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朝鲜会不会重蹈核试验覆辙?(for《南方都市报》5月3日  

2009-05-03 11:48:40|  分类: 朝鲜半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噩梦”来形容并不为过。既然中俄两国明确表达了反对新的制裁的立场,基于制裁的施压主体便只有美日。而由于日朝贸易规模过小(仅区区数百万美元),日本的单独制裁作用有限,那么唯一有效的牌就在美国手中:美到底是同调日本,联合发动对朝制裁,还是启动美朝交涉,是至为关键的一步,关系到奥巴马时代朝核问题的走向和六方机制的存续问题。假使奥巴马倾向于选择压力政策的话,一个可以设想的逻辑发展是,平壤以“超强硬对强硬”,再次试水核试,时机很可能是朝鲜战争爆发纪念日的6月25日前后。因为,对朝鲜来说,手里除了强硬牌,没别的,只能动真格的,而且会步步升级,一张比一张来得硬。2006年10月,朝鲜实施了一次地下核爆,招致联合国安理会1718号决议的出台及此后3年的六方马拉松谈判。如果平壤如法炮制,同样的戏再演一场的话,是不是完全重复同样的路径尚不好说,但一切退回到原点是肯定的。那样的话,不仅六方国家,朝核问题真的会变成全世界的梦魇。

朝鲜会不会重蹈核试验覆辙?(for《南方都市报》5月3日)刘 柠据新华社4月29日报道,朝鲜外务省发言人29日发表声明说,如果联合国安理会不就侵犯朝鲜自主权的行动“赔礼道歉”的话,朝鲜将进一步采取自卫措施,再次实施核试验和试射洲际弹道导弹。同时,决定自行建设轻水反应堆核电站。作为核电站建设的第一步,将立即着手技术开发和核燃料生产。针对4月5日朝鲜的发射行动,联合国安理会于14日通过了一份主席声明,对朝鲜违背1718号决议的行动表示“谴责”,并要求其停止进一步的发射活动。对此,朝鲜做出激烈反弹:驻联合国代表拒绝接受主席声明,同时宣布退出六方会谈,重新恢复、启动已去功能化的相关核设施,并立即付诸行动——拆除相关核设施上的监视探头,驱除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检查人员和在宁边监督去功能化作业的美国专家。2002年核危机时,朝鲜也做出过类似的反应,但每个步骤,都花了一定的时间,远不如此次“迅雷不及掩耳”。应该说,对朝鲜可能会以声言退出六方会谈来对抗安理会声明,国际社会是有心理准备的,但对其进一步的反应,甚至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重新开始再处理核燃料决定的升级态势,多少有些出乎意料。围绕此次发射问题,被认为是“友好国家说客”的中国政协副主席李金华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分别闪电访问了平壤,但均未获得金正日接见的事实,也被国际社会普遍解读为“调停无效”。回首15年来,国际社会在解决朝核问题上所走过的道路,几乎唯一可取的“经验”,是压力与对话(大棒与胡萝卜)并用政策。对前者来说,目前由日本施加的对朝单独制裁及联合国制裁委员会把朝鲜的3家公司列为制裁对象等措施,基本上对平壤构不成太大的压力。就联合国制裁而言,本来就未附加任何强制性违朝鲜会不会重蹈核试验覆辙?(for《南方都市报》5月3日)

 

据新华社4月29日报道,朝鲜外务省发言人29日发表声明说,如果联合国安理会不就侵犯朝鲜自主权的行动“赔礼道歉”的话,朝鲜将进一步采取自卫措施,再次实施核试验和试射洲际弹道导弹。同时,决定自行建设轻水反应堆核电站。作为核电站建设的第一步,将立即着手技术开发和核燃料生产。

