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ħŮ˵

 
 
 
 
 

־

 
 

中国媒体,你的名字叫?汗工?  

2008-03-04 14:51:00|  ࣺ Ӹ̸ |  ǩ |ٱ |ֺС 

  LOFTER ҵƬ  |
“穷人和富人间的差距不过就是?病?? 3??#65292;娟子写下了最后一篇?病床日记?#65288;《肿瘤呼叫转移?这成了她留给这个世界的绝?#65306; “我的忧伤也罢?疼痛也罢、紧张也罢?恐惧也罢在结束化疗后的一个月呼叫而来当一切疑虑确诊为癌细胞已经在我身上转移的时?我反而变得冷静没有眼泪了。就像是明明已经看到了河边的柳树发出了春天的新芽突然间大雪又要把我们带回比这个冬天任何时候都要寒冷的日子但是天是那么湛蓝冰冷的阳光只有隔?璃才有暖意?? “我的命运还在风雨中飘摇上天不知道要给我怎样的痛才肯给我?生机此刻我的美食、美酒?花花世界都变得轻得要飘起?#65292;我宁可这些东西都不曾属于过我。路边的残雪还未化尽这个冬天?的两天的寒风吹得我有些木?#65292;看着楼下草地上儿子昨天堆的小丑雪?#65292;我对自己?#65306;这一次坚强是我唯?选择? 如此感?、痛彻心腑的文字让人不忍卒读。短短半年的时间在这个年轻女人的身上发生多少?#65292;每一桩都强化?与过去时尚生活的反差胃癌、手术?失业、癌转移、二次手术?…一个女?#65292;?#65292;?人要多强大才能扛过这? 晓娟终于没能扛过??8?#65292;她走?#65292;永远离开了她挚爱的时尚生活? ? 晓娟之死是一个媒体事?#65292;揭开了经济高增长期光鲜靓丽的都市时尚生活中鲜为人知的残酷?。这不仅是作为媒体的《时尚?的问?#65292;也不是作为都市商业文化的时尚的问?#65292;问题的关?#65292;在于它暴露了转型期中国传媒事业的腐烂? 山西学?谢泳在?中国现代新闻传统—?文人论政》中?#65306;“九十年代以?#65292;我有?感觉就是报人的社会地位在下降虽然我们还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民间报?#65292;但就是在官方的报业机构里报人在社会上的形象也不如以往这是中国舆论的悲??在九十年代以来的官方报业?#65292;极少出现有较高社会声望的名记者和名报?#65292;这一点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情况很不相同。?成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65292;中国还没有出现大批产生名记?和名报人的社会条?#65292;现在甚至连?报人’这个词也消失了…?? 照笔者的观察比谢泳还不济不要说什么报?#65292;整个的本土新闻业已经不复是维系新闻人“光荣与梦想”的母体新闻记?早已不是?荣光的职业?曾几何时凭一张记者证便能免费搭乘长?卧铺的?无冕之王”时?#65292;?不返了?不仅不荣?#65292;而且意味?困?无保?#65292;甚至危险。文字狱、坐牢不在话?#65292;弄不好会丢?命??“三防?防火、防盗?防记?#65289;怕不只是某个地区的潜规则而是当下中国颇有代表性的官场思维。应该说落到这步田地其背后既有社会进步的?也能看到新闻业集体自甘堕落的轨迹? 大体说来改革?以降除了诸如“三报一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和?求是》杂?#65289;等靠国家财政养活的机关报绝大多数商业运作的媒?#65292;都面临三种尴?#65306;其一无论你有再高远?纯粹的新闻理?#65292;面对党要打?、强化的主流意识形?从马列主义?毛??#65292;到邓理论、三个代?#65292;从GDP主义到中国崛?#65289;你就是?喉舌?#65307;其二通过传媒的发行?广告活动在经济上立足之后当你要向政府依法纳税的时?#65292;你就是?企业?#65307;其三作为媒体即使做纯企业活动至少?分分子?难完全蜕掉所谓的“新闻理想?面对底层国民总试图端起?启蒙”的架子强努?“社会公器?状?这本来没?而且是题中应有之?#65292;但无奈经过经济转?#65292;在?党管媒体”的屋檐?#65292;其作为?公器”的功能已极其有?#65292;且无?受制于上述之??二? 在这种情况下“生存主义?不仅成为合法的??#65292;而且几乎是唯?选择安全第一先活下来“公器?再说能做多少做多少?或?对有的媒体来?#65292;“公器?云云基本上是类似“搂草打兔子”似的行?#65306;主观上办企业客观上向国民传布真理启蒙教化。如果歪打正?#65292;获得几声?“社会公器?的喝?#65292;那是额外收益何乐不为。在残酷的现实下这确实是无可指摘的道路?否则都像?1世纪环球报道》那样灿然绽放?訇然坠落的话岂不更糟?#65292;于国于民更窝?#65311; 理论上是不错?#65292;但产生了?问题那就是这种?择最终会带来媒体企业?#65292;而?择的动力不是别的恰恰来自媒体人?知识分子心?中的怠惰和犬儒情?#65288;毕竟在?自由经济”的沃土做企业要比做“公器?容易得多。企业化本身并不是问?#65292;恰恰相反跟西方国家相?#65292;中国本土的媒体规模过?#65292;体质过弱难以成为现代意义上真正的传媒极大妨碍了公民社会的形成、坐大?但是媒体毕竟是媒?#65292;从组织结构上可以企业?#65292;但?公器”如果不能成其不变的本质内核的话?完全企业化的媒体比一个只追求利益?化的法人企业还要可?? 从这个意义上?#65292;此次“原晓娟事件”中的?时尚》传媒集?#65292;就是这种高风险?媒体”?《时尚先生?、?时尚伊人》?《时尚旅游?、?时尚健康》?《男人装》?《座驾?、?美食与美酒?…?只需看一下这些?时尚》系媒体舰队的刊?#65292;便知道其?扬?传播的是怎样的时尚生活和生活理念了? 在一个提倡??分人先富起来”?“发展即是硬道理”的社会时尚是一部分人的时尚?分人?并高度依存包括?时尚》在内的商业包装本无可厚?#65292;?“让?分人先时尚起来?。但?#65292;作为传播、弘扬这种?中产”价值的媒体理念本身如果在本质上不是“时尚?精神的代名词的话至少不应该相去太远?否则“时尚?便过于惨白?虚脱难以沉淀成当下流行文化的精粹来支撑一代都市商业精英的精神品质? 国际接轨的高品质印刷、如假包换的巨星偶像封面、数以十万计的定制发行?源源不断的广告收?#65292;这些现代传媒工业生产方式下的商业运作如果其结果只是养肥了几个年薪数十万?上百万的老?、董?#65292;而其内容生产者的编辑、记者却连维护一纸劳动合同?抵御?疾病的经济能力都不具备的?#65292;笔?只能?#65306;这是不是大众传媒是大众传媒的羞?这不是媒?#65292;而是内容产业生产?#65292;是内容产业劳动?的??工厂”? ? “血汗工厂?作为?“每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东西?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原罪?在奉行自由竞争资本主义的西方国家早已绝迹却在“初级阶段?的中国得以返祖?滋生且越做越?#65292;连被称为“社会公器?的公共媒体都成了其效颦?。正是从这个意义?#65292;笔?曾在他文中指?#65306;“在?我们从意识形态上诟病资本主义的领?#65292;当今的世界已没有比中国更加?资本主义’化的国度?? 西方政治学?对中国社会形态的描述是?后极权社会?北京学?余世存称“次法西斯主义?无论定义如何今天的中共政权已彻头彻尾地转型为如假包换的右翼政府?具体表现在压制工会活?#65292;为工会?业主委员会等群众自治组织的成立设定过高的法律门槛从立法上加以阻挠在劳动方与资方发生矛盾时它站在资方立场上在外商投资企业中当中国职员与外方发生矛盾?#65292;它则与外方同穿一条裤?#65306;2005??#65292;大连佳能公司因劳资纠纷发动罢?#65292;谈判的结?#65292;在日方都已经妥协同意改善待遇的情况下大连市政府副市长出面宣布大连佳能的罢工为“非法?“工资保持不变?并威胁罢工组织?立即复工否则逮捕。如此动辄对劳动方张?盆大?#65292;对资方则摇头摆尾的政?#65292;你还拿传统的“工农联盟?说事就太不靠谱了。事实上它已经完全走上了自身的反动?罢工的解?#65292;连日本资方都被惊得目瞪口?#65292;虽然在地方政府的支持?#65292;轻获全胜但低调处?#65292;连很多业内同行都被蒙在鼓里? 意识形?上的食左不化和社会政策上的极右暴?#65292;其间乖离过大张力太强成了生产、强化形形色色社会矛盾的大磁场?在这种高强度张力的持续作用下机体的疾病自我诊断系统和自愈自我纠错系统难以正常工作哪?再小的毛?#65292;也会朝大的方向发?#65292;?癌变、恶?#65292;导致不治即所谓社会的“刚性?结构? ?工厂现象在中国绝不是个别?#65292;而是相当普遍、越演越烈的社会毒瘤。之?得不到制?#65292;是因为其背后权力勾结、利益粘连的日益严重化和日趋合法化?中国并非没有相关劳动保护的法律?法规我相?#65292;至少从表面上中国无疑应有尽有甚至反过来以此炫?际社?#65292;成为政府头上的金饰?但是?面由于这些法律?法规的内容本?#65292;从立法上就根本缺失保护弱势群体的理念结果就变成了保护资方甚至是资方赖以榨取劳动方的法律依?#65307;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各级政府自身的?企业化?、利益集团化问题使这些法律?法规?徒成为政客?官员口中的莲?#65292;缺乏可操作?也没有法律强制力。譬?#65292;在一些政府背景的企业?#65292;老板自有政府撑腰甚至老板本身就是官员谁拿劳动法规来说?#65311;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相当可怜的劳动者权益保护?条款在执行过?/span<
笔??#65306;此为半年多以前写的旧文?那时新?劳动法?尚未出台。半年后翘盼已久的法律文本终于出?#65292;并于今年1月投入实施?那么这到底是怎样的一部法律呢笔?并非这方面的专家在此不想就其内容做具体评价?但去年下半年新法文本颁布?#65292;到正式实施前华为、沃尔玛等巨型企业不惜支付巨额赔?#65292;买断雇员工龄在工龄?回零”的基础上重新签订劳动合同的事实有目共睹? 可以?#65292;新法虽然在劳动关系上有所调整但未能从法律上阻止工龄?回零”的事实表明被雇佣方的权利仍处于岌岌可危的状况之中? 也许先于《工会法》的修订先出台?劳动法?本身在?辑和法理上就是行不?的?任何国家即使有无懈可击的“良法?也不可能指望资方自主、自愿地去满足劳动方的权?#65292;哪?是合法权利?日本公司每年有?春斗”和“秋斗?都是在?劳动组合?#65288;工会的领导下与资方展?待遇谈判。不达成妥协是要BA工的? 从这个意义上?#65292;中国劳动者的道路还远?。废除了旧?劳动法?只是废除了一部大恶法但并不能说明取?代之的新法便?是非恶法。?十二步说即使新法是非恶法甚至是不折不扣的“良法?那么只凭?法律和劳动监督部门的“监管?而没有以工会为组织的实质性的交涉、斗?#65292;也休想约束血汗工厂的资产者们原晓娟式的悲剧便不会绝迹? 谨以此文悼念原晓娟女?#65292;并反思中国的劳动立法与劳资关系现状? 中国媒体你的名字叫血汗工?—?谨以此文悼念原晓娟女? ?? ? 4?8?#65292;北京媒体人原晓娟女士娟子因积劳成?#65292;罹患癌症?5岁华年告别人?#65292;留下了年?岁的儿子。作为资深编?#65292;晓娟2003年加盟著名的《时尚?集团曾先后任《时尚?系子刊?时尚先生》和《美食与美酒》的编辑主任主持刊物的编务?同时她还以?鼠尾草?的网名开设博客?花花世界?#65288;http:blog.sina.com.cnshuweicao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感性的笔触记录时尚中人眼里的浮华世界?该博客于2006年获“德国之声?举办的全球博客大赛?全球?博客”提?#65292;被评为?中文?博客?#65292;在网络世界里链接如云是不折不扣的时尚名博? 鼠尾?#65292;是生在博主家乡西北高原的?野生植物。其花颜色各?#65292;从大红至绛紫甚至有白色?根入?#65292;含丹参酮对治疗冠心病有奇效?娟子像一朵鲜艳的野花还没有来得及完全绽放便訇然凋谢的惨痛事实不仅折射出转型期中国社会“国家资本主义化”的残酷?而且把大众传?#65292;这个精英云集、光华四射?美轮美奂的巨大机器的暗部以一种不无突?形式暴露在世人的面前。?德国之声”如此评论道“这绝不止是?时尚才女的仙逝故事?鼠尾?#65292;代表?国社会?支生命的?在?速发展的上行社会耗尽生命的火?#65292;在疾病的打击?#65292;粉碎了浮华的幻象…?中国的网络世界中从此少了?迎风摇曳的鼠尾草。? 生于陕西长于青海毕业于人大中文系做过中学教师的娟子是如此珍爱媒体工作。做?时尚媒体?#65292;曾是她念兹在兹的荣光、骄傲?在她留下的唯?部著作?普罗旺斯写真集??#65292;她这样写?#65306;“我在时间的尽头做了?快乐的盗?#65292;但是没有偷走普罗旺斯的一米阳?#65292;却把我的心留在了普罗旺斯明亮、空旷?晴朗?的天空?”这句后来被镌刻在墓碑上的话梦幻般地诠释?娟为之燃烧的职业理想。作为编辑主?#65292;工作量是普?编辑的三倍以?#65292;?厚厚的刊?#65292;三分之一的稿子是她一人编?#65292;还不包括辅导新编辑做稿?为新刊的出版工作到深夜两三点甚至黑白颠?是家常便?#65292;常常是?公睡了一觉醒?#65292;她还在灯下改?子?娟子是完美主义?每每为了?细节不惜推?重来殚精竭虑。就在被查出癌症以后还在病房用电话指导编辑改稿? 世人眼中的时尚媒体人是绕世界飞来飞去用喷气式飞机的酮体丈量城市与城市、国家与国家的距?#65292;下榻超五星级酒店如去?街边的方便店以味蕾感受天下美食?美酒用诗意演绎人生享乐哲学的?“天人?他们以向世人阐释?是美?是品味?格调?才是“人的生活?为天?#65292;香车美女、滨海大道?葡萄美酒、纸醉金迷是他们通行的世界的符号。像?曾进入?时尚》的封面报道和专题策?#65292;被大做特做的绅士名媛们一?#65292;晓娟也以短暂的生?#65292;流星般地划过时尚的天?#65292;留下了一道雪亮的虽嫌仓促却深刻有力的轨迹。法国?瑞士、意大利普罗旺斯、托斯卡纳?西西?#65292;足迹遍布温情之乡以细腻?温婉的笔触描绘了?又一个的人间仙境。但?#65292;在日复一日追星?月的生活?#65292;这位别人眼中优雅的白领丽人?时尚才女过分忽视了自己的健康?受的压力显然超过了极限?后来她在《病床日记?中??#65292;不只?她与老公同时出差把孩子留给保姆超过一?#65307;?从意大利归来甫抵首都机场便打电话让家人取走行?#65292;而她不顾旅?劳顿和时差混?#65292;又匆匆登上了下一班飞?海的飞机…?在这?#65292;活色生香的时尚生活似乎显出了残酷的一面?但更残酷?#65292;还在后面? 2006??#65292;晓娟病?被确诊为胃癌三期。因发现太晚医生说临床治愈率很低只有不到30%。对自己的病?#65292;娟子有清醒的认识在?病床日记》的《自己种下的病因》中她归纳为三点睡眠严重不足、没有善待自己的胃和工作的紧张与压力。但娟子毕竟是乐观的希望自己能成为上天眷顾的?0%。惊魂甫?#65292;娟子很快便投入到与病魔的拉锯战之中?住院实施全胃切除手术她把笔记本电脑带进病?#65292;在博客上写?病床日记?#65292;回应关心她的粉丝和网友?时尚圈的热闹与繁华像雾一样散?#65292;代之以漫长?孤寂、不时伴随着恐惧的住院生活? ?0余篇《病床日记??#65292;娟子?拼死抵抗?神的紧?同时也反思自己的生活包括《时尚??予她的种种浮?#65306;“面对可能相遇的死神我开始重新?考自己的生活方式那些被人羡慕的生活有太多虚妄的假?#65292;让我不能去面对自己心灵的真实…?我要重新?自己的生?#65292;在我的康复之旅上重新完全自我地自由生活?这样的?考如果不是这样的疾病可能我一辈子都无法想通?”?在我?写病床日记的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写完它上帝用这样的方式让我反省我那被人羡慕的生?#65292;那就让我的反省给大家?启发?#65281;”病中的人常常是敏感?#65292;何况病人是一个美丽的时尚女?。娟子病中的文字更加清丽、剔?#65292;有种感官被清水洗涤?过滤后的纯净之美“清晨的脚步终于可以不用匆忙人变得自由?轻灵在水边呼吸清凉的空气阳光洒落在草坪上让生命中的一切忧伤都离我而去?#65281;”至?#65292;娟子依然是乐观的期待相信生命的奇?#65292;博客上充满了美食、美酒与鲜花的图?#65292;在日记中决心“将化疗进行到底”? 击垮娟子?#65292;除了病魔还有病魔以外的东东?前?来势汹汹恶煞凶神后?不期而至披着温柔的面纱?2007??#65292;在被确诊为癌症半年之?#65292;病榻上的原晓娟接到单位??#65292;称鉴于其身体原因《时尚?集团不再与她续签劳动合同。此?#65292;她与《时尚???的合同已?006?1月到?#65292;合同期满?#65292;《时尚?给了?个月的治疗期并?知将相关手术保险关系转走。无法估量此事给晓娟内心造成的伤害?谁都知道在今天的中国重病加失业意味着?。娟子好?#65292;对劝她跟集团老?求情的同事说“我不去求他”?虽然她知道?时尚》的做法有问?#65292;但还是默默接受了事实并开始自谋打算?“你?跟我商量卖房?#65292;我们也不知道你的保险能迁到什么地方?这时你把?改成了?现为自由撰稿?#65292;专栏待价而沽’?就是这样你的博客?#65292;对于《时尚?没有?怨言…??#65307;“她?渴望能重返心爱的工作单位作为单位的一名中?#65292;《时尚?对她这样绝情的做?#65292;让她非常伤心。?娟子死后丈夫项立刚披露说? 接着是春节?屋漏偏遭连夜?#65292;春节?娟子就查出转移?她哭?#65292;哭得很无?#65292;精神被击垮?这一?#65292;她委屈了自己“?…在去住院的前一?#65292;边流泪边给吴总写邮件希望能延长一段保险?”对?#65292;《时尚?似乎网开?“在娟子第二次手术时我们得到通知是可以延长的。这点?时尚》做的并不绝情?”?娟子未离职前领导是来过约两次并且?给了5.5万元现金从没有说明这是什么钱我们?认为是慰问金是很高兴?#65292;对?时尚》是很感谢的后来我算出如果娟子合同不再续?#65292;《时尚?应该支付的补偿就是大?.5万元心中再也高兴不起来?如果说些钱是医疗补助那么对于娟子离职补偿?未给也未见人提?”就这样以表面上“温情脉脉?的形?#65292;晓娟的劳动合同被资方单方面解除? 为了二次手术和接下来的治?#65292;晓娟夫妇不得不卖了一套房子?病?之后接二连三的遭?#65292;让娟子深切地意识?/span<

笔??#65306;此为半年多以前写的旧文?那时新?劳动法?尚未出台。半年后翘盼已久的法律文本终于出?#65292;并于今年1月投入实施?那么这到底是怎样的一部法律呢笔?并非这方面的专家在此不想就其内容做具体评价?但去年下半年新法文本颁布?#65292;到正式实施前华为、沃尔玛等巨型企业不惜支付巨额赔?#65292;买断雇员工龄在工龄?回零”的基础上重新签订劳动合同的事实有目共睹?/P<

可以?#65292;新法虽然在劳动关系上有所调整但未能从法律上阻止工龄?回零”的事实表明被雇佣方的权利仍处于岌岌可危的状况之中?

