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ħŮ˵

 
 
 
 
 

־

 
 

“下流?,怎么了?  

2008-03-17 04:36:00|  ࣺ |  ǩ |ٱ |ֺС 

  LOFTER ҵƬ  |
“恶的优生?思想的危?#65289;? 日本之所以在改革后会形成“格差?社会很大程度上当归咎于长期以来?结果恶平等?的分配机?#65292;即无论个人能力大?#65292;努力与否反映在工资待遇上几乎差别全无。到头来除了造成“结果?差别”?“结果不平等”的社会现实损害实质正义?#65292;客观上成了催生今天这种基于实力主义?成果主义的?格差”社?#65292;并使其定型化的?催化剂?与口实? 但是在检讨社会的“下流?化及其出路的时?还应当认识并撇清?事实相当?分?下流”分子的“下流?化现?#65292;并非社会淘汰的结?#65292;而恰恰是基于其自甘?下流”的自我选择的结?#65292;因为他们“想活得更像自己”?尤其?女?“下流?分子们更是如此?—?下流”并快乐??2007年度芥川文学奖获得主青山七惠Nanae Aoyama便是?1983年出生的女?飞特族?其获奖小说??人的好天气?《ひとり日和?#65289;被认为是?“飞特族”的青春告白? 从某种意义上?#65292;今天以三十来岁的青年为主流的“下流?分子们所选择的?下流”活?#65292;在清?“蓝西装”的“日本株式会社?未尝不是?社会进步初次呈现了人作为人?不是作为机器社会作为人的社会而不是生产线的一种可能?。当这些多数还处于过渡期的分子们真正以自己的活法活出了自己的时?也许便是社会产生更多元文化的?? ?真正有骨头的“下流?分子是那些自甘?下流”?。面对来自体制的压力与白?#65292;?#65288;?#65289;们有勇气理直气壮地说下流是的。So what ?#65306;《下流社会?—新阶层集团的出现?『下流社会?―新たな階層集団の出現?三浦??#65292;?#65289;光文?#65292;2005?月第1?#65292;2006?月第12次印?#65307;《下流社??章?—须眉何以输巾帼?#65288;『下流社会?―なぜ男は女に負けたのか?#65289;三浦??#65292;?#65289;光文?#65292;2007?月第1?
 “下流?怎么?#65311;

 

??/P>

 

两年?#65292;日本作家、社会学者三浦展的?下流社会—?新阶层集团的出现》出?#65292;?纸贵东洋4个月加印12?#65292;成为?0年来屈指可数的百万级畅销书?去年9?#65292;作?又推出了续篇《下流社??章?—须眉何以输巾帼?#65292;亦引发话题效?#65292;颇有后来居上之势。两者相辅相?#65292;谈的是同?话题日本社会的?下流”化及其出路?/P>

 

先做名词解释。所谓?下流?#65292;原意指河川的下游被作者转意为下端、底?#65292;并没有汉语中形容人品行不端?举止轻佻狎亵的意?#65307;而?下流社会?#65292;则为作?的??#65292;相对于此前传统的“中流社会?而言指社会向下发展的态势?/P>

 

