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鍙傝闄㈠ぇ閫夛細瀵瑰畨鍊嶆斂鏉冪殑涓ラ噸鑰冮獙  

2007-07-25 16:58:00|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参议院大选:对安倍政权的严重考验 7月5日,本届国会宣布闭幕;12日,执政、在野各党选举公示;29日,正式投票——日本参院大选的宣战已拉开战幕。 如果说执政联盟自公两党在众院稳保三分之二的席位,是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遗产”的话,此次参院大选才是对安倍晋三最初的考试。安倍能否顺利过关,关系到其政权是成为领导日本社会转型的长期政权,还是终于昙花一现的过渡政权的问题。 从最近的种种民调来看,状况相当严峻:作为是以近70%的高支持率上台的明星政权,仅10个月的时间,其支持率已跌破30%(实为28%)。种种迹象表明,安倍政权已进入深水地带,每走一步,都必须加倍小心,任何政策失误,哪怕是策略性的过失都将是致命的。 公平地说,安倍这位历代首相中的少年得志者,确非夸夸其谈的等闲之辈,其在某些方面的大胆作为是空前的:10个月来,安倍提交的保守政治答卷,不仅在本质上继承了恩师小泉的政治理念,而且把当初小泉想为而不敢为的东西,或大力推进,或铺平道路,被称为“安倍色”的政治运作,虽刚刚开场,但却深刻改变着日本的社会、政治框架,甚至说确立了日本在21世纪的转型方向也不为过。 而这些也是安倍本人津津乐道的政绩。用他自己的话说,其上任以来大力谋求、狂飚推进的是所谓“摆脱战后体制”的路线。继去年底对《教育基本法》修改之后,今年又出台了旨在把改宪作为参院大选的争论焦点的《国民投票法》,其推动宪改的雄心壮志有目共睹。应该说,所有这些,都是日本历代政权从未触及的重大课题。在小泉利用其政治枭雄的压倒性影响力率先在意识形态上突破,赋予这些禁忌性议题以政治正确性之后,正是安倍的推动,使其逐一具体化。对此,给与积极评价者不乏其人,也构成了安倍一度过于自信,险些“大意失荆州”的原因。 但是,部分积极评价者不能代表全体国民。国民对于安倍政权的根本期待到底是什么?民调的结果,至少部分表明安倍自身的考量与国民的期待有一定的落差。明星政权在外交、安保上的保守政治运作及喝彩毕竟无法取代实打实的财政经济政策。如何让国民感觉“构造改革”仍然在朝前推进,随着改革的深化,国民切实享受到改革的实惠,而被看作是小泉改革“负面遗产”的消极方面则正在改革的实践中加以调整,是安倍政治的当务之急。政治家也许能在一定程度上口头莲花,制造噱头性议题,以诱导国民的视线,但却不能从根本上背离国民的期待。从这个意义上说,安倍在一些领域走过了头,在另一些领域,却有所不逮。 从目前媒体披露的各党《选举公约》的内容来看,自民党的选举纲领的确有诸多不尽人意之处。最主要的,与志在赢得此次参院选举,从而在次期总选举时夺取政权的民主党相比,自民党的“公约”漂亮、好看,体裁豪华,令人联想到安倍诠释自身政治理念的著作《美丽国家》,透着是执政党的感觉。“公约”从安倍最看重的“新宪法制定的推进”开始,到年金、教育、外交,共分155项,可谓面面俱到。但几乎所有条项,均缺乏数字,如某项计划何

