下流社会”的规模,一边把已经被“泡沫经济”重创过一次的社会道德继续往下拽:母亲以骇人的方式残害亲生骨肉、小学生不堪校园暴力而自杀的惨剧层出不穷。正如本年度日本第一大畅销书、藤原正彦教授的著作《国家的品格》所说的那样:“日本人与生俱来的、就像渗透在DNA之中的道德心,在战后屡遭伤害,近来,被因新自由主义经济而蔓延、以至甚嚣尘上的金钱至上主义给彻底弄疼了。”日本人战后形成的、因经济成功而傲然于世的优越感受到了严重挫折。 兴许是意识到了这种状况对于国家战略实现的掣肘作用,同时也源于某种根深蒂固的国家主义意识,更是出于通过此举来维系其政权长期存在的现实需要,安倍上台伊始,便把政策的重心放在了安保和以教育为代表的意识形态问题上,不惜大力出牌,其内在指向具体而明确:日本在21世纪的政治、军事大国化。 为此,与“和平宪法”相伴而生的《教育基本法》被修改,“日之丸”、“君之代”的国家主义符号被提升、强化;创设“日本版NSC”(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国家安全委员会”),首相官邸“白宫化”;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谋求海外派兵的恒常化,自卫队成为合法军队几乎是,真正的展开还在后头。经济上,虽然大致沿袭小泉改革路线图,艰难推进,但缺乏内政经验的安倍,面临一度被强有力的小泉打散了的官僚、党内派阀和族势力时间问题;在明年初召集的国会上,被视为修宪的必要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肯定会成为审议对象。 种种迹象表明,安倍的最大诉求乃脱离战后体制。日本目前的形势,用一句著名的老话来形容,就是“已然不是战后”(意为日本已不复是战后初期体制下的日本)了。这句曾为日本社会爱用不已的旧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贴近现实。 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务须抛却看待日本的传统旧模式,调整焦距。如果无法遏制其迅速膨胀的进程的话,就必须得学会接受一个跟中国一样全面大国化的邻国,并尝试与之共舞。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大国保持并继续发扬其战后的和平主义资源,至少不使之倒退。即使单从这个意义出发,我们也应该充分评价日本的战后60年。 的回潮压力,能否将改革进行到底,的确正在成为一个问题。同时,小泉政权的时间问题;在明年初召集的国会上,被视为修宪的必要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肯定会成为审议对象。 种种迹象表明,安倍的最大诉求乃脱离战后体制。日本目前的形势,用一句著名的老话来形容,就是“已然不是战后”(意为日本已不复是战后初期体制下的日本)了。这句曾为日本社会爱用不已的旧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贴近现实。 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务须抛却看待日本的传统旧模式,调整焦距。如果无法遏制其迅速膨胀的进程的话,就必须得学会接受一个跟中国一样全面大国化的邻国,并尝试与之共舞。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大国保持并继续发扬其战后的和平主义资源,至少不使之倒退。即使单从这个意义出发,我们也应该充分评价日本的战后60年。 负面遗产开始发酵:尽管日本经济全面恢复,并创下连续、败坏了的世风、道德的重建却绝非一日之功。这个正在急速分化的巨大经济体,一边制造并扩大着“下流社会”的规模,一边把已经被“泡沫经济”重创过一次的社会道德继续往下拽:母亲以骇人的方式残害亲生骨肉、小学生不堪校园暴力而自杀的惨剧层出不穷。正如本年度日本第一大畅销书、藤原正彦教授的著作《国家的品格》所说的那样:“日本人与生俱来的、就像渗透在DNA之中的道德心,在战后屡遭伤害,近来,被因新自由主义经济而蔓延、以至甚嚣尘上的金钱至上主义给彻底弄疼了。”日本人战后形成的、因经济成功而傲然于世的优越感受到了严重挫折。 兴许是意识到了这种状况对于国家战略实现的掣肘作用,同时也源于某种根深蒂固的国家主义意识,更是出于通过此举来维系其政权长期存在的现实需要,安倍上台伊始,便把政策的重心放在了安保和以教育为代表的意识形态问题上,不惜大力出牌,其内在指向具体而明确:日本在21世纪的政治、军事大国化。 为此,与“和平宪法”相伴而生的《教育基本法》被修改,“日之丸”、“君之代”的国家主义符号被提升、强化;创设“日本版NSC”(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国家安全委员会”),首相官邸“白宫化”;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谋求海外派兵的恒常化,自卫队成为合法军队几乎是60个月的战后最长景气增长实绩,但国民却缺乏受惠于增长的实感,内需依然不振,伴随着财政重建的深度改革成为当务之急。