反罚则,制裁实施与否,全凭当事国一己的判断。并且,由于中俄两国微妙立场的保护,制裁名单也从当初美日动议的11-14家公司,最终圈定为目前的3家。可以说,有一定压力,但不是决定性的。要想谋求更大的压力,美国的包括恢复对朝鲜“支恐国家”指定在内的单独制裁不可或缺。去年底前总统布什对朝鲜“摘帽”时就曾表达过朝鲜核设施的去功能化是不可逆的,而美国的“摘帽”则是可逆的立场。但后续的发展证明,去功能化也并非绝对不可逆。但既然平壤的去功能化“可逆”,且相关核设施正在恢复启动,那么华盛顿的制裁到底是否可行呢?这就关涉到美对朝政策的另一面:对话。换句话说,华盛顿是否已形成了收起棒子,以胡萝卜来应对的政策性意向。对此,尽管希拉里国务卿曾表达过美国无不应对对朝谈判的意图,但当平壤宣布再处理核燃料后,美方的态度又变得强硬起来。这种摇摆的背后,一方面说明“奥巴马版”对朝政策尚未最终出台;另一方面,即使美在政策上倾向于胡萝卜解决,但到底要准备多少胡萝卜才能搞掂,包括暂时平息事态后的风险评估(诸如会不会有下次?如果有的话,下次的解决成本会不会更大?)等具体方案的敲定,肯定尚需时日。但时不我待,包括白宫焦头烂额的状况在内,也是平壤审势度势、伺机要价的战略考量的要素之一。如果听任朝鲜对8千支使用过的乏燃料棒实施再处理的话,那么到今年秋天,便会产出25-30公斤的钚燃料,可用于5枚弹头;而未使用的燃料棒尚有1.5万支,如去年炸毁的冷却塔重建,相关核设施恢复的话,明年内确保10枚弹头的钚产量似乎也是可期待的。如果再与最近日美韩军事当局得到的一份关于朝鲜已成功开发出可用于搭载在弹道导弹上的小型核弹头的军情(见4月29日《产经新闻》报道)联系起来的话,事态用“

 

针对4月5日朝鲜的发射行动,联合国安理会于14日通过了一份主席声明,对朝鲜违背1718号决议的行动表示“谴责”,并要求其停止进一步的发射活动。对此,朝鲜做出激烈反弹:驻联合国代表拒绝接受主席声明,同时宣布退出六方会谈,重新恢复、启动已去功能化的相关核设施,并立即付诸行动——拆除相关核设施上的监视探头,驱除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检查人员和在宁边监督去功能化作业的美国专家。2002年核危机时,朝鲜也做出过类似的反应,但每个步骤,都花了一定的时间,远不如此次“迅雷不及掩耳”。

 

应该说,对朝鲜可能会以声言退出六方会谈来对抗安理会声明,国际社会是有心理准备的,但对其进一步的反应,甚至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重新开始再处理核燃料决定的升级态势,多少有些出乎意料。围绕此次发射问题,被认为是“友好国家说客”的中国政协副主席李金华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分别闪电访问了平壤,但均未获得金正日接见的事实,也被国际社会普遍解读为“调停无效”。

 

回首15年来,国际社会在解决朝核问题上所走过的道路,几乎唯一可取的“经验”,是压力与对话(大棒与胡萝卜)并用政策。对前者来说,目前由日本施加的对朝单独制裁及联合国制裁委员会把朝鲜的3家公司列为制裁对象等措施,基本上对平壤构不成太大的压力。就联合国制裁而言,本来就未附加任何强制性违反罚则,制裁实施与否,全凭当事国一己的判断。并且,由于中俄两国微妙立场的保护,制裁名单也从当初美日动议的11-14家公司,最终圈定为目前的3家。可以说,有一定压力,但不是决定性的。

朝鲜会不会重蹈核试验覆辙?(for《南方都市报》5月3日)刘 柠据新华社4月29日报道,朝鲜外务省发言人29日发表声明说,如果联合国安理会不就侵犯朝鲜自主权的行动“赔礼道歉”的话,朝鲜将进一步采取自卫措施,再次实施核试验和试射洲际弹道导弹。同时,决定自行建设轻水反应堆核电站。作为核电站建设的第一步,将立即着手技术开发和核燃料生产。针对4月5日朝鲜的发射行动,联合国安理会于14日通过了一份主席声明,对朝鲜违背1718号决议的行动表示“谴责”,并要求其停止进一步的发射活动。对此,朝鲜做出激烈反弹:驻联合国代表拒绝接受主席声明,同时宣布退出六方会谈,重新恢复、启动已去功能化的相关核设施,并立即付诸行动——拆除相关核设施上的监视探头,驱除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检查人员和在宁边监督去功能化作业的美国专家。2002年核危机时,朝鲜也做出过类似的反应,但每个步骤,都花了一定的时间,远不如此次“迅雷不及掩耳”。应该说,对朝鲜可能会以声言退出六方会谈来对抗安理会声明,国际社会是有心理准备的,但对其进一步的反应,甚至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重新开始再处理核燃料决定的升级态势,多少有些出乎意料。围绕此次发射问题,被认为是“友好国家说客”的中国政协副主席李金华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分别闪电访问了平壤,但均未获得金正日接见的事实,也被国际社会普遍解读为“调停无效”。回首15年来,国际社会在解决朝核问题上所走过的道路,几乎唯一可取的“经验”,是压力与对话(大棒与胡萝卜)并用政策。对前者来说,目前由日本施加的对朝单独制裁及联合国制裁委员会把朝鲜的3家公司列为制裁对象等措施,基本上对平壤构不成太大的压力。就联合国制裁而言,本来就未附加任何强制性违