参议院大选:对安倍政权的严重考验

参议院大选:对安倍政权的严重考验 7月5日,本届国会宣布闭幕;12日,执政、在野各党选举公示;29日,正式投票——日本参院大选的宣战已拉开战幕。 如果说执政联盟自公两党在众院稳保三分之二的席位,是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遗产”的话,此次参院大选才是对安倍晋三最初的考试。安倍能否顺利过关,关系到其政权是成为领导日本社会转型的长期政权,还是终于昙花一现的过渡政权的问题。 从最近的种种民调来看,状况相当严峻:作为是以近70%的高支持率上台的明星政权,仅10个月的时间,其支持率已跌破30%(实为28%)。种种迹象表明,安倍政权已进入深水地带,每走一步,都必须加倍小心,任何政策失误,哪怕是策略性的过失都将是致命的。 公平地说,安倍这位历代首相中的少年得志者,确非夸夸其谈的等闲之辈,其在某些方面的大胆作为是空前的:10个月来,安倍提交的保守政治答卷,不仅在本质上继承了恩师小泉的政治理念,而且把当初小泉想为而不敢为的东西,或大力推进,或铺平道路,被称为“安倍色”的政治运作,虽刚刚开场,但却深刻改变着日本的社会、政治框架,甚至说确立了日本在21世纪的转型方向也不为过。 而这些也是安倍本人津津乐道的政绩。用他自己的话说,其上任以来大力谋求、狂飚推进的是所谓“摆脱战后体制”的路线。继去年底对《教育基本法》修改之后,今年又出台了旨在把改宪作为参院大选的争论焦点的《国民投票法》,其推动宪改的雄心壮志有目共睹。应该说,所有这些,都是日本历代政权从未触及的重大课题。在小泉利用其政治枭雄的压倒性影响力率先在意识形态上突破,赋予这些禁忌性议题以政治正确性之后,正是安倍的推动,使其逐一具体化。对此,给与积极评价者不乏其人,也构成了安倍一度过于自信,险些“大意失荆州”的原因。 但是,部分积极评价者不能代表全体国民。国民对于安倍政权的根本期待到底是什么?民调的结果,至少部分表明安倍自身的考量与国民的期待有一定的落差。明星政权在外交、安保上的保守政治运作及喝彩毕竟无法取代实打实的财政经济政策。如何让国民感觉“构造改革”仍然在朝前推进,随着改革的深化,国民切实享受到改革的实惠,而被看作是小泉改革“负面遗产”的消极方面则正在改革的实践中加以调整,是安倍政治的当务之急。政治家也许能在一定程度上口头莲花,制造噱头性议题,以诱导国民的视线,但却不能从根本上背离国民的期待。从这个意义上说,安倍在一些领域走过了头,在另一些领域,却有所不逮。 从目前媒体披露的各党《选举公约》的内容来看,自民党的选举纲领的确有诸多不尽人意之处。最主要的,与志在赢得此次参院选举,从而在次期总选举时夺取政权的民主党相比,自民党的“公约”漂亮、好看,体裁豪华,令人联想到安倍诠释自身政治理念的著作《美丽国家》,透着是执政党的感觉。“公约”从安倍最看重的“新宪法制定的推进”开始,到年金、教育、外交,共分155项,可谓面面俱到。但几乎所有条项,均缺乏数字,如某项计划何

 

7月5日,本届国会宣布闭幕;12日,执政、在野各党选举公示;29日,正式投票——日本参院大选的宣战已拉开战幕。

 

如果说执政联盟自公两党在众院稳保三分之二的席位,是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遗产”的话,此次参院大选才是对安倍晋三最初的考试。安倍能否顺利过关,关系到其政权是成为领导日本社会转型的长期政权,还是终于昙花一现的过渡政权的问题。

 

续执政的问题。 7月5日,安倍在本届通常国会闭幕的讲话中,回避了对参院选举失利的情况下,如何承担责任的表态,只说“选举战之前,无法说以失败为前提的话。只有以完全空白的心情等待结果”云云,态度不无暧昧。而与之相对,民主党代表小泽一郎则表示,作为在野党,如果不能取得过半议席的话,“作为党的代表便没有意义。”自断后路,做出背水一战的姿态。可以说,此番选举,基本上就是一场自民、民主保守两党的较量,其他党派只是陪衬。 自民党和安倍的表现的确难尽人意,但是,对民主党大胜翻板的可能性问题,笔者持谨慎态度。因为首先,在日本的政治格局和社会环境下,实际上任何选举客观上都有利于执政党。即使在国会闭幕期间,首相和内阁依然可以操控某些政治议题,也可以通过主流媒体造势。而在野党便缺乏这种能力;其次,日本经济好转,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国民虽有不满,但对改革的大方向基本上是肯定的。人心思稳,主流社会并不希望再出现泡沫经济时代换首相如走马灯似的状况。 再有,民主党也有自身的问题,并没有好到特招国民待见的程度。其政策多停留于自民党批判的层面,却缺乏超越后者的优越性及可操作性。同时,人才问题相当严重:虽然现任党魁小泽一郎是个人物,但最近传出健康问题。而小泽以下,前党魁前原诚司被认为“不成熟”,其他的似乎更乏善可陈。 因此,对相当多对自民党不满的选民或观望者来说,其实现实可行的选项并不多。更多的人,不一定希望政权更替,而只是想通过充分的政策论战,激发出真正有利于国民福祉和社会发展的切实有效的治国良策来。 从最近的种种民调来看,状况相当严峻:作为是以近70%的高支持率上台的明星政权,仅10个月的时间,其支持率已跌破30%(实为28%)。种种迹象表明,安倍政权已进入深水地带,每走一步,都必须加倍小心,任何政策失误,哪怕是策略性的过失都将是致命的。

 

