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西松献金危机使日本政治前景“清晰化”?(for《南方都  

2009-03-15 22:33:33|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民开始质疑自民党的执政能力:出于“既然你玩不转,就该让别人来练习一把”的民主主义社会通识,越来越多的选民把视线和同情投向了民主党。但事实上,民主党不仅缺乏执政经验,更缺乏人才。即使凭借其“反自民”色彩一时赢得选民的支持,也肯定难以为继,下一届被树大根深的自民党再反盘几乎是板上钉钉的“行情”。但纵然如此,如能换来真正意义上轮流坐庄的两党政治和自民党的“停职反省”及反省后的洗心革面,对国民和社会来说,也未尝不是幸事。正是基于诸如此类的社会心理,民主党和小泽才人气飙升。但天有不测风云。在如此关键的节骨眼上,接受司法调查,曝光政治黑金丑闻,民主党之搓火可想而知,难怪党内一致谴责“国策搜查”,目的是“妨害选举”,拼命暗示事件的“阴谋论”背景。虽然不能完全排除执政党“狗急跳墙”,操纵司法背后搞鬼的嫌疑,但自民党自身也被延烧之火燎了一把的事实表明,日本三权分立的司法独立体制大体上还算靠谱。进而,东京地方检察院方面出面证实,之所以选择此时机采取行动,是因为被认为数额特别巨大的小泽“问题献金”2100万日元中的最大一笔进账700万日元,将于本月末迎来5年的法律追诉时效,“如此违法行径,岂能坐视?”而充分估计到问题的敏感性及其对舆论的震荡,出于尽可能不影响国民生活的考量,检方选择在2009年度预算案在众院通过(2月27日)之后采取行动,可谓用心良苦。黑金政治是日本社会久医不治的痼疾顽症。著名政治记者、《读卖新闻》社长渡边恒雄曾在回忆录中披露:“当了政治家,从大佬那儿拿钱。拿了钱,等自己也具备敛财能力之后,再分给下面的小的们。在当时的政界,这是铁则。虽然是导致政治腐败的原因,但不这么干的人绝对成不了老大。随着《政治资金规正法》的强化,报纸也拼命抨击金权政治,

西松献金危机使日本政治前景“清晰化”?(for《南方都市报》3月15日)

国民开始质疑自民党的执政能力:出于“既然你玩不转,就该让别人来练习一把”的民主主义社会通识,越来越多的选民把视线和同情投向了民主党。但事实上,民主党不仅缺乏执政经验,更缺乏人才。即使凭借其“反自民”色彩一时赢得选民的支持,也肯定难以为继,下一届被树大根深的自民党再反盘几乎是板上钉钉的“行情”。但纵然如此,如能换来真正意义上轮流坐庄的两党政治和自民党的“停职反省”及反省后的洗心革面,对国民和社会来说,也未尝不是幸事。正是基于诸如此类的社会心理,民主党和小泽才人气飙升。但天有不测风云。在如此关键的节骨眼上,接受司法调查,曝光政治黑金丑闻,民主党之搓火可想而知,难怪党内一致谴责“国策搜查”,目的是“妨害选举”,拼命暗示事件的“阴谋论”背景。虽然不能完全排除执政党“狗急跳墙”,操纵司法背后搞鬼的嫌疑,但自民党自身也被延烧之火燎了一把的事实表明,日本三权分立的司法独立体制大体上还算靠谱。进而,东京地方检察院方面出面证实,之所以选择此时机采取行动,是因为被认为数额特别巨大的小泽“问题献金”2100万日元中的最大一笔进账700万日元,将于本月末迎来5年的法律追诉时效,“如此违法行径,岂能坐视?”而充分估计到问题的敏感性及其对舆论的震荡,出于尽可能不影响国民生活的考量,检方选择在2009年度预算案在众院通过(2月27日)之后采取行动,可谓用心良苦。黑金政治是日本社会久医不治的痼疾顽症。著名政治记者、《读卖新闻》社长渡边恒雄曾在回忆录中披露:“当了政治家,从大佬那儿拿钱。拿了钱,等自己也具备敛财能力之后,再分给下面的小的们。在当时的政界,这是铁则。虽然是导致政治腐败的原因,但不这么干的人绝对成不了老大。随着《政治资金规正法》的强化,报纸也拼命抨击金权政治,  

