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日本2007:复权(for《纵横》新年特…  

2008-02-06 22:46:00|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2007:复权(for《纵横》新年特刊) 2007年,虽然日本经济全面恢复,年度增长率达2.4%,超过了2006年的2.1%,新一轮的景气上升周期已经超过了历史上的“伊奘诺景气期”(1965年11月-1970年7月)56个月的纪录。但国民对经济复苏缺乏切身感受,“改革倒退了”,已不仅仅是对政权的怨言,而是国民的实感。 国民没有受益于改革的最大原因,是由于相对于企业的复苏,关涉生活的领域的复苏要迟缓得多。因为通货紧缩,国民的名义收入很难增加。而受制于国际性因素(如美国次贷危机、国际油价上涨等)的影响,日本股市大幅下跌,且跌幅是发达国家中最大的;国内原油价格不断攀升,消费者价格指数呈负增长。所有这些,说明日本的经济增长有脆弱的一面。 政府曾提出在2006年摆脱通货紧缩的目标,但直到今日本2007:复权(for《纵横》新年特刊)

 

2007年,虽然日本经济全面恢复,年度增长率达2.4%,超过了2006年的2.1%,新一轮的景气上升周期已经超过了历史上的“伊奘诺景气期”(1965年11月-1970年7月)56个月的纪录。但国民对经济复苏缺乏切身感受,“改革倒退了”,已不仅仅是对政权的怨言,而是国民的实感。

天都未能实现。不仅如此,通货紧缩问题还将持续下去,成为经济发展的紧箍咒。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日本经济需要大胆的改革。但目前的情况是,在邮政民营化之后,从安倍政权时期起,大规模的改革便已告停滞,靠现有的小泉改革的“余热”(实际上是某种被动改革),难以期待经济走向高增长的轨道。 9月,安倍因健康原因辞职后,福田政权诞生。作为老练的自民党政客,福田的上台得到了绝大多数党内派系的支持,事实上是党内平衡的结果。但唯其如此,“平衡型”政治家启动深度改革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如果说前任首相安倍多少还具有推进改革的意愿,而只是碍于自身的经验、能力而无法施展,导致改革停滞的话,那么福田首相在党内派系的平衡木上,而且受制于安倍“负面遗产”的“较劲”国会,在国内改革问题上能有多大的作为便可想而知了。

 

国民没有受益于改革的最大原因,是由于相对于企业的复苏,关涉生活的领域的复苏要迟缓得多。因为通货紧缩,国民的名义收入很难增加。而受制于国际性因素(如美国次贷危机、国际油价上涨等)的影响,日本股市大幅下跌,且跌幅是发达国家中最大的;国内原油价格不断攀升,消费者价格指数呈负增长。所有这些,说明日本的经济增长有脆弱的一面。

 

政府曾提出在2006年摆脱通货紧缩的目标,但直到今天都未能实现。不仅如此,通货紧缩问题还将持续下去,成为经济发展的紧箍咒。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日本经济需要大胆的改革。但目前的情况是,在邮政民营化之后,从安倍政权时期起,大规模的改革便已告停滞,靠现有的小泉改革的“余热”(实际上是某种被动改革),难以期待经济走向高增长的轨道。

天都未能实现。不仅如此,通货紧缩问题还将持续下去,成为经济发展的紧箍咒。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日本经济需要大胆的改革。但目前的情况是,在邮政民营化之后,从安倍政权时期起,大规模的改革便已告停滞,靠现有的小泉改革的“余热”(实际上是某种被动改革),难以期待经济走向高增长的轨道。 9月,安倍因健康原因辞职后,福田政权诞生。作为老练的自民党政客,福田的上台得到了绝大多数党内派系的支持,事实上是党内平衡的结果。但唯其如此,“平衡型”政治家启动深度改革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如果说前任首相安倍多少还具有推进改革的意愿,而只是碍于自身的经验、能力而无法施展,导致改革停滞的话,那么福田首相在党内派系的平衡木上,而且受制于安倍“负面遗产”的“较劲”国会,在国内改革问题上能有多大的作为便可想而知了。

 

9月,安倍因健康原因辞职后,福田政权诞生。作为老练的自民党政客,福田的上台得到了绝大多数党内派系的支持,事实上是党内平衡的结果。但唯其如此,“平衡型”政治家启动深度改革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日本2007:复权(for《纵横》新年特刊) 2007年,虽然日本经济全面恢复,年度增长率达2.4%,超过了2006年的2.1%,新一轮的景气上升周期已经超过了历史上的“伊奘诺景气期”(1965年11月-1970年7月)56个月的纪录。但国民对经济复苏缺乏切身感受,“改革倒退了”,已不仅仅是对政权的怨言,而是国民的实感。 国民没有受益于改革的最大原因,是由于相对于企业的复苏,关涉生活的领域的复苏要迟缓得多。因为通货紧缩,国民的名义收入很难增加。而受制于国际性因素(如美国次贷危机、国际油价上涨等)的影响,日本股市大幅下跌,且跌幅是发达国家中最大的;国内原油价格不断攀升,消费者价格指数呈负增长。所有这些,说明日本的经济增长有脆弱的一面。 政府曾提出在2006年摆脱通货紧缩的目标,但直到今

如果说前任首相安倍多少还具有推进改革的意愿,而只是碍于自身的经验、能力而无法施展,导致改革停滞的话,那么福田首相在党内派系的平衡木上,而且受制于安倍“负面遗产”的“较劲”国会,在国内改革问题上能有多大的作为便可想而知了。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今天的日本,一些一度被大大削弱的势力正卷土重来:从执政自民党内的派阀政治,到“族议员”,从官僚主导,到“公共事业”。可以说,正是这些日本传统政治中的负面因素的集体“复权”,不仅摊销着过去6年来构造改革的增量积累,而且消耗着本来就所剩无几的可转化为推进改革的动力。其带给国民的,只有向记忆犹新的派阀政治、利权勾结的复辟,离一个清新而充满活力、可资应对人口结构变化、气候环境恶化等21世纪挑战的政治越来越远。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