时实现,财源何以调配,等等。对此,尽管安倍本人解释说“只提能做和做得到的,才是责任政党”,但显然难以说服崇尚数目字管理,注重结果评价的日本国民。 而更致命的,是安倍内阁的自律问题。众所周知,安倍政权在成立之初,日国内媒体即有所谓“哥们义气内阁”的讥讽。接下来的故事,却让这句奚落一语成谶:一方面,在日本国民看来绝对无法接受的恶性“失言”接二连三,继柳泽伯夫厚生劳动相的女人乃“生育机器”之说之后,得力重臣久间章生防卫相的一句美国在日本扔原子弹实“出于无奈”的话挑战了日本战后最大的政治正确(反核主义),让安倍不得不“挥泪斩马谡”;另一方面,去年底,佐田玄一郎前行政改革担当相引咎辞职,使所谓“政治与金钱”的问题浮出水面,不但没得到治理,反而愈演愈烈。松冈利胜前农相虚报事务所经费问题被发觉,正待究明真相之时,其人竟悬梁自尽,国民期盼的对《政治资金规正法》的斧正也不了了之。这也罢了,谁料到刚刚上台的继任者、现任农相赤诚德彦,7日,又被发现了同样的问题,且更加严重。一而再、再而三的丑闻,不仅让国民质疑部分阁僚的质素,透过问题的表面,纳税人的严厉视线不可能不对安倍政权本身有更加苛刻的审视。 与此同时,因多达5000万人的国民年金登记记录漏失的问题,自民党正承受着来自民主党等在野党的穷追猛打。在高龄少子化社会的日本,年金问题作为压倒一切的政治,大有取代安倍策划中的改宪等焦点议题,成为左右参院大选的最优先课题的态势,乃至有媒体干脆称此次参院大选为“年金大选”。安倍虽然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如作为政府机构的解体社会保险厅,成立非公务员结构的社会保险公司;并加紧年金记录整理作业,争取在投票日之前理出一个头绪,给国民一个交代。 年金制度是日本社会保障体系的基础,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何以在老龄化倾向日益严重的社会,重建财政,构筑一个让国民“百年安心”的年金制度,并切实保障其有效实施,是安倍政权无法回避的问题。对此,无论安倍心中已有多么成熟、美丽而不同的算盘,都必须首先做出回答。幸与不幸,这似乎是安倍的宿命。 按日本宪法,参院议员任期为6年,每隔3年改选其中的半数。而且在内阁总理大臣的产生、法律和预算案的议决等问题上,有所谓“众院优先”原则。所以,原则上参院选举是“国政选举”(即哪个政党获得多数席位,说明其政策获得了国民的支持),而非“政权选举”。但虽说如此,过去也不乏因参院选举失利,自民党总裁和首相引咎辞职,承担责任的先例:1998年7月,因参院选举中自民党惨败,导致桥本龙太郎内阁总辞职。 安倍仿佛也意识到支持率下泻所反映出的民意丧失,在一些公开场合的发言,语气似乎不如过去强硬。而一些自民党高官,也频频放出诸如“参院选举并非选择政权的选举”、“选举结果不关涉安倍首相的进退”的话来,以释放过于紧张的压力。但谁都知道,此次选举,即使是一场“国政选举”,也无疑是关于“安倍政治”的选举,说白了,就是看国民是不是支持安倍继公平地说,安倍这位历代首相中的少年得志者,确非夸夸其谈的等闲之辈,其在某些方面的大胆作为是空前的:10个月来,安倍提交的保守政治答卷,不仅在本质上继承了恩师小泉的政治理念,而且把当初小泉想为而不敢为的东西,或大力推进,或铺平道路,被称为“安倍色”的政治运作,虽刚刚开场,但却深刻改变着日本的社会、政治框架,甚至说确立了日本在21世纪的转型方向也不为过。

 