也许先于《工会法》的修订先出台?劳动法?本身在?辑和法理上就是行不?的?任何国家即使有无懈可击的“良法?也不可能指望资方自主、自愿地去满足劳动方的权?#65292;哪?是合法权利?日本公司每年有?春斗”和“秋斗?都是在?劳动组合?#65288;工会的领导下与资方展?待遇谈判。不达成妥协是要BA工的?/P< ?#65292;被各级企业随意阐?#65292;从操作层面上做?下方调整?#65292;其法律效力大打折扣便可想而知了?举个?单的例子在众多的民企、私企中有谁拿国家三令五?#65292;明令强制缴付的?三险??#65288;养?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真当回事相对来说倒是外商投资企业比较规范因为他们在中国本土没有任何行政资?#65292;害?风险宁愿花钱了事图个方便?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在中国遍地开花的被称为??工厂”的企业经营理念近年来又多了新的践行者?—中国本土传媒?从理论上?#65292;近现代的传媒工业作为向公民社会?民间传播文化新知、先进?想?价?理?的机?#65292;与高等教育制度一?#65292;本来是与上述“理念?格格不入?#65292;甚至视其为公敌?但曾几何?#65292;连大学都已集体转?#65292;成了公开打出“教育产业化”口号的高等教育托拉?#65292;遑论媒体中国之大已放不下?寂寞的报刊杂志?于是?#65292;昔日的?无冕之王”成了身份卑微?新闻民工”?中国第一电视传媒CCTV可以投资50亿美?#65292;在寸土寸金的CBD建设超豪华后现代风格的央视大?#65292;但却不能对其为千夫所指的、把职员分为三六九等的人事用工制度加以改革??2005?#65292;当北京新锐主流的代表性媒体?新京报?发表社评呼吁《重视新闻从业?的社会保障问题?的时?#65292;在新闻界业内曾引起强烈反?#65292;应?如云。但讽刺的是正是这家报纸却是首都媒体圈公认的“新闻民工?第一大户? 原晓娟女士生前曾奉职并为之鞠躬尽瘁的《时尚?集团旗下拥有十数家时尚媒?#65292;在CBD拥有高层智能大厦仅?时尚先生》一家刊物的年广告收入就上亿整个集团的年利润何止千万但媒体的经营?#65292;企业的高?#65292;这些?的?红色资本家??#65292;却冷?对一名为其拼死拼活?熬尽??油的“过劳模”女编辑在罹患不治之症的情况?#65292;终止劳动合同断绝其工资收入的地步 很长时间以来笔?对中国本土的大众传媒特别是那些面向所谓?主流人之”的时尚媒体动辄教人如何品尝葡萄酒?如何用刀叉吃半生的牛扒?如何赏玩老爷车?如何挑?高尔夫球具?如何品巴拿马雪茄等内容充满了本能的厌?#65292;我觉得天底下再没比这更伪贵族、假主流、沐猴?冠?自我感觉良好和装逼犯的事了?我们的媒?#65292;在作为?社会公器”传布公民社会价值理性的天赋功能被去势之?#65292;?大胆诉诸感官利用表面上的经济繁荣刻意营??全民娱乐、娱乐至上的“和谐?氛围其深层动机无非是商业选择即上文所述的“生存主义?而已。但经过重重的商业包?#65292;浮华“时尚?的魅力是如此巨大不仅“世界是平的”一代新人类乐于为其蛊惑不懈地为其大掏腰?#65292;从某种意义上?#65292;连原晓娟这样娱乐内容的始作俑者也被这种异彩纷呈?令人致幻的?时尚生活”给洗了脑?就在她刚做完胃切除手术不?#65292;被集团?知终止劳动合同的时?她还在自己的博客中如此写?#65306;“时尚给了我今天的气?#65292;是美食和葡萄酒给了我现在的世?#65292;我所积累的一切却不能再回报集团?”至?#65292;“时尚?已然超越了单纯的生活方式成了拥有某种霸权的意识形态化符号? 在笔者看?#65292;无论是这种浮华迷幻的“时尚?表象还是千百万其被它洗脑在它?示的被称为?时尚”的生活方式下长大成人?自主“去政治化?的一代商业精?#65292;就其精神实质而言恰恰是反时尚的?反时尚的“时尚??正成为包括?时尚》在内的病?的中国时尚的?消费群? ? 原晓娟死?#65292;其夫项立刚痛定??#65292;感到娟子“不过是《时尚?的一个工具?决心拿起法律的武?#65292;向?时尚》讨?说法。对?#65292;《时尚?方面发表了?时尚传媒集团针对“原晓娟事件”致媒体的公??#65292;澄清情况以正视听不知?原因这封信在网络上短暂出现之?#65292;神秘消失只能查到部分摘抄。但字里行间却玩弄外交辞?#65292;在推卸责任的同时明显诱导舆论影射诉讼的背后有?“除了悲痛之外更深层次的原因?#65292;继续向亡者及其家属泼秽水。如此作?#65292;不仅不?时尚?#65292;?是有失厚道?体面了? 公平地看《时尚?对原晓娟的处?#65292;过于寡情但却未必“违法?。所?#65292;对诉讼的前?笔?基本不抱乐观希望。但?#65292;法有良法与恶法之?#65292;良法的出台以恶法的被唾弃为前提?从这个意义上?#65292;尽管笔?深知在中国目前的法律框架?#65292;此案胜算渺茫但仍然要举双手赞成原的丈夫项先生对?时尚》的诉讼。也?#65292;诉讼的意义就在于让财大气粗的《时尚?说出其?合法性??#65292;从?让这种吃人的“合法?”彻底地暴露在阳光下? 非如?#65292;转型期中国媒体??工厂”的黑暗现实之冰山一?#65292;便无法浮出水?#65292;原晓娟式的悲剧便没有终结的一天? 2007??0?于北京家?

从这个意义上?#65292;中国劳动者的道路还远?。废除了旧?劳动法?只是废除了一部大恶法但并不能说明取?代之的新法便?是非恶法。?十二步说即使新法是非恶法甚至是不折不扣的“良法?那么只凭?法律和劳动监督部门的“监管?而没有以工会为组织的实质性的交涉、斗?#65292;也休想约束血汗工厂的资产者们原晓娟式的悲剧便不会绝迹?/P<

谨以此文悼念原晓娟女?#65292;并反思中国的劳动立法与劳资关系现状?

 

中国媒体你的名字叫血汗工?/B<

—?谨以此文悼念原晓娟女?/B<

 

?nbsp; ?/P<

 

?/P< ?#65292;被各级企业随意阐?#65292;从操作层面上做?下方调整?#65292;其法律效力大打折扣便可想而知了?举个?单的例子在众多的民企、私企中有谁拿国家三令五?#65292;明令强制缴付的?三险??#65288;养?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真当回事相对来说倒是外商投资企业比较规范因为他们在中国本土没有任何行政资?#65292;害?风险宁愿花钱了事图个方便?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在中国遍地开花的被称为??工厂”的企业经营理念近年来又多了新的践行者?—中国本土传媒?从理论上?#65292;近现代的传媒工业作为向公民社会?民间传播文化新知、先进?想?价?理?的机?#65292;与高等教育制度一?#65292;本来是与上述“理念?格格不入?#65292;甚至视其为公敌?但曾几何?#65292;连大学都已集体转?#65292;成了公开打出“教育产业化”口号的高等教育托拉?#65292;遑论媒体中国之大已放不下?寂寞的报刊杂志?于是?#65292;昔日的?无冕之王”成了身份卑微?新闻民工”?中国第一电视传媒CCTV可以投资50亿美?#65292;在寸土寸金的CBD建设超豪华后现代风格的央视大?#65292;但却不能对其为千夫所指的、把职员分为三六九等的人事用工制度加以改革??2005?#65292;当北京新锐主流的代表性媒体?新京报?发表社评呼吁《重视新闻从业?的社会保障问题?的时?#65292;在新闻界业内曾引起强烈反?#65292;应?如云。但讽刺的是正是这家报纸却是首都媒体圈公认的“新闻民工?第一大户? 原晓娟女士生前曾奉职并为之鞠躬尽瘁的《时尚?集团旗下拥有十数家时尚媒?#65292;在CBD拥有高层智能大厦仅?时尚先生》一家刊物的年广告收入就上亿整个集团的年利润何止千万但媒体的经营?#65292;企业的高?#65292;这些?的?红色资本家??#65292;却冷?对一名为其拼死拼活?熬尽??油的“过劳模”女编辑在罹患不治之症的情况?#65292;终止劳动合同断绝其工资收入的地步 很长时间以来笔?对中国本土的大众传媒特别是那些面向所谓?主流人之”的时尚媒体动辄教人如何品尝葡萄酒?如何用刀叉吃半生的牛扒?如何赏玩老爷车?如何挑?高尔夫球具?如何品巴拿马雪茄等内容充满了本能的厌?#65292;我觉得天底下再没比这更伪贵族、假主流、沐猴?冠?自我感觉良好和装逼犯的事了?我们的媒?#65292;在作为?社会公器”传布公民社会价值理性的天赋功能被去势之?#65292;?大胆诉诸感官利用表面上的经济繁荣刻意营??全民娱乐、娱乐至上的“和谐?氛围其深层动机无非是商业选择即上文所述的“生存主义?而已。但经过重重的商业包?#65292;浮华“时尚?的魅力是如此巨大不仅“世界是平的”一代新人类乐于为其蛊惑不懈地为其大掏腰?#65292;从某种意义上?#65292;连原晓娟这样娱乐内容的始作俑者也被这种异彩纷呈?令人致幻的?时尚生活”给洗了脑?就在她刚做完胃切除手术不?#65292;被集团?知终止劳动合同的时?她还在自己的博客中如此写?#65306;“时尚给了我今天的气?#65292;是美食和葡萄酒给了我现在的世?#65292;我所积累的一切却不能再回报集团?”至?#65292;“时尚?已然超越了单纯的生活方式成了拥有某种霸权的意识形态化符号? 在笔者看?#65292;无论是这种浮华迷幻的“时尚?表象还是千百万其被它洗脑在它?示的被称为?时尚”的生活方式下长大成人?自主“去政治化?的一代商业精?#65292;就其精神实质而言恰恰是反时尚的?反时尚的“时尚??正成为包括?时尚》在内的病?的中国时尚的?消费群? ? 原晓娟死?#65292;其夫项立刚痛定??#65292;感到娟子“不过是《时尚?的一个工具?决心拿起法律的武?#65292;向?时尚》讨?说法。对?#65292;《时尚?方面发表了?时尚传媒集团针对“原晓娟事件”致媒体的公??#65292;澄清情况以正视听不知?原因这封信在网络上短暂出现之?#65292;神秘消失只能查到部分摘抄。但字里行间却玩弄外交辞?#65292;在推卸责任的同时明显诱导舆论影射诉讼的背后有?“除了悲痛之外更深层次的原因?#65292;继续向亡者及其家属泼秽水。如此作?#65292;不仅不?时尚?#65292;?是有失厚道?体面了? 公平地看《时尚?对原晓娟的处?#65292;过于寡情但却未必“违法?。所?#65292;对诉讼的前?笔?基本不抱乐观希望。但?#65292;法有良法与恶法之?#65292;良法的出台以恶法的被唾弃为前提?从这个意义上?#65292;尽管笔?深知在中国目前的法律框架?#65292;此案胜算渺茫但仍然要举双手赞成原的丈夫项先生对?时尚》的诉讼。也?#65292;诉讼的意义就在于让财大气粗的《时尚?说出其?合法性??#65292;从?让这种吃人的“合法?”彻底地暴露在阳光下? 非如?#65292;转型期中国媒体??工厂”的黑暗现实之冰山一?#65292;便无法浮出水?#65292;原晓娟式的悲剧便没有终结的一天? 2007??0?于北京家?

4?8?#65292;北京媒体人原晓娟女士娟子因积劳成?#65292;罹患癌症?5岁华年告别人?#65292;留下了年?岁的儿子。作为资深编?#65292;晓娟2003年加盟著名的《时尚?集团曾先后任《时尚?系子刊?时尚先生》和《美食与美酒》的编辑主任主持刊物的编务?同时她还以?鼠尾草?的网名开设博客?花花世界?#65288;http://blog.sina.com.cn/shuweicao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感性的笔触记录时尚中人眼里的浮华世界?该博客于2006年获“德国之声?举办的全球博客大赛?全球?博客”提?#65292;被评为?中文?博客?#65292;在网络世界里链接如云是不折不扣的时尚名博?/P<

 

“穷人和富人间的差距不过就是?病?? 3??#65292;娟子写下了最后一篇?病床日记?#65288;《肿瘤呼叫转移?这成了她留给这个世界的绝?#65306; “我的忧伤也罢?疼痛也罢、紧张也罢?恐惧也罢在结束化疗后的一个月呼叫而来当一切疑虑确诊为癌细胞已经在我身上转移的时?我反而变得冷静没有眼泪了。就像是明明已经看到了河边的柳树发出了春天的新芽突然间大雪又要把我们带回比这个冬天任何时候都要寒冷的日子但是天是那么湛蓝冰冷的阳光只有隔?璃才有暖意?? “我的命运还在风雨中飘摇上天不知道要给我怎样的痛才肯给我?生机此刻我的美食、美酒?花花世界都变得轻得要飘起?#65292;我宁可这些东西都不曾属于过我。路边的残雪还未化尽这个冬天?的两天的寒风吹得我有些木?#65292;看着楼下草地上儿子昨天堆的小丑雪?#65292;我对自己?#65306;这一次坚强是我唯?选择? 如此感?、痛彻心腑的文字让人不忍卒读。短短半年的时间在这个年轻女人的身上发生多少?#65292;每一桩都强化?与过去时尚生活的反差胃癌、手术?失业、癌转移、二次手术?…一个女?#65292;?#65292;?人要多强大才能扛过这? 晓娟终于没能扛过??8?#65292;她走?#65292;永远离开了她挚爱的时尚生活? ? 晓娟之死是一个媒体事?#65292;揭开了经济高增长期光鲜靓丽的都市时尚生活中鲜为人知的残酷?。这不仅是作为媒体的《时尚?的问?#65292;也不是作为都市商业文化的时尚的问?#65292;问题的关?#65292;在于它暴露了转型期中国传媒事业的腐烂? 山西学?谢泳在?中国现代新闻传统—?文人论政》中?#65306;“九十年代以?#65292;我有?感觉就是报人的社会地位在下降虽然我们还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民间报?#65292;但就是在官方的报业机构里报人在社会上的形象也不如以往这是中国舆论的悲??在九十年代以来的官方报业?#65292;极少出现有较高社会声望的名记者和名报?#65292;这一点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情况很不相同。?成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65292;中国还没有出现大批产生名记?和名报人的社会条?#65292;现在甚至连?报人’这个词也消失了…?? 照笔者的观察比谢泳还不济不要说什么报?#65292;整个的本土新闻业已经不复是维系新闻人“光荣与梦想”的母体新闻记?早已不是?荣光的职业?曾几何时凭一张记者证便能免费搭乘长?卧铺的?无冕之王”时?#65292;?不返了?不仅不荣?#65292;而且意味?困?无保?#65292;甚至危险。文字狱、坐牢不在话?#65292;弄不好会丢?命??“三防?防火、防盗?防记?#65289;怕不只是某个地区的潜规则而是当下中国颇有代表性的官场思维。应该说落到这步田地其背后既有社会进步的?也能看到新闻业集体自甘堕落的轨迹? 大体说来改革?以降除了诸如“三报一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和?求是》杂?#65289;等靠国家财政养活的机关报绝大多数商业运作的媒?#65292;都面临三种尴?#65306;其一无论你有再高远?纯粹的新闻理?#65292;面对党要打?、强化的主流意识形?从马列主义?毛??#65292;到邓理论、三个代?#65292;从GDP主义到中国崛?#65289;你就是?喉舌?#65307;其二通过传媒的发行?广告活动在经济上立足之后当你要向政府依法纳税的时?#65292;你就是?企业?#65307;其三作为媒体即使做纯企业活动至少?分分子?难完全蜕掉所谓的“新闻理想?面对底层国民总试图端起?启蒙”的架子强努?“社会公器?状?这本来没?而且是题中应有之?#65292;但无奈经过经济转?#65292;在?党管媒体”的屋檐?#65292;其作为?公器”的功能已极其有?#65292;且无?受制于上述之??二? 在这种情况下“生存主义?不仅成为合法的??#65292;而且几乎是唯?选择安全第一先活下来“公器?再说能做多少做多少?或?对有的媒体来?#65292;“公器?云云基本上是类似“搂草打兔子”似的行?#65306;主观上办企业客观上向国民传布真理启蒙教化。如果歪打正?#65292;获得几声?“社会公器?的喝?#65292;那是额外收益何乐不为。在残酷的现实下这确实是无可指摘的道路?否则都像?1世纪环球报道》那样灿然绽放?訇然坠落的话岂不更糟?#65292;于国于民更窝?#65311; 理论上是不错?#65292;但产生了?问题那就是这种?择最终会带来媒体企业?#65292;而?择的动力不是别的恰恰来自媒体人?知识分子心?中的怠惰和犬儒情?#65288;毕竟在?自由经济”的沃土做企业要比做“公器?容易得多。企业化本身并不是问?#65292;恰恰相反跟西方国家相?#65292;中国本土的媒体规模过?#65292;体质过弱难以成为现代意义上真正的传媒极大妨碍了公民社会的形成、坐大?但是媒体毕竟是媒?#65292;从组织结构上可以企业?#65292;但?公器”如果不能成其不变的本质内核的话?完全企业化的媒体比一个只追求利益?化的法人企业还要可?? 从这个意义上?#65292;此次“原晓娟事件”中的?时尚》传媒集?#65292;就是这种高风险?媒体”?《时尚先生?、?时尚伊人》?《时尚旅游?、?时尚健康》?《男人装》?《座驾?、?美食与美酒?…?只需看一下这些?时尚》系媒体舰队的刊?#65292;便知道其?扬?传播的是怎样的时尚生活和生活理念了? 在一个提倡??分人先富起来”?“发展即是硬道理”的社会时尚是一部分人的时尚?分人?并高度依存包括?时尚》在内的商业包装本无可厚?#65292;?“让?分人先时尚起来?。但?#65292;作为传播、弘扬这种?中产”价值的媒体理念本身如果在本质上不是“时尚?精神的代名词的话至少不应该相去太远?否则“时尚?便过于惨白?虚脱难以沉淀成当下流行文化的精粹来支撑一代都市商业精英的精神品质? 国际接轨的高品质印刷、如假包换的巨星偶像封面、数以十万计的定制发行?源源不断的广告收?#65292;这些现代传媒工业生产方式下的商业运作如果其结果只是养肥了几个年薪数十万?上百万的老?、董?#65292;而其内容生产者的编辑、记者却连维护一纸劳动合同?抵御?疾病的经济能力都不具备的?#65292;笔?只能?#65306;这是不是大众传媒是大众传媒的羞?这不是媒?#65292;而是内容产业生产?#65292;是内容产业劳动?的??工厂”? ? “血汗工厂?作为?“每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东西?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原罪?在奉行自由竞争资本主义的西方国家早已绝迹却在“初级阶段?的中国得以返祖?滋生且越做越?#65292;连被称为“社会公器?的公共媒体都成了其效颦?。正是从这个意义?#65292;笔?曾在他文中指?#65306;“在?我们从意识形态上诟病资本主义的领?#65292;当今的世界已没有比中国更加?资本主义’化的国度?? 西方政治学?对中国社会形态的描述是?后极权社会?北京学?余世存称“次法西斯主义?无论定义如何今天的中共政权已彻头彻尾地转型为如假包换的右翼政府?具体表现在压制工会活?#65292;为工会?业主委员会等群众自治组织的成立设定过高的法律门槛从立法上加以阻挠在劳动方与资方发生矛盾时它站在资方立场上在外商投资企业中当中国职员与外方发生矛盾?#65292;它则与外方同穿一条裤?#65306;2005??#65292;大连佳能公司因劳资纠纷发动罢?#65292;谈判的结?#65292;在日方都已经妥协同意改善待遇的情况下大连市政府副市长出面宣布大连佳能的罢工为“非法?“工资保持不变?并威胁罢工组织?立即复工否则逮捕。如此动辄对劳动方张?盆大?#65292;对资方则摇头摆尾的政?#65292;你还拿传统的“工农联盟?说事就太不靠谱了。事实上它已经完全走上了自身的反动?罢工的解?#65292;连日本资方都被惊得目瞪口?#65292;虽然在地方政府的支持?#65292;轻获全胜但低调处?#65292;连很多业内同行都被蒙在鼓里? 意识形?上的食左不化和社会政策上的极右暴?#65292;其间乖离过大张力太强成了生产、强化形形色色社会矛盾的大磁场?在这种高强度张力的持续作用下机体的疾病自我诊断系统和自愈自我纠错系统难以正常工作哪?再小的毛?#65292;也会朝大的方向发?#65292;?癌变、恶?#65292;导致不治即所谓社会的“刚性?结构? ?工厂现象在中国绝不是个别?#65292;而是相当普遍、越演越烈的社会毒瘤。之?得不到制?#65292;是因为其背后权力勾结、利益粘连的日益严重化和日趋合法化?中国并非没有相关劳动保护的法律?法规我相?#65292;至少从表面上中国无疑应有尽有甚至反过来以此炫?际社?#65292;成为政府头上的金饰?但是?面由于这些法律?法规的内容本?#65292;从立法上就根本缺失保护弱势群体的理念结果就变成了保护资方甚至是资方赖以榨取劳动方的法律依?#65307;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各级政府自身的?企业化?、利益集团化问题使这些法律?法规?徒成为政客?官员口中的莲?#65292;缺乏可操作?也没有法律强制力。譬?#65292;在一些政府背景的企业?#65292;老板自有政府撑腰甚至老板本身就是官员谁拿劳动法规来说?#65311;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相当可怜的劳动者权益保护?条款在执行过?/span<

鼠尾?#65292;是生在博主家乡西北高原的?野生植物。其花颜色各?#65292;从大红至绛紫甚至有白色?根入?#65292;含丹参酮对治疗冠心病有奇效?娟子像一朵鲜艳的野花还没有来得及完全绽放便訇然凋谢的惨痛事实不仅折射出转型期中国社会“国家资本主义化”的残酷?而且把大众传?#65292;这个精英云集、光华四射?美轮美奂的巨大机器的暗部以一种不无突?形式暴露在世人的面前。?德国之声”如此评论道“这绝不止是?时尚才女的仙逝故事?鼠尾?#65292;代表?国社会?支生命的?在?速发展的上行社会耗尽生命的火?#65292;在疾病的打击?#65292;粉碎了浮华的幻象…?中国的网络世界中从此少了?迎风摇曳的鼠尾草。?

