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日本幢幢谍影的背后(for《凤凰周刊…  

2008-01-28 11:49:00|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题。在宙斯舰军情泄密案中,当警方搜查被认为工作上无关,但却从泄密嫌疑者那里无端得到了有关“防卫机密”的“海自”军官(实为军校教官)的住所时,看到包含最高军情机密的文件与音乐和猥亵图片同时保存在同一个记录媒体中,难掩惊愕的表情。而更令人吃惊的是,如此重要的资料,何时、从何处获得,如何保存,这些问题居然连当事者都稀里糊涂。而那些问题资料,则被数不清的人拷贝过无数次,“机密情报就这样被爆发性地扩散、泄露,几乎无从追寻”——调查当局官员如是说。 尤其是旨在防御来自朝鲜的导弹攻击的导弹防御系统的共同研发上,日美间高度的信息共享不可或缺。面向系统装备的日益完善,两国原本计划于去年8月,缔结《军事情报总括保护协定》,从而构筑高级别保守军情的保密机制,没想到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最该保守的核心情报被泄露,使美对日的不信任感进一步加深。 对此,日防卫省被要求出面说明情况。去年4月,借日美防卫首脑会谈之际访美的前防卫相久间章生,对美国防部长盖茨陈谢,并承诺彻底调查。而事件发展到嫌疑者“海自”自卫官被捕并正式起诉,其实也不无借此拂拭美方不信的良苦用心。 “海自”自卫官被捕后,美方对法庭审判细节的要求尤耐人寻味:不认可关于宙斯舰核心情报的资料作为证据提交公开庭审的方式。自知理亏的日本哪敢顶牛。结果,证据资料中被认为在情报保全上有问题的部分,悉被涂黑之后,向法庭提交,才算了却了一桩公案。 美在宙斯舰军情问题上神经之过敏,也从侧面诠释着同盟的核心军情之不可承受之重。

日本幢幢谍影的背后(for《凤凰周刊》280期)

 

问题。在宙斯舰军情泄密案中,当警方搜查被认为工作上无关,但却从泄密嫌疑者那里无端得到了有关“防卫机密”的“海自”军官(实为军校教官)的住所时,看到包含最高军情机密的文件与音乐和猥亵图片同时保存在同一个记录媒体中,难掩惊愕的表情。而更令人吃惊的是,如此重要的资料,何时、从何处获得,如何保存,这些问题居然连当事者都稀里糊涂。而那些问题资料,则被数不清的人拷贝过无数次,“机密情报就这样被爆发性地扩散、泄露,几乎无从追寻”——调查当局官员如是说。 尤其是旨在防御来自朝鲜的导弹攻击的导弹防御系统的共同研发上,日美间高度的信息共享不可或缺。面向系统装备的日益完善,两国原本计划于去年8月,缔结《军事情报总括保护协定》,从而构筑高级别保守军情的保密机制,没想到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最该保守的核心情报被泄露,使美对日的不信任感进一步加深。 对此,日防卫省被要求出面说明情况。去年4月,借日美防卫首脑会谈之际访美的前防卫相久间章生,对美国防部长盖茨陈谢,并承诺彻底调查。而事件发展到嫌疑者“海自”自卫官被捕并正式起诉,其实也不无借此拂拭美方不信的良苦用心。 “海自”自卫官被捕后,美方对法庭审判细节的要求尤耐人寻味:不认可关于宙斯舰核心情报的资料作为证据提交公开庭审的方式。自知理亏的日本哪敢顶牛。结果,证据资料中被认为在情报保全上有问题的部分,悉被涂黑之后,向法庭提交,才算了却了一桩公案。 美在宙斯舰军情问题上神经之过敏,也从侧面诠释着同盟的核心军情之不可承受之重。

据日《产经新闻》1月4日报道,日本警方为调查一桩涉毒案,竟意外牵出一件泄露军情机密案。因案涉军情,且背景复杂,警方的调查工作一直在秘密推进,直到最近案情才被曝光。

 