 

国民开始质疑自民党的执政能力:出于“既然你玩不转,就该让别人来练习一把”的民主主义社会通识,越来越多的选民把视线和同情投向了民主党。但事实上,民主党不仅缺乏执政经验,更缺乏人才。即使凭借其“反自民”色彩一时赢得选民的支持,也肯定难以为继,下一届被树大根深的自民党再反盘几乎是板上钉钉的“行情”。但纵然如此,如能换来真正意义上轮流坐庄的两党政治和自民党的“停职反省”及反省后的洗心革面,对国民和社会来说,也未尝不是幸事。正是基于诸如此类的社会心理,民主党和小泽才人气飙升。但天有不测风云。在如此关键的节骨眼上,接受司法调查,曝光政治黑金丑闻,民主党之搓火可想而知,难怪党内一致谴责“国策搜查”,目的是“妨害选举”,拼命暗示事件的“阴谋论”背景。虽然不能完全排除执政党“狗急跳墙”,操纵司法背后搞鬼的嫌疑,但自民党自身也被延烧之火燎了一把的事实表明,日本三权分立的司法独立体制大体上还算靠谱。进而,东京地方检察院方面出面证实,之所以选择此时机采取行动,是因为被认为数额特别巨大的小泽“问题献金”2100万日元中的最大一笔进账700万日元,将于本月末迎来5年的法律追诉时效,“如此违法行径,岂能坐视?”而充分估计到问题的敏感性及其对舆论的震荡,出于尽可能不影响国民生活的考量,检方选择在2009年度预算案在众院通过(2月27日)之后采取行动,可谓用心良苦。黑金政治是日本社会久医不治的痼疾顽症。著名政治记者、《读卖新闻》社长渡边恒雄曾在回忆录中披露:“当了政治家,从大佬那儿拿钱。拿了钱,等自己也具备敛财能力之后,再分给下面的小的们。在当时的政界,这是铁则。虽然是导致政治腐败的原因,但不这么干的人绝对成不了老大。随着《政治资金规正法》的强化,报纸也拼命抨击金权政治,

因接受“西松建设”公司违法政治献金,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的嫌疑,日本民主党党魁小泽一郎的首席大秘、小泽政治资金管理团体“陆山会”的财务责任者大久保隆规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部逮捕逾10天。随着司法调查的深入,盖子进一步揭开,危机之火已延烧到一些执政自民党的高官、阁僚:现任经济产业大臣二阶堂俊博、首相辅佐官山口俊一、国土交通副大臣加纳时男及党内大佬、前首相森喜朗等纷纷退还来自西松的“问题献金”。小泽虽然仍强调自己的清白无辜,但口风已明显软了下来,并开始向国民道歉。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政治危机,悲凉之雾,遍披华林。危机之下,没有胜利者。据日《每日新闻》3月8日民调,对小泽关于事件经纬的说明,八成国民表示难以认同,主张小泽应引咎辞职者达57%;另一方面,虽说敌人突然消失,但麻生政权的支持率却并未因此而出现明显反弹,以如此之低的支持率而维持“红旗”不倒,倒真令人称奇。面对“麻生太郎与小泽一郎谁更适合当首相”的提问,回答小泽者只有13%,比事件发生前掉了一半;而回答“谁都不合适”者则超过七成。在众院大选(日本众院选举为政权选举)前夕,执政和在野的两大政党的党魁均失信于民至此,从侧面诠释了政坛“正规军”几近全军覆没的状况之深刻。

 