 

生于陕西长于青海毕业于人大中文系做过中学教师的娟子是如此珍爱媒体工作。做?时尚媒体?#65292;曾是她念兹在兹的荣光、骄傲?在她留下的唯?部著作?普罗旺斯写真集??#65292;她这样写?#65306;“我在时间的尽头做了?快乐的盗?#65292;但是没有偷走普罗旺斯的一米阳?#65292;却把我的心留在了普罗旺斯明亮、空旷?晴朗?的天空?”这句后来被镌刻在墓碑上的话梦幻般地诠释?娟为之燃烧的职业理想。作为编辑主?#65292;工作量是普?编辑的三倍以?#65292;?厚厚的刊?#65292;三分之一的稿子是她一人编?#65292;还不包括辅导新编辑做稿?为新刊的出版工作到深夜两三点甚至黑白颠?是家常便?#65292;常常是?公睡了一觉醒?#65292;她还在灯下改?子?娟子是完美主义?每每为了?细节不惜推?重来殚精竭虑。就在被查出癌症以后还在病房用电话指导编辑改稿?

 

世人眼中的时尚媒体人是绕世界飞来飞去用喷气式飞机的酮体丈量城市与城市、国家与国家的距?#65292;下榻超五星级酒店如去?街边的方便店以味蕾感受天下美食?美酒用诗意演绎人生享乐哲学的?“天人?他们以向世人阐释?是美?是品味?格调?才是“人的生活?为天?#65292;香车美女、滨海大道?葡萄美酒、纸醉金迷是他们通行的世界的符号。像?曾进入?时尚》的封面报道和专题策?#65292;被大做特做的绅士名媛们一?#65292;晓娟也以短暂的生?#65292;流星般地划过时尚的天?#65292;留下了一道雪亮的虽嫌仓促却深刻有力的轨迹。法国?瑞士、意大利普罗旺斯、托斯卡纳?西西?#65292;足迹遍布温情之乡以细腻?温婉的笔触描绘了?又一个的人间仙境。但?#65292;在日复一日追星?月的生活?#65292;这位别人眼中优雅的白领丽人?时尚才女过分忽视了自己的健康?受的压力显然超过了极限?后来她在《病床日记?中??#65292;不只?她与老公同时出差把孩子留给保姆超过一?#65307;?从意大利归来甫抵首都机场便打电话让家人取走行?#65292;而她不顾旅?劳顿和时差混?#65292;又匆匆登上了下一班飞?海的飞机…?在这?#65292;活色生香的时尚生活似乎显出了残酷的一面?但更残酷?#65292;还在后面?/P<

 

笔??#65306;此为半年多以前写的旧文?那时新?劳动法?尚未出台。半年后翘盼已久的法律文本终于出?#65292;并于今年1月投入实施?那么这到底是怎样的一部法律呢笔?并非这方面的专家在此不想就其内容做具体评价?但去年下半年新法文本颁布?#65292;到正式实施前华为、沃尔玛等巨型企业不惜支付巨额赔?#65292;买断雇员工龄在工龄?回零”的基础上重新签订劳动合同的事实有目共睹? 可以?#65292;新法虽然在劳动关系上有所调整但未能从法律上阻止工龄?回零”的事实表明被雇佣方的权利仍处于岌岌可危的状况之中? 也许先于《工会法》的修订先出台?劳动法?本身在?辑和法理上就是行不?的?任何国家即使有无懈可击的“良法?也不可能指望资方自主、自愿地去满足劳动方的权?#65292;哪?是合法权利?日本公司每年有?春斗”和“秋斗?都是在?劳动组合?#65288;工会的领导下与资方展?待遇谈判。不达成妥协是要BA工的? 从这个意义上?#65292;中国劳动者的道路还远?。废除了旧?劳动法?只是废除了一部大恶法但并不能说明取?代之的新法便?是非恶法。?十二步说即使新法是非恶法甚至是不折不扣的“良法?那么只凭?法律和劳动监督部门的“监管?而没有以工会为组织的实质性的交涉、斗?#65292;也休想约束血汗工厂的资产者们原晓娟式的悲剧便不会绝迹? 谨以此文悼念原晓娟女?#65292;并反思中国的劳动立法与劳资关系现状? 中国媒体你的名字叫血汗工?—?谨以此文悼念原晓娟女? ?? ? 4?8?#65292;北京媒体人原晓娟女士娟子因积劳成?#65292;罹患癌症?5岁华年告别人?#65292;留下了年?岁的儿子。作为资深编?#65292;晓娟2003年加盟著名的《时尚?集团曾先后任《时尚?系子刊?时尚先生》和《美食与美酒》的编辑主任主持刊物的编务?同时她还以?鼠尾草?的网名开设博客?花花世界?#65288;http:blog.sina.com.cnshuweicao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感性的笔触记录时尚中人眼里的浮华世界?该博客于2006年获“德国之声?举办的全球博客大赛?全球?博客”提?#65292;被评为?中文?博客?#65292;在网络世界里链接如云是不折不扣的时尚名博? 鼠尾?#65292;是生在博主家乡西北高原的?野生植物。其花颜色各?#65292;从大红至绛紫甚至有白色?根入?#65292;含丹参酮对治疗冠心病有奇效?娟子像一朵鲜艳的野花还没有来得及完全绽放便訇然凋谢的惨痛事实不仅折射出转型期中国社会“国家资本主义化”的残酷?而且把大众传?#65292;这个精英云集、光华四射?美轮美奂的巨大机器的暗部以一种不无突?形式暴露在世人的面前。?德国之声”如此评论道“这绝不止是?时尚才女的仙逝故事?鼠尾?#65292;代表?国社会?支生命的?在?速发展的上行社会耗尽生命的火?#65292;在疾病的打击?#65292;粉碎了浮华的幻象…?中国的网络世界中从此少了?迎风摇曳的鼠尾草。? 生于陕西长于青海毕业于人大中文系做过中学教师的娟子是如此珍爱媒体工作。做?时尚媒体?#65292;曾是她念兹在兹的荣光、骄傲?在她留下的唯?部著作?普罗旺斯写真集??#65292;她这样写?#65306;“我在时间的尽头做了?快乐的盗?#65292;但是没有偷走普罗旺斯的一米阳?#65292;却把我的心留在了普罗旺斯明亮、空旷?晴朗?的天空?”这句后来被镌刻在墓碑上的话梦幻般地诠释?娟为之燃烧的职业理想。作为编辑主?#65292;工作量是普?编辑的三倍以?#65292;?厚厚的刊?#65292;三分之一的稿子是她一人编?#65292;还不包括辅导新编辑做稿?为新刊的出版工作到深夜两三点甚至黑白颠?是家常便?#65292;常常是?公睡了一觉醒?#65292;她还在灯下改?子?娟子是完美主义?每每为了?细节不惜推?重来殚精竭虑。就在被查出癌症以后还在病房用电话指导编辑改稿? 世人眼中的时尚媒体人是绕世界飞来飞去用喷气式飞机的酮体丈量城市与城市、国家与国家的距?#65292;下榻超五星级酒店如去?街边的方便店以味蕾感受天下美食?美酒用诗意演绎人生享乐哲学的?“天人?他们以向世人阐释?是美?是品味?格调?才是“人的生活?为天?#65292;香车美女、滨海大道?葡萄美酒、纸醉金迷是他们通行的世界的符号。像?曾进入?时尚》的封面报道和专题策?#65292;被大做特做的绅士名媛们一?#65292;晓娟也以短暂的生?#65292;流星般地划过时尚的天?#65292;留下了一道雪亮的虽嫌仓促却深刻有力的轨迹。法国?瑞士、意大利普罗旺斯、托斯卡纳?西西?#65292;足迹遍布温情之乡以细腻?温婉的笔触描绘了?又一个的人间仙境。但?#65292;在日复一日追星?月的生活?#65292;这位别人眼中优雅的白领丽人?时尚才女过分忽视了自己的健康?受的压力显然超过了极限?后来她在《病床日记?中??#65292;不只?她与老公同时出差把孩子留给保姆超过一?#65307;?从意大利归来甫抵首都机场便打电话让家人取走行?#65292;而她不顾旅?劳顿和时差混?#65292;又匆匆登上了下一班飞?海的飞机…?在这?#65292;活色生香的时尚生活似乎显出了残酷的一面?但更残酷?#65292;还在后面? 2006??#65292;晓娟病?被确诊为胃癌三期。因发现太晚医生说临床治愈率很低只有不到30%。对自己的病?#65292;娟子有清醒的认识在?病床日记》的《自己种下的病因》中她归纳为三点睡眠严重不足、没有善待自己的胃和工作的紧张与压力。但娟子毕竟是乐观的希望自己能成为上天眷顾的?0%。惊魂甫?#65292;娟子很快便投入到与病魔的拉锯战之中?住院实施全胃切除手术她把笔记本电脑带进病?#65292;在博客上写?病床日记?#65292;回应关心她的粉丝和网友?时尚圈的热闹与繁华像雾一样散?#65292;代之以漫长?孤寂、不时伴随着恐惧的住院生活? ?0余篇《病床日记??#65292;娟子?拼死抵抗?神的紧?同时也反思自己的生活包括《时尚??予她的种种浮?#65306;“面对可能相遇的死神我开始重新?考自己的生活方式那些被人羡慕的生活有太多虚妄的假?#65292;让我不能去面对自己心灵的真实…?我要重新?自己的生?#65292;在我的康复之旅上重新完全自我地自由生活?这样的?考如果不是这样的疾病可能我一辈子都无法想通?”?在我?写病床日记的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写完它上帝用这样的方式让我反省我那被人羡慕的生?#65292;那就让我的反省给大家?启发?#65281;”病中的人常常是敏感?#65292;何况病人是一个美丽的时尚女?。娟子病中的文字更加清丽、剔?#65292;有种感官被清水洗涤?过滤后的纯净之美“清晨的脚步终于可以不用匆忙人变得自由?轻灵在水边呼吸清凉的空气阳光洒落在草坪上让生命中的一切忧伤都离我而去?#65281;”至?#65292;娟子依然是乐观的期待相信生命的奇?#65292;博客上充满了美食、美酒与鲜花的图?#65292;在日记中决心“将化疗进行到底”? 击垮娟子?#65292;除了病魔还有病魔以外的东东?前?来势汹汹恶煞凶神后?不期而至披着温柔的面纱?2007??#65292;在被确诊为癌症半年之?#65292;病榻上的原晓娟接到单位??#65292;称鉴于其身体原因《时尚?集团不再与她续签劳动合同。此?#65292;她与《时尚???的合同已?006?1月到?#65292;合同期满?#65292;《时尚?给了?个月的治疗期并?知将相关手术保险关系转走。无法估量此事给晓娟内心造成的伤害?谁都知道在今天的中国重病加失业意味着?。娟子好?#65292;对劝她跟集团老?求情的同事说“我不去求他”?虽然她知道?时尚》的做法有问?#65292;但还是默默接受了事实并开始自谋打算?“你?跟我商量卖房?#65292;我们也不知道你的保险能迁到什么地方?这时你把?改成了?现为自由撰稿?#65292;专栏待价而沽’?就是这样你的博客?#65292;对于《时尚?没有?怨言…??#65307;“她?渴望能重返心爱的工作单位作为单位的一名中?#65292;《时尚?对她这样绝情的做?#65292;让她非常伤心。?娟子死后丈夫项立刚披露说? 接着是春节?屋漏偏遭连夜?#65292;春节?娟子就查出转移?她哭?#65292;哭得很无?#65292;精神被击垮?这一?#65292;她委屈了自己“?…在去住院的前一?#65292;边流泪边给吴总写邮件希望能延长一段保险?”对?#65292;《时尚?似乎网开?“在娟子第二次手术时我们得到通知是可以延长的。这点?时尚》做的并不绝情?”?娟子未离职前领导是来过约两次并且?给了5.5万元现金从没有说明这是什么钱我们?认为是慰问金是很高兴?#65292;对?时尚》是很感谢的后来我算出如果娟子合同不再续?#65292;《时尚?应该支付的补偿就是大?.5万元心中再也高兴不起来?如果说些钱是医疗补助那么对于娟子离职补偿?未给也未见人提?”就这样以表面上“温情脉脉?的形?#65292;晓娟的劳动合同被资方单方面解除? 为了二次手术和接下来的治?#65292;晓娟夫妇不得不卖了一套房子?病?之后接二连三的遭?#65292;让娟子深切地意识?/span<

2006??#65292;晓娟病?被确诊为胃癌三期。因发现太晚医生说临床治愈率很低只有不到30%。对自己的病?#65292;娟子有清醒的认识在?病床日记》的《自己种下的病因》中她归纳为三点睡眠严重不足、没有善待自己的胃和工作的紧张与压力。但娟子毕竟是乐观的希望自己能成为上天眷顾的?0%。惊魂甫?#65292;娟子很快便投入到与病魔的拉锯战之中?住院实施全胃切除手术她把笔记本电脑带进病?#65292;在博客上写?病床日记?#65292;回应关心她的粉丝和网友?时尚圈的热闹与繁华像雾一样散?#65292;代之以漫长?孤寂、不时伴随着恐惧的住院生活?

 

?0余篇《病床日记??#65292;娟子?拼死抵抗?神的紧?同时也反思自己的生活包括《时尚??予她的种种浮?#65306;“面对可能相遇的死神我开始重新?考自己的生活方式那些被人羡慕的生活有太多虚妄的假?#65292;让我不能去面对自己心灵的真实…?我要重新?自己的生?#65292;在我的康复之旅上重新完全自我地自由生活?这样的?考如果不是这样的疾病可能我一辈子都无法想通?”?在我?写病床日记的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写完它上帝用这样的方式让我反省我那被人羡慕的生?#65292;那就让我的反省给大家?启发?#65281;”病中的人常常是敏感?#65292;何况病人是一个美丽的时尚女?。娟子病中的文字更加清丽、剔?#65292;有种感官被清水洗涤?过滤后的纯净之美“清晨的脚步终于可以不用匆忙人变得自由?轻灵在水边呼吸清凉的空气阳光洒落在草坪上让生命中的一切忧伤都离我而去?#65281;”至?#65292;娟子依然是乐观的期待相信生命的奇?#65292;博客上充满了美食、美酒与鲜花的图?#65292;在日记中决心“将化疗进行到底”?

“穷人和富人间的差距不过就是?病?? 3??#65292;娟子写下了最后一篇?病床日记?#65288;《肿瘤呼叫转移?这成了她留给这个世界的绝?#65306; “我的忧伤也罢?疼痛也罢、紧张也罢?恐惧也罢在结束化疗后的一个月呼叫而来当一切疑虑确诊为癌细胞已经在我身上转移的时?我反而变得冷静没有眼泪了。就像是明明已经看到了河边的柳树发出了春天的新芽突然间大雪又要把我们带回比这个冬天任何时候都要寒冷的日子但是天是那么湛蓝冰冷的阳光只有隔?璃才有暖意?? “我的命运还在风雨中飘摇上天不知道要给我怎样的痛才肯给我?生机此刻我的美食、美酒?花花世界都变得轻得要飘起?#65292;我宁可这些东西都不曾属于过我。路边的残雪还未化尽这个冬天?的两天的寒风吹得我有些木?#65292;看着楼下草地上儿子昨天堆的小丑雪?#65292;我对自己?#65306;这一次坚强是我唯?选择? 如此感?、痛彻心腑的文字让人不忍卒读。短短半年的时间在这个年轻女人的身上发生多少?#65292;每一桩都强化?与过去时尚生活的反差胃癌、手术?失业、癌转移、二次手术?…一个女?#65292;?#65292;?人要多强大才能扛过这? 晓娟终于没能扛过??8?#65292;她走?#65292;永远离开了她挚爱的时尚生活? ? 晓娟之死是一个媒体事?#65292;揭开了经济高增长期光鲜靓丽的都市时尚生活中鲜为人知的残酷?。这不仅是作为媒体的《时尚?的问?#65292;也不是作为都市商业文化的时尚的问?#65292;问题的关?#65292;在于它暴露了转型期中国传媒事业的腐烂? 山西学?谢泳在?中国现代新闻传统—?文人论政》中?#65306;“九十年代以?#65292;我有?感觉就是报人的社会地位在下降虽然我们还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民间报?#65292;但就是在官方的报业机构里报人在社会上的形象也不如以往这是中国舆论的悲??在九十年代以来的官方报业?#65292;极少出现有较高社会声望的名记者和名报?#65292;这一点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情况很不相同。?成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65292;中国还没有出现大批产生名记?和名报人的社会条?#65292;现在甚至连?报人’这个词也消失了…?? 照笔者的观察比谢泳还不济不要说什么报?#65292;整个的本土新闻业已经不复是维系新闻人“光荣与梦想”的母体新闻记?早已不是?荣光的职业?曾几何时凭一张记者证便能免费搭乘长?卧铺的?无冕之王”时?#65292;?不返了?不仅不荣?#65292;而且意味?困?无保?#65292;甚至危险。文字狱、坐牢不在话?#65292;弄不好会丢?命??“三防?防火、防盗?防记?#65289;怕不只是某个地区的潜规则而是当下中国颇有代表性的官场思维。应该说落到这步田地其背后既有社会进步的?也能看到新闻业集体自甘堕落的轨迹? 大体说来改革?以降除了诸如“三报一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和?求是》杂?#65289;等靠国家财政养活的机关报绝大多数商业运作的媒?#65292;都面临三种尴?#65306;其一无论你有再高远?纯粹的新闻理?#65292;面对党要打?、强化的主流意识形?从马列主义?毛??#65292;到邓理论、三个代?#65292;从GDP主义到中国崛?#65289;你就是?喉舌?#65307;其二通过传媒的发行?广告活动在经济上立足之后当你要向政府依法纳税的时?#65292;你就是?企业?#65307;其三作为媒体即使做纯企业活动至少?分分子?难完全蜕掉所谓的“新闻理想?面对底层国民总试图端起?启蒙”的架子强努?“社会公器?状?这本来没?而且是题中应有之?#65292;但无奈经过经济转?#65292;在?党管媒体”的屋檐?#65292;其作为?公器”的功能已极其有?#65292;且无?受制于上述之??二? 在这种情况下“生存主义?不仅成为合法的??#65292;而且几乎是唯?选择安全第一先活下来“公器?再说能做多少做多少?或?对有的媒体来?#65292;“公器?云云基本上是类似“搂草打兔子”似的行?#65306;主观上办企业客观上向国民传布真理启蒙教化。如果歪打正?#65292;获得几声?“社会公器?的喝?#65292;那是额外收益何乐不为。在残酷的现实下这确实是无可指摘的道路?否则都像?1世纪环球报道》那样灿然绽放?訇然坠落的话岂不更糟?#65292;于国于民更窝?#65311; 理论上是不错?#65292;但产生了?问题那就是这种?择最终会带来媒体企业?#65292;而?择的动力不是别的恰恰来自媒体人?知识分子心?中的怠惰和犬儒情?#65288;毕竟在?自由经济”的沃土做企业要比做“公器?容易得多。企业化本身并不是问?#65292;恰恰相反跟西方国家相?#65292;中国本土的媒体规模过?#65292;体质过弱难以成为现代意义上真正的传媒极大妨碍了公民社会的形成、坐大?但是媒体毕竟是媒?#65292;从组织结构上可以企业?#65292;但?公器”如果不能成其不变的本质内核的话?完全企业化的媒体比一个只追求利益?化的法人企业还要可?? 从这个意义上?#65292;此次“原晓娟事件”中的?时尚》传媒集?#65292;就是这种高风险?媒体”?《时尚先生?、?时尚伊人》?《时尚旅游?、?时尚健康》?《男人装》?《座驾?、?美食与美酒?…?只需看一下这些?时尚》系媒体舰队的刊?#65292;便知道其?扬?传播的是怎样的时尚生活和生活理念了? 在一个提倡??分人先富起来”?“发展即是硬道理”的社会时尚是一部分人的时尚?分人?并高度依存包括?时尚》在内的商业包装本无可厚?#65292;?“让?分人先时尚起来?。但?#65292;作为传播、弘扬这种?中产”价值的媒体理念本身如果在本质上不是“时尚?精神的代名词的话至少不应该相去太远?否则“时尚?便过于惨白?虚脱难以沉淀成当下流行文化的精粹来支撑一代都市商业精英的精神品质? 国际接轨的高品质印刷、如假包换的巨星偶像封面、数以十万计的定制发行?源源不断的广告收?#65292;这些现代传媒工业生产方式下的商业运作如果其结果只是养肥了几个年薪数十万?上百万的老?、董?#65292;而其内容生产者的编辑、记者却连维护一纸劳动合同?抵御?疾病的经济能力都不具备的?#65292;笔?只能?#65306;这是不是大众传媒是大众传媒的羞?这不是媒?#65292;而是内容产业生产?#65292;是内容产业劳动?的??工厂”? ? “血汗工厂?作为?“每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东西?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原罪?在奉行自由竞争资本主义的西方国家早已绝迹却在“初级阶段?的中国得以返祖?滋生且越做越?#65292;连被称为“社会公器?的公共媒体都成了其效颦?。正是从这个意义?#65292;笔?曾在他文中指?#65306;“在?我们从意识形态上诟病资本主义的领?#65292;当今的世界已没有比中国更加?资本主义’化的国度?? 西方政治学?对中国社会形态的描述是?后极权社会?北京学?余世存称“次法西斯主义?无论定义如何今天的中共政权已彻头彻尾地转型为如假包换的右翼政府?具体表现在压制工会活?#65292;为工会?业主委员会等群众自治组织的成立设定过高的法律门槛从立法上加以阻挠在劳动方与资方发生矛盾时它站在资方立场上在外商投资企业中当中国职员与外方发生矛盾?#65292;它则与外方同穿一条裤?#65306;2005??#65292;大连佳能公司因劳资纠纷发动罢?#65292;谈判的结?#65292;在日方都已经妥协同意改善待遇的情况下大连市政府副市长出面宣布大连佳能的罢工为“非法?“工资保持不变?并威胁罢工组织?立即复工否则逮捕。如此动辄对劳动方张?盆大?#65292;对资方则摇头摆尾的政?#65292;你还拿传统的“工农联盟?说事就太不靠谱了。事实上它已经完全走上了自身的反动?罢工的解?#65292;连日本资方都被惊得目瞪口?#65292;虽然在地方政府的支持?#65292;轻获全胜但低调处?#65292;连很多业内同行都被蒙在鼓里? 意识形?上的食左不化和社会政策上的极右暴?#65292;其间乖离过大张力太强成了生产、强化形形色色社会矛盾的大磁场?在这种高强度张力的持续作用下机体的疾病自我诊断系统和自愈自我纠错系统难以正常工作哪?再小的毛?#65292;也会朝大的方向发?#65292;?癌变、恶?#65292;导致不治即所谓社会的“刚性?结构? ?工厂现象在中国绝不是个别?#65292;而是相当普遍、越演越烈的社会毒瘤。之?得不到制?#65292;是因为其背后权力勾结、利益粘连的日益严重化和日趋合法化?中国并非没有相关劳动保护的法律?法规我相?#65292;至少从表面上中国无疑应有尽有甚至反过来以此炫?际社?#65292;成为政府头上的金饰?但是?面由于这些法律?法规的内容本?#65292;从立法上就根本缺失保护弱势群体的理念结果就变成了保护资方甚至是资方赖以榨取劳动方的法律依?#65307;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各级政府自身的?企业化?、利益集团化问题使这些法律?法规?徒成为政客?官员口中的莲?#65292;缺乏可操作?也没有法律强制力。譬?#65292;在一些政府背景的企业?#65292;老板自有政府撑腰甚至老板本身就是官员谁拿劳动法规来说?#65311;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相当可怜的劳动者权益保护?条款在执行过?/span<