去年8月,日本警方对位于东京都新宿区的一名涉嫌藏毒、贩毒的中国籍男性住宅实施了搜查,旨在发现毒品的线索。原本就事论事、无心旁骛的警方偶然发现该男子房间的一个纸箱里,竟藏有陆上自卫队的部队编制文件资料。文件的每一页都印有“秘”字,共50页,装订成册,册子的封面已被撕掉。经分析,判明为记载有陆上自卫队所有部队及其驻地名称,各部队装备、部分军事能力及其所属系统等信息的《部队编制表》的起始部分。

问题。在宙斯舰军情泄密案中,当警方搜查被认为工作上无关,但却从泄密嫌疑者那里无端得到了有关“防卫机密”的“海自”军官(实为军校教官)的住所时,看到包含最高军情机密的文件与音乐和猥亵图片同时保存在同一个记录媒体中,难掩惊愕的表情。而更令人吃惊的是,如此重要的资料,何时、从何处获得,如何保存,这些问题居然连当事者都稀里糊涂。而那些问题资料,则被数不清的人拷贝过无数次,“机密情报就这样被爆发性地扩散、泄露,几乎无从追寻”——调查当局官员如是说。 尤其是旨在防御来自朝鲜的导弹攻击的导弹防御系统的共同研发上,日美间高度的信息共享不可或缺。面向系统装备的日益完善,两国原本计划于去年8月,缔结《军事情报总括保护协定》,从而构筑高级别保守军情的保密机制,没想到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最该保守的核心情报被泄露,使美对日的不信任感进一步加深。 对此,日防卫省被要求出面说明情况。去年4月,借日美防卫首脑会谈之际访美的前防卫相久间章生,对美国防部长盖茨陈谢,并承诺彻底调查。而事件发展到嫌疑者“海自”自卫官被捕并正式起诉,其实也不无借此拂拭美方不信的良苦用心。 “海自”自卫官被捕后,美方对法庭审判细节的要求尤耐人寻味:不认可关于宙斯舰核心情报的资料作为证据提交公开庭审的方式。自知理亏的日本哪敢顶牛。结果,证据资料中被认为在情报保全上有问题的部分,悉被涂黑之后,向法庭提交,才算了却了一桩公案。 美在宙斯舰军情问题上神经之过敏,也从侧面诠释着同盟的核心军情之不可承受之重。

 

日自卫队方面人士指出,“编制表”为日在“周边有事”之际制定作战方案时所必须的基础数据,关系到战时根据作战的特性如何重新调遣军力的问题,属于被指定为“秘”级的重要情报。各部队通常会将此类文件锁进保险柜严加保管,断无外流之虞。原先,自卫队的军情保密工作是按内容的机密程度,分为“机密”、“极秘”、“秘”三个密级来加以管理。后来,形式上有所调整。现在,依《自卫队法》,将有关军情机密分为“省(防卫省)秘”、“防卫秘密”两种。某个文件一旦被列为秘密,即使后来被解除指定,也应照有关规定做销毁处理。此次发现的文件虽然系平成15年(2003年)以前编写的内容,但根据密级来判断,显然尚未过保密期。

 

因在男子房间内,只发现了文件的一部分,警方认为通过该男子及曾入住其中的中国人渠道,被发现内容以外的情报,有可能已然有所泄露。据该男性供述,藏有问题文件的纸箱为此前在此赁屋而居的其他中国人的物品,内装何物自己并不清楚。对此,警方正在调查,并请自卫队方面协查该文件缘何外流。

 

该事件发生于“陆自”(陆上自卫队),看似偶发,其实并非个别,类似事件在“海自”(海上自卫队)和“空自”(航空自卫队)均有发生,其背后其实暴露了日本防卫体制的欠完备性和国家安全领域中的“空穴”问题。