?明义作?先对读?做一番?下流度?测验在给定的12个要素中如有半数以上命中便说明被测验者是“下流?的?这些问题包括年收不到年龄?0?#65288;单位应为“万日元?#65289;想活得像自己喜欢独处常以点心和快餐充?#65292;有时整日在家打电玩?上网大龄未婚男?33岁以?#65292;女?30岁以?#65289;等等在续篇中又追加了?005?月众院中初挺自民?#65292;有时会被石原慎太郎吸?#65292;在奥运会和世界杯足球赛上衷心声援日本讨厌中国和韩?#65292;觉得在工作上即使努力也无法得到回?#65292;等等。?过对上述在数以万计的问卷调查基础上?提纯”的要素的?择?向的观察与分?#65292;社会中特定人群?年龄层的价??#65292;生活、消费观的变化曲线凸显出?#65292;据此作?得出了日本社会已日益“下流?化的结论?/P> “下流?怎么?#65311; ?? 两年?#65292;日本作家、社会学者三浦展的?下流社会—?新阶层集团的出现》出?#65292;?纸贵东洋4个月加印12?#65292;成为?0年来屈指可数的百万级畅销书?去年9?#65292;作?又推出了续篇《下流社??章?—须眉何以输巾帼?#65292;亦引发话题效?#65292;颇有后来居上之势。两者相辅相?#65292;谈的是同?话题日本社会的?下流”化及其出路? 先做名词解释。所谓?下流?#65292;原意指河川的下游被作者转意为下端、底?#65292;并没有汉语中形容人品行不端?举止轻佻狎亵的意?#65307;而?下流社会?#65292;则为作?的??#65292;相对于此前传统的“中流社会?而言指社会向下发展的态势? ?明义作?先对读?做一番?下流度?测验在给定的12个要素中如有半数以上命中便说明被测验者是“下流?的?这些问题包括年收不到年龄?0?#65288;单位应为“万日元?#65289;想活得像自己喜欢独处常以点心和快餐充?#65292;有时整日在家打电玩?上网大龄未婚男?33岁以?#65292;女?30岁以?#65289;等等在续篇中又追加了?005?月众院中初挺自民?#65292;有时会被石原慎太郎吸?#65292;在奥运会和世界杯足球赛上衷心声援日本讨厌中国和韩?#65292;觉得在工作上即使努力也无法得到回?#65292;等等。?过对上述在数以万计的问卷调查基础上?提纯”的要素的?择?向的观察与分?#65292;社会中特定人群?年龄层的价??#65292;生活、消费观的变化曲线凸显出?#65292;据此作?得出了日本社会已日益“下流?化的结论? “下流??#65292;未必单纯指收入的低下也包括沟通能力?工作态度、学习意愿?消费欲望等方面的不振就是?#65292;对人生的意愿本身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表现在结果上就是收入水准上不?#65292;老大不当婚的几率甚高。他们慢吞吞地走?#65292;慢吞吞地活着因为只有如此节奏他们才觉得爽。这类人不仅为数甚众且在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即?团块次世代?—?战后第二次生育高峰出生的?当中有日益蔓延的倾向? 而这代人正是日本社会在成为??总中流?的中产社会后诞生的一?#65292;其特征是他们从未见识过显著的贫富差别。在郊外卫星城的新兴住宅社区里长?#65292;同龄的人拿同样的年薪住同样大小的公寓??次的?#65292;在他们是天经地义。他们既缺乏从?下???中?或从“中”往“中上?上升的冲?#65292;也不太会考虑有一天会从?中?掉到“下”的可能性? 受惠于资本主义物质文明的高度繁荣和社会民主主义色彩浓厚的社会政策正如其父辈经历过的匮乏的平等?这代人在富裕的平等中长大成人。周末开车去郊外的Shopping Mall采购琳琅满目的商品以低廉得出奇的价格批量出售应有尽有。在这样的时?#65292;还成天琢磨努力工作赚钱的人确实显得有点傻。就像登富士山一?#65292;对山顶有更美的风景的期待是唯?动力。但差不多登到?七合目?的时?#65292;风景已足够雄?#65292;再往上攀也不过??#65292;巅峰体验的刺?难以维系登顶的诉求?于是哥几个就地坐?#65292;喝点冷饮吃个火山熔岩煮鸡?#65292;指点?江山下山了事? 曾几何时日本以??总中流?为骄?#65292;整个国家宛如?巨型公司手提公事包?身穿蓝色西服套装的Business man绕世界飞被西方人奚落为?日本株式会社”?从上个世?0年代中期?直至经济?/span>

 

“下流??#65292;未必单纯指收入的低下也包括沟通能力?工作态度、学习意愿?消费欲望等方面的不振就是?#65292;对人生的意愿本身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表现在结果上就是收入水准上不?#65292;老大不当婚的几率甚高。他们慢吞吞地走?#65292;慢吞吞地活着因为只有如此节奏他们才觉得爽。这类人不仅为数甚众且在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即?团块次世代?—?战后第二次生育高峰出生的?当中有日益蔓延的倾向?/P>

 