 

击垮娟子?#65292;除了病魔还有病魔以外的东东?前?来势汹汹恶煞凶神后?不期而至披着温柔的面纱?2007??#65292;在被确诊为癌症半年之?#65292;病榻上的原晓娟接到单位??#65292;称鉴于其身体原因《时尚?集团不再与她续签劳动合同。此?#65292;她与《时尚???的合同已?006?1月到?#65292;合同期满?#65292;《时尚?给了?个月的治疗期并?知将相关手术保险关系转走。无法估量此事给晓娟内心造成的伤害?谁都知道在今天的中国重病加失业意味着?。娟子好?#65292;对劝她跟集团老?求情的同事说“我不去求他”?虽然她知道?时尚》的做法有问?#65292;但还是默默接受了事实并开始自谋打算?“你?跟我商量卖房?#65292;我们也不知道你的保险能迁到什么地方?这时你把?改成了?现为自由撰稿?#65292;专栏待价而沽’?就是这样你的博客?#65292;对于《时尚?没有?怨言…??#65307;“她?渴望能重返心爱的工作单位作为单位的一名中?#65292;《时尚?对她这样绝情的做?#65292;让她非常伤心。?娟子死后丈夫项立刚披露说?/P<

 

笔??#65306;此为半年多以前写的旧文?那时新?劳动法?尚未出台。半年后翘盼已久的法律文本终于出?#65292;并于今年1月投入实施?那么这到底是怎样的一部法律呢笔?并非这方面的专家在此不想就其内容做具体评价?但去年下半年新法文本颁布?#65292;到正式实施前华为、沃尔玛等巨型企业不惜支付巨额赔?#65292;买断雇员工龄在工龄?回零”的基础上重新签订劳动合同的事实有目共睹? 可以?#65292;新法虽然在劳动关系上有所调整但未能从法律上阻止工龄?回零”的事实表明被雇佣方的权利仍处于岌岌可危的状况之中? 也许先于《工会法》的修订先出台?劳动法?本身在?辑和法理上就是行不?的?任何国家即使有无懈可击的“良法?也不可能指望资方自主、自愿地去满足劳动方的权?#65292;哪?是合法权利?日本公司每年有?春斗”和“秋斗?都是在?劳动组合?#65288;工会的领导下与资方展?待遇谈判。不达成妥协是要BA工的? 从这个意义上?#65292;中国劳动者的道路还远?。废除了旧?劳动法?只是废除了一部大恶法但并不能说明取?代之的新法便?是非恶法。?十二步说即使新法是非恶法甚至是不折不扣的“良法?那么只凭?法律和劳动监督部门的“监管?而没有以工会为组织的实质性的交涉、斗?#65292;也休想约束血汗工厂的资产者们原晓娟式的悲剧便不会绝迹? 谨以此文悼念原晓娟女?#65292;并反思中国的劳动立法与劳资关系现状? 中国媒体你的名字叫血汗工?—?谨以此文悼念原晓娟女? ?? ? 4?8?#65292;北京媒体人原晓娟女士娟子因积劳成?#65292;罹患癌症?5岁华年告别人?#65292;留下了年?岁的儿子。作为资深编?#65292;晓娟2003年加盟著名的《时尚?集团曾先后任《时尚?系子刊?时尚先生》和《美食与美酒》的编辑主任主持刊物的编务?同时她还以?鼠尾草?的网名开设博客?花花世界?#65288;http:blog.sina.com.cnshuweicao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感性的笔触记录时尚中人眼里的浮华世界?该博客于2006年获“德国之声?举办的全球博客大赛?全球?博客”提?#65292;被评为?中文?博客?#65292;在网络世界里链接如云是不折不扣的时尚名博? 鼠尾?#65292;是生在博主家乡西北高原的?野生植物。其花颜色各?#65292;从大红至绛紫甚至有白色?根入?#65292;含丹参酮对治疗冠心病有奇效?娟子像一朵鲜艳的野花还没有来得及完全绽放便訇然凋谢的惨痛事实不仅折射出转型期中国社会“国家资本主义化”的残酷?而且把大众传?#65292;这个精英云集、光华四射?美轮美奂的巨大机器的暗部以一种不无突?形式暴露在世人的面前。?德国之声”如此评论道“这绝不止是?时尚才女的仙逝故事?鼠尾?#65292;代表?国社会?支生命的?在?速发展的上行社会耗尽生命的火?#65292;在疾病的打击?#65292;粉碎了浮华的幻象…?中国的网络世界中从此少了?迎风摇曳的鼠尾草。? 生于陕西长于青海毕业于人大中文系做过中学教师的娟子是如此珍爱媒体工作。做?时尚媒体?#65292;曾是她念兹在兹的荣光、骄傲?在她留下的唯?部著作?普罗旺斯写真集??#65292;她这样写?#65306;“我在时间的尽头做了?快乐的盗?#65292;但是没有偷走普罗旺斯的一米阳?#65292;却把我的心留在了普罗旺斯明亮、空旷?晴朗?的天空?”这句后来被镌刻在墓碑上的话梦幻般地诠释?娟为之燃烧的职业理想。作为编辑主?#65292;工作量是普?编辑的三倍以?#65292;?厚厚的刊?#65292;三分之一的稿子是她一人编?#65292;还不包括辅导新编辑做稿?为新刊的出版工作到深夜两三点甚至黑白颠?是家常便?#65292;常常是?公睡了一觉醒?#65292;她还在灯下改?子?娟子是完美主义?每每为了?细节不惜推?重来殚精竭虑。就在被查出癌症以后还在病房用电话指导编辑改稿? 世人眼中的时尚媒体人是绕世界飞来飞去用喷气式飞机的酮体丈量城市与城市、国家与国家的距?#65292;下榻超五星级酒店如去?街边的方便店以味蕾感受天下美食?美酒用诗意演绎人生享乐哲学的?“天人?他们以向世人阐释?是美?是品味?格调?才是“人的生活?为天?#65292;香车美女、滨海大道?葡萄美酒、纸醉金迷是他们通行的世界的符号。像?曾进入?时尚》的封面报道和专题策?#65292;被大做特做的绅士名媛们一?#65292;晓娟也以短暂的生?#65292;流星般地划过时尚的天?#65292;留下了一道雪亮的虽嫌仓促却深刻有力的轨迹。法国?瑞士、意大利普罗旺斯、托斯卡纳?西西?#65292;足迹遍布温情之乡以细腻?温婉的笔触描绘了?又一个的人间仙境。但?#65292;在日复一日追星?月的生活?#65292;这位别人眼中优雅的白领丽人?时尚才女过分忽视了自己的健康?受的压力显然超过了极限?后来她在《病床日记?中??#65292;不只?她与老公同时出差把孩子留给保姆超过一?#65307;?从意大利归来甫抵首都机场便打电话让家人取走行?#65292;而她不顾旅?劳顿和时差混?#65292;又匆匆登上了下一班飞?海的飞机…?在这?#65292;活色生香的时尚生活似乎显出了残酷的一面?但更残酷?#65292;还在后面? 2006??#65292;晓娟病?被确诊为胃癌三期。因发现太晚医生说临床治愈率很低只有不到30%。对自己的病?#65292;娟子有清醒的认识在?病床日记》的《自己种下的病因》中她归纳为三点睡眠严重不足、没有善待自己的胃和工作的紧张与压力。但娟子毕竟是乐观的希望自己能成为上天眷顾的?0%。惊魂甫?#65292;娟子很快便投入到与病魔的拉锯战之中?住院实施全胃切除手术她把笔记本电脑带进病?#65292;在博客上写?病床日记?#65292;回应关心她的粉丝和网友?时尚圈的热闹与繁华像雾一样散?#65292;代之以漫长?孤寂、不时伴随着恐惧的住院生活? ?0余篇《病床日记??#65292;娟子?拼死抵抗?神的紧?同时也反思自己的生活包括《时尚??予她的种种浮?#65306;“面对可能相遇的死神我开始重新?考自己的生活方式那些被人羡慕的生活有太多虚妄的假?#65292;让我不能去面对自己心灵的真实…?我要重新?自己的生?#65292;在我的康复之旅上重新完全自我地自由生活?这样的?考如果不是这样的疾病可能我一辈子都无法想通?”?在我?写病床日记的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写完它上帝用这样的方式让我反省我那被人羡慕的生?#65292;那就让我的反省给大家?启发?#65281;”病中的人常常是敏感?#65292;何况病人是一个美丽的时尚女?。娟子病中的文字更加清丽、剔?#65292;有种感官被清水洗涤?过滤后的纯净之美“清晨的脚步终于可以不用匆忙人变得自由?轻灵在水边呼吸清凉的空气阳光洒落在草坪上让生命中的一切忧伤都离我而去?#65281;”至?#65292;娟子依然是乐观的期待相信生命的奇?#65292;博客上充满了美食、美酒与鲜花的图?#65292;在日记中决心“将化疗进行到底”? 击垮娟子?#65292;除了病魔还有病魔以外的东东?前?来势汹汹恶煞凶神后?不期而至披着温柔的面纱?2007??#65292;在被确诊为癌症半年之?#65292;病榻上的原晓娟接到单位??#65292;称鉴于其身体原因《时尚?集团不再与她续签劳动合同。此?#65292;她与《时尚???的合同已?006?1月到?#65292;合同期满?#65292;《时尚?给了?个月的治疗期并?知将相关手术保险关系转走。无法估量此事给晓娟内心造成的伤害?谁都知道在今天的中国重病加失业意味着?。娟子好?#65292;对劝她跟集团老?求情的同事说“我不去求他”?虽然她知道?时尚》的做法有问?#65292;但还是默默接受了事实并开始自谋打算?“你?跟我商量卖房?#65292;我们也不知道你的保险能迁到什么地方?这时你把?改成了?现为自由撰稿?#65292;专栏待价而沽’?就是这样你的博客?#65292;对于《时尚?没有?怨言…??#65307;“她?渴望能重返心爱的工作单位作为单位的一名中?#65292;《时尚?对她这样绝情的做?#65292;让她非常伤心。?娟子死后丈夫项立刚披露说? 接着是春节?屋漏偏遭连夜?#65292;春节?娟子就查出转移?她哭?#65292;哭得很无?#65292;精神被击垮?这一?#65292;她委屈了自己“?…在去住院的前一?#65292;边流泪边给吴总写邮件希望能延长一段保险?”对?#65292;《时尚?似乎网开?“在娟子第二次手术时我们得到通知是可以延长的。这点?时尚》做的并不绝情?”?娟子未离职前领导是来过约两次并且?给了5.5万元现金从没有说明这是什么钱我们?认为是慰问金是很高兴?#65292;对?时尚》是很感谢的后来我算出如果娟子合同不再续?#65292;《时尚?应该支付的补偿就是大?.5万元心中再也高兴不起来?如果说些钱是医疗补助那么对于娟子离职补偿?未给也未见人提?”就这样以表面上“温情脉脉?的形?#65292;晓娟的劳动合同被资方单方面解除? 为了二次手术和接下来的治?#65292;晓娟夫妇不得不卖了一套房子?病?之后接二连三的遭?#65292;让娟子深切地意识?/span<

接着是春节?屋漏偏遭连夜?#65292;春节?娟子就查出转移?她哭?#65292;哭得很无?#65292;精神被击垮?这一?#65292;她委屈了自己“?…在去住院的前一?#65292;边流泪边给吴总写邮件希望能延长一段保险?”对?#65292;《时尚?似乎网开?“在娟子第二次手术时我们得到通知是可以延长的。这点?时尚》做的并不绝情?”?娟子未离职前领导是来过约两次并且?给了5.5万元现金从没有说明这是什么钱我们?认为是慰问金是很高兴?#65292;对?时尚》是很感谢的后来我算出如果娟子合同不再续?#65292;《时尚?应该支付的补偿就是大?.5万元心中再也高兴不起来?如果说些钱是医疗补助那么对于娟子离职补偿?未给也未见人提?”就这样以表面上“温情脉脉?的形?#65292;晓娟的劳动合同被资方单方面解除?

 

为了二次手术和接下来的治?#65292;晓娟夫妇不得不卖了一套房子?病?之后接二连三的遭?#65292;让娟子深切地意识到?穷人和富人间的差距不过就是一场病”?

 

3??#65292;娟子写下了最后一篇?病床日记?#65288;《肿瘤呼叫转移?这成了她留给这个世界的绝?#65306;

 

笔??#65306;此为半年多以前写的旧文?那时新?劳动法?尚未出台。半年后翘盼已久的法律文本终于出?#65292;并于今年1月投入实施?那么这到底是怎样的一部法律呢笔?并非这方面的专家在此不想就其内容做具体评价?但去年下半年新法文本颁布?#65292;到正式实施前华为、沃尔玛等巨型企业不惜支付巨额赔?#65292;买断雇员工龄在工龄?回零”的基础上重新签订劳动合同的事实有目共睹? 可以?#65292;新法虽然在劳动关系上有所调整但未能从法律上阻止工龄?回零”的事实表明被雇佣方的权利仍处于岌岌可危的状况之中? 也许先于《工会法》的修订先出台?劳动法?本身在?辑和法理上就是行不?的?任何国家即使有无懈可击的“良法?也不可能指望资方自主、自愿地去满足劳动方的权?#65292;哪?是合法权利?日本公司每年有?春斗”和“秋斗?都是在?劳动组合?#65288;工会的领导下与资方展?待遇谈判。不达成妥协是要BA工的? 从这个意义上?#65292;中国劳动者的道路还远?。废除了旧?劳动法?只是废除了一部大恶法但并不能说明取?代之的新法便?是非恶法。?十二步说即使新法是非恶法甚至是不折不扣的“良法?那么只凭?法律和劳动监督部门的“监管?而没有以工会为组织的实质性的交涉、斗?#65292;也休想约束血汗工厂的资产者们原晓娟式的悲剧便不会绝迹? 谨以此文悼念原晓娟女?#65292;并反思中国的劳动立法与劳资关系现状? 中国媒体你的名字叫血汗工?—?谨以此文悼念原晓娟女? ?? ? 4?8?#65292;北京媒体人原晓娟女士娟子因积劳成?#65292;罹患癌症?5岁华年告别人?#65292;留下了年?岁的儿子。作为资深编?#65292;晓娟2003年加盟著名的《时尚?集团曾先后任《时尚?系子刊?时尚先生》和《美食与美酒》的编辑主任主持刊物的编务?同时她还以?鼠尾草?的网名开设博客?花花世界?#65288;http:blog.sina.com.cnshuweicao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感性的笔触记录时尚中人眼里的浮华世界?该博客于2006年获“德国之声?举办的全球博客大赛?全球?博客”提?#65292;被评为?中文?博客?#65292;在网络世界里链接如云是不折不扣的时尚名博? 鼠尾?#65292;是生在博主家乡西北高原的?野生植物。其花颜色各?#65292;从大红至绛紫甚至有白色?根入?#65292;含丹参酮对治疗冠心病有奇效?娟子像一朵鲜艳的野花还没有来得及完全绽放便訇然凋谢的惨痛事实不仅折射出转型期中国社会“国家资本主义化”的残酷?而且把大众传?#65292;这个精英云集、光华四射?美轮美奂的巨大机器的暗部以一种不无突?形式暴露在世人的面前。?德国之声”如此评论道“这绝不止是?时尚才女的仙逝故事?鼠尾?#65292;代表?国社会?支生命的?在?速发展的上行社会耗尽生命的火?#65292;在疾病的打击?#65292;粉碎了浮华的幻象…?中国的网络世界中从此少了?迎风摇曳的鼠尾草。? 生于陕西长于青海毕业于人大中文系做过中学教师的娟子是如此珍爱媒体工作。做?时尚媒体?#65292;曾是她念兹在兹的荣光、骄傲?在她留下的唯?部著作?普罗旺斯写真集??#65292;她这样写?#65306;“我在时间的尽头做了?快乐的盗?#65292;但是没有偷走普罗旺斯的一米阳?#65292;却把我的心留在了普罗旺斯明亮、空旷?晴朗?的天空?”这句后来被镌刻在墓碑上的话梦幻般地诠释?娟为之燃烧的职业理想。作为编辑主?#65292;工作量是普?编辑的三倍以?#65292;?厚厚的刊?#65292;三分之一的稿子是她一人编?#65292;还不包括辅导新编辑做稿?为新刊的出版工作到深夜两三点甚至黑白颠?是家常便?#65292;常常是?公睡了一觉醒?#65292;她还在灯下改?子?娟子是完美主义?每每为了?细节不惜推?重来殚精竭虑。就在被查出癌症以后还在病房用电话指导编辑改稿? 世人眼中的时尚媒体人是绕世界飞来飞去用喷气式飞机的酮体丈量城市与城市、国家与国家的距?#65292;下榻超五星级酒店如去?街边的方便店以味蕾感受天下美食?美酒用诗意演绎人生享乐哲学的?“天人?他们以向世人阐释?是美?是品味?格调?才是“人的生活?为天?#65292;香车美女、滨海大道?葡萄美酒、纸醉金迷是他们通行的世界的符号。像?曾进入?时尚》的封面报道和专题策?#65292;被大做特做的绅士名媛们一?#65292;晓娟也以短暂的生?#65292;流星般地划过时尚的天?#65292;留下了一道雪亮的虽嫌仓促却深刻有力的轨迹。法国?瑞士、意大利普罗旺斯、托斯卡纳?西西?#65292;足迹遍布温情之乡以细腻?温婉的笔触描绘了?又一个的人间仙境。但?#65292;在日复一日追星?月的生活?#65292;这位别人眼中优雅的白领丽人?时尚才女过分忽视了自己的健康?受的压力显然超过了极限?后来她在《病床日记?中??#65292;不只?她与老公同时出差把孩子留给保姆超过一?#65307;?从意大利归来甫抵首都机场便打电话让家人取走行?#65292;而她不顾旅?劳顿和时差混?#65292;又匆匆登上了下一班飞?海的飞机…?在这?#65292;活色生香的时尚生活似乎显出了残酷的一面?但更残酷?#65292;还在后面? 2006??#65292;晓娟病?被确诊为胃癌三期。因发现太晚医生说临床治愈率很低只有不到30%。对自己的病?#65292;娟子有清醒的认识在?病床日记》的《自己种下的病因》中她归纳为三点睡眠严重不足、没有善待自己的胃和工作的紧张与压力。但娟子毕竟是乐观的希望自己能成为上天眷顾的?0%。惊魂甫?#65292;娟子很快便投入到与病魔的拉锯战之中?住院实施全胃切除手术她把笔记本电脑带进病?#65292;在博客上写?病床日记?#65292;回应关心她的粉丝和网友?时尚圈的热闹与繁华像雾一样散?#65292;代之以漫长?孤寂、不时伴随着恐惧的住院生活? ?0余篇《病床日记??#65292;娟子?拼死抵抗?神的紧?同时也反思自己的生活包括《时尚??予她的种种浮?#65306;“面对可能相遇的死神我开始重新?考自己的生活方式那些被人羡慕的生活有太多虚妄的假?#65292;让我不能去面对自己心灵的真实…?我要重新?自己的生?#65292;在我的康复之旅上重新完全自我地自由生活?这样的?考如果不是这样的疾病可能我一辈子都无法想通?”?在我?写病床日记的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写完它上帝用这样的方式让我反省我那被人羡慕的生?#65292;那就让我的反省给大家?启发?#65281;”病中的人常常是敏感?#65292;何况病人是一个美丽的时尚女?。娟子病中的文字更加清丽、剔?#65292;有种感官被清水洗涤?过滤后的纯净之美“清晨的脚步终于可以不用匆忙人变得自由?轻灵在水边呼吸清凉的空气阳光洒落在草坪上让生命中的一切忧伤都离我而去?#65281;”至?#65292;娟子依然是乐观的期待相信生命的奇?#65292;博客上充满了美食、美酒与鲜花的图?#65292;在日记中决心“将化疗进行到底”? 击垮娟子?#65292;除了病魔还有病魔以外的东东?前?来势汹汹恶煞凶神后?不期而至披着温柔的面纱?2007??#65292;在被确诊为癌症半年之?#65292;病榻上的原晓娟接到单位??#65292;称鉴于其身体原因《时尚?集团不再与她续签劳动合同。此?#65292;她与《时尚???的合同已?006?1月到?#65292;合同期满?#65292;《时尚?给了?个月的治疗期并?知将相关手术保险关系转走。无法估量此事给晓娟内心造成的伤害?谁都知道在今天的中国重病加失业意味着?。娟子好?#65292;对劝她跟集团老?求情的同事说“我不去求他”?虽然她知道?时尚》的做法有问?#65292;但还是默默接受了事实并开始自谋打算?“你?跟我商量卖房?#65292;我们也不知道你的保险能迁到什么地方?这时你把?改成了?现为自由撰稿?#65292;专栏待价而沽’?就是这样你的博客?#65292;对于《时尚?没有?怨言…??#65307;“她?渴望能重返心爱的工作单位作为单位的一名中?#65292;《时尚?对她这样绝情的做?#65292;让她非常伤心。?娟子死后丈夫项立刚披露说? 接着是春节?屋漏偏遭连夜?#65292;春节?娟子就查出转移?她哭?#65292;哭得很无?#65292;精神被击垮?这一?#65292;她委屈了自己“?…在去住院的前一?#65292;边流泪边给吴总写邮件希望能延长一段保险?”对?#65292;《时尚?似乎网开?“在娟子第二次手术时我们得到通知是可以延长的。这点?时尚》做的并不绝情?”?娟子未离职前领导是来过约两次并且?给了5.5万元现金从没有说明这是什么钱我们?认为是慰问金是很高兴?#65292;对?时尚》是很感谢的后来我算出如果娟子合同不再续?#65292;《时尚?应该支付的补偿就是大?.5万元心中再也高兴不起来?如果说些钱是医疗补助那么对于娟子离职补偿?未给也未见人提?”就这样以表面上“温情脉脉?的形?#65292;晓娟的劳动合同被资方单方面解除? 为了二次手术和接下来的治?#65292;晓娟夫妇不得不卖了一套房子?病?之后接二连三的遭?#65292;让娟子深切地意识?/span<