时间问题;在明年初召集的国会上,被视为修宪的必要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肯定会成为审议对象。 种种迹象表明,安倍的最大诉求乃脱离战后体制。日本目前的形势,用一句著名的老话来形容,就是“已然不是战后”(意为日本已不复是战后初期体制下的日本)了。这句曾为日本社会爱用不已的旧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贴近现实。 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务须抛却看待日本的传统旧模式,调整焦距。如果无法遏制其迅速膨胀的进程的话,就必须得学会接受一个跟中国一样全面大国化的邻国,并尝试与之共舞。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大国保持并继续发扬其战后的和平主义资源,至少不使之倒退。即使单从这个意义出发,我们也应该充分评价日本的战后60年。

 

新经济贵族 2006:日本转身 2006年,尽管“日本丸”依然在巨大的矛盾中摇摆,但经济结构调整带来了空前的社会分化,而社会分化的现实又加速了朝既定方向的转型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在某些领域(如经济、财政),方向不明,前途未卜,仍呈徘徊不前状;但在另一些领域(如外交、安保),则大胆改道,航向已变得清晰,船已驶入深水区——可以说,在这一年,肇始于1990年代末期的社会转型,经过近10年的调整,其方向性已基本确立。换句话说,日本已转过身来,其作为“普通国家”在国际社会施展影响,只是时间的问题。 安倍接棒“后小泉”政权短短百日,刚过“准备期”,真正的展开还在后头。经济上,虽然大致沿袭小泉改革路线图,艰难推进,但缺乏内政经验的安倍,面临一度被强有力的小泉打散了的官僚、党内派阀和“族势力”的回潮压力,能否将改革进行到底,的确正在成为一个问题。同时,小泉政权的“负面遗产”开始发酵:尽管日本经济全面恢复,并创下连续60个月的战后最长景气增长实绩,但国民却缺乏受惠于增长的实感,内需依然不振,伴随着财政重建的深度改革成为当务之急。 “新经济贵族”活力门老板堀江贵文和“村上基金”的幕后操纵者、前议员村上世彰的倒掉,虽然使“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原罪”在某种程度上遭到了清算,但被其洗脑活力门老板堀江贵文和村上基金 2006:日本转身 2006年,尽管“日本丸”依然在巨大的矛盾中摇摆,但经济结构调整带来了空前的社会分化,而社会分化的现实又加速了朝既定方向的转型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在某些领域(如经济、财政),方向不明,前途未卜,仍呈徘徊不前状;但在另一些领域(如外交、安保),则大胆改道,航向已变得清晰,船已驶入深水区——可以说,在这一年,肇始于1990年代末期的社会转型,经过近10年的调整,其方向性已基本确立。换句话说,日本已转过身来,其作为“普通国家”在国际社会施展影响,只是时间的问题。 安倍接棒“后小泉”政权短短百日,刚过“准备期”,真正的展开还在后头。经济上,虽然大致沿袭小泉改革路线图,艰难推进,但缺乏内政经验的安倍,面临一度被强有力的小泉打散了的官僚、党内派阀和“族势力”的回潮压力,能否将改革进行到底,的确正在成为一个问题。同时,小泉政权的“负面遗产”开始发酵:尽管日本经济全面恢复,并创下连续60个月的战后最长景气增长实绩,但国民却缺乏受惠于增长的实感,内需依然不振,伴随着财政重建的深度改革成为当务之急。 “新经济贵族”活力门老板堀江贵文和“村上基金”的幕后操纵者、前议员村上世彰的倒掉,虽然使“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原罪”在某种程度上遭到了清算,但被其洗脑的幕后操纵者、前议员村上世彰的倒掉,虽然使市场原教旨主义 2006:日本转身 2006年,尽管“日本丸”依然在巨大的矛盾中摇摆,但经济结构调整带来了空前的社会分化,而社会分化的现实又加速了朝既定方向的转型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在某些领域(如经济、财政),方向不明,前途未卜,仍呈徘徊不前状;但在另一些领域(如外交、安保),则大胆改道,航向已变得清晰,船已驶入深水区——可以说,在这一年,肇始于1990年代末期的社会转型,经过近10年的调整,其方向性已基本确立。换句话说,日本已转过身来,其作为“普通国家”在国际社会施展影响,只是时间的问题。 安倍接棒“后小泉”政权短短百日,刚过“准备期”,真正的展开还在后头。经济上,虽然大致沿袭小泉改革路线图,艰难推进,但缺乏内政经验的安倍,面临一度被强有力的小泉打散了的官僚、党内派阀和“族势力”的回潮压力,能否将改革进行到底,的确正在成为一个问题。同时,小泉政权的“负面遗产”开始发酵:尽管日本经济全面恢复,并创下连续60个月的战后最长景气增长实绩,但国民却缺乏受惠于增长的实感,内需依然不振,伴随着财政重建的深度改革成为当务之急。 “新经济贵族”活力门老板堀江贵文和“村上基金”的幕后操纵者、前议员村上世彰的倒掉,虽然使“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原罪”在某种程度上遭到了清算,但被其洗脑原罪时间问题;在明年初召集的国会上,被视为修宪的必要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肯定会成为审议对象。 种种迹象表明,安倍的最大诉求乃脱离战后体制。日本目前的形势,用一句著名的老话来形容,就是“已然不是战后”(意为日本已不复是战后初期体制下的日本)了。这句曾为日本社会爱用不已的旧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贴近现实。 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务须抛却看待日本的传统旧模式,调整焦距。如果无法遏制其迅速膨胀的进程的话,就必须得学会接受一个跟中国一样全面大国化的邻国,并尝试与之共舞。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大国保持并继续发扬其战后的和平主义资源,至少不使之倒退。即使单从这个意义出发,我们也应该充分评价日本的战后60年。 在某种程度上遭到了清算,但被其洗脑、败坏了的世风、道德的重建却绝非一日之功。这个正在急速分化的巨大经济体,一边制造并扩大着下流社会 2006:日本转身 2006年,尽管“日本丸”依然在巨大的矛盾中摇摆,但经济结构调整带来了空前的社会分化,而社会分化的现实又加速了朝既定方向的转型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在某些领域(如经济、财政),方向不明,前途未卜,仍呈徘徊不前状;但在另一些领域(如外交、安保),则大胆改道,航向已变得清晰,船已驶入深水区——可以说,在这一年,肇始于1990年代末期的社会转型,经过近10年的调整,其方向性已基本确立。换句话说,日本已转过身来,其作为“普通国家”在国际社会施展影响,只是时间的问题。 安倍接棒“后小泉”政权短短百日,刚过“准备期”,真正的展开还在后头。经济上,虽然大致沿袭小泉改革路线图,艰难推进,但缺乏内政经验的安倍,面临一度被强有力的小泉打散了的官僚、党内派阀和“族势力”的回潮压力,能否将改革进行到底,的确正在成为一个问题。同时,小泉政权的“负面遗产”开始发酵:尽管日本经济全面恢复,并创下连续60个月的战后最长景气增长实绩,但国民却缺乏受惠于增长的实感,内需依然不振,伴随着财政重建的深度改革成为当务之急。 “新经济贵族”活力门老板堀江贵文和“村上基金”的幕后操纵者、前议员村上世彰的倒掉,虽然使“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原罪”在某种程度上遭到了清算,但被其洗脑的规模,一边把已经被时间问题;在明年初召集的国会上,被视为修宪的必要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肯定会成为审议对象。 种种迹象表明,安倍的最大诉求乃脱离战后体制。日本目前的形势,用一句著名的老话来形容,就是“已然不是战后”(意为日本已不复是战后初期体制下的日本)了。