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小泽一郎:从王者到造王者的退阵(for《搜狐评论》5月1  

2009-05-13 09:21:08|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泽一郎:从王者到造王者的退阵(for《搜狐评论》5月13日专栏)

十年来,始终盘踞在政坛的重要位置,其过人的政治手腕翻云覆雨,无论反党、退党,还是建立新党,总能处于权力中心,资源不断增殖,牢牢吸引着国民和大众传媒的视线,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枭雄。此番辞职,究竟是“小泽时代”的决定性拐点,还是其发挥政治影响力的“换气期”,尚不到做最后断言的时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小泽即使表面“退阵”,也不会离开权力核心。面向即将拉开的选战,从选举政策的制定,到重大人事的调整,他依然民主党的幕后推手。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对一个政治枭雄来说,没有什么巨创深痛比数度与首相宝座擦肩而过来得更加刻骨铭心了。因此,对小泽而言,悠悠万事,唯此为大,政权更替,才是正经。但此番请辞党代表,意味着首相候选人人选的调整,这很可能同时意味着小泽与首相宝座永远的“撒哟娜啦”。纵然以其人之尊,他尽可以在幕后做“造王者”(King Maker),但“造王者”毕竟不等于“王者”,对一个平生最大梦想是政权更替的人来说,未过一把“开国之君”的瘾,也许是最大的憾事。

十年来,始终盘踞在政坛的重要位置,其过人的政治手腕翻云覆雨,无论反党、退党,还是建立新党,总能处于权力中心,资源不断增殖,牢牢吸引着国民和大众传媒的视线,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枭雄。此番辞职,究竟是“小泽时代”的决定性拐点,还是其发挥政治影响力的“换气期”,尚不到做最后断言的时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小泽即使表面“退阵”,也不会离开权力核心。面向即将拉开的选战,从选举政策的制定,到重大人事的调整,他依然民主党的幕后推手。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对一个政治枭雄来说,没有什么巨创深痛比数度与首相宝座擦肩而过来得更加刻骨铭心了。因此,对小泽而言,悠悠万事,唯此为大,政权更替,才是正经。但此番请辞党代表,意味着首相候选人人选的调整,这很可能同时意味着小泽与首相宝座永远的“撒哟娜啦”。纵然以其人之尊,他尽可以在幕后做“造王者”(King Maker),但“造王者”毕竟不等于“王者”,对一个平生最大梦想是政权更替的人来说,未过一把“开国之君”的瘾,也许是最大的憾事。

 

据日本媒体报道, 5十年来,始终盘踞在政坛的重要位置,其过人的政治手腕翻云覆雨,无论反党、退党,还是建立新党,总能处于权力中心,资源不断增殖,牢牢吸引着国民和大众传媒的视线,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枭雄。此番辞职,究竟是“小泽时代”的决定性拐点,还是其发挥政治影响力的“换气期”,尚不到做最后断言的时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小泽即使表面“退阵”,也不会离开权力核心。面向即将拉开的选战,从选举政策的制定,到重大人事的调整,他依然民主党的幕后推手。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对一个政治枭雄来说,没有什么巨创深痛比数度与首相宝座擦肩而过来得更加刻骨铭心了。因此,对小泽而言,悠悠万事,唯此为大,政权更替,才是正经。但此番请辞党代表,意味着首相候选人人选的调整,这很可能同时意味着小泽与首相宝座永远的“撒哟娜啦”。纵然以其人之尊,他尽可以在幕后做“造王者”(King Maker),但“造王者”毕竟不等于“王者”,对一个平生最大梦想是政权更替的人来说,未过一把“开国之君”的瘾,也许是最大的憾事。11十年来,始终盘踞在政坛的重要位置,其过人的政治手腕翻云覆雨,无论反党、退党,还是建立新党,总能处于权力中心,资源不断增殖,牢牢吸引着国民和大众传媒的视线,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枭雄。此番辞职,究竟是“小泽时代”的决定性拐点,还是其发挥政治影响力的“换气期”,尚不到做最后断言的时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小泽即使表面“退阵”,也不会离开权力核心。面向即将拉开的选战,从选举政策的制定,到重大人事的调整,他依然民主党的幕后推手。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对一个政治枭雄来说,没有什么巨创深痛比数度与首相宝座擦肩而过来得更加刻骨铭心了。因此,对小泽而言,悠悠万事,唯此为大,政权更替,才是正经。但此番请辞党代表,意味着首相候选人人选的调整,这很可能同时意味着小泽与首相宝座永远的“撒哟娜啦”。纵然以其人之尊,他尽可以在幕后做“造王者”(King Maker),但“造王者”毕竟不等于“王者”,对一个平生最大梦想是政权更替的人来说,未过一把“开国之君”的瘾,也许是最大的憾事。,小泽一郎终于辞去了民主党代表的职务。这是基于西松建设问题献金案恶性发酵两个月之后,小泽审时度势的判断,为自己,也为民主党。对此,小泽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为实现政权更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但强调自己并非是“引咎辞职”,而是以退为进,反守为攻。