“我的忧伤也罢?疼痛也罢、紧张也罢?恐惧也罢在结束化疗后的一个月呼叫而来当一切疑虑确诊为癌细胞已经在我身上转移的时?我反而变得冷静没有眼泪了。就像是明明已经看到了河边的柳树发出了春天的新芽突然间大雪又要把我们带回比这个冬天任何时候都要寒冷的日子但是天是那么湛蓝冰冷的阳光只有隔?璃才有暖意??/P<

 

“我的命运还在风雨中飘摇上天不知道要给我怎样的痛才肯给我?生机此刻我的美食、美酒?花花世界都变得轻得要飘起?#65292;我宁可这些东西都不曾属于过我。路边的残雪还未化尽这个冬天?的两天的寒风吹得我有些木?#65292;看着楼下草地上儿子昨天堆的小丑雪?#65292;我对自己?#65306;这一次坚强是我唯?选择?/P< “穷人和富人间的差距不过就是?病?? 3??#65292;娟子写下了最后一篇?病床日记?#65288;《肿瘤呼叫转移?这成了她留给这个世界的绝?#65306; “我的忧伤也罢?疼痛也罢、紧张也罢?恐惧也罢在结束化疗后的一个月呼叫而来当一切疑虑确诊为癌细胞已经在我身上转移的时?我反而变得冷静没有眼泪了。就像是明明已经看到了河边的柳树发出了春天的新芽突然间大雪又要把我们带回比这个冬天任何时候都要寒冷的日子但是天是那么湛蓝冰冷的阳光只有隔?璃才有暖意?? “我的命运还在风雨中飘摇上天不知道要给我怎样的痛才肯给我?生机此刻我的美食、美酒?花花世界都变得轻得要飘起?#65292;我宁可这些东西都不曾属于过我。路边的残雪还未化尽这个冬天?的两天的寒风吹得我有些木?#65292;看着楼下草地上儿子昨天堆的小丑雪?#65292;我对自己?#65306;这一次坚强是我唯?选择? 如此感?、痛彻心腑的文字让人不忍卒读。短短半年的时间在这个年轻女人的身上发生多少?#65292;每一桩都强化?与过去时尚生活的反差胃癌、手术?失业、癌转移、二次手术?…一个女?#65292;?#65292;?人要多强大才能扛过这? 晓娟终于没能扛过??8?#65292;她走?#65292;永远离开了她挚爱的时尚生活? ? 晓娟之死是一个媒体事?#65292;揭开了经济高增长期光鲜靓丽的都市时尚生活中鲜为人知的残酷?。这不仅是作为媒体的《时尚?的问?#65292;也不是作为都市商业文化的时尚的问?#65292;问题的关?#65292;在于它暴露了转型期中国传媒事业的腐烂? 山西学?谢泳在?中国现代新闻传统—?文人论政》中?#65306;“九十年代以?#65292;我有?感觉就是报人的社会地位在下降虽然我们还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民间报?#65292;但就是在官方的报业机构里报人在社会上的形象也不如以往这是中国舆论的悲??在九十年代以来的官方报业?#65292;极少出现有较高社会声望的名记者和名报?#65292;这一点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情况很不相同。?成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65292;中国还没有出现大批产生名记?和名报人的社会条?#65292;现在甚至连?报人’这个词也消失了…?? 照笔者的观察比谢泳还不济不要说什么报?#65292;整个的本土新闻业已经不复是维系新闻人“光荣与梦想”的母体新闻记?早已不是?荣光的职业?曾几何时凭一张记者证便能免费搭乘长?卧铺的?无冕之王”时?#65292;?不返了?不仅不荣?#65292;而且意味?困?无保?#65292;甚至危险。文字狱、坐牢不在话?#65292;弄不好会丢?命??“三防?防火、防盗?防记?#65289;怕不只是某个地区的潜规则而是当下中国颇有代表性的官场思维。应该说落到这步田地其背后既有社会进步的?也能看到新闻业集体自甘堕落的轨迹? 大体说来改革?以降除了诸如“三报一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和?求是》杂?#65289;等靠国家财政养活的机关报绝大多数商业运作的媒?#65292;都面临三种尴?#65306;其一无论你有再高远?纯粹的新闻理?#65292;面对党要打?、强化的主流意识形?从马列主义?毛??#65292;到邓理论、三个代?#65292;从GDP主义到中国崛?#65289;你就是?喉舌?#65307;其二通过传媒的发行?广告活动在经济上立足之后当你要向政府依法纳税的时?#65292;你就是?企业?#65307;其三作为媒体即使做纯企业活动至少?分分子?难完全蜕掉所谓的“新闻理想?面对底层国民总试图端起?启蒙”的架子强努?“社会公器?状?这本来没?而且是题中应有之?#65292;但无奈经过经济转?#65292;在?党管媒体”的屋檐?#65292;其作为?公器”的功能已极其有?#65292;且无?受制于上述之??二? 在这种情况下“生存主义?不仅成为合法的??#65292;而且几乎是唯?选择安全第一先活下来“公器?再说能做多少做多少?或?对有的媒体来?#65292;“公器?云云基本上是类似“搂草打兔子”似的行?#65306;主观上办企业客观上向国民传布真理启蒙教化。如果歪打正?#65292;获得几声?“社会公器?的喝?#65292;那是额外收益何乐不为。在残酷的现实下这确实是无可指摘的道路?否则都像?1世纪环球报道》那样灿然绽放?訇然坠落的话岂不更糟?#65292;于国于民更窝?#65311; 理论上是不错?#65292;但产生了?问题那就是这种?择最终会带来媒体企业?#65292;而?择的动力不是别的恰恰来自媒体人?知识分子心?中的怠惰和犬儒情?#65288;毕竟在?自由经济”的沃土做企业要比做“公器?容易得多。企业化本身并不是问?#65292;恰恰相反跟西方国家相?#65292;中国本土的媒体规模过?#65292;体质过弱难以成为现代意义上真正的传媒极大妨碍了公民社会的形成、坐大?但是媒体毕竟是媒?#65292;从组织结构上可以企业?#65292;但?公器”如果不能成其不变的本质内核的话?完全企业化的媒体比一个只追求利益?化的法人企业还要可?? 从这个意义上?#65292;此次“原晓娟事件”中的?时尚》传媒集?#65292;就是这种高风险?媒体”?《时尚先生?、?时尚伊人》?《时尚旅游?、?时尚健康》?《男人装》?《座驾?、?美食与美酒?…?只需看一下这些?时尚》系媒体舰队的刊?#65292;便知道其?扬?传播的是怎样的时尚生活和生活理念了? 在一个提倡??分人先富起来”?“发展即是硬道理”的社会时尚是一部分人的时尚?分人?并高度依存包括?时尚》在内的商业包装本无可厚?#65292;?“让?分人先时尚起来?。但?#65292;作为传播、弘扬这种?中产”价值的媒体理念本身如果在本质上不是“时尚?精神的代名词的话至少不应该相去太远?否则“时尚?便过于惨白?虚脱难以沉淀成当下流行文化的精粹来支撑一代都市商业精英的精神品质? 国际接轨的高品质印刷、如假包换的巨星偶像封面、数以十万计的定制发行?源源不断的广告收?#65292;这些现代传媒工业生产方式下的商业运作如果其结果只是养肥了几个年薪数十万?上百万的老?、董?#65292;而其内容生产者的编辑、记者却连维护一纸劳动合同?抵御?疾病的经济能力都不具备的?#65292;笔?只能?#65306;这是不是大众传媒是大众传媒的羞?这不是媒?#65292;而是内容产业生产?#65292;是内容产业劳动?的??工厂”? ? “血汗工厂?作为?“每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东西?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原罪?在奉行自由竞争资本主义的西方国家早已绝迹却在“初级阶段?的中国得以返祖?滋生且越做越?#65292;连被称为“社会公器?的公共媒体都成了其效颦?。正是从这个意义?#65292;笔?曾在他文中指?#65306;“在?我们从意识形态上诟病资本主义的领?#65292;当今的世界已没有比中国更加?资本主义’化的国度?? 西方政治学?对中国社会形态的描述是?后极权社会?北京学?余世存称“次法西斯主义?无论定义如何今天的中共政权已彻头彻尾地转型为如假包换的右翼政府?具体表现在压制工会活?#65292;为工会?业主委员会等群众自治组织的成立设定过高的法律门槛从立法上加以阻挠在劳动方与资方发生矛盾时它站在资方立场上在外商投资企业中当中国职员与外方发生矛盾?#65292;它则与外方同穿一条裤?#65306;2005??#65292;大连佳能公司因劳资纠纷发动罢?#65292;谈判的结?#65292;在日方都已经妥协同意改善待遇的情况下大连市政府副市长出面宣布大连佳能的罢工为“非法?“工资保持不变?并威胁罢工组织?立即复工否则逮捕。如此动辄对劳动方张?盆大?#65292;对资方则摇头摆尾的政?#65292;你还拿传统的“工农联盟?说事就太不靠谱了。事实上它已经完全走上了自身的反动?罢工的解?#65292;连日本资方都被惊得目瞪口?#65292;虽然在地方政府的支持?#65292;轻获全胜但低调处?#65292;连很多业内同行都被蒙在鼓里? 意识形?上的食左不化和社会政策上的极右暴?#65292;其间乖离过大张力太强成了生产、强化形形色色社会矛盾的大磁场?在这种高强度张力的持续作用下机体的疾病自我诊断系统和自愈自我纠错系统难以正常工作哪?再小的毛?#65292;也会朝大的方向发?#65292;?癌变、恶?#65292;导致不治即所谓社会的“刚性?结构? ?工厂现象在中国绝不是个别?#65292;而是相当普遍、越演越烈的社会毒瘤。之?得不到制?#65292;是因为其背后权力勾结、利益粘连的日益严重化和日趋合法化?中国并非没有相关劳动保护的法律?法规我相?#65292;至少从表面上中国无疑应有尽有甚至反过来以此炫?际社?#65292;成为政府头上的金饰?但是?面由于这些法律?法规的内容本?#65292;从立法上就根本缺失保护弱势群体的理念结果就变成了保护资方甚至是资方赖以榨取劳动方的法律依?#65307;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各级政府自身的?企业化?、利益集团化问题使这些法律?法规?徒成为政客?官员口中的莲?#65292;缺乏可操作?也没有法律强制力。譬?#65292;在一些政府背景的企业?#65292;老板自有政府撑腰甚至老板本身就是官员谁拿劳动法规来说?#65311;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相当可怜的劳动者权益保护?条款在执行过?/span<

 

如此感?、痛彻心腑的文字让人不忍卒读。短短半年的时间在这个年轻女人的身上发生多少?#65292;每一桩都强化?与过去时尚生活的反差胃癌、手术?失业、癌转移、二次手术?…一个女?#65292;?#65292;?人要多强大才能扛过这?

 

晓娟终于没能扛过??8?#65292;她走?#65292;永远离开了她挚爱的时尚生活?

 

?/P<

晓娟之死是一个媒体事?#65292;揭开了经济高增长期光鲜靓丽的都市时尚生活中鲜为人知的残酷?。这不仅是作为媒体的《时尚?的问?#65292;也不是作为都市商业文化的时尚的问?#65292;问题的关?#65292;在于它暴露了转型期中国传媒事业的腐烂?/P<

 

山西学?谢泳在?中国现代新闻传统—?文人论政》中?#65306;“九十年代以?#65292;我有?感觉就是报人的社会地位在下降虽然我们还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民间报?#65292;但就是在官方的报业机构里报人在社会上的形象也不如以往这是中国舆论的悲??在九十年代以来的官方报业?#65292;极少出现有较高社会声望的名记者和名报?#65292;这一点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情况很不相同。?成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65292;中国还没有出现大批产生名记?和名报人的社会条?#65292;现在甚至连?报人’这个词也消失了…??/P< ?#65292;被各级企业随意阐?#65292;从操作层面上做?下方调整?#65292;其法律效力大打折扣便可想而知了?举个?单的例子在众多的民企、私企中有谁拿国家三令五?#65292;明令强制缴付的?三险??#65288;养?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真当回事相对来说倒是外商投资企业比较规范因为他们在中国本土没有任何行政资?#65292;害?风险宁愿花钱了事图个方便?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在中国遍地开花的被称为??工厂”的企业经营理念近年来又多了新的践行者?—中国本土传媒?从理论上?#65292;近现代的传媒工业作为向公民社会?民间传播文化新知、先进?想?价?理?的机?#65292;与高等教育制度一?#65292;本来是与上述“理念?格格不入?#65292;甚至视其为公敌?但曾几何?#65292;连大学都已集体转?#65292;成了公开打出“教育产业化”口号的高等教育托拉?#65292;遑论媒体中国之大已放不下?寂寞的报刊杂志?于是?#65292;昔日的?无冕之王”成了身份卑微?新闻民工”?中国第一电视传媒CCTV可以投资50亿美?#65292;在寸土寸金的CBD建设超豪华后现代风格的央视大?#65292;但却不能对其为千夫所指的、把职员分为三六九等的人事用工制度加以改革??2005?#65292;当北京新锐主流的代表性媒体?新京报?发表社评呼吁《重视新闻从业?的社会保障问题?的时?#65292;在新闻界业内曾引起强烈反?#65292;应?如云。但讽刺的是正是这家报纸却是首都媒体圈公认的“新闻民工?第一大户? 原晓娟女士生前曾奉职并为之鞠躬尽瘁的《时尚?集团旗下拥有十数家时尚媒?#65292;在CBD拥有高层智能大厦仅?时尚先生》一家刊物的年广告收入就上亿整个集团的年利润何止千万但媒体的经营?#65292;企业的高?#65292;这些?的?红色资本家??#65292;却冷?对一名为其拼死拼活?熬尽??油的“过劳模”女编辑在罹患不治之症的情况?#65292;终止劳动合同断绝其工资收入的地步 很长时间以来笔?对中国本土的大众传媒特别是那些面向所谓?主流人之”的时尚媒体动辄教人如何品尝葡萄酒?如何用刀叉吃半生的牛扒?如何赏玩老爷车?如何挑?高尔夫球具?如何品巴拿马雪茄等内容充满了本能的厌?#65292;我觉得天底下再没比这更伪贵族、假主流、沐猴?冠?自我感觉良好和装逼犯的事了?我们的媒?#65292;在作为?社会公器”传布公民社会价值理性的天赋功能被去势之?#65292;?大胆诉诸感官利用表面上的经济繁荣刻意营??全民娱乐、娱乐至上的“和谐?氛围其深层动机无非是商业选择即上文所述的“生存主义?而已。但经过重重的商业包?#65292;浮华“时尚?的魅力是如此巨大不仅“世界是平的”一代新人类乐于为其蛊惑不懈地为其大掏腰?#65292;从某种意义上?#65292;连原晓娟这样娱乐内容的始作俑者也被这种异彩纷呈?令人致幻的?时尚生活”给洗了脑?就在她刚做完胃切除手术不?#65292;被集团?知终止劳动合同的时?她还在自己的博客中如此写?#65306;“时尚给了我今天的气?#65292;是美食和葡萄酒给了我现在的世?#65292;我所积累的一切却不能再回报集团?”至?#65292;“时尚?已然超越了单纯的生活方式成了拥有某种霸权的意识形态化符号? 在笔者看?#65292;无论是这种浮华迷幻的“时尚?表象还是千百万其被它洗脑在它?示的被称为?时尚”的生活方式下长大成人?自主“去政治化?的一代商业精?#65292;就其精神实质而言恰恰是反时尚的?反时尚的“时尚??正成为包括?时尚》在内的病?的中国时尚的?消费群? ? 原晓娟死?#65292;其夫项立刚痛定??#65292;感到娟子“不过是《时尚?的一个工具?决心拿起法律的武?#65292;向?时尚》讨?说法。对?#65292;《时尚?方面发表了?时尚传媒集团针对“原晓娟事件”致媒体的公??#65292;澄清情况以正视听不知?原因这封信在网络上短暂出现之?#65292;神秘消失只能查到部分摘抄。但字里行间却玩弄外交辞?#65292;在推卸责任的同时明显诱导舆论影射诉讼的背后有?“除了悲痛之外更深层次的原因?#65292;继续向亡者及其家属泼秽水。如此作?#65292;不仅不?时尚?#65292;?是有失厚道?体面了? 公平地看《时尚?对原晓娟的处?#65292;过于寡情但却未必“违法?。所?#65292;对诉讼的前?笔?基本不抱乐观希望。但?#65292;法有良法与恶法之?#65292;良法的出台以恶法的被唾弃为前提?从这个意义上?#65292;尽管笔?深知在中国目前的法律框架?#65292;此案胜算渺茫但仍然要举双手赞成原的丈夫项先生对?时尚》的诉讼。也?#65292;诉讼的意义就在于让财大气粗的《时尚?说出其?合法性??#65292;从?让这种吃人的“合法?”彻底地暴露在阳光下? 非如?#65292;转型期中国媒体??工厂”的黑暗现实之冰山一?#65292;便无法浮出水?#65292;原晓娟式的悲剧便没有终结的一天? 2007??0?于北京家?

 

照笔者的观察比谢泳还不济不要说什么报?#65292;整个的本土新闻业已经不复是维系新闻人“光荣与梦想”的母体新闻记?早已不是?荣光的职业?曾几何时凭一张记者证便能免费搭乘长?卧铺的?无冕之王”时?#65292;?不返了?不仅不荣?#65292;而且意味?困?无保?#65292;甚至危险。文字狱、坐牢不在话?#65292;弄不好会丢?命??“三防?防火、防盗?防记?#65289;怕不只是某个地区的潜规则而是当下中国颇有代表性的官场思维。应该说落到这步田地其背后既有社会进步的?也能看到新闻业集体自甘堕落的轨迹?/P<

 

大体说来改革?以降除了诸如“三报一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和?求是》杂?#65289;等靠国家财政养活的机关报绝大多数商业运作的媒?#65292;都面临三种尴?#65306;其一无论你有再高远?纯粹的新闻理?#65292;面对党要打?、强化的主流意识形?从马列主义?毛??#65292;到邓理论、三个代?#65292;从GDP主义到中国崛?#65289;你就是?喉舌?#65307;其二通过传媒的发行?广告活动在经济上立足之后当你要向政府依法纳税的时?#65292;你就是?企业?#65307;其三作为媒体即使做纯企业活动至少?分分子?难完全蜕掉所谓的“新闻理想?面对底层国民总试图端起?启蒙”的架子强努?“社会公器?状?这本来没?而且是题中应有之?#65292;但无奈经过经济转?#65292;在?党管媒体”的屋檐?#65292;其作为?公器”的功能已极其有?#65292;且无?受制于上述之??二?