这句曾为日本社会爱用不已的旧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贴近现实。 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务须抛却看待日本的传统旧模式,调整焦距。如果无法遏制其迅速膨胀的进程的话,就必须得学会接受一个跟中国一样全面大国化的邻国,并尝试与之共舞。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大国保持并继续发扬其战后的和平主义资源,至少不使之倒退。即使单从这个意义出发,我们也应该充分评价日本的战后60年。 泡沫经济重创过一次的社会道德继续往下拽:母亲以骇人的方式残害亲生骨肉、小学生不堪校园暴力而自杀的惨剧层出不穷。正如本年度日本第一大畅销书、藤原正彦教授的著作《国家的品格》所说的那样:、败坏了的世风、道德的重建却绝非一日之功。这个正在急速分化的巨大经济体,一边制造并扩大着“下流社会”的规模,一边把已经被“泡沫经济”重创过一次的社会道德继续往下拽:母亲以骇人的方式残害亲生骨肉、小学生不堪校园暴力而自杀的惨剧层出不穷。正如本年度日本第一大畅销书、藤原正彦教授的著作《国家的品格》所说的那样:“日本人与生俱来的、就像渗透在DNA之中的道德心,在战后屡遭伤害,近来,被因新自由主义经济而蔓延、以至甚嚣尘上的金钱至上主义给彻底弄疼了。”日本人战后形成的、因经济成功而傲然于世的优越感受到了严重挫折。 兴许是意识到了这种状况对于国家战略实现的掣肘作用,同时也源于某种根深蒂固的国家主义意识,更是出于通过此举来维系其政权长期存在的现实需要,安倍上台伊始,便把政策的重心放在了安保和以教育为代表的意识形态问题上,不惜大力出牌,其内在指向具体而明确:日本在21世纪的政治、军事大国化。 为此,与“和平宪法”相伴而生的《教育基本法》被修改,“日之丸”、“君之代”的国家主义符号被提升、强化;创设“日本版NSC”(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国家安全委员会”),首相官邸“白宫化”;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谋求海外派兵的恒常化,自卫队成为合法军队几乎是日本人与生俱来的、就像渗透在DNA之中的道德心,在战后屡遭伤害,近来,被因新自由主义经济而蔓延、以至甚嚣尘上的金钱至上主义给彻底弄疼了。、败坏了的世风、道德的重建却绝非一日之功。这个正在急速分化的巨大经济体,一边制造并扩大着“下流社会”的规模,一边把已经被“泡沫经济”重创过一次的社会道德继续往下拽:母亲以骇人的方式残害亲生骨肉、小学生不堪校园暴力而自杀的惨剧层出不穷。正如本年度日本第一大畅销书、藤原正彦教授的著作《国家的品格》所说的那样:“日本人与生俱来的、就像渗透在DNA之中的道德心,在战后屡遭伤害,近来,被因新自由主义经济而蔓延、以至甚嚣尘上的金钱至上主义给彻底弄疼了。”日本人战后形成的、因经济成功而傲然于世的优越感受到了严重挫折。 兴许是意识到了这种状况对于国家战略实现的掣肘作用,同时也源于某种根深蒂固的国家主义意识,更是出于通过此举来维系其政权长期存在的现实需要,安倍上台伊始,便把政策的重心放在了安保和以教育为代表的意识形态问题上,不惜大力出牌,其内在指向具体而明确:日本在21世纪的政治、军事大国化。 为此,与“和平宪法”相伴而生的《教育基本法》被修改,“日之丸”、“君之代”的国家主义符号被提升、强化;创设“日本版NSC”(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国家安全委员会”),首相官邸“白宫化”;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谋求海外派兵的恒常化,自卫队成为合法军队几乎是日本人战后形成的、因经济成功而傲然于世的优越感受到了严重挫折。

 