问题。在宙斯舰军情泄密案中,当警方搜查被认为工作上无关,但却从泄密嫌疑者那里无端得到了有关“防卫机密”的“海自”军官(实为军校教官)的住所时,看到包含最高军情机密的文件与音乐和猥亵图片同时保存在同一个记录媒体中,难掩惊愕的表情。而更令人吃惊的是,如此重要的资料,何时、从何处获得,如何保存,这些问题居然连当事者都稀里糊涂。而那些问题资料,则被数不清的人拷贝过无数次,“机密情报就这样被爆发性地扩散、泄露,几乎无从追寻”——调查当局官员如是说。 尤其是旨在防御来自朝鲜的导弹攻击的导弹防御系统的共同研发上,日美间高度的信息共享不可或缺。面向系统装备的日益完善,两国原本计划于去年8月,缔结《军事情报总括保护协定》,从而构筑高级别保守军情的保密机制,没想到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最该保守的核心情报被泄露,使美对日的不信任感进一步加深。 对此,日防卫省被要求出面说明情况。去年4月,借日美防卫首脑会谈之际访美的前防卫相久间章生,对美国防部长盖茨陈谢,并承诺彻底调查。而事件发展到嫌疑者“海自”自卫官被捕并正式起诉,其实也不无借此拂拭美方不信的良苦用心。 “海自”自卫官被捕后,美方对法庭审判细节的要求尤耐人寻味:不认可关于宙斯舰核心情报的资料作为证据提交公开庭审的方式。自知理亏的日本哪敢顶牛。结果,证据资料中被认为在情报保全上有问题的部分,悉被涂黑之后,向法庭提交,才算了却了一桩公案。 美在宙斯舰军情问题上神经之过敏,也从侧面诠释着同盟的核心军情之不可承受之重。

 

同样发生于去年的两个案例,也颇耐人寻味。其一是因涉嫌泄露包括美提供的与宙斯舰有关的情报在内“特防密”(特别防卫秘密)级军情,违反了与《日美相互防卫援助协定》(MDA)相伴生的《秘密保护法》,“海自”横须贺基地业务队三等海佐(相当于三等校官)被神奈川县警和“海自”警务队逮捕。面对调查,嫌疑者本人承认明知系特别防卫机密,却将其提供给按规定无权限接触此类机密的同僚的事实。

 

问题。在宙斯舰军情泄密案中,当警方搜查被认为工作上无关,但却从泄密嫌疑者那里无端得到了有关“防卫机密”的“海自”军官(实为军校教官)的住所时,看到包含最高军情机密的文件与音乐和猥亵图片同时保存在同一个记录媒体中,难掩惊愕的表情。而更令人吃惊的是,如此重要的资料,何时、从何处获得,如何保存,这些问题居然连当事者都稀里糊涂。而那些问题资料,则被数不清的人拷贝过无数次,“机密情报就这样被爆发性地扩散、泄露,几乎无从追寻”——调查当局官员如是说。 尤其是旨在防御来自朝鲜的导弹攻击的导弹防御系统的共同研发上,日美间高度的信息共享不可或缺。面向系统装备的日益完善,两国原本计划于去年8月,缔结《军事情报总括保护协定》,从而构筑高级别保守军情的保密机制,没想到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最该保守的核心情报被泄露,使美对日的不信任感进一步加深。 对此,日防卫省被要求出面说明情况。去年4月,借日美防卫首脑会谈之际访美的前防卫相久间章生,对美国防部长盖茨陈谢,并承诺彻底调查。而事件发展到嫌疑者“海自”自卫官被捕并正式起诉,其实也不无借此拂拭美方不信的良苦用心。 “海自”自卫官被捕后,美方对法庭审判细节的要求尤耐人寻味:不认可关于宙斯舰核心情报的资料作为证据提交公开庭审的方式。自知理亏的日本哪敢顶牛。结果,证据资料中被认为在情报保全上有问题的部分,悉被涂黑之后,向法庭提交,才算了却了一桩公案。 美在宙斯舰军情问题上神经之过敏,也从侧面诠释着同盟的核心军情之不可承受之重。

其二是某“空自”一佐(一等校官)因涉嫌向国内某家大报(《读卖新闻》)记者泄露美军所提供的防卫机密情报,违反了《自卫队法》,被“空自”警务队强制搜查住宅并立案调查。而且被认为接受了有关军情并将其公开发表的报纸,被警方要求交出记者(但此项要求遭国内新闻媒体一致抵制,致使警方最终断念,只追究军方相关责任者单方面的责任)。