 

在这种情况下“生存主义?不仅成为合法的??#65292;而且几乎是唯?选择安全第一先活下来“公器?再说能做多少做多少?或?对有的媒体来?#65292;“公器?云云基本上是类似“搂草打兔子”似的行?#65306;主观上办企业客观上向国民传布真理启蒙教化。如果歪打正?#65292;获得几声?“社会公器?的喝?#65292;那是额外收益何乐不为。在残酷的现实下这确实是无可指摘的道路?否则都像?1世纪环球报道》那样灿然绽放?訇然坠落的话岂不更糟?#65292;于国于民更窝?#65311;

 

理论上是不错?#65292;但产生了?问题那就是这种?择最终会带来媒体企业?#65292;而?择的动力不是别的恰恰来自媒体人?知识分子心?中的怠惰和犬儒情?#65288;毕竟在?自由经济”的沃土做企业要比做“公器?容易得多。企业化本身并不是问?#65292;恰恰相反跟西方国家相?#65292;中国本土的媒体规模过?#65292;体质过弱难以成为现代意义上真正的传媒极大妨碍了公民社会的形成、坐大?但是媒体毕竟是媒?#65292;从组织结构上可以企业?#65292;但?公器”如果不能成其不变的本质内核的话?完全企业化的媒体比一个只追求利益?化的法人企业还要可??/P<

 

从这个意义上?#65292;此次“原晓娟事件”中的?时尚》传媒集?#65292;就是这种高风险?媒体”?《时尚先生?、?时尚伊人》?《时尚旅游?、?时尚健康》?《男人装》?《座驾?、?美食与美酒?…?只需看一下这些?时尚》系媒体舰队的刊?#65292;便知道其?扬?传播的是怎样的时尚生活和生活理念了?

 

在一个提倡??分人先富起来”?“发展即是硬道理”的社会时尚是一部分人的时尚?分人?并高度依存包括?时尚》在内的商业包装本无可厚?#65292;?“让?分人先时尚起来?。但?#65292;作为传播、弘扬这种?中产”价值的媒体理念本身如果在本质上不是“时尚?精神的代名词的话至少不应该相去太远?否则“时尚?便过于惨白?虚脱难以沉淀成当下流行文化的精粹来支撑一代都市商业精英的精神品质?/P<

 

国际接轨的高品质印刷、如假包换的巨星偶像封面、数以十万计的定制发行?源源不断的广告收?#65292;这些现代传媒工业生产方式下的商业运作如果其结果只是养肥了几个年薪数十万?上百万的老?、董?#65292;而其内容生产者的编辑、记者却连维护一纸劳动合同?抵御?疾病的经济能力都不具备的?#65292;笔?只能?#65306;这是不是大众传媒是大众传媒的羞?这不是媒?#65292;而是内容产业生产?#65292;是内容产业劳动?的??工厂”?

 

?/P<

“血汗工厂?作为?“每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东西?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原罪?在奉行自由竞争资本主义的西方国家早已绝迹却在“初级阶段?的中国得以返祖?滋生且越做越?#65292;连被称为“社会公器?的公共媒体都成了其效颦?。正是从这个意义?#65292;笔?曾在他文中指?#65306;“在?我们从意识形态上诟病资本主义的领?#65292;当今的世界已没有比中国更加?资本主义’化的国度??/P<

 

“穷人和富人间的差距不过就是?病?? 3??#65292;娟子写下了最后一篇?病床日记?#65288;《肿瘤呼叫转移?这成了她留给这个世界的绝?#65306; “我的忧伤也罢?疼痛也罢、紧张也罢?恐惧也罢在结束化疗后的一个月呼叫而来当一切疑虑确诊为癌细胞已经在我身上转移的时?我反而变得冷静没有眼泪了。就像是明明已经看到了河边的柳树发出了春天的新芽突然间大雪又要把我们带回比这个冬天任何时候都要寒冷的日子但是天是那么湛蓝冰冷的阳光只有隔?璃才有暖意?? “我的命运还在风雨中飘摇上天不知道要给我怎样的痛才肯给我?生机此刻我的美食、美酒?花花世界都变得轻得要飘起?#65292;我宁可这些东西都不曾属于过我。路边的残雪还未化尽这个冬天?的两天的寒风吹得我有些木?#65292;看着楼下草地上儿子昨天堆的小丑雪?#65292;我对自己?#65306;这一次坚强是我唯?选择? 如此感?、痛彻心腑的文字让人不忍卒读。短短半年的时间在这个年轻女人的身上发生多少?#65292;每一桩都强化?与过去时尚生活的反差胃癌、手术?失业、癌转移、二次手术?…一个女?#65292;?#65292;?人要多强大才能扛过这? 晓娟终于没能扛过??8?#65292;她走?#65292;永远离开了她挚爱的时尚生活? ? 晓娟之死是一个媒体事?#65292;揭开了经济高增长期光鲜靓丽的都市时尚生活中鲜为人知的残酷?。这不仅是作为媒体的《时尚?的问?#65292;也不是作为都市商业文化的时尚的问?#65292;问题的关?#65292;在于它暴露了转型期中国传媒事业的腐烂? 山西学?谢泳在?中国现代新闻传统—?文人论政》中?#65306;“九十年代以?#65292;我有?感觉就是报人的社会地位在下降虽然我们还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民间报?#65292;但就是在官方的报业机构里报人在社会上的形象也不如以往这是中国舆论的悲??在九十年代以来的官方报业?#65292;极少出现有较高社会声望的名记者和名报?#65292;这一点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情况很不相同。?成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65292;中国还没有出现大批产生名记?和名报人的社会条?#65292;现在甚至连?报人’这个词也消失了…?? 照笔者的观察比谢泳还不济不要说什么报?#65292;整个的本土新闻业已经不复是维系新闻人“光荣与梦想”的母体新闻记?早已不是?荣光的职业?曾几何时凭一张记者证便能免费搭乘长?卧铺的?无冕之王”时?#65292;?不返了?不仅不荣?#65292;而且意味?困?无保?#65292;甚至危险。文字狱、坐牢不在话?#65292;弄不好会丢?命??“三防?防火、防盗?防记?#65289;怕不只是某个地区的潜规则而是当下中国颇有代表性的官场思维。应该说落到这步田地其背后既有社会进步的?也能看到新闻业集体自甘堕落的轨迹? 大体说来改革?以降除了诸如“三报一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和?求是》杂?#65289;等靠国家财政养活的机关报绝大多数商业运作的媒?#65292;都面临三种尴?#65306;其一无论你有再高远?纯粹的新闻理?#65292;面对党要打?、强化的主流意识形?从马列主义?毛??#65292;到邓理论、三个代?#65292;从GDP主义到中国崛?#65289;你就是?喉舌?#65307;其二通过传媒的发行?广告活动在经济上立足之后当你要向政府依法纳税的时?#65292;你就是?企业?#65307;其三作为媒体即使做纯企业活动至少?分分子?难完全蜕掉所谓的“新闻理想?面对底层国民总试图端起?启蒙”的架子强努?“社会公器?状?这本来没?而且是题中应有之?#65292;但无奈经过经济转?#65292;在?党管媒体”的屋檐?#65292;其作为?公器”的功能已极其有?#65292;且无?受制于上述之??二? 在这种情况下“生存主义?不仅成为合法的??#65292;而且几乎是唯?选择安全第一先活下来“公器?再说能做多少做多少?或?对有的媒体来?#65292;“公器?云云基本上是类似“搂草打兔子”似的行?#65306;主观上办企业客观上向国民传布真理启蒙教化。如果歪打正?#65292;获得几声?“社会公器?的喝?#65292;那是额外收益何乐不为。在残酷的现实下这确实是无可指摘的道路?否则都像?1世纪环球报道》那样灿然绽放?訇然坠落的话岂不更糟?#65292;于国于民更窝?#65311; 理论上是不错?#65292;但产生了?问题那就是这种?择最终会带来媒体企业?#65292;而?择的动力不是别的恰恰来自媒体人?知识分子心?中的怠惰和犬儒情?#65288;毕竟在?自由经济”的沃土做企业要比做“公器?容易得多。企业化本身并不是问?#65292;恰恰相反跟西方国家相?#65292;中国本土的媒体规模过?#65292;体质过弱难以成为现代意义上真正的传媒极大妨碍了公民社会的形成、坐大?但是媒体毕竟是媒?#65292;从组织结构上可以企业?#65292;但?公器”如果不能成其不变的本质内核的话?完全企业化的媒体比一个只追求利益?化的法人企业还要可?? 从这个意义上?#65292;此次“原晓娟事件”中的?时尚》传媒集?#65292;就是这种高风险?媒体”?《时尚先生?、?时尚伊人》?《时尚旅游?、?时尚健康》?《男人装》?《座驾?、?美食与美酒?…?只需看一下这些?时尚》系媒体舰队的刊?#65292;便知道其?扬?传播的是怎样的时尚生活和生活理念了? 在一个提倡??分人先富起来”?“发展即是硬道理”的社会时尚是一部分人的时尚?分人?并高度依存包括?时尚》在内的商业包装本无可厚?#65292;?“让?分人先时尚起来?。但?#65292;作为传播、弘扬这种?中产”价值的媒体理念本身如果在本质上不是“时尚?精神的代名词的话至少不应该相去太远?否则“时尚?便过于惨白?虚脱难以沉淀成当下流行文化的精粹来支撑一代都市商业精英的精神品质? 国际接轨的高品质印刷、如假包换的巨星偶像封面、数以十万计的定制发行?源源不断的广告收?#65292;这些现代传媒工业生产方式下的商业运作如果其结果只是养肥了几个年薪数十万?上百万的老?、董?#65292;而其内容生产者的编辑、记者却连维护一纸劳动合同?抵御?疾病的经济能力都不具备的?#65292;笔?只能?#65306;这是不是大众传媒是大众传媒的羞?这不是媒?#65292;而是内容产业生产?#65292;是内容产业劳动?的??工厂”? ? “血汗工厂?作为?“每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东西?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原罪?在奉行自由竞争资本主义的西方国家早已绝迹却在“初级阶段?的中国得以返祖?滋生且越做越?#65292;连被称为“社会公器?的公共媒体都成了其效颦?。正是从这个意义?#65292;笔?曾在他文中指?#65306;“在?我们从意识形态上诟病资本主义的领?#65292;当今的世界已没有比中国更加?资本主义’化的国度?? 西方政治学?对中国社会形态的描述是?后极权社会?北京学?余世存称“次法西斯主义?无论定义如何今天的中共政权已彻头彻尾地转型为如假包换的右翼政府?具体表现在压制工会活?#65292;为工会?业主委员会等群众自治组织的成立设定过高的法律门槛从立法上加以阻挠在劳动方与资方发生矛盾时它站在资方立场上在外商投资企业中当中国职员与外方发生矛盾?#65292;它则与外方同穿一条裤?#65306;2005??#65292;大连佳能公司因劳资纠纷发动罢?#65292;谈判的结?#65292;在日方都已经妥协同意改善待遇的情况下大连市政府副市长出面宣布大连佳能的罢工为“非法?“工资保持不变?并威胁罢工组织?立即复工否则逮捕。如此动辄对劳动方张?盆大?#65292;对资方则摇头摆尾的政?#65292;你还拿传统的“工农联盟?说事就太不靠谱了。事实上它已经完全走上了自身的反动?罢工的解?#65292;连日本资方都被惊得目瞪口?#65292;虽然在地方政府的支持?#65292;轻获全胜但低调处?#65292;连很多业内同行都被蒙在鼓里? 意识形?上的食左不化和社会政策上的极右暴?#65292;其间乖离过大张力太强成了生产、强化形形色色社会矛盾的大磁场?在这种高强度张力的持续作用下机体的疾病自我诊断系统和自愈自我纠错系统难以正常工作哪?再小的毛?#65292;也会朝大的方向发?#65292;?癌变、恶?#65292;导致不治即所谓社会的“刚性?结构? ?工厂现象在中国绝不是个别?#65292;而是相当普遍、越演越烈的社会毒瘤。之?得不到制?#65292;是因为其背后权力勾结、利益粘连的日益严重化和日趋合法化?中国并非没有相关劳动保护的法律?法规我相?#65292;至少从表面上中国无疑应有尽有甚至反过来以此炫?际社?#65292;成为政府头上的金饰?但是?面由于这些法律?法规的内容本?#65292;从立法上就根本缺失保护弱势群体的理念结果就变成了保护资方甚至是资方赖以榨取劳动方的法律依?#65307;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各级政府自身的?企业化?、利益集团化问题使这些法律?法规?徒成为政客?官员口中的莲?#65292;缺乏可操作?也没有法律强制力。譬?#65292;在一些政府背景的企业?#65292;老板自有政府撑腰甚至老板本身就是官员谁拿劳动法规来说?#65311;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相当可怜的劳动者权益保护?条款在执行过?/span<

西方政治学?对中国社会形态的描述是?后极权社会?北京学?余世存称“次法西斯主义?无论定义如何今天的中共政权已彻头彻尾地转型为如假包换的右翼政府?具体表现在压制工会活?#65292;为工会?业主委员会等群众自治组织的成立设定过高的法律门槛从立法上加以阻挠在劳动方与资方发生矛盾时它站在资方立场上在外商投资企业中当中国职员与外方发生矛盾?#65292;它则与外方同穿一条裤?#65306;2005??#65292;大连佳能公司因劳资纠纷发动罢?#65292;谈判的结?#65292;在日方都已经妥协同意改善待遇的情况下大连市政府副市长出面宣布大连佳能的罢工为“非法?“工资保持不变?并威胁罢工组织?立即复工否则逮捕。如此动辄对劳动方张?盆大?#65292;对资方则摇头摆尾的政?#65292;你还拿传统的“工农联盟?说事就太不靠谱了。事实上它已经完全走上了自身的反动?罢工的解?#65292;连日本资方都被惊得目瞪口?#65292;虽然在地方政府的支持?#65292;轻获全胜但低调处?#65292;连很多业内同行都被蒙在鼓里?

 

意识形?上的食左不化和社会政策上的极右暴?#65292;其间乖离过大张力太强成了生产、强化形形色色社会矛盾的大磁场?在这种高强度张力的持续作用下机体的疾病自我诊断系统和自愈自我纠错系统难以正常工作哪?再小的毛?#65292;也会朝大的方向发?#65292;?癌变、恶?#65292;导致不治即所谓社会的“刚性?结构?/P< “穷人和富人间的差距不过就是?病?? 3??#65292;娟子写下了最后一篇?病床日记?#65288;《肿瘤呼叫转移?这成了她留给这个世界的绝?#65306; “我的忧伤也罢?疼痛也罢、紧张也罢?恐惧也罢在结束化疗后的一个月呼叫而来当一切疑虑确诊为癌细胞已经在我身上转移的时?我反而变得冷静没有眼泪了。就像是明明已经看到了河边的柳树发出了春天的新芽突然间大雪又要把我们带回比这个冬天任何时候都要寒冷的日子但是天是那么湛蓝冰冷的阳光只有隔?璃才有暖意?? “我的命运还在风雨中飘摇上天不知道要给我怎样的痛才肯给我?生机此刻我的美食、美酒?花花世界都变得轻得要飘起?#65292;我宁可这些东西都不曾属于过我。路边的残雪还未化尽这个冬天?的两天的寒风吹得我有些木?#65292;看着楼下草地上儿子昨天堆的小丑雪?#65292;我对自己?#65306;这一次坚强是我唯?选择? 如此感?、痛彻心腑的文字让人不忍卒读。短短半年的时间在这个年轻女人的身上发生多少?#65292;每一桩都强化?与过去时尚生活的反差胃癌、手术?失业、癌转移、二次手术?…一个女?#65292;?#65292;?人要多强大才能扛过这? 晓娟终于没能扛过??8?#65292;她走?#65292;永远离开了她挚爱的时尚生活? ? 晓娟之死是一个媒体事?#65292;揭开了经济高增长期光鲜靓丽的都市时尚生活中鲜为人知的残酷?。这不仅是作为媒体的《时尚?的问?#65292;也不是作为都市商业文化的时尚的问?#65292;问题的关?#65292;在于它暴露了转型期中国传媒事业的腐烂? 山西学?谢泳在?中国现代新闻传统—?文人论政》中?#65306;“九十年代以?#65292;我有?感觉就是报人的社会地位在下降虽然我们还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民间报?#65292;但就是在官方的报业机构里报人在社会上的形象也不如以往这是中国舆论的悲??在九十年代以来的官方报业?#65292;极少出现有较高社会声望的名记者和名报?#65292;这一点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情况很不相同。?成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65292;中国还没有出现大批产生名记?和名报人的社会条?#65292;现在甚至连?报人’这个词也消失了…?? 照笔者的观察比谢泳还不济不要说什么报?#65292;整个的本土新闻业已经不复是维系新闻人“光荣与梦想”的母体新闻记?早已不是?荣光的职业?曾几何时凭一张记者证便能免费搭乘长?卧铺的?无冕之王”时?#65292;?不返了?不仅不荣?#65292;而且意味?困?无保?#65292;甚至危险。文字狱、坐牢不在话?#65292;弄不好会丢?命??“三防?防火、防盗?防记?#65289;怕不只是某个地区的潜规则而是当下中国颇有代表性的官场思维。应该说落到这步田地其背后既有社会进步的?也能看到新闻业集体自甘堕落的轨迹? 大体说来改革?以降除了诸如“三报一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和?求是》杂?#65289;等靠国家财政养活的机关报绝大多数商业运作的媒?#65292;都面临三种尴?#65306;其一无论你有再高远?纯粹的新闻理?#65292;面对党要打?、强化的主流意识形?从马列主义?毛??#65292;到邓理论、三个代?#65292;从GDP主义到中国崛?#65289;你就是?喉舌?#65307;其二通过传媒的发行?广告活动在经济上立足之后当你要向政府依法纳税的时?#65292;你就是?企业?#65307;其三作为媒体即使做纯企业活动至少?分分子?难完全蜕掉所谓的“新闻理想?面对底层国民总试图端起?启蒙”的架子强努?“社会公器?状?这本来没?而且是题中应有之?#65292;但无奈经过经济转?#65292;在?党管媒体”的屋檐?#65292;其作为?公器”的功能已极其有?#65292;且无?受制于上述之??二? 在这种情况下“生存主义?不仅成为合法的??#65292;而且几乎是唯?选择安全第一先活下来“公器?再说能做多少做多少?或?对有的媒体来?#65292;“公器?云云基本上是类似“搂草打兔子”似的行?#65306;主观上办企业客观上向国民传布真理启蒙教化。如果歪打正?#65292;获得几声?“社会公器?的喝?#65292;那是额外收益何乐不为。在残酷的现实下这确实是无可指摘的道路?否则都像?1世纪环球报道》那样灿然绽放?訇然坠落的话岂不更糟?#65292;于国于民更窝?#65311; 理论上是不错?#65292;但产生了?问题那就是这种?择最终会带来媒体企业?#65292;而?择的动力不是别的恰恰来自媒体人?知识分子心?中的怠惰和犬儒情?#65288;毕竟在?自由经济”的沃土做企业要比做“公器?容易得多。企业化本身并不是问?#65292;恰恰相反跟西方国家相?#65292;中国本土的媒体规模过?#65292;体质过弱难以成为现代意义上真正的传媒极大妨碍了公民社会的形成、坐大?但是媒体毕竟是媒?#65292;从组织结构上可以企业?#65292;但?公器”如果不能成其不变的本质内核的话?完全企业化的媒体比一个只追求利益?化的法人企业还要可?? 从这个意义上?#65292;此次“原晓娟事件”中的?时尚》传媒集?#65292;就是这种高风险?媒体”?《时尚先生?、?时尚伊人》?《时尚旅游?、?时尚健康》?《男人装》?《座驾?、?美食与美酒?…?只需看一下这些?时尚》系媒体舰队的刊?#65292;便知道其?扬?传播的是怎样的时尚生活和生活理念了? 在一个提倡??分人先富起来”?“发展即是硬道理”的社会时尚是一部分人的时尚?分人?并高度依存包括?时尚》在内的商业包装本无可厚?#65292;?“让?分人先时尚起来?。但?#65292;作为传播、弘扬这种?中产”价值的媒体理念本身如果在本质上不是“时尚?精神的代名词的话至少不应该相去太远?否则“时尚?便过于惨白?虚脱难以沉淀成当下流行文化的精粹来支撑一代都市商业精英的精神品质? 国际接轨的高品质印刷、如假包换的巨星偶像封面、数以十万计的定制发行?源源不断的广告收?#65292;这些现代传媒工业生产方式下的商业运作如果其结果只是养肥了几个年薪数十万?上百万的老?、董?#65292;而其内容生产者的编辑、记者却连维护一纸劳动合同?抵御?疾病的经济能力都不具备的?#65292;笔?只能?#65306;这是不是大众传媒是大众传媒的羞?这不是媒?#65292;而是内容产业生产?#65292;是内容产业劳动?的??工厂”? ? “血汗工厂?作为?“每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东西?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原罪?在奉行自由竞争资本主义的西方国家早已绝迹却在“初级阶段?的中国得以返祖?滋生且越做越?#65292;连被称为“社会公器?的公共媒体都成了其效颦?。正是从这个意义?#65292;笔?曾在他文中指?#65306;“在?我们从意识形态上诟病资本主义的领?#65292;当今的世界已没有比中国更加?资本主义’化的国度?? 西方政治学?对中国社会形态的描述是?后极权社会?北京学?余世存称“次法西斯主义?无论定义如何今天的中共政权已彻头彻尾地转型为如假包换的右翼政府?具体表现在压制工会活?#65292;为工会?业主委员会等群众自治组织的成立设定过高的法律门槛从立法上加以阻挠在劳动方与资方发生矛盾时它站在资方立场上在外商投资企业中当中国职员与外方发生矛盾?#65292;它则与外方同穿一条裤?#65306;2005??#65292;大连佳能公司因劳资纠纷发动罢?#65292;谈判的结?#65292;在日方都已经妥协同意改善待遇的情况下大连市政府副市长出面宣布大连佳能的罢工为“非法?“工资保持不变?并威胁罢工组织?立即复工否则逮捕。如此动辄对劳动方张?盆大?#65292;对资方则摇头摆尾的政?#65292;你还拿传统的“工农联盟?说事就太不靠谱了。事实上它已经完全走上了自身的反动?罢工的解?#65292;连日本资方都被惊得目瞪口?#65292;虽然在地方政府的支持?#65292;轻获全胜但低调处?#65292;连很多业内同行都被蒙在鼓里? 意识形?上的食左不化和社会政策上的极右暴?#65292;其间乖离过大张力太强成了生产、强化形形色色社会矛盾的大磁场?在这种高强度张力的持续作用下机体的疾病自我诊断系统和自愈自我纠错系统难以正常工作哪?再小的毛?#65292;也会朝大的方向发?#65292;?癌变、恶?#65292;导致不治即所谓社会的“刚性?结构? ?工厂现象在中国绝不是个别?#65292;而是相当普遍、越演越烈的社会毒瘤。之?得不到制?#65292;是因为其背后权力勾结、利益粘连的日益严重化和日趋合法化?中国并非没有相关劳动保护的法律?法规我相?#65292;至少从表面上中国无疑应有尽有甚至反过来以此炫?际社?#65292;成为政府头上的金饰?但是?面由于这些法律?法规的内容本?#65292;从立法上就根本缺失保护弱势群体的理念结果就变成了保护资方甚至是资方赖以榨取劳动方的法律依?#65307;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各级政府自身的?企业化?、利益集团化问题使这些法律?法规?徒成为政客?官员口中的莲?#65292;缺乏可操作?也没有法律强制力。譬?#65292;在一些政府背景的企业?#65292;老板自有政府撑腰甚至老板本身就是官员谁拿劳动法规来说?#65311;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相当可怜的劳动者权益保护?条款在执行过?/span<