时间问题;在明年初召集的国会上,被视为修宪的必要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肯定会成为审议对象。 种种迹象表明,安倍的最大诉求乃脱离战后体制。日本目前的形势,用一句著名的老话来形容,就是“已然不是战后”(意为日本已不复是战后初期体制下的日本)了。这句曾为日本社会爱用不已的旧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贴近现实。 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务须抛却看待日本的传统旧模式,调整焦距。如果无法遏制其迅速膨胀的进程的话,就必须得学会接受一个跟中国一样全面大国化的邻国,并尝试与之共舞。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大国保持并继续发扬其战后的和平主义资源,至少不使之倒退。即使单从这个意义出发,我们也应该充分评价日本的战后60年。 兴许是意识到了这种状况对于国家战略实现的掣肘作用,同时也源于某种根深蒂固的国家主义意识,更是出于通过此举来维系其政权长期存在的现实需要,安倍上台伊始,便把政策的重心放在了安保和以教育为代表的意识形态问题上,不惜大力出牌,其内在指向具体而明确:日本在、败坏了的世风、道德的重建却绝非一日之功。这个正在急速分化的巨大经济体,一边制造并扩大着“下流社会”的规模,一边把已经被“泡沫经济”重创过一次的社会道德继续往下拽:母亲以骇人的方式残害亲生骨肉、小学生不堪校园暴力而自杀的惨剧层出不穷。正如本年度日本第一大畅销书、藤原正彦教授的著作《国家的品格》所说的那样:“日本人与生俱来的、就像渗透在DNA之中的道德心,在战后屡遭伤害,近来,被因新自由主义经济而蔓延、以至甚嚣尘上的金钱至上主义给彻底弄疼了。”日本人战后形成的、因经济成功而傲然于世的优越感受到了严重挫折。 兴许是意识到了这种状况对于国家战略实现的掣肘作用,同时也源于某种根深蒂固的国家主义意识,更是出于通过此举来维系其政权长期存在的现实需要,安倍上台伊始,便把政策的重心放在了安保和以教育为代表的意识形态问题上,不惜大力出牌,其内在指向具体而明确:日本在21世纪的政治、军事大国化。 为此,与“和平宪法”相伴而生的《教育基本法》被修改,“日之丸”、“君之代”的国家主义符号被提升、强化;创设“日本版NSC”(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国家安全委员会”),首相官邸“白宫化”;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谋求海外派兵的恒常化,自卫队成为合法军队几乎是21世纪的政治、军事大国化。

 

时间问题;在明年初召集的国会上,被视为修宪的必要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肯定会成为审议对象。 种种迹象表明,安倍的最大诉求乃脱离战后体制。日本目前的形势,用一句著名的老话来形容,就是“已然不是战后”(意为日本已不复是战后初期体制下的日本)了。这句曾为日本社会爱用不已的旧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贴近现实。 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务须抛却看待日本的传统旧模式,调整焦距。如果无法遏制其迅速膨胀的进程的话,就必须得学会接受一个跟中国一样全面大国化的邻国,并尝试与之共舞。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大国保持并继续发扬其战后的和平主义资源,至少不使之倒退。即使单从这个意义出发,我们也应该充分评价日本的战后60年。

为此,与时间问题;在明年初召集的国会上,被视为修宪的必要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肯定会成为审议对象。 种种迹象表明,安倍的最大诉求乃脱离战后体制。日本目前的形势,用一句著名的老话来形容,就是“已然不是战后”(意为日本已不复是战后初期体制下的日本)了。这句曾为日本社会爱用不已的旧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贴近现实。 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务须抛却看待日本的传统旧模式,调整焦距。如果无法遏制其迅速膨胀的进程的话,就必须得学会接受一个跟中国一样全面大国化的邻国,并尝试与之共舞。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大国保持并继续发扬其战后的和平主义资源,至少不使之倒退。即使单从这个意义出发,我们也应该充分评价日本的战后60年。 和平宪法、败坏了的世风、道德的重建却绝非一日之功。这个正在急速分化的巨大经济体,一边制造并扩大着“下流社会”的规模,一边把已经被“泡沫经济”重创过一次的社会道德继续往下拽:母亲以骇人的方式残害亲生骨肉、小学生不堪校园暴力而自杀的惨剧层出不穷。