 

要想谋求更大的压力,美国的包括恢复对朝鲜“支恐国家”指定在内的单独制裁不可或缺。去年底前总统布什对朝鲜“摘帽”时就曾表达过朝鲜核设施的去功能化是不可逆的,而美国的“摘帽”则是可逆的立场。但后续的发展证明,去功能化也并非绝对不可逆。但既然平壤的去功能化“可逆”,且相关核设施正在恢复启动,那么华盛顿的制裁到底是否可行呢?这就关涉到美对朝政策的另一面:对话。换句话说,华盛顿是否已形成了收起棒子,以胡萝卜来应对的政策性意向。

 

朝鲜会不会重蹈核试验覆辙?(for《南方都市报》5月3日)刘 柠据新华社4月29日报道,朝鲜外务省发言人29日发表声明说,如果联合国安理会不就侵犯朝鲜自主权的行动“赔礼道歉”的话,朝鲜将进一步采取自卫措施,再次实施核试验和试射洲际弹道导弹。同时,决定自行建设轻水反应堆核电站。作为核电站建设的第一步,将立即着手技术开发和核燃料生产。针对4月5日朝鲜的发射行动,联合国安理会于14日通过了一份主席声明,对朝鲜违背1718号决议的行动表示“谴责”,并要求其停止进一步的发射活动。对此,朝鲜做出激烈反弹:驻联合国代表拒绝接受主席声明,同时宣布退出六方会谈,重新恢复、启动已去功能化的相关核设施,并立即付诸行动——拆除相关核设施上的监视探头,驱除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检查人员和在宁边监督去功能化作业的美国专家。2002年核危机时,朝鲜也做出过类似的反应,但每个步骤,都花了一定的时间,远不如此次“迅雷不及掩耳”。应该说,对朝鲜可能会以声言退出六方会谈来对抗安理会声明,国际社会是有心理准备的,但对其进一步的反应,甚至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重新开始再处理核燃料决定的升级态势,多少有些出乎意料。围绕此次发射问题,被认为是“友好国家说客”的中国政协副主席李金华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分别闪电访问了平壤,但均未获得金正日接见的事实,也被国际社会普遍解读为“调停无效”。回首15年来,国际社会在解决朝核问题上所走过的道路,几乎唯一可取的“经验”,是压力与对话(大棒与胡萝卜)并用政策。对前者来说,目前由日本施加的对朝单独制裁及联合国制裁委员会把朝鲜的3家公司列为制裁对象等措施,基本上对平壤构不成太大的压力。就联合国制裁而言,本来就未附加任何强制性违

对此,尽管希拉里国务卿曾表达过美国无不应对对朝谈判的意图,但当平壤宣布再处理核燃料后,美方的态度又变得强硬起来。这种摇摆的背后,一方面说明“奥巴马版”对朝政策尚未最终出台;另一方面,即使美在政策上倾向于胡萝卜解决,但到底要准备多少胡萝卜才能搞掂,包括暂时平息事态后的风险评估(诸如会不会有下次?如果有的话,下次的解决成本会不会更大?)等具体方案的敲定,肯定尚需时日。

 

但时不我待,包括白宫焦头烂额的状况在内,也是平壤审势度势、伺机要价的战略考量的要素之一。如果听任朝鲜对8千支使用过的乏燃料棒实施再处理的话,那么到今年秋天,便会产出25-30公斤的钚燃料,可用于5枚弹头;而未使用的燃料棒尚有1.5万支,如去年炸毁的冷却塔重建,相关核设施恢复的话,明年内确保10枚弹头的钚产量似乎也是可期待的。如果再与最近日美韩军事当局得到的一份关于朝鲜已成功开发出可用于搭载在弹道导弹上的小型核弹头的军情(见4月29日《产经新闻》报道)联系起来的话,事态用“噩梦”来形容并不为过。

