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ħŮ˵

 
 
 
 
 

־

 
 

?有评论都是苍白的  

2008-05-14 11:23:00|  ࣺ Ӹ̸ |  ǩ |ٱ |ֺС 

  LOFTER ҵƬ  |
?评论都是苍白??? 与汶川大地震?来的人间地狱般的惨状相比与那些面对温总理的安?#65292;却无法忍住哭泣的地震孤儿内心的无助相?#65307;与已经过?8小时却仍然被埋在建筑瓦砾?#65292;气若游丝地等待救援的生命相当多是孩子相比任何评论都是苍白?#65292;甚至是多余的。我想到阿多诺的?#65306;在奥斯威辛之?#65292;诗是?罪恶? 我们能说??#65311;面对如此灾难。打??#65292;锁定新闻频道保持网络的畅?#65292;内心遥想“蜀道难”的灾难现场为灾民默?#65307;同时在心里严肃地考量要不要以及如何收养一个地震孤儿?那个被温总理拉着?#65292;说?国家会管你?但对?视的摄像头却无法止住抽泣的小女孩她早熟的懂事让我心碎? 65年前《大公报》的王芸生写了著名的社评《看重庆念中?#65281;?#65306; “?…河南灾情之?#65292;人民遭遇之惨大家差不多都已知?#65307;但毕竟重到什么程?#65292;惨到?程度大家就很模糊了?谁知道那3000万同?#65292;大都已深陷在饥馑死亡的地狱?饿死的暴骨失?#65292;逃亡的扶老携?#65292;妻离子散挤人从?挨棍?#65292;未必能够得到赈济委员会的登记证?吃杂草的毒发而死吃干树皮的忍不住刺喉绞肠之苦。把妻女驮运到遥远的人肉市场未必能够换到几斗粮食。这惨绝人寰的描?#65292;实在令人不忍卒读。?尤其令人?/span>

?评论都是苍白?/STRONG>

??/STRONG>

解的河南的灾?#65292;中央早已注意中央的查灾大员也早已公毕归来我们也曾听到中央拨了相当数额的赈?#65292;如此纷纭半载而截至本报?讯员上月17日发信时尚未见发放赈款之?#65292;千万灾民还在眼巴巴的巴望。这是何?#65311;? “我们生活在天堂?的重?#65292;重庆无冬人们已感近几天的寒冷。尽管米珠薪?#65292;重庆还很少听到饿死人?人家多已升起熊熊的炭?#65307;而在河南朔风吹雪饥民瑟缩缺衣无食又有多少同胞冻馁而死现时的重?#65292;正在为庆祝平等新约?欢欣诚然值得欢欣我们还应该有些戒慎恐惧之情?现时的重?#65292;正近旧年虽在限价令下而百物跳涨?…一般摩登的食品?#65292;卖空了架子还有人?#65292;人们宁愿今天先撂下花花绿绿的钞票明天再来拿货。尽管贵总有人买…?? “河南的灾民卖田卖人甚至饿死还照纳国?#65292;为什么政府就不可以征发豪商巨富的资产并限制一般富有?‘满不在乎?的购买力看重?#65292;念中?#65292;实在令人感慨万千? “政府对重庆也许将宽厚到?#65307;但我们重庆人却必须深切自?#65292;莫太征?物欲在这灯红酒绿百货上市准备过年之时应该勉抑酒食之欲稍节馈赠之资以移赈河南灾民?如此还可以稍稍减轻我们的罪戾略略安慰我们的良心?? 这篇社评我读了又读?65年后面对奥运

 

与汶川大地震?来的人间地狱般的惨状相比与那些面对温总理的安?#65292;却无法忍住哭泣的地震孤儿内心的无助相?#65307;与已经过?8小时却仍然被埋在建筑瓦砾?#65292;气若游丝地等待救援的生命相当多是孩子相比任何评论都是苍白?#65292;甚至是多余的。我想到阿多诺的?#65306;在奥斯威辛之?#65292;诗是?罪恶?/P>