正如本年度日本第一大畅销书、藤原正彦教授的著作《国家的品格》所说的那样:“日本人与生俱来的、就像渗透在DNA之中的道德心,在战后屡遭伤害,近来,被因新自由主义经济而蔓延、以至甚嚣尘上的金钱至上主义给彻底弄疼了。”日本人战后形成的、因经济成功而傲然于世的优越感受到了严重挫折。 兴许是意识到了这种状况对于国家战略实现的掣肘作用,同时也源于某种根深蒂固的国家主义意识,更是出于通过此举来维系其政权长期存在的现实需要,安倍上台伊始,便把政策的重心放在了安保和以教育为代表的意识形态问题上,不惜大力出牌,其内在指向具体而明确:日本在21世纪的政治、军事大国化。 为此,与“和平宪法”相伴而生的《教育基本法》被修改,“日之丸”、“君之代”的国家主义符号被提升、强化;创设“日本版NSC”(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国家安全委员会”),首相官邸“白宫化”;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谋求海外派兵的恒常化,自卫队成为合法军队几乎是相伴而生的《教育基本法》被修改,日之丸 2006:日本转身 2006年,尽管“日本丸”依然在巨大的矛盾中摇摆,但经济结构调整带来了空前的社会分化,而社会分化的现实又加速了朝既定方向的转型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在某些领域(如经济、财政),方向不明,前途未卜,仍呈徘徊不前状;但在另一些领域(如外交、安保),则大胆改道,航向已变得清晰,船已驶入深水区——可以说,在这一年,肇始于1990年代末期的社会转型,经过近10年的调整,其方向性已基本确立。换句话说,日本已转过身来,其作为“普通国家”在国际社会施展影响,只是时间的问题。 安倍接棒“后小泉”政权短短百日,刚过“准备期”,真正的展开还在后头。经济上,虽然大致沿袭小泉改革路线图,艰难推进,但缺乏内政经验的安倍,面临一度被强有力的小泉打散了的官僚、党内派阀和“族势力”的回潮压力,能否将改革进行到底,的确正在成为一个问题。同时,小泉政权的“负面遗产”开始发酵:尽管日本经济全面恢复,并创下连续60个月的战后最长景气增长实绩,但国民却缺乏受惠于增长的实感,内需依然不振,伴随着财政重建的深度改革成为当务之急。 “新经济贵族”活力门老板堀江贵文和“村上基金”的幕后操纵者、前议员村上世彰的倒掉,虽然使“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原罪”在某种程度上遭到了清算,但被其洗脑、败坏了的世风、道德的重建却绝非一日之功。这个正在急速分化的巨大经济体,一边制造并扩大着“下流社会”的规模,一边把已经被“泡沫经济”重创过一次的社会道德继续往下拽:母亲以骇人的方式残害亲生骨肉、小学生不堪校园暴力而自杀的惨剧层出不穷。正如本年度日本第一大畅销书、藤原正彦教授的著作《国家的品格》所说的那样:“日本人与生俱来的、就像渗透在DNA之中的道德心,在战后屡遭伤害,近来,被因新自由主义经济而蔓延、以至甚嚣尘上的金钱至上主义给彻底弄疼了。”日本人战后形成的、因经济成功而傲然于世的优越感受到了严重挫折。 兴许是意识到了这种状况对于国家战略实现的掣肘作用,同时也源于某种根深蒂固的国家主义意识,更是出于通过此举来维系其政权长期存在的现实需要,安倍上台伊始,便把政策的重心放在了安保和以教育为代表的意识形态问题上,不惜大力出牌,其内在指向具体而明确:日本在21世纪的政治、军事大国化。 为此,与“和平宪法”相伴而生的《教育基本法》被修改,“日之丸”、“君之代”的国家主义符号被提升、强化;创设“日本版NSC”(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国家安全委员会”),首相官邸“白宫化”;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谋求海外派兵的恒常化,自卫队成为合法军队几乎是君之代的国家主义符号被提升、强化;创设日本版、败坏了的世风、道德的重建却绝非一日之功。这个正在急速分化的巨大经济体,一边制造并扩大着“下流社会”的规模,一边把已经被“泡沫经济”重创过一次的社会道德继续往下拽:母亲以骇人的方式残害亲生骨肉、小学生不堪校园暴力而自杀的惨剧层出不穷。正如本年度日本第一大畅销书、藤原正彦教授的著作《国家的品格》所说的那样:“日本人与生俱来的、就像渗透在DNA之中的道德心,在战后屡遭伤害,近来,被因新自由主义经济而蔓延、以至甚嚣尘上的金钱至上主义给彻底弄疼了。”