 

这一系列的事件,凸现了日本国家防卫体制中除武装力量建设之外的另一个层面的危机——所谓“第三条战线”的危机。换句话说,一个国家的情治工作,除了面向海外他国的旨在谋求本国国家利益最大化的情报收集之外,还有一个重要方面,那就是捍卫本国国家利益,杜绝、防止任何形式的情报外泄。而就后者而言,由于战后特殊的国家体制、和平主义的国家道路及相当彻底的民主化,今天的日本已近乎一座“不设防城市”。

问题。在宙斯舰军情泄密案中,当警方搜查被认为工作上无关,但却从泄密嫌疑者那里无端得到了有关“防卫机密”的“海自”军官(实为军校教官)的住所时,看到包含最高军情机密的文件与音乐和猥亵图片同时保存在同一个记录媒体中,难掩惊愕的表情。而更令人吃惊的是,如此重要的资料,何时、从何处获得,如何保存,这些问题居然连当事者都稀里糊涂。而那些问题资料,则被数不清的人拷贝过无数次,“机密情报就这样被爆发性地扩散、泄露,几乎无从追寻”——调查当局官员如是说。 尤其是旨在防御来自朝鲜的导弹攻击的导弹防御系统的共同研发上,日美间高度的信息共享不可或缺。面向系统装备的日益完善,两国原本计划于去年8月,缔结《军事情报总括保护协定》,从而构筑高级别保守军情的保密机制,没想到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最该保守的核心情报被泄露,使美对日的不信任感进一步加深。 对此,日防卫省被要求出面说明情况。去年4月,借日美防卫首脑会谈之际访美的前防卫相久间章生,对美国防部长盖茨陈谢,并承诺彻底调查。而事件发展到嫌疑者“海自”自卫官被捕并正式起诉,其实也不无借此拂拭美方不信的良苦用心。 “海自”自卫官被捕后,美方对法庭审判细节的要求尤耐人寻味:不认可关于宙斯舰核心情报的资料作为证据提交公开庭审的方式。自知理亏的日本哪敢顶牛。结果,证据资料中被认为在情报保全上有问题的部分,悉被涂黑之后,向法庭提交,才算了却了一桩公案。 美在宙斯舰军情问题上神经之过敏,也从侧面诠释着同盟的核心军情之不可承受之重。

 

战后日本的和平发展道路,尽管也曾有过迂回曲折,但从大的向度来说,始终是朝着否定、弱化国家主义的方向上推进的。经过60余年的“和平演变”,日本已从战前恶名昭著的警察国家,蜕变为警察权限极其有限,甚至反过来被国民斥为“废物点心”的国家。不仅如此,日本几乎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无法对间谍治罪的国家——国家刑法中根本就没有“间谍罪”。

 

当然,对国家公务员、自卫官来说,分别有相应的约束国家公权力及服务于公权力机构中工作人员行为的法律,包括保守秘密的义务在内,不乏相关的规定和罚则。如《自卫队法》中的“泄密罪”:针对泄露防卫大臣指定的“防卫秘密”者,设立了最高刑期可达5年的惩戒条款,惩戒对象甚至包括所谓“教唆者”,且适用于退役后的自卫官。

 

除此之外,日本是一个经济社会,巨型公司众多,技术竞争激烈,且社会对知识产权的尊重深入人心,所以针对无端盗窃公司、企业组织的专利、特有技术和经济情报等“经济间谍”犯罪,有相当完备的法律应对体系。