 

十年来,始终盘踞在政坛的重要位置,其过人的政治手腕翻云覆雨,无论反党、退党,还是建立新党,总能处于权力中心,资源不断增殖,牢牢吸引着国民和大众传媒的视线,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枭雄。此番辞职,究竟是“小泽时代”的决定性拐点,还是其发挥政治影响力的“换气期”,尚不到做最后断言的时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小泽即使表面“退阵”,也不会离开权力核心。面向即将拉开的选战,从选举政策的制定,到重大人事的调整,他依然民主党的幕后推手。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对一个政治枭雄来说,没有什么巨创深痛比数度与首相宝座擦肩而过来得更加刻骨铭心了。因此,对小泽而言,悠悠万事,唯此为大,政权更替,才是正经。但此番请辞党代表,意味着首相候选人人选的调整,这很可能同时意味着小泽与首相宝座永远的“撒哟娜啦”。纵然以其人之尊,他尽可以在幕后做“造王者”(King Maker),但“造王者”毕竟不等于“王者”,对一个平生最大梦想是政权更替的人来说,未过一把“开国之君”的瘾,也许是最大的憾事。从“大秘”大久保隆规被东京地方检察院逮捕以来,小泽及民主党方面始终强调事件所谓“国策调查”的阴谋论背景,矢口否认所有指控,并作出将在法庭上与检方一决雌雄的对决姿态。在这种强硬的姿态下,辞职是认罪服输的表现,自然不在小泽的考量范围之内。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小泽的顽强抵抗,没能改变舆论的风向,越到后来,理解越寡,反对日众;各种民调,呼吁其“退阵”者已高过七成。曾几何时,以对参院的主导为武器,在国会上与自民党分庭抗礼的民主党,从强攻转为守势,乃至最近一些议题的审议、通过,全无紧张感与悬念,几乎被自民党牵着走(如2009年度补充预算案等)。而麻生和自民党暗中渔利,额手称庆,被国民奚落为“超低空飞行”的麻生政权的支持率居然从最低点的7%开始缓慢爬升,目前已回复到32%的“安全水域”。如一任舆论的逆风劲吹不止的话,民主党念兹在兹的政权更替的鸿鹄之志,无疑终将化为一场春梦。于是,党内出现反对的声浪,前党代表前原诚司等少壮派议员公开表示,“小泽不下课,政权难更替”;连77岁高龄的民主党最高顾问、从自民党时代起便与小泽共进退的前大藏相藤井裕久也通过干事长鸠山由纪夫说服小泽下野,其目的是对后者的爱护:“当我们民主党从国民手中接过政权的时候,在对霞关(日政府所在地,泛指政府的行政体制)的改革问题上,小泽之力不可替代。只有辞去代表才能保存余力。”在这种情况下,小泽痛定思痛,于断。用他自己的话说,此举是“为了使举党一致的体制变得更加坚不可摧”。过去两个月来,因西松献金案的冲击及作为党魁的小泽本人的焦头烂额,民主党的党政事实上处于停滞状态,为应对今秋之前必将到来的众院大选的包括选举公约的制定在内的一系列极其重要的工作也被搁置至今;而原定于本月13日举行的、广受国民关注的与麻生的党魁国会辩论,也因民主党的人事变动而流产,这无疑会对民主党产生相当不利的影响。民主党能否在小泽下野后,迅速搬回已多有涣散的凝聚力,重新集结、出发,在随时可能开始的选战中立于不败之地,此后的应对至关重要,容不得半点疏忽——任何失误都将是致命的,因为已然没有政策试错的时间。接下来,新的党代表将从冈田克也副代表、鸠山由纪夫干事长、菅直人代理党代表及前党代表前原诚司等被认为有力人选中产生,并以之为核心,构筑旨在赢得大选的“举党体制”。但由于长期以来,民主党对小泽个人权威的过度依存,无论谁接棒,都不可能形成像小泽那样的凝聚力,这也是民主党最令人担忧之处。也正因此,小泽在位时,其压倒一切的个人魅力和权威,也相当程度上妨碍了党内对其领导责任的追究。就西松献金案而言,对于国民和舆论的批判,原本就未做出充分的说明与反省的党,徒置换一张作为“选举看板”的党代表面孔,何以回应国民对政治“自净能力”的质疑,仍然是一个沉重的课题。民主党自身,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大杂院”(日媒对民主党的不无奚落意味的称谓),除了小泽自己来自自民党外,还有旧社会党系、旧民社党系等势力,出身各异,山头林立,非有强力权威者,实难凝聚党内团结,遑论一致对外,这恐怕也是两月前,西松献金丑闻刚被曝光时,小泽欲退而不能的主要原因。放眼党内,青黄不接,要想找一名像小泽那样的“卡里斯玛”型“带头大哥”殊为不易。这不仅是政权更替的障碍,即使能勉强实现更替,当政后的执政也着实堪忧。小泽其人在过去二5月黄金周期间终于做出了“退阵”以救党的了断。用他自己的话说,此举是“为了使举党一致的体制变得更加坚不可摧”。