日本人战后形成的、因经济成功而傲然于世的优越感受到了严重挫折。 兴许是意识到了这种状况对于国家战略实现的掣肘作用,同时也源于某种根深蒂固的国家主义意识,更是出于通过此举来维系其政权长期存在的现实需要,安倍上台伊始,便把政策的重心放在了安保和以教育为代表的意识形态问题上,不惜大力出牌,其内在指向具体而明确:日本在21世纪的政治、军事大国化。 为此,与“和平宪法”相伴而生的《教育基本法》被修改,“日之丸”、“君之代”的国家主义符号被提升、强化;创设“日本版NSC”(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国家安全委员会”),首相官邸“白宫化”;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谋求海外派兵的恒常化,自卫队成为合法军队几乎是NSC 2006:日本转身 2006年,尽管“日本丸”依然在巨大的矛盾中摇摆,但经济结构调整带来了空前的社会分化,而社会分化的现实又加速了朝既定方向的转型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在某些领域(如经济、财政),方向不明,前途未卜,仍呈徘徊不前状;但在另一些领域(如外交、安保),则大胆改道,航向已变得清晰,船已驶入深水区——可以说,在这一年,肇始于1990年代末期的社会转型,经过近10年的调整,其方向性已基本确立。换句话说,日本已转过身来,其作为“普通国家”在国际社会施展影响,只是时间的问题。 安倍接棒“后小泉”政权短短百日,刚过“准备期”,真正的展开还在后头。经济上,虽然大致沿袭小泉改革路线图,艰难推进,但缺乏内政经验的安倍,面临一度被强有力的小泉打散了的官僚、党内派阀和“族势力”的回潮压力,能否将改革进行到底,的确正在成为一个问题。同时,小泉政权的“负面遗产”开始发酵:尽管日本经济全面恢复,并创下连续60个月的战后最长景气增长实绩,但国民却缺乏受惠于增长的实感,内需依然不振,伴随着财政重建的深度改革成为当务之急。 “新经济贵族”活力门老板堀江贵文和“村上基金”的幕后操纵者、前议员村上世彰的倒掉,虽然使“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原罪”在某种程度上遭到了清算,但被其洗脑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国家安全委员会”),首相官邸 2006:日本转身 2006年,尽管“日本丸”依然在巨大的矛盾中摇摆,但经济结构调整带来了空前的社会分化,而社会分化的现实又加速了朝既定方向的转型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在某些领域(如经济、财政),方向不明,前途未卜,仍呈徘徊不前状;但在另一些领域(如外交、安保),则大胆改道,航向已变得清晰,船已驶入深水区——可以说,在这一年,肇始于1990年代末期的社会转型,经过近10年的调整,其方向性已基本确立。换句话说,日本已转过身来,其作为“普通国家”在国际社会施展影响,只是时间的问题。 安倍接棒“后小泉”政权短短百日,刚过“准备期”,真正的展开还在后头。经济上,虽然大致沿袭小泉改革路线图,艰难推进,但缺乏内政经验的安倍,面临一度被强有力的小泉打散了的官僚、党内派阀和“族势力”的回潮压力,能否将改革进行到底,的确正在成为一个问题。同时,小泉政权的“负面遗产”开始发酵:尽管日本经济全面恢复,并创下连续60个月的战后最长景气增长实绩,但国民却缺乏受惠于增长的实感,内需依然不振,伴随着财政重建的深度改革成为当务之急。 “新经济贵族”活力门老板堀江贵文和“村上基金”的幕后操纵者、前议员村上世彰的倒掉,虽然使“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原罪”在某种程度上遭到了清算,但被其洗脑白宫化;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谋求海外派兵的恒常化,自卫队成为合法军队几乎是时间问题;在明年初召集的国会上,被视为修宪的必要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肯定会成为审议对象。

 