时实现,财源何以调配,等等。对此,尽管安倍本人解释说“只提能做和做得到的,才是责任政党”,但显然难以说服崇尚数目字管理,注重结果评价的日本国民。 而更致命的,是安倍内阁的自律问题。众所周知,安倍政权在成立之初,日国内媒体即有所谓“哥们义气内阁”的讥讽。接下来的故事,却让这句奚落一语成谶:一方面,在日本国民看来绝对无法接受的恶性“失言”接二连三,继柳泽伯夫厚生劳动相的女人乃“生育机器”之说之后,得力重臣久间章生防卫相的一句美国在日本扔原子弹实“出于无奈”的话挑战了日本战后最大的政治正确(反核主义),让安倍不得不“挥泪斩马谡”;另一方面,去年底,佐田玄一郎前行政改革担当相引咎辞职,使所谓“政治与金钱”的问题浮出水面,不但没得到治理,反而愈演愈烈。松冈利胜前农相虚报事务所经费问题被发觉,正待究明真相之时,其人竟悬梁自尽,国民期盼的对《政治资金规正法》的斧正也不了了之。这也罢了,谁料到刚刚上台的继任者、现任农相赤诚德彦,7日,又被发现了同样的问题,且更加严重。一而再、再而三的丑闻,不仅让国民质疑部分阁僚的质素,透过问题的表面,纳税人的严厉视线不可能不对安倍政权本身有更加苛刻的审视。 与此同时,因多达5000万人的国民年金登记记录漏失的问题,自民党正承受着来自民主党等在野党的穷追猛打。在高龄少子化社会的日本,年金问题作为压倒一切的政治,大有取代安倍策划中的改宪等焦点议题,成为左右参院大选的最优先课题的态势,乃至有媒体干脆称此次参院大选为“年金大选”。安倍虽然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如作为政府机构的解体社会保险厅,成立非公务员结构的社会保险公司;并加紧年金记录整理作业,争取在投票日之前理出一个头绪,给国民一个交代。 年金制度是日本社会保障体系的基础,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何以在老龄化倾向日益严重的社会,重建财政,构筑一个让国民“百年安心”的年金制度,并切实保障其有效实施,是安倍政权无法回避的问题。对此,无论安倍心中已有多么成熟、美丽而不同的算盘,都必须首先做出回答。幸与不幸,这似乎是安倍的宿命。 按日本宪法,参院议员任期为6年,每隔3年改选其中的半数。而且在内阁总理大臣的产生、法律和预算案的议决等问题上,有所谓“众院优先”原则。所以,原则上参院选举是“国政选举”(即哪个政党获得多数席位,说明其政策获得了国民的支持),而非“政权选举”。但虽说如此,过去也不乏因参院选举失利,自民党总裁和首相引咎辞职,承担责任的先例:1998年7月,因参院选举中自民党惨败,导致桥本龙太郎内阁总辞职。 安倍仿佛也意识到支持率下泻所反映出的民意丧失,在一些公开场合的发言,语气似乎不如过去强硬。而一些自民党高官,也频频放出诸如“参院选举并非选择政权的选举”、“选举结果不关涉安倍首相的进退”的话来,以释放过于紧张的压力。但谁都知道,此次选举,即使是一场“国政选举”,也无疑是关于“安倍政治”的选举,说白了,就是看国民是不是支持安倍继而这些也是安倍本人津津乐道的政绩。用他自己的话说,其上任以来大力谋求、狂飚推进的是所谓“摆脱战后体制”的路线。继去年底对《教育基本法》修改之后,今年又出台了旨在把改宪作为参院大选的争论焦点的《国民投票法》,其推动宪改的雄心壮志有目共睹。应该说,所有这些,都是日本历代政权从未触及的重大课题。在小泉利用其政治枭雄的压倒性影响力率先在意识形态上突破,赋予这些禁忌性议题以政治正确性之后,正是安倍的推动,使其逐一具体化。对此,给与积极评价者不乏其人,也构成了安倍一度过于自信,险些“大意失荆州”的原因。

 

时实现,财源何以调配,等等。对此,尽管安倍本人解释说“只提能做和做得到的,才是责任政党”,但显然难以说服崇尚数目字管理,注重结果评价的日本国民。 而更致命的,是安倍内阁的自律问题。众所周知,安倍政权在成立之初,日国内媒体即有所谓“哥们义气内阁”的讥讽。接下来的故事,却让这句奚落一语成谶:一方面,在日本国民看来绝对无法接受的恶性“失言”接二连三,继柳泽伯夫厚生劳动相的女人乃“生育机器”之说之后,得力重臣久间章生防卫相的一句美国在日本扔原子弹实“出于无奈”的话挑战了日本战后最大的政治正确(反核主义),让安倍不得不“挥泪斩马谡”;另一方面,去年底,佐田玄一郎前行政改革担当相引咎辞职,使所谓“政治与金钱”的问题浮出水面,不但没得到治理,反而愈演愈烈。松冈利胜前农相虚报事务所经费问题被发觉,正待究明真相之时,其人竟悬梁自尽,国民期盼的对《政治资金规正法》的斧正也不了了之。这也罢了,谁料到刚刚上台的继任者、现任农相赤诚德彦,7日,又被发现了同样的问题,且更加严重。一而再、再而三的丑闻,不仅让国民质疑部分阁僚的质素,透过问题的表面,纳税人的严厉视线不可能不对安倍政权本身有更加苛刻的审视。 与此同时,因多达5000万人的国民年金登记记录漏失的问题,自民党正承受着来自民主党等在野党的穷追猛打。在高龄少子化社会的日本,年金问题作为压倒一切的政治,大有取代安倍策划中的改宪等焦点议题,成为左右参院大选的最优先课题的态势,乃至有媒体干脆称此次参院大选为“年金大选”。安倍虽然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如作为政府机构的解体社会保险厅,成立非公务员结构的社会保险公司;并加紧年金记录整理作业,争取在投票日之前理出一个头绪,给国民一个交代。 年金制度是日本社会保障体系的基础,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何以在老龄化倾向日益严重的社会,重建财政,构筑一个让国民“百年安心”的年金制度,并切实保障其有效实施,是安倍政权无法回避的问题。对此,无论安倍心中已有多么成熟、美丽而不同的算盘,都必须首先做出回答。幸与不幸,这似乎是安倍的宿命。 按日本宪法,参院议员任期为6年,每隔3年改选其中的半数。而且在内阁总理大臣的产生、法律和预算案的议决等问题上,有所谓“众院优先”原则。所以,原则上参院选举是“国政选举”(即哪个政党获得多数席位,说明其政策获得了国民的支持),而非“政权选举”。但虽说如此,过去也不乏因参院选举失利,自民党总裁和首相引咎辞职,承担责任的先例:1998年7月,因参院选举中自民党惨败,导致桥本龙太郎内阁总辞职。 安倍仿佛也意识到支持率下泻所反映出的民意丧失,在一些公开场合的发言,语气似乎不如过去强硬。而一些自民党高官,也频频放出诸如“参院选举并非选择政权的选举”、“选举结果不关涉安倍首相的进退”的话来,以释放过于紧张的压力。但谁都知道,此次选举,即使是一场“国政选举”,也无疑是关于“安倍政治”的选举,说白了,就是看国民是不是支持安倍继但是,部分积极评价者不能代表全体国民。国民对于安倍政权的根本期待到底是什么?民调的结果,至少部分表明安倍自身的考量与国民的期待有一定的落差。明星政权在外交、安保上的保守政治运作及喝彩毕竟无法取代实打实的财政经济政策。如何让国民感觉“构造改革”仍然在朝前推进,随着改革的深化,国民切实享受到改革的实惠,而被看作是小泉改革“负面遗产”的消极方面则正在改革的实践中加以调整,是安倍政治的当务之急。政治家也许能在一定程度上口头莲花,制造噱头性议题,以诱导国民的视线,但却不能从根本上背离国民的期待。从这个意义上说,安倍在一些领域走过了头,在另一些领域,却有所不逮。