 

?工厂现象在中国绝不是个别?#65292;而是相当普遍、越演越烈的社会毒瘤。之?得不到制?#65292;是因为其背后权力勾结、利益粘连的日益严重化和日趋合法化?中国并非没有相关劳动保护的法律?法规我相?#65292;至少从表面上中国无疑应有尽有甚至反过来以此炫?际社?#65292;成为政府头上的金饰?但是?面由于这些法律?法规的内容本?#65292;从立法上就根本缺失保护弱势群体的理念结果就变成了保护资方甚至是资方赖以榨取劳动方的法律依?#65307;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各级政府自身的?企业化?、利益集团化问题使这些法律?法规?徒成为政客?官员口中的莲?#65292;缺乏可操作?也没有法律强制力。譬?#65292;在一些政府背景的企业?#65292;老板自有政府撑腰甚至老板本身就是官员谁拿劳动法规来说?#65311;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相当可怜的劳动者权益保护?条款在执行过程中被各级企业随意阐?#65292;从操作层面上做?下方调整?#65292;其法律效力大打折扣便可想而知了?举个?单的例子在众多的民企、私企中有谁拿国家三令五?#65292;明令强制缴付的?三险??#65288;养?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真当回事相对来说倒是外商投资企业比较规范因为他们在中国本土没有任何行政资?#65292;害?风险宁愿花钱了事图个方便?/P<

 

笔??#65306;此为半年多以前写的旧文?那时新?劳动法?尚未出台。半年后翘盼已久的法律文本终于出?#65292;并于今年1月投入实施?那么这到底是怎样的一部法律呢笔?并非这方面的专家在此不想就其内容做具体评价?但去年下半年新法文本颁布?#65292;到正式实施前华为、沃尔玛等巨型企业不惜支付巨额赔?#65292;买断雇员工龄在工龄?回零”的基础上重新签订劳动合同的事实有目共睹? 可以?#65292;新法虽然在劳动关系上有所调整但未能从法律上阻止工龄?回零”的事实表明被雇佣方的权利仍处于岌岌可危的状况之中? 也许先于《工会法》的修订先出台?劳动法?本身在?辑和法理上就是行不?的?任何国家即使有无懈可击的“良法?也不可能指望资方自主、自愿地去满足劳动方的权?#65292;哪?是合法权利?日本公司每年有?春斗”和“秋斗?都是在?劳动组合?#65288;工会的领导下与资方展?待遇谈判。不达成妥协是要BA工的? 从这个意义上?#65292;中国劳动者的道路还远?。废除了旧?劳动法?只是废除了一部大恶法但并不能说明取?代之的新法便?是非恶法。?十二步说即使新法是非恶法甚至是不折不扣的“良法?那么只凭?法律和劳动监督部门的“监管?而没有以工会为组织的实质性的交涉、斗?#65292;也休想约束血汗工厂的资产者们原晓娟式的悲剧便不会绝迹? 谨以此文悼念原晓娟女?#65292;并反思中国的劳动立法与劳资关系现状? 中国媒体你的名字叫血汗工?—?谨以此文悼念原晓娟女? ?? ? 4?8?#65292;北京媒体人原晓娟女士娟子因积劳成?#65292;罹患癌症?5岁华年告别人?#65292;留下了年?岁的儿子。作为资深编?#65292;晓娟2003年加盟著名的《时尚?集团曾先后任《时尚?系子刊?时尚先生》和《美食与美酒》的编辑主任主持刊物的编务?同时她还以?鼠尾草?的网名开设博客?花花世界?#65288;http:blog.sina.com.cnshuweicao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感性的笔触记录时尚中人眼里的浮华世界?该博客于2006年获“德国之声?举办的全球博客大赛?全球?博客”提?#65292;被评为?中文?博客?#65292;在网络世界里链接如云是不折不扣的时尚名博? 鼠尾?#65292;是生在博主家乡西北高原的?野生植物。其花颜色各?#65292;从大红至绛紫甚至有白色?根入?#65292;含丹参酮对治疗冠心病有奇效?娟子像一朵鲜艳的野花还没有来得及完全绽放便訇然凋谢的惨痛事实不仅折射出转型期中国社会“国家资本主义化”的残酷?而且把大众传?#65292;这个精英云集、光华四射?美轮美奂的巨大机器的暗部以一种不无突?形式暴露在世人的面前。?德国之声”如此评论道“这绝不止是?时尚才女的仙逝故事?鼠尾?#65292;代表?国社会?支生命的?在?速发展的上行社会耗尽生命的火?#65292;在疾病的打击?#65292;粉碎了浮华的幻象…?中国的网络世界中从此少了?迎风摇曳的鼠尾草。? 生于陕西长于青海毕业于人大中文系做过中学教师的娟子是如此珍爱媒体工作。做?时尚媒体?#65292;曾是她念兹在兹的荣光、骄傲?在她留下的唯?部著作?普罗旺斯写真集??#65292;她这样写?#65306;“我在时间的尽头做了?快乐的盗?#65292;但是没有偷走普罗旺斯的一米阳?#65292;却把我的心留在了普罗旺斯明亮、空旷?晴朗?的天空?”这句后来被镌刻在墓碑上的话梦幻般地诠释?娟为之燃烧的职业理想。作为编辑主?#65292;工作量是普?编辑的三倍以?#65292;?厚厚的刊?#65292;三分之一的稿子是她一人编?#65292;还不包括辅导新编辑做稿?为新刊的出版工作到深夜两三点甚至黑白颠?是家常便?#65292;常常是?公睡了一觉醒?#65292;她还在灯下改?子?娟子是完美主义?每每为了?细节不惜推?重来殚精竭虑。就在被查出癌症以后还在病房用电话指导编辑改稿? 世人眼中的时尚媒体人是绕世界飞来飞去用喷气式飞机的酮体丈量城市与城市、国家与国家的距?#65292;下榻超五星级酒店如去?街边的方便店以味蕾感受天下美食?美酒用诗意演绎人生享乐哲学的?“天人?他们以向世人阐释?是美?是品味?格调?才是“人的生活?为天?#65292;香车美女、滨海大道?葡萄美酒、纸醉金迷是他们通行的世界的符号。像?曾进入?时尚》的封面报道和专题策?#65292;被大做特做的绅士名媛们一?#65292;晓娟也以短暂的生?#65292;流星般地划过时尚的天?#65292;留下了一道雪亮的虽嫌仓促却深刻有力的轨迹。法国?瑞士、意大利普罗旺斯、托斯卡纳?西西?#65292;足迹遍布温情之乡以细腻?温婉的笔触描绘了?又一个的人间仙境。但?#65292;在日复一日追星?月的生活?#65292;这位别人眼中优雅的白领丽人?时尚才女过分忽视了自己的健康?受的压力显然超过了极限?后来她在《病床日记?中??#65292;不只?她与老公同时出差把孩子留给保姆超过一?#65307;?从意大利归来甫抵首都机场便打电话让家人取走行?#65292;而她不顾旅?劳顿和时差混?#65292;又匆匆登上了下一班飞?海的飞机…?在这?#65292;活色生香的时尚生活似乎显出了残酷的一面?但更残酷?#65292;还在后面? 2006??#65292;晓娟病?被确诊为胃癌三期。因发现太晚医生说临床治愈率很低只有不到30%。对自己的病?#65292;娟子有清醒的认识在?病床日记》的《自己种下的病因》中她归纳为三点睡眠严重不足、没有善待自己的胃和工作的紧张与压力。但娟子毕竟是乐观的希望自己能成为上天眷顾的?0%。惊魂甫?#65292;娟子很快便投入到与病魔的拉锯战之中?住院实施全胃切除手术她把笔记本电脑带进病?#65292;在博客上写?病床日记?#65292;回应关心她的粉丝和网友?时尚圈的热闹与繁华像雾一样散?#65292;代之以漫长?孤寂、不时伴随着恐惧的住院生活? ?0余篇《病床日记??#65292;娟子?拼死抵抗?神的紧?同时也反思自己的生活包括《时尚??予她的种种浮?#65306;“面对可能相遇的死神我开始重新?考自己的生活方式那些被人羡慕的生活有太多虚妄的假?#65292;让我不能去面对自己心灵的真实…?我要重新?自己的生?#65292;在我的康复之旅上重新完全自我地自由生活?这样的?考如果不是这样的疾病可能我一辈子都无法想通?”?在我?写病床日记的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写完它上帝用这样的方式让我反省我那被人羡慕的生?#65292;那就让我的反省给大家?启发?#65281;”病中的人常常是敏感?#65292;何况病人是一个美丽的时尚女?。娟子病中的文字更加清丽、剔?#65292;有种感官被清水洗涤?过滤后的纯净之美“清晨的脚步终于可以不用匆忙人变得自由?轻灵在水边呼吸清凉的空气阳光洒落在草坪上让生命中的一切忧伤都离我而去?#65281;”至?#65292;娟子依然是乐观的期待相信生命的奇?#65292;博客上充满了美食、美酒与鲜花的图?#65292;在日记中决心“将化疗进行到底”? 击垮娟子?#65292;除了病魔还有病魔以外的东东?前?来势汹汹恶煞凶神后?不期而至披着温柔的面纱?2007??#65292;在被确诊为癌症半年之?#65292;病榻上的原晓娟接到单位??#65292;称鉴于其身体原因《时尚?集团不再与她续签劳动合同。此?#65292;她与《时尚???的合同已?006?1月到?#65292;合同期满?#65292;《时尚?给了?个月的治疗期并?知将相关手术保险关系转走。无法估量此事给晓娟内心造成的伤害?谁都知道在今天的中国重病加失业意味着?。娟子好?#65292;对劝她跟集团老?求情的同事说“我不去求他”?虽然她知道?时尚》的做法有问?#65292;但还是默默接受了事实并开始自谋打算?“你?跟我商量卖房?#65292;我们也不知道你的保险能迁到什么地方?这时你把?改成了?现为自由撰稿?#65292;专栏待价而沽’?就是这样你的博客?#65292;对于《时尚?没有?怨言…??#65307;“她?渴望能重返心爱的工作单位作为单位的一名中?#65292;《时尚?对她这样绝情的做?#65292;让她非常伤心。?娟子死后丈夫项立刚披露说? 接着是春节?屋漏偏遭连夜?#65292;春节?娟子就查出转移?她哭?#65292;哭得很无?#65292;精神被击垮?这一?#65292;她委屈了自己“?…在去住院的前一?#65292;边流泪边给吴总写邮件希望能延长一段保险?”对?#65292;《时尚?似乎网开?“在娟子第二次手术时我们得到通知是可以延长的。这点?时尚》做的并不绝情?”?娟子未离职前领导是来过约两次并且?给了5.5万元现金从没有说明这是什么钱我们?认为是慰问金是很高兴?#65292;对?时尚》是很感谢的后来我算出如果娟子合同不再续?#65292;《时尚?应该支付的补偿就是大?.5万元心中再也高兴不起来?如果说些钱是医疗补助那么对于娟子离职补偿?未给也未见人提?”就这样以表面上“温情脉脉?的形?#65292;晓娟的劳动合同被资方单方面解除? 为了二次手术和接下来的治?#65292;晓娟夫妇不得不卖了一套房子?病?之后接二连三的遭?#65292;让娟子深切地意识?/span<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在中国遍地开花的被称为??工厂”的企业经营理念近年来又多了新的践行者?—中国本土传媒?从理论上?#65292;近现代的传媒工业作为向公民社会?民间传播文化新知、先进?想?价?理?的机?#65292;与高等教育制度一?#65292;本来是与上述“理念?格格不入?#65292;甚至视其为公敌?但曾几何?#65292;连大学都已集体转?#65292;成了公开打出“教育产业化”口号的高等教育托拉?#65292;遑论媒体中国之大已放不下?寂寞的报刊杂志?于是?#65292;昔日的?无冕之王”成了身份卑微?新闻民工”?中国第一电视传媒CCTV可以投资50亿美?#65292;在寸土寸金的CBD建设超豪华后现代风格的央视大?#65292;但却不能对其为千夫所指的、把职员分为三六九等的人事用工制度加以改革??2005?#65292;当北京新锐主流的代表性媒体?新京报?发表社评呼吁《重视新闻从业?的社会保障问题?的时?#65292;在新闻界业内曾引起强烈反?#65292;应?如云。但讽刺的是正是这家报纸却是首都媒体圈公认的“新闻民工?第一大户?/P<

 

原晓娟女士生前曾奉职并为之鞠躬尽瘁的《时尚?集团旗下拥有十数家时尚媒?#65292;在CBD拥有高层智能大厦仅?时尚先生》一家刊物的年广告收入就上亿整个集团的年利润何止千万但媒体的经营?#65292;企业的高?#65292;这些?的?红色资本家??#65292;却冷?对一名为其拼死拼活?熬尽??油的“过劳模”女编辑在罹患不治之症的情况?#65292;终止劳动合同断绝其工资收入的地步

?#65292;被各级企业随意阐?#65292;从操作层面上做?下方调整?#65292;其法律效力大打折扣便可想而知了?举个?单的例子在众多的民企、私企中有谁拿国家三令五?#65292;明令强制缴付的?三险??#65288;养?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真当回事相对来说倒是外商投资企业比较规范因为他们在中国本土没有任何行政资?#65292;害?风险宁愿花钱了事图个方便?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在中国遍地开花的被称为??工厂”的企业经营理念近年来又多了新的践行者?—中国本土传媒?从理论上?#65292;近现代的传媒工业作为向公民社会?民间传播文化新知、先进?想?价?理?的机?#65292;与高等教育制度一?#65292;本来是与上述“理念?格格不入?#65292;甚至视其为公敌?但曾几何?#65292;连大学都已集体转?#65292;成了公开打出“教育产业化”口号的高等教育托拉?#65292;遑论媒体中国之大已放不下?寂寞的报刊杂志?于是?#65292;昔日的?无冕之王”成了身份卑微?新闻民工”?中国第一电视传媒CCTV可以投资50亿美?#65292;在寸土寸金的CBD建设超豪华后现代风格的央视大?#65292;但却不能对其为千夫所指的、把职员分为三六九等的人事用工制度加以改革??2005?#65292;当北京新锐主流的代表性媒体?新京报?发表社评呼吁《重视新闻从业?的社会保障问题?的时?#65292;在新闻界业内曾引起强烈反?#65292;应?如云。但讽刺的是正是这家报纸却是首都媒体圈公认的“新闻民工?第一大户? 原晓娟女士生前曾奉职并为之鞠躬尽瘁的《时尚?集团旗下拥有十数家时尚媒?#65292;在CBD拥有高层智能大厦仅?时尚先生》一家刊物的年广告收入就上亿整个集团的年利润何止千万但媒体的经营?#65292;企业的高?#65292;这些?的?红色资本家??#65292;却冷?对一名为其拼死拼活?熬尽??油的“过劳模”女编辑在罹患不治之症的情况?#65292;终止劳动合同断绝其工资收入的地步 很长时间以来笔?对中国本土的大众传媒特别是那些面向所谓?主流人之”的时尚媒体动辄教人如何品尝葡萄酒?如何用刀叉吃半生的牛扒?如何赏玩老爷车?如何挑?高尔夫球具?如何品巴拿马雪茄等内容充满了本能的厌?#65292;我觉得天底下再没比这更伪贵族、假主流、沐猴?冠?自我感觉良好和装逼犯的事了?我们的媒?#65292;在作为?社会公器”传布公民社会价值理性的天赋功能被去势之?#65292;?大胆诉诸感官利用表面上的经济繁荣刻意营??全民娱乐、娱乐至上的“和谐?氛围其深层动机无非是商业选择即上文所述的“生存主义?而已。但经过重重的商业包?#65292;浮华“时尚?的魅力是如此巨大不仅“世界是平的”一代新人类乐于为其蛊惑不懈地为其大掏腰?#65292;从某种意义上?#65292;连原晓娟这样娱乐内容的始作俑者也被这种异彩纷呈?令人致幻的?时尚生活”给洗了脑?就在她刚做完胃切除手术不?#65292;被集团?知终止劳动合同的时?她还在自己的博客中如此写?#65306;“时尚给了我今天的气?#65292;是美食和葡萄酒给了我现在的世?#65292;我所积累的一切却不能再回报集团?”至?#65292;“时尚?已然超越了单纯的生活方式成了拥有某种霸权的意识形态化符号? 在笔者看?#65292;无论是这种浮华迷幻的“时尚?表象还是千百万其被它洗脑在它?示的被称为?时尚”的生活方式下长大成人?自主“去政治化?的一代商业精?#65292;就其精神实质而言恰恰是反时尚的?反时尚的“时尚??正成为包括?时尚》在内的病?的中国时尚的?消费群? ? 原晓娟死?#65292;其夫项立刚痛定??#65292;感到娟子“不过是《时尚?的一个工具?决心拿起法律的武?#65292;向?时尚》讨?说法。对?#65292;《时尚?方面发表了?时尚传媒集团针对“原晓娟事件”致媒体的公??#65292;澄清情况以正视听不知?原因这封信在网络上短暂出现之?#65292;神秘消失只能查到部分摘抄。但字里行间却玩弄外交辞?#65292;在推卸责任的同时明显诱导舆论影射诉讼的背后有?“除了悲痛之外更深层次的原因?#65292;继续向亡者及其家属泼秽水。如此作?#65292;不仅不?时尚?#65292;?是有失厚道?体面了? 公平地看《时尚?对原晓娟的处?#65292;过于寡情但却未必“违法?。所?#65292;对诉讼的前?笔?基本不抱乐观希望。但?#65292;法有良法与恶法之?#65292;良法的出台以恶法的被唾弃为前提?从这个意义上?#65292;尽管笔?深知在中国目前的法律框架?#65292;此案胜算渺茫但仍然要举双手赞成原的丈夫项先生对?时尚》的诉讼。也?#65292;诉讼的意义就在于让财大气粗的《时尚?说出其?合法性??#65292;从?让这种吃人的“合法?”彻底地暴露在阳光下? 非如?#65292;转型期中国媒体??工厂”的黑暗现实之冰山一?#65292;便无法浮出水?#65292;原晓娟式的悲剧便没有终结的一天? 2007??0?于北京家?