 

十年来,始终盘踞在政坛的重要位置,其过人的政治手腕翻云覆雨,无论反党、退党,还是建立新党,总能处于权力中心,资源不断增殖,牢牢吸引着国民和大众传媒的视线,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枭雄。此番辞职,究竟是“小泽时代”的决定性拐点,还是其发挥政治影响力的“换气期”,尚不到做最后断言的时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小泽即使表面“退阵”,也不会离开权力核心。面向即将拉开的选战,从选举政策的制定,到重大人事的调整,他依然民主党的幕后推手。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对一个政治枭雄来说,没有什么巨创深痛比数度与首相宝座擦肩而过来得更加刻骨铭心了。因此,对小泽而言,悠悠万事,唯此为大,政权更替,才是正经。但此番请辞党代表,意味着首相候选人人选的调整,这很可能同时意味着小泽与首相宝座永远的“撒哟娜啦”。纵然以其人之尊,他尽可以在幕后做“造王者”(King Maker),但“造王者”毕竟不等于“王者”,对一个平生最大梦想是政权更替的人来说,未过一把“开国之君”的瘾,也许是最大的憾事。

过去两个月来,因西松献金案的冲击及作为党魁的小泽本人的焦头烂额,民主党的党政事实上处于停滞状态,为应对今秋之前必将到来的众院大选的包括选举公约的制定在内的一系列极其重要的工作也被搁置至今;而原定于本月13小泽一郎:从王者到造王者的退阵(for《搜狐评论》5月13日专栏)刘 柠据日本媒体报道,5月11日,小泽一郎终于辞去了民主党代表的职务。这是基于西松建设问题献金案恶性发酵两个月之后,小泽审时度势的判断,为自己,也为民主党。对此,小泽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为实现政权更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但强调自己并非是“引咎辞职”,而是以退为进,反守为攻。从“大秘”大久保隆规被东京地方检察院逮捕以来,小泽及民主党方面始终强调事件所谓“国策调查”的阴谋论背景,矢口否认所有指控,并作出将在法庭上与检方一决雌雄的对决姿态。在这种强硬的姿态下,辞职是认罪服输的表现,自然不在小泽的考量范围之内。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小泽的顽强抵抗,没能改变舆论的风向,越到后来,理解越寡,反对日众;各种民调,呼吁其“退阵”者已高过七成。曾几何时,以对参院的主导为武器,在国会上与自民党分庭抗礼的民主党,从强攻转为守势,乃至最近一些议题的审议、通过,全无紧张感与悬念,几乎被自民党牵着走(如2009年度补充预算案等)。而麻生和自民党暗中渔利,额手称庆,被国民奚落为“超低空飞行”的麻生政权的支持率居然从最低点的7%开始缓慢爬升,目前已回复到32%的“安全水域”。如一任舆论的逆风劲吹不止的话,民主党念兹在兹的政权更替的鸿鹄之志,无疑终将化为一场春梦。于是,党内出现反对的声浪,前党代表前原诚司等少壮派议员公开表示,“小泽不下课,政权难更替”;连77岁高龄的民主党最高顾问、从自民党时代起便与小泽共进退的前大藏相藤井裕久也通过干事长鸠山由纪夫说服小泽下野,其目的是对后者的爱护:“当我们民主党从国民手中接过政权的时候,在对霞关(日政府所在地,泛指政府的行政体制)的改革问题上,小泽之力不可替代。只有辞去代表才能保存余力。”在这种情况下,小泽痛定思痛,于5月黄金周期间终于做出了“退阵”以救党的了日举行的、广受国民关注的与麻生的党魁国会辩论,也因民主党的人事变动而流产,这无疑会对民主党产生相当不利的影响。民主党能否在小泽下野后,迅速搬回已多有涣散的凝聚力,重新集结、出发,在随时可能开始的选战中立于不败之地,此后的应对至关重要,容不得半点疏忽——任何失误都将是致命的,因为已然没有政策试错的时间。