 

解的河南的灾?#65292;中央早已注意中央的查灾大员也早已公毕归来我们也曾听到中央拨了相当数额的赈?#65292;如此纷纭半载而截至本报?讯员上月17日发信时尚未见发放赈款之?#65292;千万灾民还在眼巴巴的巴望。这是何?#65311;? “我们生活在天堂?的重?#65292;重庆无冬人们已感近几天的寒冷。尽管米珠薪?#65292;重庆还很少听到饿死人?人家多已升起熊熊的炭?#65307;而在河南朔风吹雪饥民瑟缩缺衣无食又有多少同胞冻馁而死现时的重?#65292;正在为庆祝平等新约?欢欣诚然值得欢欣我们还应该有些戒慎恐惧之情?现时的重?#65292;正近旧年虽在限价令下而百物跳涨?…一般摩登的食品?#65292;卖空了架子还有人?#65292;人们宁愿今天先撂下花花绿绿的钞票明天再来拿货。尽管贵总有人买…?? “河南的灾民卖田卖人甚至饿死还照纳国?#65292;为什么政府就不可以征发豪商巨富的资产并限制一般富有?‘满不在乎?的购买力看重?#65292;念中?#65292;实在令人感慨万千? “政府对重庆也许将宽厚到?#65307;但我们重庆人却必须深切自?#65292;莫太征?物欲在这灯红酒绿百货上市准备过年之时应该勉抑酒食之欲稍节馈赠之资以移赈河南灾民?如此还可以稍稍减轻我们的罪戾略略安慰我们的良心?? 这篇社评我读了又读?65年后面对奥运

我们能说??#65311;面对如此灾难。打??#65292;锁定新闻频道保持网络的畅?#65292;内心遥想“蜀道难”的灾难现场为灾民默?#65307;同时在心里严肃地考量要不要以及如何收养一个地震孤儿?那个被温总理拉着?#65292;说?国家会管你?但对?视的摄像头却无法止住抽泣的小女孩她早熟的懂事让我心碎?/P>

 

65年前《大公报》的王芸生写了著名的社评《看重庆念中?#65281;?#65306;

 

“?…河南灾情之?#65292;人民遭遇之惨大家差不多都已知?#65307;但毕竟重到什么程?#65292;惨到?程度大家就很模糊了?谁知道那3000万同?#65292;大都已深陷在饥馑死亡的地狱?饿死的暴骨失?#65292;逃亡的扶老携?#65292;妻离子散挤人从?挨棍?#65292;未必能够得到赈济委员会的登记证?吃杂草的毒发而死吃干树皮的忍不住刺喉绞肠之苦。把妻女驮运到遥远的人肉市场未必能够换到几斗粮食。这惨绝人寰的描?#65292;实在令人不忍卒读。?尤其令人不解?#65292;河南的灾?#65292;中央早已注意中央的查灾大员也早已公毕归来我们也曾听到中央拨了相当数额的赈?#65292;如此纷纭半载而截至本报?讯员上月17日发信时尚未见发放赈款之?#65292;千万灾民还在眼巴巴的巴望。这是何?#65311;?/P>

 

“我们生活在天堂?的重?#65292;重庆无冬人们已感近几天的寒冷。尽管米珠薪?#65292;重庆还很少听到饿死人?人家多已升起熊熊的炭?#65307;而在河南朔风吹雪饥民瑟缩缺衣无食又有多少同胞冻馁而死现时的重?#65292;正在为庆祝平等新约?欢欣诚然值得欢欣我们还应该有些戒慎恐惧之情?现时的重?#65292;正近旧年虽在限价令下而百物跳涨?…一般摩登的食品?#65292;卖空了架子还有人?#65292;人们宁愿今天先撂下花花绿绿的钞票明天再来拿货。尽管贵总有人买…??/P>

 