“恶的优生?思想的危?#65289;? 日本之所以在改革后会形成“格差?社会很大程度上当归咎于长期以来?结果恶平等?的分配机?#65292;即无论个人能力大?#65292;努力与否反映在工资待遇上几乎差别全无。到头来除了造成“结果?差别”?“结果不平等”的社会现实损害实质正义?#65292;客观上成了催生今天这种基于实力主义?成果主义的?格差”社?#65292;并使其定型化的?催化剂?与口实? 但是在检讨社会的“下流?化及其出路的时?还应当认识并撇清?事实相当?分?下流”分子的“下流?化现?#65292;并非社会淘汰的结?#65292;而恰恰是基于其自甘?下流”的自我选择的结?#65292;因为他们“想活得更像自己”?尤其?女?“下流?分子们更是如此?—?下流”并快乐??2007年度芥川文学奖获得主青山七惠Nanae Aoyama便是?1983年出生的女?飞特族?其获奖小说??人的好天气?《ひとり日和?#65289;被认为是?“飞特族”的青春告白? 从某种意义上?#65292;今天以三十来岁的青年为主流的“下流?分子们所选择的?下流”活?#65292;在清?“蓝西装”的“日本株式会社?未尝不是?社会进步初次呈现了人作为人?不是作为机器社会作为人的社会而不是生产线的一种可能?。当这些多数还处于过渡期的分子们真正以自己的活法活出了自己的时?也许便是社会产生更多元文化的?? ?真正有骨头的“下流?分子是那些自甘?下流”?。面对来自体制的压力与白?#65292;?#65288;?#65289;们有勇气理直气壮地说下流是的。So what ?#65306;《下流社会?—新阶层集团的出现?『下流社会?―新たな階層集団の出現?三浦??#65292;?#65289;光文?#65292;2005?月第1?#65292;2006?月第12次印?#65307;《下流社??章?—须眉何以输巾帼?#65288;『下流社会?―なぜ男は女に負けたのか?#65289;三浦??#65292;?#65289;光文?#65292;2007?月第1?

而这代人正是日本社会在成为??总中流?的中产社会后诞生的一?#65292;其特征是他们从未见识过显著的贫富差别。在郊外卫星城的新兴住宅社区里长?#65292;同龄的人拿同样的年薪住同样大小的公寓??次的?#65292;在他们是天经地义。他们既缺乏从?下???中?或从“中”往“中上?上升的冲?#65292;也不太会考虑有一天会从?中?掉到“下”的可能性?

 

受惠于资本主义物质文明的高度繁荣和社会民主主义色彩浓厚的社会政策正如其父辈经历过的匮乏的平等?这代人在富裕的平等中长大成人。周末开车去郊外的Shopping Mall采购琳琅满目的商品以低廉得出奇的价格批量出售应有尽有。在这样的时?#65292;还成天琢磨努力工作赚钱的人确实显得有点傻。就像登富士山一?#65292;对山顶有更美的风景的期待是唯?动力。但差不多登到?七合目?的时?#65292;风景已足够雄?#65292;再往上攀也不过??#65292;巅峰体验的刺?难以维系登顶的诉求?于是哥几个就地坐?#65292;喝点冷饮吃个火山熔岩煮鸡?#65292;指点?江山下山了事?/P>

 

曾几何时日本以??总中流?为骄?#65292;整个国家宛如?巨型公司手提公事包?身穿蓝色西服套装的Business man绕世界飞被西方人奚落为?日本株式会社”?从上个世?0年代中期?直至经济泡沫大?未破的时?#65292;日本人始终以为增长神话会无限持续下去东洋式管理模式也会被世界普遍移植、嫁?#65288;西方也不乏类似的声音诸如美学者傅高义的?日本世界第一?#65288;《Japan as No.1?#65289;?#65289;。但泡沫还是破了。这?让日本十年不振?不仅不振世风随GDP而江河日?#65292;人心道德受到空前严厉的试练?

 