 

从目前媒体披露的各党《选举公约》的内容来看,自民党的选举纲领的确有诸多不尽人意之处。最主要的,与志在赢得此次参院选举,从而在次期总选举时夺取政权的民主党相比,自民党的“公约”漂亮、好看,体裁豪华,令人联想到安倍诠释自身政治理念的著作《美丽国家》,透着是执政党的感觉。“公约”从安倍最看重的“新宪法制定的推进”开始,到年金、教育、外交,共分155项,可谓面面俱到。但几乎所有条项,均缺乏数字,如某项计划何时实现,财源何以调配,等等。对此,尽管安倍本人解释说“只提能做和做得到的,才是责任政党”,但显然难以说服崇尚数目字管理,注重结果评价的日本国民。

 

而更致命的,是安倍内阁的自律问题。众所周知,安倍政权在成立之初,日国内媒体即有所谓“哥们义气内阁”的讥讽。接下来的故事,却让这句奚落一语成谶:一方面,在日本国民看来绝对无法接受的恶性“失言”接二连三,继柳泽伯夫厚生劳动相的女人乃“生育机器”之说之后,得力重臣久间章生防卫相的一句美国在日本扔原子弹实“出于无奈”的话挑战了日本战后最大的政治正确(反核主义),让安倍不得不“挥泪斩马谡”;另一方面,去年底,佐田玄一郎前行政改革担当相引咎辞职,使所谓“政治与金钱”的问题浮出水面,不但没得到治理,反而愈演愈烈。松冈利胜前农相虚报事务所经费问题被发觉,正待究明真相之时,其人竟悬梁自尽,国民期盼的对《政治资金规正法》的斧正也不了了之。这也罢了,谁料到刚刚上台的继任者、现任农相赤诚德彦,7日,又被发现了同样的问题,且更加严重。一而再、再而三的丑闻,不仅让国民质疑部分阁僚的质素,透过问题的表面,纳税人的严厉视线不可能不对安倍政权本身有更加苛刻的审视。

 

与此同时,因多达5000万人的国民年金登记记录漏失的问题,自民党正承受着来自民主党等在野党的穷追猛打。在高龄少子化社会的日本,年金问题作为压倒一切的政治,大有取代安倍策划中的改宪等焦点议题,成为左右参院大选的最优先课题的态势,乃至有媒体干脆称此次参院大选为“年金大选”。安倍虽然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如作为政府机构的解体社会保险厅,成立非公务员结构的社会保险公司;并加紧年金记录整理作业,争取在投票日之前理出一个头绪,给国民一个交代。

 