 

断。用他自己的话说,此举是“为了使举党一致的体制变得更加坚不可摧”。过去两个月来,因西松献金案的冲击及作为党魁的小泽本人的焦头烂额,民主党的党政事实上处于停滞状态,为应对今秋之前必将到来的众院大选的包括选举公约的制定在内的一系列极其重要的工作也被搁置至今;而原定于本月13日举行的、广受国民关注的与麻生的党魁国会辩论,也因民主党的人事变动而流产,这无疑会对民主党产生相当不利的影响。民主党能否在小泽下野后,迅速搬回已多有涣散的凝聚力,重新集结、出发,在随时可能开始的选战中立于不败之地,此后的应对至关重要,容不得半点疏忽——任何失误都将是致命的,因为已然没有政策试错的时间。接下来,新的党代表将从冈田克也副代表、鸠山由纪夫干事长、菅直人代理党代表及前党代表前原诚司等被认为有力人选中产生,并以之为核心,构筑旨在赢得大选的“举党体制”。但由于长期以来,民主党对小泽个人权威的过度依存,无论谁接棒,都不可能形成像小泽那样的凝聚力,这也是民主党最令人担忧之处。也正因此,小泽在位时,其压倒一切的个人魅力和权威,也相当程度上妨碍了党内对其领导责任的追究。就西松献金案而言,对于国民和舆论的批判,原本就未做出充分的说明与反省的党,徒置换一张作为“选举看板”的党代表面孔,何以回应国民对政治“自净能力”的质疑,仍然是一个沉重的课题。民主党自身,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大杂院”(日媒对民主党的不无奚落意味的称谓),除了小泽自己来自自民党外,还有旧社会党系、旧民社党系等势力,出身各异,山头林立,非有强力权威者,实难凝聚党内团结,遑论一致对外,这恐怕也是两月前,西松献金丑闻刚被曝光时,小泽欲退而不能的主要原因。放眼党内,青黄不接,要想找一名像小泽那样的“卡里斯玛”型“带头大哥”殊为不易。这不仅是政权更替的障碍,即使能勉强实现更替,当政后的执政也着实堪忧。小泽其人在过去二接下来,新的党代表将从冈田克也副代表、鸠山由纪夫干事长、菅直人代理党代表及前党代表前原诚司等被认为有力人选中产生,并以之为核心,构筑旨在赢得大选的“举党体制”。但由于长期以来,民主党对小泽个人权威的过度依存,无论谁接棒,都不可能形成像小泽那样的凝聚力,这也是民主党最令人担忧之处。也正因此,小泽在位时,其压倒一切的个人魅力和权威,也相当程度上妨碍了党内对其领导责任的追究。就西松献金案而言,对于国民和舆论的批判,原本就未做出充分的说明与反省的党,徒置换一张作为“选举看板”的党代表面孔,何以回应国民对政治“自净能力”的质疑,仍然是一个沉重的课题。

 

断。用他自己的话说,此举是“为了使举党一致的体制变得更加坚不可摧”。过去两个月来,因西松献金案的冲击及作为党魁的小泽本人的焦头烂额,民主党的党政事实上处于停滞状态,为应对今秋之前必将到来的众院大选的包括选举公约的制定在内的一系列极其重要的工作也被搁置至今;而原定于本月13日举行的、广受国民关注的与麻生的党魁国会辩论,也因民主党的人事变动而流产,这无疑会对民主党产生相当不利的影响。民主党能否在小泽下野后,迅速搬回已多有涣散的凝聚力,重新集结、出发,在随时可能开始的选战中立于不败之地,此后的应对至关重要,容不得半点疏忽——任何失误都将是致命的,因为已然没有政策试错的时间。接下来,新的党代表将从冈田克也副代表、鸠山由纪夫干事长、菅直人代理党代表及前党代表前原诚司等被认为有力人选中产生,并以之为核心,构筑旨在赢得大选的“举党体制”。但由于长期以来,民主党对小泽个人权威的过度依存,无论谁接棒,都不可能形成像小泽那样的凝聚力,这也是民主党最令人担忧之处。也正因此,小泽在位时,其压倒一切的个人魅力和权威,也相当程度上妨碍了党内对其领导责任的追究。就西松献金案而言,对于国民和舆论的批判,原本就未做出充分的说明与反省的党,徒置换一张作为“选举看板”的党代表面孔,何以回应国民对政治“自净能力”的质疑,仍然是一个沉重的课题。民主党自身,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大杂院”(日媒对民主党的不无奚落意味的称谓),除了小泽自己来自自民党外,还有旧社会党系、旧民社党系等势力,出身各异,山头林立,非有强力权威者,实难凝聚党内团结,遑论一致对外,这恐怕也是两月前,西松献金丑闻刚被曝光时,小泽欲退而不能的主要原因。放眼党内,青黄不接,要想找一名像小泽那样的“卡里斯玛”型“带头大哥”殊为不易。这不仅是政权更替的障碍,即使能勉强实现更替,当政后的执政也着实堪忧。小泽其人在过去二民主党自身,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大杂院”(日媒对民主党的不无奚落意味的称谓),除了小泽自己来自自民党外,还有旧社会党系、旧民社党系等势力,出身各异,山头林立,非有强力权威者,实难凝聚党内团结,遑论一致对外,这恐怕也是两月前,西松献金丑闻刚被曝光时,小泽欲退而不能的主要原因。放眼党内,青黄不接,要想找一名像小泽那样的“卡里斯玛”型“带头大哥”殊为不易。这不仅是政权更替的障碍,即使能勉强实现更替,当政后的执政也着实堪忧。