直接的损失当然是民主党。面对众院的随时解散及其后的大选,民主党方面本来已做好了接棒的一切准备,用小泽的话说,此乃政权更替的最后时机,背水一战,志在江山易手,全党已进入临战状态。各种民调结果表明,民意已经开始向民主党倾斜。这里既不乏民主党和小泽的铁杆拥趸,也有对麻生和自民党失望透顶而中途倒戈者。无论如何,小泉之后连续三任内阁都玩不转的现实,使国民开始质疑自民党的执政能力:出于“既然你玩不转,就该让别人来练习一把”的民主主义社会通识,越来越多的选民把视线和同情投向了民主党。但事实上,民主党不仅缺乏执政经验,更缺乏人才。即使凭借其“反自民”色彩一时赢得选民的支持,也肯定难以为继,下一届被树大根深的自民党再反盘几乎是板上钉钉的“行情”。但纵然如此,如能换来真正意义上轮流坐庄的两党政治和自民党的“停职反省”及反省后的洗心革面,对国民和社会来说,也未尝不是幸事。正是基于诸如此类的社会心理,民主党和小泽才人气飙升。

 

最近情况似乎没那么严重了,固然是好事,但我不认为这种陈规已完全绝迹。”70年代,田中角荣大力推行所谓“土建国家”政治,孕育了在公共事业建设活动中官商勾结的特殊利权构造,小泽其人昔日曾隶属的原自民党田中派的“道路族”政客,至今仍执其牛耳。国民对此的怨愤已非一日之寒。尤其在经济大萧条的今天,没有什么比黑金政治更能激起人们道德义愤的了。可以想象,受此一击,不要说尚未接棒的民主党吃不消,就连坐庄已久的自民党也难保不会“地基下沉”。因为后者正是这种利权构造的始作俑者。而这种情况下的大选,一种可预见的可能性是“主体缺席”:即自民、民主都无法单独过半,不得不选择盟党来联合坐庄,从而形成“自民-公明VS民主-社民-国民新(或共产)”的构图。近10年来,日本政局似乎还从来没有呈现过如此清晰化的“景深”。不过,话说回来,谁都看得出,如此“清晰化”构图的背后,意味着一个更加混乱、持久的“战国”时代的到来。

但天有不测风云。在如此关键的节骨眼上,接受司法调查,曝光政治黑金丑闻,民主党之搓火可想而知,难怪党内一致谴责“国策搜查”,目的是“妨害选举”,拼命暗示事件的“阴谋论”背景。虽然不能完全排除执政党“狗急跳墙”,操纵司法背后搞鬼的嫌疑,但自民党自身也被延烧之火燎了一把的事实表明,日本三权分立的司法独立体制大体上还算靠谱。进而,东京地方检察院方面出面证实,之所以选择此时机采取行动,是因为被认为数额特别巨大的小泽“问题献金”2100万日元中的最大一笔进账700万日元,将于本月末迎来5年的法律追诉时效,“如此违法行径,岂能坐视?”而充分估计到问题的敏感性及其对舆论的震荡,出于尽可能不影响国民生活的考量,检方选择在2009年度预算案在众院通过(2月27日)之后采取行动,可谓用心良苦。

 

黑金政治是日本社会久医不治的痼疾顽症。著名政治记者、《读卖新闻》社长渡边恒雄曾在回忆录中披露:“当了政治家,从大佬那儿拿钱。拿了钱,等自己也具备敛财能力之后,再分给下面的小的们。在当时的政界,这是铁则。虽然是导致政治腐败的原因,但不这么干的人绝对成不了老大。随着《政治资金规正法》的强化,报纸也拼命抨击金权政治,最近情况似乎没那么严重了,固然是好事,但我不认为这种陈规已完全绝迹。”70年代,田中角荣大力推行所谓“土建国家”政治,孕育了在公共事业建设活动中官商勾结的特殊利权构造,小泽其人昔日曾隶属的原自民党田中派的“道路族”政客,至今仍执其牛耳。国民对此的怨愤已非一日之寒。尤其在经济大萧条的今天,没有什么比黑金政治更能激起人们道德义愤的了。可以想象,受此一击,不要说尚未接棒的民主党吃不消,就连坐庄已久的自民党也难保不会“地基下沉”。因为后者正是这种利权构造的始作俑者。

 

而这种情况下的大选,一种可预见的可能性是“主体缺席”:即自民、民主都无法单独过半,不得不选择盟党来联合坐庄,从而形成“自民-公明VS民主-社民-国民新(或共产)”的构图。近10年来,日本政局似乎还从来没有呈现过如此清晰化的“景深”。不过,话说回来,谁都看得出,如此“清晰化”构图的背后,意味着一个更加混乱、持久的“战国”时代的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