续执政的问题。 7月5日,安倍在本届通常国会闭幕的讲话中,回避了对参院选举失利的情况下,如何承担责任的表态,只说“选举战之前,无法说以失败为前提的话。只有以完全空白的心情等待结果”云云,态度不无暧昧。而与之相对,民主党代表小泽一郎则表示,作为在野党,如果不能取得过半议席的话,“作为党的代表便没有意义。”自断后路,做出背水一战的姿态。可以说,此番选举,基本上就是一场自民、民主保守两党的较量,其他党派只是陪衬。 自民党和安倍的表现的确难尽人意,但是,对民主党大胜翻板的可能性问题,笔者持谨慎态度。因为首先,在日本的政治格局和社会环境下,实际上任何选举客观上都有利于执政党。即使在国会闭幕期间,首相和内阁依然可以操控某些政治议题,也可以通过主流媒体造势。而在野党便缺乏这种能力;其次,日本经济好转,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国民虽有不满,但对改革的大方向基本上是肯定的。人心思稳,主流社会并不希望再出现泡沫经济时代换首相如走马灯似的状况。 再有,民主党也有自身的问题,并没有好到特招国民待见的程度。其政策多停留于自民党批判的层面,却缺乏超越后者的优越性及可操作性。同时,人才问题相当严重:虽然现任党魁小泽一郎是个人物,但最近传出健康问题。而小泽以下,前党魁前原诚司被认为“不成熟”,其他的似乎更乏善可陈。 因此,对相当多对自民党不满的选民或观望者来说,其实现实可行的选项并不多。更多的人,不一定希望政权更替,而只是想通过充分的政策论战,激发出真正有利于国民福祉和社会发展的切实有效的治国良策来。 年金制度是日本社会保障体系的基础,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何以在老龄化倾向日益严重的社会,重建财政,构筑一个让国民“百年安心”的年金制度,并切实保障其有效实施,是安倍政权无法回避的问题。对此,无论安倍心中已有多么成熟、美丽而不同的算盘,都必须首先做出回答。幸与不幸,这似乎是安倍的宿命。

 

参议院大选:对安倍政权的严重考验 7月5日,本届国会宣布闭幕;12日,执政、在野各党选举公示;29日,正式投票——日本参院大选的宣战已拉开战幕。 如果说执政联盟自公两党在众院稳保三分之二的席位,是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遗产”的话,此次参院大选才是对安倍晋三最初的考试。安倍能否顺利过关,关系到其政权是成为领导日本社会转型的长期政权,还是终于昙花一现的过渡政权的问题。 从最近的种种民调来看,状况相当严峻:作为是以近70%的高支持率上台的明星政权,仅10个月的时间,其支持率已跌破30%(实为28%)。种种迹象表明,安倍政权已进入深水地带,每走一步,都必须加倍小心,任何政策失误,哪怕是策略性的过失都将是致命的。 公平地说,安倍这位历代首相中的少年得志者,确非夸夸其谈的等闲之辈,其在某些方面的大胆作为是空前的:10个月来,安倍提交的保守政治答卷,不仅在本质上继承了恩师小泉的政治理念,而且把当初小泉想为而不敢为的东西,或大力推进,或铺平道路,被称为“安倍色”的政治运作,虽刚刚开场,但却深刻改变着日本的社会、政治框架,甚至说确立了日本在21世纪的转型方向也不为过。 而这些也是安倍本人津津乐道的政绩。用他自己的话说,其上任以来大力谋求、狂飚推进的是所谓“摆脱战后体制”的路线。继去年底对《教育基本法》修改之后,今年又出台了旨在把改宪作为参院大选的争论焦点的《国民投票法》,其推动宪改的雄心壮志有目共睹。应该说,所有这些,都是日本历代政权从未触及的重大课题。在小泉利用其政治枭雄的压倒性影响力率先在意识形态上突破,赋予这些禁忌性议题以政治正确性之后,正是安倍的推动,使其逐一具体化。对此,给与积极评价者不乏其人,也构成了安倍一度过于自信,险些“大意失荆州”的原因。 但是,部分积极评价者不能代表全体国民。国民对于安倍政权的根本期待到底是什么?民调的结果,至少部分表明安倍自身的考量与国民的期待有一定的落差。明星政权在外交、安保上的保守政治运作及喝彩毕竟无法取代实打实的财政经济政策。如何让国民感觉“构造改革”仍然在朝前推进,随着改革的深化,国民切实享受到改革的实惠,而被看作是小泉改革“负面遗产”的消极方面则正在改革的实践中加以调整,是安倍政治的当务之急。政治家也许能在一定程度上口头莲花,制造噱头性议题,以诱导国民的视线,但却不能从根本上背离国民的期待。从这个意义上说,安倍在一些领域走过了头,在另一些领域,却有所不逮。 从目前媒体披露的各党《选举公约》的内容来看,自民党的选举纲领的确有诸多不尽人意之处。最主要的,与志在赢得此次参院选举,从而在次期总选举时夺取政权的民主党相比,自民党的“公约”漂亮、好看,体裁豪华,令人联想到安倍诠释自身政治理念的著作《美丽国家》,透着是执政党的感觉。“公约”从安倍最看重的“新宪法制定的推进”开始,到年金、教育、外交,共分155项,可谓面面俱到。但几乎所有条项,均缺乏数字,如某项计划何