“恶的优生?思想的危?#65289;? 日本之所以在改革后会形成“格差?社会很大程度上当归咎于长期以来?结果恶平等?的分配机?#65292;即无论个人能力大?#65292;努力与否反映在工资待遇上几乎差别全无。到头来除了造成“结果?差别”?“结果不平等”的社会现实损害实质正义?#65292;客观上成了催生今天这种基于实力主义?成果主义的?格差”社?#65292;并使其定型化的?催化剂?与口实? 但是在检讨社会的“下流?化及其出路的时?还应当认识并撇清?事实相当?分?下流”分子的“下流?化现?#65292;并非社会淘汰的结?#65292;而恰恰是基于其自甘?下流”的自我选择的结?#65292;因为他们“想活得更像自己”?尤其?女?“下流?分子们更是如此?—?下流”并快乐??2007年度芥川文学奖获得主青山七惠Nanae Aoyama便是?1983年出生的女?飞特族?其获奖小说??人的好天气?《ひとり日和?#65289;被认为是?“飞特族”的青春告白? 从某种意义上?#65292;今天以三十来岁的青年为主流的“下流?分子们所选择的?下流”活?#65292;在清?“蓝西装”的“日本株式会社?未尝不是?社会进步初次呈现了人作为人?不是作为机器社会作为人的社会而不是生产线的一种可能?。当这些多数还处于过渡期的分子们真正以自己的活法活出了自己的时?也许便是社会产生更多元文化的?? ?真正有骨头的“下流?分子是那些自甘?下流”?。面对来自体制的压力与白?#65292;?#65288;?#65289;们有勇气理直气壮地说下流是的。So what ?#65306;《下流社会?—新阶层集团的出现?『下流社会?―新たな階層集団の出現?三浦??#65292;?#65289;光文?#65292;2005?月第1?#65292;2006?月第12次印?#65307;《下流社??章?—须眉何以输巾帼?#65288;『下流社会?―なぜ男は女に負けたのか?#65289;三浦??#65292;?#65289;光文?#65292;2007?月第1?

再度从泡沫经济废墟中崛起的日?#65292;对公司管理的东洋模式已不复从前的自信。目睹泡沫崩溃后被认为永不会倒的百年老店的银行?证券、金融机构一间间倒闭日本人终于知道没有什么是“永远??#65292;包括东洋式的终身雇佣和建立在其基?上的年功序列。今?#65292;包括日本顶尖的数家电机制造公司在?#65292;公然打出“终身雇佣?招牌的企业已然绝迹?但与此同?#65292;随着企业的瘦身?重组大量冗员被清除出“蓝西装”的行列。这些昨天的上班?#65292;因种种原?#65292;成了从日本工业生产线上脱落下来的螺钉。他们与成群的?飞特族?日人根据英词“Free”的造语“Freeters?#65292;近乎中文“自由职业?”的表达、?尼特族?日人造语“NEET?#65292;意为Not in EmploymentEducation or Training、失业?、无业??成了日本“后泡沫”社会的游魂?/P>

 

毋庸讳言“下流社会?现象的始作俑者是小泉纯一?#65289;-竹中平藏经济路线是前者开创的“构造改革?的?负的遗产”?其理论来源是新自由主义学?#65292;主张“国富?由少数精英创?#65292;而大众只?费?国富?#65292;唱唱歌?跳跳?#65292;扩大内需即可基本上是以拉??格差”为前提的理论预设?当然从彼时企业不良?券呈恶?膨胀的天文数字的现状出发作为“被动改革?之一?#65292;如此政策设定大约是别无?择?但即使在后来的安倍政权时?#65292;关于“格差?问题来自政府方面的权威解释依然是让穷人能活下?#65292;但富人可以赚更多的钱越富越好。可见贫富差距并没有被?恶?视化至多是一种?有限恶?。所?#65292;“格差?问题作为新的社会问题历史虽不?#65292;但几乎可以肯定地?#65292;问题将长期化放置下去的话日本社会的两极分化还有进?加剧的可能?

 

在战后生根发芽的日式民主主义社会基本只有“阶层?的观?#65292;而?阶级”的概念是相当模糊的。但随着“格差?矛盾的深刻化原本呈梭形结构的社会分层迅?分化并有朝金字塔型社会重构的危险。类似英国社会中劳工阶级与管理阶层之间边界井然的鸿沟将来未必不会出现日本?#65292;在?飞特族?、?尼特族?与大公司白领之间形成“us and them”式的紧张?

 