责任)。 这一系列的事件,凸现了日本国家防卫体制中除武装力量建设之外的另一个层面的危机——所谓“第三条战线”的危机。换句话说,一个国家的情治工作,除了面向海外他国的旨在谋求本国国家利益最大化的情报收集之外,还有一个重要方面,那就是捍卫本国国家利益,杜绝、防止任何形式的情报外泄。而就后者而言,由于战后特殊的国家体制、和平主义的国家道路及相当彻底的民主化,今天的日本已近乎一座“不设防城市”。 战后日本的和平发展道路,尽管也曾有过迂回曲折,但从大的向度来说,始终是朝着否定、弱化国家主义的方向上推进的。经过60余年的“和平演变”,日本已从战前恶名昭著的警察国家,蜕变为警察权限极其有限,甚至反过来被国民斥为“废物点心”的国家。不仅如此,日本几乎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无法对间谍治罪的国家——国家刑法中根本就没有“间谍罪”。 当然,对国家公务员、自卫官来说,分别有相应的约束国家公权力及服务于公权力机构中工作人员行为的法律,包括保守秘密的义务在内,不乏相关的规定和罚则。如《自卫队法》中的“泄密罪”:针对泄露防卫大臣指定的“防卫秘密”者,设立了最高刑期可达5年的惩戒条款,惩戒对象甚至包括所谓“教唆者”,且适用于退役后的自卫官。 除此之外,日本是一个经济社会,巨型公司众多,技术竞争激烈,且社会对知识产权的尊重深入人心,所以针对无端盗窃公司、企业组织的专利、特有技术和经济情报等“经济间谍”犯罪,有相当完备的法律应对体系。 但对于泄密者或情报窃取者既不是国家公务员,又不是现役或退役自卫官的一介民间草根,且所泄或所窃之密也不属于某家公司或企业法人的技术或经济情报,而是关涉国家利益、安全保障的军情机密者,法律反而难有作为。这既是日本不断削弱国家主义的必然结果,也未尝不是民主主义公民社会个人与国家、权利与法律的悖论。 进入21世纪以来,一方面日本自身的“普通国家”化诉求日益强烈,另一方面随着在国家关系上日美同盟的进一步强化,两国军事一体化程度已大大提升。在配合美军的名义下,自卫队海外活动日益频仍,大有恒常化的态势。在这种情况下,自卫队在海外的活动实态,越来越难以为国民所了解,这有悖于战后日本的民主制度。因此,新闻媒体作为维护国民“知的权利”的重要窗口,近年来不断要求军方公开公共信息,以缓解防卫机关与社会的信息不对称矛盾,而这无疑在客观上也带来了一些现实问题。 日美同盟的存在,给日本造成了双重影响:日本的安全保障不仅仅是日本的问题,更是美国的问题——这种心理的长期化,加剧了日本内心的惰性,很多时候抑制,甚至遮蔽了其对国家安全威胁的正常认知;而这又反过来加深了美国对日本的不信任,使其不但不为同盟松绑,反而把绳子捆得更紧。 事实上,包括上述三个事件在内的日本国家安全案例,其实背后都有美国的影子。甚至如果没有美国的压力,也许根本就不构成任何

 

但对于泄密者或情报窃取者既不是国家公务员,又不是现役或退役自卫官的一介民间草根,且所泄或所窃之密也不属于某家公司或企业法人的技术或经济情报,而是关涉国家利益、安全保障的军情机密者,法律反而难有作为。这既是日本不断削弱国家主义的必然结果,也未尝不是民主主义公民社会个人与国家、权利与法律的悖论。

 

进入21世纪以来,一方面日本自身的“普通国家”化诉求日益强烈,另一方面随着在国家关系上日美同盟的进一步强化,两国军事一体化程度已大大提升。在配合美军的名义下,自卫队海外活动日益频仍,大有恒常化的态势。在这种情况下,自卫队在海外的活动实态,越来越难以为国民所了解,这有悖于战后日本的民主制度。因此,新闻媒体作为维护国民“知的权利”的重要窗口,近年来不断要求军方公开公共信息,以缓解防卫机关与社会的信息不对称矛盾,而这无疑在客观上也带来了一些现实问题。

 

日美同盟的存在,给日本造成了双重影响:日本的安全保障不仅仅是日本的问题,更是美国的问题——这种心理的长期化,加剧了日本内心的惰性,很多时候抑制,甚至遮蔽了其对国家安全威胁的正常认知;而这又反过来加深了美国对日本的不信任,使其不但不为同盟松绑,反而把绳子捆得更紧。

 