按日本宪法,参院议员任期为6年,每隔3年改选其中的半数。而且在内阁总理大臣的产生、法律和预算案的议决等问题上,有所谓“众院优先”原则。所以,原则上参院选举是“国政选举”(即哪个政党获得多数席位,说明其政策获得了国民的支持),而非“政权选举”。但虽说如此,过去也不乏因参院选举失利,自民党总裁和首相引咎辞职,承担责任的先例:1998年7月,因参院选举中自民党惨败,导致桥本龙太郎内阁总辞职。

 

安倍仿佛也意识到支持率下泻所反映出的民意丧失,在一些公开场合的发言,语气似乎不如过去强硬。而一些自民党高官,也频频放出诸如“参院选举并非选择政权的选举”、“选举结果不关涉安倍首相的进退”的话来,以释放过于紧张的压力。但谁都知道,此次选举,即使是一场“国政选举”,也无疑是关于“安倍政治”的选举,说白了,就是看国民是不是支持安倍继续执政的问题。

 

参议院大选:对安倍政权的严重考验 7月5日,本届国会宣布闭幕;12日,执政、在野各党选举公示;29日,正式投票——日本参院大选的宣战已拉开战幕。 如果说执政联盟自公两党在众院稳保三分之二的席位,是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遗产”的话,此次参院大选才是对安倍晋三最初的考试。安倍能否顺利过关,关系到其政权是成为领导日本社会转型的长期政权,还是终于昙花一现的过渡政权的问题。 从最近的种种民调来看,状况相当严峻:作为是以近70%的高支持率上台的明星政权,仅10个月的时间,其支持率已跌破30%(实为28%)。种种迹象表明,安倍政权已进入深水地带,每走一步,都必须加倍小心,任何政策失误,哪怕是策略性的过失都将是致命的。 公平地说,安倍这位历代首相中的少年得志者,确非夸夸其谈的等闲之辈,其在某些方面的大胆作为是空前的:10个月来,安倍提交的保守政治答卷,不仅在本质上继承了恩师小泉的政治理念,而且把当初小泉想为而不敢为的东西,或大力推进,或铺平道路,被称为“安倍色”的政治运作,虽刚刚开场,但却深刻改变着日本的社会、政治框架,甚至说确立了日本在21世纪的转型方向也不为过。 而这些也是安倍本人津津乐道的政绩。用他自己的话说,其上任以来大力谋求、狂飚推进的是所谓“摆脱战后体制”的路线。继去年底对《教育基本法》修改之后,今年又出台了旨在把改宪作为参院大选的争论焦点的《国民投票法》,其推动宪改的雄心壮志有目共睹。应该说,所有这些,都是日本历代政权从未触及的重大课题。在小泉利用其政治枭雄的压倒性影响力率先在意识形态上突破,赋予这些禁忌性议题以政治正确性之后,正是安倍的推动,使其逐一具体化。对此,给与积极评价者不乏其人,也构成了安倍一度过于自信,险些“大意失荆州”的原因。 但是,部分积极评价者不能代表全体国民。国民对于安倍政权的根本期待到底是什么?民调的结果,至少部分表明安倍自身的考量与国民的期待有一定的落差。明星政权在外交、安保上的保守政治运作及喝彩毕竟无法取代实打实的财政经济政策。如何让国民感觉“构造改革”仍然在朝前推进,随着改革的深化,国民切实享受到改革的实惠,而被看作是小泉改革“负面遗产”的消极方面则正在改革的实践中加以调整,是安倍政治的当务之急。政治家也许能在一定程度上口头莲花,制造噱头性议题,以诱导国民的视线,但却不能从根本上背离国民的期待。从这个意义上说,安倍在一些领域走过了头,在另一些领域,却有所不逮。 从目前媒体披露的各党《选举公约》的内容来看,自民党的选举纲领的确有诸多不尽人意之处。最主要的,与志在赢得此次参院选举,从而在次期总选举时夺取政权的民主党相比,自民党的“公约”漂亮、好看,体裁豪华,令人联想到安倍诠释自身政治理念的著作《美丽国家》,透着是执政党的感觉。“公约”从安倍最看重的“新宪法制定的推进”开始,到年金、教育、外交,共分155项,可谓面面俱到。但几乎所有条项,均缺乏数字,如某项计划何