 

小泽其人在过去二十年来,始终盘踞在政坛的重要位置,其过人的政治手腕翻云覆雨,无论反党、退党,还是建立新党,总能处于权力中心,资源不断增殖,牢牢吸引着国民和大众传媒的视线,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枭雄。此番辞职,究竟是“小泽时代”的决定性拐点,还是其发挥政治影响力的“换气期”,尚不到做最后断言的时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小泽即使表面“退阵”,也不会离开权力核心。面向即将拉开的选战,从选举政策的制定,到重大人事的调整,他依然民主党的幕后推手。

 

小泽一郎:从王者到造王者的退阵(for《搜狐评论》5月13日专栏)刘 柠据日本媒体报道,5月11日,小泽一郎终于辞去了民主党代表的职务。这是基于西松建设问题献金案恶性发酵两个月之后,小泽审时度势的判断,为自己,也为民主党。对此,小泽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为实现政权更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但强调自己并非是“引咎辞职”,而是以退为进,反守为攻。从“大秘”大久保隆规被东京地方检察院逮捕以来,小泽及民主党方面始终强调事件所谓“国策调查”的阴谋论背景,矢口否认所有指控,并作出将在法庭上与检方一决雌雄的对决姿态。在这种强硬的姿态下,辞职是认罪服输的表现,自然不在小泽的考量范围之内。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小泽的顽强抵抗,没能改变舆论的风向,越到后来,理解越寡,反对日众;各种民调,呼吁其“退阵”者已高过七成。曾几何时,以对参院的主导为武器,在国会上与自民党分庭抗礼的民主党,从强攻转为守势,乃至最近一些议题的审议、通过,全无紧张感与悬念,几乎被自民党牵着走(如2009年度补充预算案等)。而麻生和自民党暗中渔利,额手称庆,被国民奚落为“超低空飞行”的麻生政权的支持率居然从最低点的7%开始缓慢爬升,目前已回复到32%的“安全水域”。如一任舆论的逆风劲吹不止的话,民主党念兹在兹的政权更替的鸿鹄之志,无疑终将化为一场春梦。于是,党内出现反对的声浪,前党代表前原诚司等少壮派议员公开表示,“小泽不下课,政权难更替”;连77岁高龄的民主党最高顾问、从自民党时代起便与小泽共进退的前大藏相藤井裕久也通过干事长鸠山由纪夫说服小泽下野,其目的是对后者的爱护:“当我们民主党从国民手中接过政权的时候,在对霞关(日政府所在地,泛指政府的行政体制)的改革问题上,小泽之力不可替代。只有辞去代表才能保存余力。”在这种情况下,小泽痛定思痛,于5月黄金周期间终于做出了“退阵”以救党的了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对一个政治枭雄来说,没有什么巨创深痛比数度与首相宝座擦肩而过来得更加刻骨铭心了。因此,对小泽而言,悠悠万事,唯此为大,政权更替,才是正经。但此番请辞党代表,意味着首相候选人人选的调整,这很可能同时意味着小泽与首相宝座永远的“撒哟娜啦”。纵然以其人之尊,他尽可以在幕后做“造王者”(King Maker),但“造王者”毕竟不等于“王者”,对一个平生最大梦想是政权更替的人来说,未过一把“开国之君”的瘾,也许是最大的憾事。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