事实上,包括上述三个事件在内的日本国家安全案例,其实背后都有美国的影子。甚至如果没有美国的压力,也许根本就不构成任何问题。在宙斯舰军情泄密案中,当警方搜查被认为工作上无关,但却从泄密嫌疑者那里无端得到了有关“防卫机密”的“海自”军官(实为军校教官)的住所时,看到包含最高军情机密的文件与音乐和猥亵图片同时保存在同一个记录媒体中,难掩惊愕的表情。而更令人吃惊的是,如此重要的资料,何时、从何处获得,如何保存,这些问题居然连当事者都稀里糊涂。而那些问题资料,则被数不清的人拷贝过无数次,“机密情报就这样被爆发性地扩散、泄露,几乎无从追寻”——调查当局官员如是说。

 

尤其是旨在防御来自朝鲜的导弹攻击的导弹防御系统的共同研发上,日美间高度的信息共享不可或缺。面向系统装备的日益完善,两国原本计划于去年8月,缔结《军事情报总括保护协定》,从而构筑高级别保守军情的保密机制,没想到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最该保守的核心情报被泄露,使美对日的不信任感进一步加深。

 

对此,日防卫省被要求出面说明情况。去年4月,借日美防卫首脑会谈之际访美的前防卫相久间章生,对美国防部长盖茨陈谢,并承诺彻底调查。而事件发展到嫌疑者“海自”自卫官被捕并正式起诉,其实也不无借此拂拭美方不信的良苦用心。

日本幢幢谍影的背后(for《凤凰周刊》280期) 据日《产经新闻》1月4日报道,日本警方为调查一桩涉毒案,竟意外牵出一件泄露军情机密案。因案涉军情,且背景复杂,警方的调查工作一直在秘密推进,直到最近案情才被曝光。 去年8月,日本警方对位于东京都新宿区的一名涉嫌藏毒、贩毒的中国籍男性住宅实施了搜查,旨在发现毒品的线索。原本就事论事、无心旁骛的警方偶然发现该男子房间的一个纸箱里,竟藏有陆上自卫队的部队编制文件资料。文件的每一页都印有“秘”字,共50页,装订成册,册子的封面已被撕掉。经分析,判明为记载有陆上自卫队所有部队及其驻地名称,各部队装备、部分军事能力及其所属系统等信息的《部队编制表》的起始部分。 日自卫队方面人士指出,“编制表”为日在“周边有事”之际制定作战方案时所必须的基础数据,关系到战时根据作战的特性如何重新调遣军力的问题,属于被指定为“秘”级的重要情报。各部队通常会将此类文件锁进保险柜严加保管,断无外流之虞。原先,自卫队的军情保密工作是按内容的机密程度,分为“机密”、“极秘”、“秘”三个密级来加以管理。后来,形式上有所调整。现在,依《自卫队法》,将有关军情机密分为“省(防卫省)秘”、“防卫秘密”两种。某个文件一旦被列为秘密,即使后来被解除指定,也应照有关规定做销毁处理。此次发现的文件虽然系平成15年(2003年)以前编写的内容,但根据密级来判断,显然尚未过保密期。 因在男子房间内,只发现了文件的一部分,警方认为通过该男子及曾入住其中的中国人渠道,被发现内容以外的情报,有可能已然有所泄露。据该男性供述,藏有问题文件的纸箱为此前在此赁屋而居的其他中国人的物品,内装何物自己并不清楚。对此,警方正在调查,并请自卫队方面协查该文件缘何外流。 该事件发生于“陆自”(陆上自卫队),看似偶发,其实并非个别,类似事件在“海自”(海上自卫队)和“空自”(航空自卫队)均有发生,其背后其实暴露了日本防卫体制的欠完备性和国家安全领域中的“空穴”问题。 同样发生于去年的两个案例,也颇耐人寻味。其一是因涉嫌泄露包括美提供的与宙斯舰有关的情报在内“特防密”(特别防卫秘密)级军情,违反了与《日美相互防卫援助协定》(MDA)相伴生的《秘密保护法》,“海自”横须贺基地业务队三等海佐(相当于三等校官)被神奈川县警和“海自”警务队逮捕。面对调查,嫌疑者本人承认明知系特别防卫机密,却将其提供给按规定无权限接触此类机密的同僚的事实。 其二是某“空自”一佐(一等校官)因涉嫌向国内某家大报(《读卖新闻》)记者泄露美军所提供的防卫机密情报,违反了《自卫队法》,被“空自”警务队强制搜查住宅并立案调查。而且被认为接受了有关军情并将其公开发表的报纸,被警方要求交出记者(但此项要求遭国内新闻媒体一致抵制,致使警方最终断念,只追究军方相关责任者单方面的