7月5日,安倍在本届通常国会闭幕的讲话中,回避了对参院选举失利的情况下,如何承担责任的表态,只说“选举战之前,无法说以失败为前提的话。只有以完全空白的心情等待结果”云云,态度不无暧昧。而与之相对,民主党代表小泽一郎则表示,作为在野党,如果不能取得过半议席的话,“作为党的代表便没有意义。”自断后路,做出背水一战的姿态。可以说,此番选举,基本上就是一场自民、民主保守两党的较量,其他党派只是陪衬。

 

参议院大选:对安倍政权的严重考验 7月5日,本届国会宣布闭幕;12日,执政、在野各党选举公示;29日,正式投票——日本参院大选的宣战已拉开战幕。 如果说执政联盟自公两党在众院稳保三分之二的席位,是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遗产”的话,此次参院大选才是对安倍晋三最初的考试。安倍能否顺利过关,关系到其政权是成为领导日本社会转型的长期政权,还是终于昙花一现的过渡政权的问题。 从最近的种种民调来看,状况相当严峻:作为是以近70%的高支持率上台的明星政权,仅10个月的时间,其支持率已跌破30%(实为28%)。种种迹象表明,安倍政权已进入深水地带,每走一步,都必须加倍小心,任何政策失误,哪怕是策略性的过失都将是致命的。 公平地说,安倍这位历代首相中的少年得志者,确非夸夸其谈的等闲之辈,其在某些方面的大胆作为是空前的:10个月来,安倍提交的保守政治答卷,不仅在本质上继承了恩师小泉的政治理念,而且把当初小泉想为而不敢为的东西,或大力推进,或铺平道路,被称为“安倍色”的政治运作,虽刚刚开场,但却深刻改变着日本的社会、政治框架,甚至说确立了日本在21世纪的转型方向也不为过。 而这些也是安倍本人津津乐道的政绩。用他自己的话说,其上任以来大力谋求、狂飚推进的是所谓“摆脱战后体制”的路线。继去年底对《教育基本法》修改之后,今年又出台了旨在把改宪作为参院大选的争论焦点的《国民投票法》,其推动宪改的雄心壮志有目共睹。应该说,所有这些,都是日本历代政权从未触及的重大课题。在小泉利用其政治枭雄的压倒性影响力率先在意识形态上突破,赋予这些禁忌性议题以政治正确性之后,正是安倍的推动,使其逐一具体化。对此,给与积极评价者不乏其人,也构成了安倍一度过于自信,险些“大意失荆州”的原因。 但是,部分积极评价者不能代表全体国民。国民对于安倍政权的根本期待到底是什么?民调的结果,至少部分表明安倍自身的考量与国民的期待有一定的落差。明星政权在外交、安保上的保守政治运作及喝彩毕竟无法取代实打实的财政经济政策。如何让国民感觉“构造改革”仍然在朝前推进,随着改革的深化,国民切实享受到改革的实惠,而被看作是小泉改革“负面遗产”的消极方面则正在改革的实践中加以调整,是安倍政治的当务之急。政治家也许能在一定程度上口头莲花,制造噱头性议题,以诱导国民的视线,但却不能从根本上背离国民的期待。从这个意义上说,安倍在一些领域走过了头,在另一些领域,却有所不逮。 从目前媒体披露的各党《选举公约》的内容来看,自民党的选举纲领的确有诸多不尽人意之处。最主要的,与志在赢得此次参院选举,从而在次期总选举时夺取政权的民主党相比,自民党的“公约”漂亮、好看,体裁豪华,令人联想到安倍诠释自身政治理念的著作《美丽国家》,透着是执政党的感觉。“公约”从安倍最看重的“新宪法制定的推进”开始,到年金、教育、外交,共分155项,可谓面面俱到。但几乎所有条项,均缺乏数字,如某项计划何

自民党和安倍的表现的确难尽人意,但是,对民主党大胜翻板的可能性问题,笔者持谨慎态度。因为首先,在日本的政治格局和社会环境下,实际上任何选举客观上都有利于执政党。即使在国会闭幕期间,首相和内阁依然可以操控某些政治议题,也可以通过主流媒体造势。而在野党便缺乏这种能力;其次,日本经济好转,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国民虽有不满,但对改革的大方向基本上是肯定的。人心思稳,主流社会并不希望再出现泡沫经济时代换首相如走马灯似的状况。

 

再有,民主党也有自身的问题,并没有好到特招国民待见的程度。其政策多停留于自民党批判的层面,却缺乏超越后者的优越性及可操作性。同时,人才问题相当严重:虽然现任党魁小泽一郎是个人物,但最近传出健康问题。而小泽以下,前党魁前原诚司被认为“不成熟”,其他的似乎更乏善可陈。

 

因此,对相当多对自民党不满的选民或观望者来说,其实现实可行的选项并不多。更多的人,不一定希望政权更替,而只是想通过充分的政策论战,激发出真正有利于国民福祉和社会发展的切实有效的治国良策来。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