反罚则,制裁实施与否,全凭当事国一己的判断。并且,由于中俄两国微妙立场的保护,制裁名单也从当初美日动议的11-14家公司,最终圈定为目前的3家。可以说,有一定压力,但不是决定性的。要想谋求更大的压力,美国的包括恢复对朝鲜“支恐国家”指定在内的单独制裁不可或缺。去年底前总统布什对朝鲜“摘帽”时就曾表达过朝鲜核设施的去功能化是不可逆的,而美国的“摘帽”则是可逆的立场。但后续的发展证明,去功能化也并非绝对不可逆。但既然平壤的去功能化“可逆”,且相关核设施正在恢复启动,那么华盛顿的制裁到底是否可行呢?这就关涉到美对朝政策的另一面:对话。换句话说,华盛顿是否已形成了收起棒子,以胡萝卜来应对的政策性意向。对此,尽管希拉里国务卿曾表达过美国无不应对对朝谈判的意图,但当平壤宣布再处理核燃料后,美方的态度又变得强硬起来。这种摇摆的背后,一方面说明“奥巴马版”对朝政策尚未最终出台;另一方面,即使美在政策上倾向于胡萝卜解决,但到底要准备多少胡萝卜才能搞掂,包括暂时平息事态后的风险评估(诸如会不会有下次?如果有的话,下次的解决成本会不会更大?)等具体方案的敲定,肯定尚需时日。但时不我待,包括白宫焦头烂额的状况在内,也是平壤审势度势、伺机要价的战略考量的要素之一。如果听任朝鲜对8千支使用过的乏燃料棒实施再处理的话,那么到今年秋天,便会产出25-30公斤的钚燃料,可用于5枚弹头;而未使用的燃料棒尚有1.5万支,如去年炸毁的冷却塔重建,相关核设施恢复的话,明年内确保10枚弹头的钚产量似乎也是可期待的。如果再与最近日美韩军事当局得到的一份关于朝鲜已成功开发出可用于搭载在弹道导弹上的小型核弹头的军情(见4月29日《产经新闻》报道)联系起来的话,事态用“

 

既然中俄两国明确表达了反对新的制裁的立场,基于制裁的施压主体便只有美日。而由于日朝贸易规模过小(仅区区数百万美元),日本的单独制裁作用有限,那么唯一有效的牌就在美国手中:美到底是同调日本,联合发动对朝制裁,还是启动美朝交涉,是至为关键的一步,关系到奥巴马时代朝核问题的走向和六方机制的存续问题。

 

反罚则,制裁实施与否,全凭当事国一己的判断。并且,由于中俄两国微妙立场的保护,制裁名单也从当初美日动议的11-14家公司,最终圈定为目前的3家。可以说,有一定压力,但不是决定性的。要想谋求更大的压力,美国的包括恢复对朝鲜“支恐国家”指定在内的单独制裁不可或缺。去年底前总统布什对朝鲜“摘帽”时就曾表达过朝鲜核设施的去功能化是不可逆的,而美国的“摘帽”则是可逆的立场。但后续的发展证明,去功能化也并非绝对不可逆。但既然平壤的去功能化“可逆”,且相关核设施正在恢复启动,那么华盛顿的制裁到底是否可行呢?这就关涉到美对朝政策的另一面:对话。换句话说,华盛顿是否已形成了收起棒子,以胡萝卜来应对的政策性意向。对此,尽管希拉里国务卿曾表达过美国无不应对对朝谈判的意图,但当平壤宣布再处理核燃料后,美方的态度又变得强硬起来。这种摇摆的背后,一方面说明“奥巴马版”对朝政策尚未最终出台;另一方面,即使美在政策上倾向于胡萝卜解决,但到底要准备多少胡萝卜才能搞掂,包括暂时平息事态后的风险评估(诸如会不会有下次?如果有的话,下次的解决成本会不会更大?)等具体方案的敲定,肯定尚需时日。但时不我待,包括白宫焦头烂额的状况在内,也是平壤审势度势、伺机要价的战略考量的要素之一。如果听任朝鲜对8千支使用过的乏燃料棒实施再处理的话,那么到今年秋天,便会产出25-30公斤的钚燃料,可用于5枚弹头;而未使用的燃料棒尚有1.5万支,如去年炸毁的冷却塔重建,相关核设施恢复的话,明年内确保10枚弹头的钚产量似乎也是可期待的。如果再与最近日美韩军事当局得到的一份关于朝鲜已成功开发出可用于搭载在弹道导弹上的小型核弹头的军情(见4月29日《产经新闻》报道)联系起来的话,事态用“

假使奥巴马倾向于选择压力政策的话,一个可以设想的逻辑发展是,平壤以“超强硬对强硬”,再次试水核试,时机很可能是朝鲜战争爆发纪念日的6月25日前后。因为,对朝鲜来说,手里除了强硬牌,没别的,只能动真格的,而且会步步升级,一张比一张来得硬。

 

2006年10月,朝鲜实施了一次地下核爆,招致联合国安理会1718号决议的出台及此后3年的六方马拉松谈判。如果平壤如法炮制,同样的戏再演一场的话,是不是完全重复同样的路径尚不好说,但一切退回到原点是肯定的。那样的话,不仅六方国家,朝核问题真的会变成全世界的梦魇。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