 

“海自”自卫官被捕后,美方对法庭审判细节的要求尤耐人寻味:不认可关于宙斯舰核心情报的资料作为证据提交公开庭审的方式。自知理亏的日本哪敢顶牛。结果,证据资料中被认为在情报保全上有问题的部分,悉被涂黑之后,向法庭提交,才算了却了一桩公案。

 

责任)。 这一系列的事件,凸现了日本国家防卫体制中除武装力量建设之外的另一个层面的危机——所谓“第三条战线”的危机。换句话说,一个国家的情治工作,除了面向海外他国的旨在谋求本国国家利益最大化的情报收集之外,还有一个重要方面,那就是捍卫本国国家利益,杜绝、防止任何形式的情报外泄。而就后者而言,由于战后特殊的国家体制、和平主义的国家道路及相当彻底的民主化,今天的日本已近乎一座“不设防城市”。 战后日本的和平发展道路,尽管也曾有过迂回曲折,但从大的向度来说,始终是朝着否定、弱化国家主义的方向上推进的。经过60余年的“和平演变”,日本已从战前恶名昭著的警察国家,蜕变为警察权限极其有限,甚至反过来被国民斥为“废物点心”的国家。不仅如此,日本几乎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无法对间谍治罪的国家——国家刑法中根本就没有“间谍罪”。 当然,对国家公务员、自卫官来说,分别有相应的约束国家公权力及服务于公权力机构中工作人员行为的法律,包括保守秘密的义务在内,不乏相关的规定和罚则。如《自卫队法》中的“泄密罪”:针对泄露防卫大臣指定的“防卫秘密”者,设立了最高刑期可达5年的惩戒条款,惩戒对象甚至包括所谓“教唆者”,且适用于退役后的自卫官。 除此之外,日本是一个经济社会,巨型公司众多,技术竞争激烈,且社会对知识产权的尊重深入人心,所以针对无端盗窃公司、企业组织的专利、特有技术和经济情报等“经济间谍”犯罪,有相当完备的法律应对体系。 但对于泄密者或情报窃取者既不是国家公务员,又不是现役或退役自卫官的一介民间草根,且所泄或所窃之密也不属于某家公司或企业法人的技术或经济情报,而是关涉国家利益、安全保障的军情机密者,法律反而难有作为。这既是日本不断削弱国家主义的必然结果,也未尝不是民主主义公民社会个人与国家、权利与法律的悖论。 进入21世纪以来,一方面日本自身的“普通国家”化诉求日益强烈,另一方面随着在国家关系上日美同盟的进一步强化,两国军事一体化程度已大大提升。在配合美军的名义下,自卫队海外活动日益频仍,大有恒常化的态势。在这种情况下,自卫队在海外的活动实态,越来越难以为国民所了解,这有悖于战后日本的民主制度。因此,新闻媒体作为维护国民“知的权利”的重要窗口,近年来不断要求军方公开公共信息,以缓解防卫机关与社会的信息不对称矛盾,而这无疑在客观上也带来了一些现实问题。 日美同盟的存在,给日本造成了双重影响:日本的安全保障不仅仅是日本的问题,更是美国的问题——这种心理的长期化,加剧了日本内心的惰性,很多时候抑制,甚至遮蔽了其对国家安全威胁的正常认知;而这又反过来加深了美国对日本的不信任,使其不但不为同盟松绑,反而把绳子捆得更紧。 事实上,包括上述三个事件在内的日本国家安全案例,其实背后都有美国的影子。甚至如果没有美国的压力,也许根本就不构成任何

美在宙斯舰军情问题上神经之过敏,也从侧面诠释着同盟的核心军情之不可承受之重。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