种种迹象表明,安倍的最大诉求乃脱离战后体制。 2006:日本转身 2006年,尽管“日本丸”依然在巨大的矛盾中摇摆,但经济结构调整带来了空前的社会分化,而社会分化的现实又加速了朝既定方向的转型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在某些领域(如经济、财政),方向不明,前途未卜,仍呈徘徊不前状;但在另一些领域(如外交、安保),则大胆改道,航向已变得清晰,船已驶入深水区——可以说,在这一年,肇始于1990年代末期的社会转型,经过近10年的调整,其方向性已基本确立。换句话说,日本已转过身来,其作为“普通国家”在国际社会施展影响,只是时间的问题。 安倍接棒“后小泉”政权短短百日,刚过“准备期”,真正的展开还在后头。经济上,虽然大致沿袭小泉改革路线图,艰难推进,但缺乏内政经验的安倍,面临一度被强有力的小泉打散了的官僚、党内派阀和“族势力”的回潮压力,能否将改革进行到底,的确正在成为一个问题。同时,小泉政权的“负面遗产”开始发酵:尽管日本经济全面恢复,并创下连续60个月的战后最长景气增长实绩,但国民却缺乏受惠于增长的实感,内需依然不振,伴随着财政重建的深度改革成为当务之急。 “新经济贵族”活力门老板堀江贵文和“村上基金”的幕后操纵者、前议员村上世彰的倒掉,虽然使“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原罪”在某种程度上遭到了清算,但被其洗脑日本目前的形势,用一句著名的老话来形容,就是“已然不是战后”(意为日本已不复是战后初期体制下的日本)了。这句曾为日本社会爱用不已的旧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贴近现实。

 

时间问题;在明年初召集的国会上,被视为修宪的必要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肯定会成为审议对象。 种种迹象表明,安倍的最大诉求乃脱离战后体制。日本目前的形势,用一句著名的老话来形容,就是“已然不是战后”(意为日本已不复是战后初期体制下的日本)了。这句曾为日本社会爱用不已的旧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贴近现实。 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务须抛却看待日本的传统旧模式,调整焦距。如果无法遏制其迅速膨胀的进程的话,就必须得学会接受一个跟中国一样全面大国化的邻国,并尝试与之共舞。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大国保持并继续发扬其战后的和平主义资源,至少不使之倒退。即使单从这个意义出发,我们也应该充分评价日本的战后60年。 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务须抛却看待日本的传统旧模式,调整焦距。如果无法遏制其迅速膨胀的进程的话,就必须得学会接受一个跟中国一样全面大国化的邻国,并尝试与之共舞。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大国保持并继续发扬其战后的和平主义资源,至少不使之倒退。即使单从这个意义出发,我们也应该充分评价日本的战后、败坏了的世风、道德的重建却绝非一日之功。这个正在急速分化的巨大经济体,一边制造并扩大着“下流社会”的规模,一边把已经被“泡沫经济”重创过一次的社会道德继续往下拽:母亲以骇人的方式残害亲生骨肉、小学生不堪校园暴力而自杀的惨剧层出不穷。正如本年度日本第一大畅销书、藤原正彦教授的著作《国家的品格》所说的那样:“日本人与生俱来的、就像渗透在DNA之中的道德心,在战后屡遭伤害,近来,被因新自由主义经济而蔓延、以至甚嚣尘上的金钱至上主义给彻底弄疼了。”日本人战后形成的、因经济成功而傲然于世的优越感受到了严重挫折。 兴许是意识到了这种状况对于国家战略实现的掣肘作用,同时也源于某种根深蒂固的国家主义意识,更是出于通过此举来维系其政权长期存在的现实需要,安倍上台伊始,便把政策的重心放在了安保和以教育为代表的意识形态问题上,不惜大力出牌,其内在指向具体而明确:日本在21世纪的政治、军事大国化。 为此,与“和平宪法”相伴而生的《教育基本法》被修改,“日之丸”、“君之代”的国家主义符号被提升、强化;创设“日本版NSC”(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国家安全委员会”),首相官邸“白宫化”;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谋求海外派兵的恒常化,自卫队成为合法军队几乎是60年。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