“河南的灾民卖田卖人甚至饿死还照纳国?#65292;为什么政府就不可以征发豪商巨富的资产并限制一般富有?‘满不在乎?的购买力看重?#65292;念中?#65292;实在令人感慨万千?/P> 解的河南的灾?#65292;中央早已注意中央的查灾大员也早已公毕归来我们也曾听到中央拨了相当数额的赈?#65292;如此纷纭半载而截至本报?讯员上月17日发信时尚未见发放赈款之?#65292;千万灾民还在眼巴巴的巴望。这是何?#65311;? “我们生活在天堂?的重?#65292;重庆无冬人们已感近几天的寒冷。尽管米珠薪?#65292;重庆还很少听到饿死人?人家多已升起熊熊的炭?#65307;而在河南朔风吹雪饥民瑟缩缺衣无食又有多少同胞冻馁而死现时的重?#65292;正在为庆祝平等新约?欢欣诚然值得欢欣我们还应该有些戒慎恐惧之情?现时的重?#65292;正近旧年虽在限价令下而百物跳涨?…一般摩登的食品?#65292;卖空了架子还有人?#65292;人们宁愿今天先撂下花花绿绿的钞票明天再来拿货。尽管贵总有人买…?? “河南的灾民卖田卖人甚至饿死还照纳国?#65292;为什么政府就不可以征发豪商巨富的资产并限制一般富有?‘满不在乎?的购买力看重?#65292;念中?#65292;实在令人感慨万千? “政府对重庆也许将宽厚到?#65307;但我们重庆人却必须深切自?#65292;莫太征?物欲在这灯红酒绿百货上市准备过年之时应该勉抑酒食之欲稍节馈赠之资以移赈河南灾民?如此还可以稍稍减轻我们的罪戾略略安慰我们的良心?? 这篇社评我读了又读?65年后面对奥运

 

“政府对重庆也许将宽厚到?#65307;但我们重庆人却必须深切自?#65292;莫太征?物欲在这灯红酒绿百货上市准备过年之时应该勉抑酒食之欲稍节馈赠之资以移赈河南灾民?如此还可以稍稍减轻我们的罪戾略略安慰我们的良心??/P>

 

圣火举国若狂的时?#65292;?的重庆瞬间变成了昔日的?中原?#65292;多少家庭正经历天人睽隔的人间至痛多少生命还在瓦砾下挣扎?有外出采访的记?朋友发来短信江西瑞金为传奥运火炬不让货车通行?就是20多小?#65292;没吃没喝好几公里。我在想这些货车中有没有正十万火急地赶赴?的赈灾物?#65311;也许那位货车司机本人就是川人正焦虑地等待完成运输工作?#65292;回乡确认家人的安危?在这种情况下时间就是生命的道?#65292;难道还用再三强调?#65311;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喜庆哪?是奥运的国家盛宴难道还是那么地High?#65311;“蜀道难?#65292;震后的蜀道更难?我不知道还有?国道、高?#65292;在这样的时?不该为赈灾让路的?#65311;

这篇社评我读了又读?65年后面对奥运圣火举国若狂的时?#65292;?的重庆瞬间变成了昔日的?中原?#65292;多少家庭正经历天人睽隔的人间至痛多少生命还在瓦砾下挣扎?有外出采访的记?朋友发来短信江西瑞金为传奥运火炬不让货车通行?就是20多小?#65292;没吃没喝好几公里。我在想这些货车中有没有正十万火急地赶赴?的赈灾物?#65311;也许那位货车司机本人就是川人正焦虑地等待完成运输工作?#65292;回乡确认家人的安危?在这种情况下时间就是生命的道?#65292;难道还用再三强调?#65311;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喜庆哪?是奥运的国家盛宴难道还是那么地High?#65311;“蜀道难?#65292;震后的蜀道更难?我不知道还有?国道、高?#65292;在这样的时?不该为赈灾让路的?#65311;

 
 
Ķ(251)|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