 

很长时间以来笔?对中国本土的大众传媒特别是那些面向所谓?主流人之”的时尚媒体动辄教人如何品尝葡萄酒?如何用刀叉吃半生的牛扒?如何赏玩老爷车?如何挑?高尔夫球具?如何品巴拿马雪茄等内容充满了本能的厌?#65292;我觉得天底下再没比这更伪贵族、假主流、沐猴?冠?自我感觉良好和装逼犯的事了?我们的媒?#65292;在作为?社会公器”传布公民社会价值理性的天赋功能被去势之?#65292;?大胆诉诸感官利用表面上的经济繁荣刻意营??全民娱乐、娱乐至上的“和谐?氛围其深层动机无非是商业选择即上文所述的“生存主义?而已。但经过重重的商业包?#65292;浮华“时尚?的魅力是如此巨大不仅“世界是平的”一代新人类乐于为其蛊惑不懈地为其大掏腰?#65292;从某种意义上?#65292;连原晓娟这样娱乐内容的始作俑者也被这种异彩纷呈?令人致幻的?时尚生活”给洗了脑?就在她刚做完胃切除手术不?#65292;被集团?知终止劳动合同的时?她还在自己的博客中如此写?#65306;“时尚给了我今天的气?#65292;是美食和葡萄酒给了我现在的世?#65292;我所积累的一切却不能再回报集团?”至?#65292;“时尚?已然超越了单纯的生活方式成了拥有某种霸权的意识形态化符号?/P<

 

“穷人和富人间的差距不过就是?病?? 3??#65292;娟子写下了最后一篇?病床日记?#65288;《肿瘤呼叫转移?这成了她留给这个世界的绝?#65306; “我的忧伤也罢?疼痛也罢、紧张也罢?恐惧也罢在结束化疗后的一个月呼叫而来当一切疑虑确诊为癌细胞已经在我身上转移的时?我反而变得冷静没有眼泪了。就像是明明已经看到了河边的柳树发出了春天的新芽突然间大雪又要把我们带回比这个冬天任何时候都要寒冷的日子但是天是那么湛蓝冰冷的阳光只有隔?璃才有暖意?? “我的命运还在风雨中飘摇上天不知道要给我怎样的痛才肯给我?生机此刻我的美食、美酒?花花世界都变得轻得要飘起?#65292;我宁可这些东西都不曾属于过我。路边的残雪还未化尽这个冬天?的两天的寒风吹得我有些木?#65292;看着楼下草地上儿子昨天堆的小丑雪?#65292;我对自己?#65306;这一次坚强是我唯?选择? 如此感?、痛彻心腑的文字让人不忍卒读。短短半年的时间在这个年轻女人的身上发生多少?#65292;每一桩都强化?与过去时尚生活的反差胃癌、手术?失业、癌转移、二次手术?…一个女?#65292;?#65292;?人要多强大才能扛过这? 晓娟终于没能扛过??8?#65292;她走?#65292;永远离开了她挚爱的时尚生活? ? 晓娟之死是一个媒体事?#65292;揭开了经济高增长期光鲜靓丽的都市时尚生活中鲜为人知的残酷?。这不仅是作为媒体的《时尚?的问?#65292;也不是作为都市商业文化的时尚的问?#65292;问题的关?#65292;在于它暴露了转型期中国传媒事业的腐烂? 山西学?谢泳在?中国现代新闻传统—?文人论政》中?#65306;“九十年代以?#65292;我有?感觉就是报人的社会地位在下降虽然我们还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民间报?#65292;但就是在官方的报业机构里报人在社会上的形象也不如以往这是中国舆论的悲??在九十年代以来的官方报业?#65292;极少出现有较高社会声望的名记者和名报?#65292;这一点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情况很不相同。?成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65292;中国还没有出现大批产生名记?和名报人的社会条?#65292;现在甚至连?报人’这个词也消失了…?? 照笔者的观察比谢泳还不济不要说什么报?#65292;整个的本土新闻业已经不复是维系新闻人“光荣与梦想”的母体新闻记?早已不是?荣光的职业?曾几何时凭一张记者证便能免费搭乘长?卧铺的?无冕之王”时?#65292;?不返了?不仅不荣?#65292;而且意味?困?无保?#65292;甚至危险。文字狱、坐牢不在话?#65292;弄不好会丢?命??“三防?防火、防盗?防记?#65289;怕不只是某个地区的潜规则而是当下中国颇有代表性的官场思维。应该说落到这步田地其背后既有社会进步的?也能看到新闻业集体自甘堕落的轨迹? 大体说来改革?以降除了诸如“三报一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和?求是》杂?#65289;等靠国家财政养活的机关报绝大多数商业运作的媒?#65292;都面临三种尴?#65306;其一无论你有再高远?纯粹的新闻理?#65292;面对党要打?、强化的主流意识形?从马列主义?毛??#65292;到邓理论、三个代?#65292;从GDP主义到中国崛?#65289;你就是?喉舌?#65307;其二通过传媒的发行?广告活动在经济上立足之后当你要向政府依法纳税的时?#65292;你就是?企业?#65307;其三作为媒体即使做纯企业活动至少?分分子?难完全蜕掉所谓的“新闻理想?面对底层国民总试图端起?启蒙”的架子强努?“社会公器?状?这本来没?而且是题中应有之?#65292;但无奈经过经济转?#65292;在?党管媒体”的屋檐?#65292;其作为?公器”的功能已极其有?#65292;且无?受制于上述之??二? 在这种情况下“生存主义?不仅成为合法的??#65292;而且几乎是唯?选择安全第一先活下来“公器?再说能做多少做多少?或?对有的媒体来?#65292;“公器?云云基本上是类似“搂草打兔子”似的行?#65306;主观上办企业客观上向国民传布真理启蒙教化。如果歪打正?#65292;获得几声?“社会公器?的喝?#65292;那是额外收益何乐不为。在残酷的现实下这确实是无可指摘的道路?否则都像?1世纪环球报道》那样灿然绽放?訇然坠落的话岂不更糟?#65292;于国于民更窝?#65311; 理论上是不错?#65292;但产生了?问题那就是这种?择最终会带来媒体企业?#65292;而?择的动力不是别的恰恰来自媒体人?知识分子心?中的怠惰和犬儒情?#65288;毕竟在?自由经济”的沃土做企业要比做“公器?容易得多。企业化本身并不是问?#65292;恰恰相反跟西方国家相?#65292;中国本土的媒体规模过?#65292;体质过弱难以成为现代意义上真正的传媒极大妨碍了公民社会的形成、坐大?但是媒体毕竟是媒?#65292;从组织结构上可以企业?#65292;但?公器”如果不能成其不变的本质内核的话?完全企业化的媒体比一个只追求利益?化的法人企业还要可?? 从这个意义上?#65292;此次“原晓娟事件”中的?时尚》传媒集?#65292;就是这种高风险?媒体”?《时尚先生?、?时尚伊人》?《时尚旅游?、?时尚健康》?《男人装》?《座驾?、?美食与美酒?…?只需看一下这些?时尚》系媒体舰队的刊?#65292;便知道其?扬?传播的是怎样的时尚生活和生活理念了? 在一个提倡??分人先富起来”?“发展即是硬道理”的社会时尚是一部分人的时尚?分人?并高度依存包括?时尚》在内的商业包装本无可厚?#65292;?“让?分人先时尚起来?。但?#65292;作为传播、弘扬这种?中产”价值的媒体理念本身如果在本质上不是“时尚?精神的代名词的话至少不应该相去太远?否则“时尚?便过于惨白?虚脱难以沉淀成当下流行文化的精粹来支撑一代都市商业精英的精神品质? 国际接轨的高品质印刷、如假包换的巨星偶像封面、数以十万计的定制发行?源源不断的广告收?#65292;这些现代传媒工业生产方式下的商业运作如果其结果只是养肥了几个年薪数十万?上百万的老?、董?#65292;而其内容生产者的编辑、记者却连维护一纸劳动合同?抵御?疾病的经济能力都不具备的?#65292;笔?只能?#65306;这是不是大众传媒是大众传媒的羞?这不是媒?#65292;而是内容产业生产?#65292;是内容产业劳动?的??工厂”? ? “血汗工厂?作为?“每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东西?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原罪?在奉行自由竞争资本主义的西方国家早已绝迹却在“初级阶段?的中国得以返祖?滋生且越做越?#65292;连被称为“社会公器?的公共媒体都成了其效颦?。正是从这个意义?#65292;笔?曾在他文中指?#65306;“在?我们从意识形态上诟病资本主义的领?#65292;当今的世界已没有比中国更加?资本主义’化的国度?? 西方政治学?对中国社会形态的描述是?后极权社会?北京学?余世存称“次法西斯主义?无论定义如何今天的中共政权已彻头彻尾地转型为如假包换的右翼政府?具体表现在压制工会活?#65292;为工会?业主委员会等群众自治组织的成立设定过高的法律门槛从立法上加以阻挠在劳动方与资方发生矛盾时它站在资方立场上在外商投资企业中当中国职员与外方发生矛盾?#65292;它则与外方同穿一条裤?#65306;2005??#65292;大连佳能公司因劳资纠纷发动罢?#65292;谈判的结?#65292;在日方都已经妥协同意改善待遇的情况下大连市政府副市长出面宣布大连佳能的罢工为“非法?“工资保持不变?并威胁罢工组织?立即复工否则逮捕。如此动辄对劳动方张?盆大?#65292;对资方则摇头摆尾的政?#65292;你还拿传统的“工农联盟?说事就太不靠谱了。事实上它已经完全走上了自身的反动?罢工的解?#65292;连日本资方都被惊得目瞪口?#65292;虽然在地方政府的支持?#65292;轻获全胜但低调处?#65292;连很多业内同行都被蒙在鼓里? 意识形?上的食左不化和社会政策上的极右暴?#65292;其间乖离过大张力太强成了生产、强化形形色色社会矛盾的大磁场?在这种高强度张力的持续作用下机体的疾病自我诊断系统和自愈自我纠错系统难以正常工作哪?再小的毛?#65292;也会朝大的方向发?#65292;?癌变、恶?#65292;导致不治即所谓社会的“刚性?结构? ?工厂现象在中国绝不是个别?#65292;而是相当普遍、越演越烈的社会毒瘤。之?得不到制?#65292;是因为其背后权力勾结、利益粘连的日益严重化和日趋合法化?中国并非没有相关劳动保护的法律?法规我相?#65292;至少从表面上中国无疑应有尽有甚至反过来以此炫?际社?#65292;成为政府头上的金饰?但是?面由于这些法律?法规的内容本?#65292;从立法上就根本缺失保护弱势群体的理念结果就变成了保护资方甚至是资方赖以榨取劳动方的法律依?#65307;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各级政府自身的?企业化?、利益集团化问题使这些法律?法规?徒成为政客?官员口中的莲?#65292;缺乏可操作?也没有法律强制力。譬?#65292;在一些政府背景的企业?#65292;老板自有政府撑腰甚至老板本身就是官员谁拿劳动法规来说?#65311;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相当可怜的劳动者权益保护?条款在执行过?/span<

在笔者看?#65292;无论是这种浮华迷幻的“时尚?表象还是千百万其被它洗脑在它?示的被称为?时尚”的生活方式下长大成人?自主“去政治化?的一代商业精?#65292;就其精神实质而言恰恰是反时尚的?反时尚的“时尚??正成为包括?时尚》在内的病?的中国时尚的?消费群?

 

?/P<

原晓娟死?#65292;其夫项立刚痛定??#65292;感到娟子“不过是《时尚?的一个工具?决心拿起法律的武?#65292;向?时尚》讨?说法。对?#65292;《时尚?方面发表了?时尚传媒集团针对“原晓娟事件”致媒体的公??#65292;澄清情况以正视听不知?原因这封信在网络上短暂出现之?#65292;神秘消失只能查到部分摘抄。但字里行间却玩弄外交辞?#65292;在推卸责任的同时明显诱导舆论影射诉讼的背后有?“除了悲痛之外更深层次的原因?#65292;继续向亡者及其家属泼秽水。如此作?#65292;不仅不?时尚?#65292;?是有失厚道?体面了?

 

公平地看《时尚?对原晓娟的处?#65292;过于寡情但却未必“违法?。所?#65292;对诉讼的前?笔?基本不抱乐观希望。但?#65292;法有良法与恶法之?#65292;良法的出台以恶法的被唾弃为前提?从这个意义上?#65292;尽管笔?深知在中国目前的法律框架?#65292;此案胜算渺茫但仍然要举双手赞成原的丈夫项先生对?时尚》的诉讼。也?#65292;诉讼的意义就在于让财大气粗的《时尚?说出其?合法性??#65292;从?让这种吃人的“合法?”彻底地暴露在阳光下?/P< “穷人和富人间的差距不过就是?病?? 3??#65292;娟子写下了最后一篇?病床日记?#65288;《肿瘤呼叫转移?这成了她留给这个世界的绝?#65306; “我的忧伤也罢?疼痛也罢、紧张也罢?恐惧也罢在结束化疗后的一个月呼叫而来当一切疑虑确诊为癌细胞已经在我身上转移的时?我反而变得冷静没有眼泪了。就像是明明已经看到了河边的柳树发出了春天的新芽突然间大雪又要把我们带回比这个冬天任何时候都要寒冷的日子但是天是那么湛蓝冰冷的阳光只有隔?璃才有暖意?? “我的命运还在风雨中飘摇上天不知道要给我怎样的痛才肯给我?生机此刻我的美食、美酒?花花世界都变得轻得要飘起?#65292;我宁可这些东西都不曾属于过我。路边的残雪还未化尽这个冬天?的两天的寒风吹得我有些木?#65292;看着楼下草地上儿子昨天堆的小丑雪?#65292;我对自己?#65306;这一次坚强是我唯?选择? 如此感?、痛彻心腑的文字让人不忍卒读。短短半年的时间在这个年轻女人的身上发生多少?#65292;每一桩都强化?与过去时尚生活的反差胃癌、手术?失业、癌转移、二次手术?…一个女?#65292;?#65292;?人要多强大才能扛过这? 晓娟终于没能扛过??8?#65292;她走?#65292;永远离开了她挚爱的时尚生活? ? 晓娟之死是一个媒体事?#65292;揭开了经济高增长期光鲜靓丽的都市时尚生活中鲜为人知的残酷?。这不仅是作为媒体的《时尚?的问?#65292;也不是作为都市商业文化的时尚的问?#65292;问题的关?#65292;在于它暴露了转型期中国传媒事业的腐烂? 山西学?谢泳在?中国现代新闻传统—?文人论政》中?#65306;“九十年代以?#65292;我有?感觉就是报人的社会地位在下降虽然我们还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民间报?#65292;但就是在官方的报业机构里报人在社会上的形象也不如以往这是中国舆论的悲??在九十年代以来的官方报业?#65292;极少出现有较高社会声望的名记者和名报?#65292;这一点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情况很不相同。?成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65292;中国还没有出现大批产生名记?和名报人的社会条?#65292;现在甚至连?报人’这个词也消失了…?? 照笔者的观察比谢泳还不济不要说什么报?#65292;整个的本土新闻业已经不复是维系新闻人“光荣与梦想”的母体新闻记?早已不是?荣光的职业?曾几何时凭一张记者证便能免费搭乘长?卧铺的?无冕之王”时?#65292;?不返了?不仅不荣?#65292;而且意味?困?无保?#65292;甚至危险。文字狱、坐牢不在话?#65292;弄不好会丢?命??“三防?防火、防盗?防记?#65289;怕不只是某个地区的潜规则而是当下中国颇有代表性的官场思维。应该说落到这步田地其背后既有社会进步的?也能看到新闻业集体自甘堕落的轨迹? 大体说来改革?以降除了诸如“三报一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和?求是》杂?#65289;等靠国家财政养活的机关报绝大多数商业运作的媒?#65292;都面临三种尴?#65306;其一无论你有再高远?纯粹的新闻理?#65292;面对党要打?、强化的主流意识形?从马列主义?毛??#65292;到邓理论、三个代?#65292;从GDP主义到中国崛?#65289;你就是?喉舌?#65307;其二通过传媒的发行?广告活动在经济上立足之后当你要向政府依法纳税的时?#65292;你就是?企业?#65307;其三作为媒体即使做纯企业活动至少?分分子?难完全蜕掉所谓的“新闻理想?面对底层国民总试图端起?启蒙”的架子强努?“社会公器?状?这本来没?而且是题中应有之?#65292;但无奈经过经济转?#65292;在?党管媒体”的屋檐?#65292;其作为?公器”的功能已极其有?#65292;且无?受制于上述之??二? 在这种情况下“生存主义?不仅成为合法的??#65292;而且几乎是唯?选择安全第一先活下来“公器?再说能做多少做多少?或?对有的媒体来?#65292;“公器?云云基本上是类似“搂草打兔子”似的行?#65306;主观上办企业客观上向国民传布真理启蒙教化。如果歪打正?#65292;获得几声?“社会公器?的喝?#65292;那是额外收益何乐不为。在残酷的现实下这确实是无可指摘的道路?否则都像?1世纪环球报道》那样灿然绽放?訇然坠落的话岂不更糟?#65292;于国于民更窝?#65311; 理论上是不错?#65292;但产生了?问题那就是这种?择最终会带来媒体企业?#65292;而?择的动力不是别的恰恰来自媒体人?知识分子心?中的怠惰和犬儒情?#65288;毕竟在?自由经济”的沃土做企业要比做“公器?容易得多。企业化本身并不是问?#65292;恰恰相反跟西方国家相?#65292;中国本土的媒体规模过?#65292;体质过弱难以成为现代意义上真正的传媒极大妨碍了公民社会的形成、坐大?但是媒体毕竟是媒?#65292;从组织结构上可以企业?#65292;但?公器”如果不能成其不变的本质内核的话?完全企业化的媒体比一个只追求利益?化的法人企业还要可?? 从这个意义上?#65292;此次“原晓娟事件”中的?时尚》传媒集?#65292;就是这种高风险?媒体”?《时尚先生?、?时尚伊人》?《时尚旅游?、?时尚健康》?《男人装》?《座驾?、?美食与美酒?…?只需看一下这些?时尚》系媒体舰队的刊?#65292;便知道其?扬?传播的是怎样的时尚生活和生活理念了? 在一个提倡??分人先富起来”?“发展即是硬道理”的社会时尚是一部分人的时尚?分人?并高度依存包括?时尚》在内的商业包装本无可厚?#65292;?“让?分人先时尚起来?。但?#65292;作为传播、弘扬这种?中产”价值的媒体理念本身如果在本质上不是“时尚?精神的代名词的话至少不应该相去太远?否则“时尚?便过于惨白?虚脱难以沉淀成当下流行文化的精粹来支撑一代都市商业精英的精神品质? 国际接轨的高品质印刷、如假包换的巨星偶像封面、数以十万计的定制发行?源源不断的广告收?#65292;这些现代传媒工业生产方式下的商业运作如果其结果只是养肥了几个年薪数十万?上百万的老?、董?#65292;而其内容生产者的编辑、记者却连维护一纸劳动合同?抵御?疾病的经济能力都不具备的?#65292;笔?只能?#65306;这是不是大众传媒是大众传媒的羞?这不是媒?#65292;而是内容产业生产?#65292;是内容产业劳动?的??工厂”? ? “血汗工厂?作为?“每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东西?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原罪?在奉行自由竞争资本主义的西方国家早已绝迹却在“初级阶段?的中国得以返祖?滋生且越做越?#65292;连被称为“社会公器?的公共媒体都成了其效颦?。正是从这个意义?#65292;笔?曾在他文中指?#65306;“在?我们从意识形态上诟病资本主义的领?#65292;当今的世界已没有比中国更加?资本主义’化的国度?? 西方政治学?对中国社会形态的描述是?后极权社会?北京学?余世存称“次法西斯主义?无论定义如何今天的中共政权已彻头彻尾地转型为如假包换的右翼政府?具体表现在压制工会活?#65292;为工会?业主委员会等群众自治组织的成立设定过高的法律门槛从立法上加以阻挠在劳动方与资方发生矛盾时它站在资方立场上在外商投资企业中当中国职员与外方发生矛盾?#65292;它则与外方同穿一条裤?#65306;2005??#65292;大连佳能公司因劳资纠纷发动罢?#65292;谈判的结?#65292;在日方都已经妥协同意改善待遇的情况下大连市政府副市长出面宣布大连佳能的罢工为“非法?“工资保持不变?并威胁罢工组织?立即复工否则逮捕。如此动辄对劳动方张?盆大?#65292;对资方则摇头摆尾的政?#65292;你还拿传统的“工农联盟?说事就太不靠谱了。事实上它已经完全走上了自身的反动?罢工的解?#65292;连日本资方都被惊得目瞪口?#65292;虽然在地方政府的支持?#65292;轻获全胜但低调处?#65292;连很多业内同行都被蒙在鼓里? 意识形?上的食左不化和社会政策上的极右暴?#65292;其间乖离过大张力太强成了生产、强化形形色色社会矛盾的大磁场?在这种高强度张力的持续作用下机体的疾病自我诊断系统和自愈自我纠错系统难以正常工作哪?再小的毛?#65292;也会朝大的方向发?#65292;?癌变、恶?#65292;导致不治即所谓社会的“刚性?结构? ?工厂现象在中国绝不是个别?#65292;而是相当普遍、越演越烈的社会毒瘤。之?得不到制?#65292;是因为其背后权力勾结、利益粘连的日益严重化和日趋合法化?中国并非没有相关劳动保护的法律?法规我相?#65292;至少从表面上中国无疑应有尽有甚至反过来以此炫?际社?#65292;成为政府头上的金饰?但是?面由于这些法律?法规的内容本?#65292;从立法上就根本缺失保护弱势群体的理念结果就变成了保护资方甚至是资方赖以榨取劳动方的法律依?#65307;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各级政府自身的?企业化?、利益集团化问题使这些法律?法规?徒成为政客?官员口中的莲?#65292;缺乏可操作?也没有法律强制力。譬?#65292;在一些政府背景的企业?#65292;老板自有政府撑腰甚至老板本身就是官员谁拿劳动法规来说?#65311;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相当可怜的劳动者权益保护?条款在执行过?/span<

 

非如?#65292;转型期中国媒体??工厂”的黑暗现实之冰山一?#65292;便无法浮出水?#65292;原晓娟式的悲剧便没有终结的一天?

 

 

2007??0?/P<

于北京家?nbsp;

 
 
Ķ(1808)|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