“恶的优生?思想的危?#65289;? 日本之所以在改革后会形成“格差?社会很大程度上当归咎于长期以来?结果恶平等?的分配机?#65292;即无论个人能力大?#65292;努力与否反映在工资待遇上几乎差别全无。到头来除了造成“结果?差别”?“结果不平等”的社会现实损害实质正义?#65292;客观上成了催生今天这种基于实力主义?成果主义的?格差”社?#65292;并使其定型化的?催化剂?与口实? 但是在检讨社会的“下流?化及其出路的时?还应当认识并撇清?事实相当?分?下流”分子的“下流?化现?#65292;并非社会淘汰的结?#65292;而恰恰是基于其自甘?下流”的自我选择的结?#65292;因为他们“想活得更像自己”?尤其?女?“下流?分子们更是如此?—?下流”并快乐??2007年度芥川文学奖获得主青山七惠Nanae Aoyama便是?1983年出生的女?飞特族?其获奖小说??人的好天气?《ひとり日和?#65289;被认为是?“飞特族”的青春告白? 从某种意义上?#65292;今天以三十来岁的青年为主流的“下流?分子们所选择的?下流”活?#65292;在清?“蓝西装”的“日本株式会社?未尝不是?社会进步初次呈现了人作为人?不是作为机器社会作为人的社会而不是生产线的一种可能?。当这些多数还处于过渡期的分子们真正以自己的活法活出了自己的时?也许便是社会产生更多元文化的?? ?真正有骨头的“下流?分子是那些自甘?下流”?。面对来自体制的压力与白?#65292;?#65288;?#65289;们有勇气理直气壮地说下流是的。So what ?#65306;《下流社会?—新阶层集团的出现?『下流社会?―新たな階層集団の出現?三浦??#65292;?#65289;光文?#65292;2005?月第1?#65292;2006?月第12次印?#65307;《下流社??章?—须眉何以输巾帼?#65288;『下流社会?―なぜ男は女に負けたのか?#65289;三浦??#65292;?#65289;光文?#65292;2007?月第1?

?的是到目前为?#65292;日本社会各阶层之间的流动、重?#65292;虽然有严重的问题但基本上还是社会性的尚无升级为政治?矛盾的迹象?出现?的社会分?#65292;甚至社会分层加剧并不可?但可怕的是阶层及不同阶层之间“格差?的固定化。因为后者意味着父母“下流?孩子便一定?下流?#65292;而这是与民主主义社会的普遍价值观及其道义诉求相悖的?对此作??的药方是“机会恶均等?#65292;即在教育等领?#65292;旨在促成机会均等的现?#65292;但却力避那种“绝对机会均等?论主宰的“过酷?的社会竞?#65288;譬如说你成绩不好不是因为父母的低收入、低学历完全是你自身的低智商?。如此?自然淘汰”的结果必然指向人的遗传基因有导致某种?恶的优生”?想的危险?/P>

 

日本之所以在改革后会形成“格差?社会很大程度上当归咎于长期以来?结果恶平等?的分配机?#65292;即无论个人能力大?#65292;努力与否反映在工资待遇上几乎差别全无。到头来除了造成“结果?差别”?“结果不平等”的社会现实损害实质正义?#65292;客观上成了催生今天这种基于实力主义?成果主义的?格差”社?#65292;并使其定型化的?催化剂?与口实?

 

但是在检讨社会的“下流?化及其出路的时?还应当认识并撇清?事实相当?分?下流”分子的“下流?化现?#65292;并非社会淘汰的结?#65292;而恰恰是基于其自甘?下流”的自我选择的结?#65292;因为他们“想活得更像自己”?尤其?女?“下流?分子们更是如此?—?下流”并快乐??2007年度芥川文学奖获得主青山七惠Nanae Aoyama便是?1983年出生的女?飞特族?其获奖小说??人的好天气?《ひとり日和?#65289;被认为是?“飞特族”的青春告白?/P>

 

从某种意义上?#65292;今天以三十来岁的青年为主流的“下流?分子们所选择的?下流”活?#65292;在清?“蓝西装”的“日本株式会社?未尝不是?社会进步初次呈现了人作为人?不是作为机器社会作为人的社会而不是生产线的一种可能?。当这些多数还处于过渡期的分子们真正以自己的活法活出了自己的时?也许便是社会产生更多元文化的??/P>

 

?真正有骨头的“下流?分子是那些自甘?下流”?。面对来自体制的压力与白?#65292;?#65288;?#65289;们有勇气理直气壮地说下流是的。So what

 

 

?#65306;《下流社会?—新阶层集团的出现?『下流社会?―新たな階層集団の出現?三浦??#65292;?#65289;光文?#65292;2005?月第1?#65292;2006?月第12次印?#65307;《下流社??章?—须眉何以输巾帼?#65288;『下流社会?―なぜ男は女に負けたのか?#65289;三浦??#65292;?#65289;光文?#65292;2007?月第1?/P>

 
 
Ķ(1664)|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