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自民党总裁选:又一场战国时代剧(for《搜狐评论》9  

2008-09-08 10:16:01|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民党总裁选:又一场战国时代剧(for《搜狐评论》9月8日)刘 柠福田首相宣布辞职后,自民党内部匆匆“调整”,翌日便确定了10日选举公示、22日选出新总裁的“路线图”。经过这场“强震”,日本政坛的各派政治力量开始重新集结。目前,除现任自民党干事长麻生太郎外,两任前防卫相小池百合子和石破茂、前经济财政担当相与谢野馨、前自民党政调会长石原伸晃5人已表明参选并确立了参选资格,另有前科技担当相棚桥泰文和外务省次官山本一太也有意参选,正锐意确保法定推荐人,争取出现(在各自20名法定推荐人难以确保的情况下,也可能合并,以1人的名义出现)。可以想象,一场将有6至7名候选人参战、酷似战国时代剧的选战,将送别这个漫漫长夏,把日本政治直接带进秋天。根据各候选人的资质、人望及其所属党内派系的力量整合情况,一般来说,此番选战主要将会在麻生太郎与与谢野馨、石原伸晃和小池百合子4人间展开。因4人“成色”不同,政治主张各异,故会有一场惊险刺激、看点十足的对决是肯定的。首先,麻生所属的“麻生派”(“为公会”)在党内系只有20名国会议员的小派系,实力有限。但是,由于麻生自身的声望及在国民中的人气,已有“伊吹派”等派系明确打出了“挺麻”的牌子。而选举过程中,各派平衡的结果,在绝对优势者缺席的情况下,小派系取得多数派系支持而胜出的例子屡见不鲜。况且,一年前福田本人的上台,因为就是不折不扣的派系平衡的产物(虽然其隶属于党内最大的“町村派”),结果没玩好,撂了挑子,国民和舆论很反感,所以此次选举名义上是“超越派系之争的开放的”选举。尽管实际状况几乎不可能名至实归,但至少

自民党总裁选:又一场战国时代剧(for《搜狐评论》9月8日)

自民党总裁选:又一场战国时代剧(for《搜狐评论》9月8日)刘 柠福田首相宣布辞职后,自民党内部匆匆“调整”,翌日便确定了10日选举公示、22日选出新总裁的“路线图”。经过这场“强震”,日本政坛的各派政治力量开始重新集结。目前,除现任自民党干事长麻生太郎外,两任前防卫相小池百合子和石破茂、前经济财政担当相与谢野馨、前自民党政调会长石原伸晃5人已表明参选并确立了参选资格,另有前科技担当相棚桥泰文和外务省次官山本一太也有意参选,正锐意确保法定推荐人,争取出现(在各自20名法定推荐人难以确保的情况下,也可能合并,以1人的名义出现)。可以想象,一场将有6至7名候选人参战、酷似战国时代剧的选战,将送别这个漫漫长夏,把日本政治直接带进秋天。根据各候选人的资质、人望及其所属党内派系的力量整合情况,一般来说,此番选战主要将会在麻生太郎与与谢野馨、石原伸晃和小池百合子4人间展开。因4人“成色”不同,政治主张各异,故会有一场惊险刺激、看点十足的对决是肯定的。首先,麻生所属的“麻生派”(“为公会”)在党内系只有20名国会议员的小派系,实力有限。但是,由于麻生自身的声望及在国民中的人气,已有“伊吹派”等派系明确打出了“挺麻”的牌子。而选举过程中,各派平衡的结果,在绝对优势者缺席的情况下,小派系取得多数派系支持而胜出的例子屡见不鲜。况且,一年前福田本人的上台,因为就是不折不扣的派系平衡的产物(虽然其隶属于党内最大的“町村派”),结果没玩好,撂了挑子,国民和舆论很反感,所以此次选举名义上是“超越派系之争的开放的”选举。尽管实际状况几乎不可能名至实归,但至少

”的既得利益,其反对在北海道修筑高速公路的著名发言——“比起那地方(北海道)的道路上跑的车来,跑的熊瞎子可能更多”——广为人知。加上乃父及其所属的党内实力派“山崎派”的政治影响力,应该说不失为有一定实力的跑手。但相较于老辣的麻生太郎和小池百合子,石原难脱陪衬角色。但是,同时应该看到,此番总裁选,与其说是选举党总裁,不如说是旨在产生“后福田”政权应对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的党的领导人选举。包括内阁官房长官町村信孝在内的党内高层,均不讳言众院将于近期内(至迟于年内,近者甚至会在临时国会结束后的10月)解散的看法。这种现实的局限性,已非常明显。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目下的这场选战,即使如期诞生一名新总裁,也不大会被国民太当回事。打个比方,充其量也就是领了个“白本”。至于能不能“转正”成正式的驾照“红本”,乃至驾车上路,还要看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结果。

 

福田首相宣布辞职后,自民党内部匆匆“调整”,翌日便确定了从舆论环境和大的氛围上,确有不利于大派系施展的一面。其次,在政策上,与麻生的优先景气恢复,比起财政重建,更主张财政出动的“积极财政派”相比,与谢野更重视财政规律,主张要有诉诸国民消费增税的勇气,属于“财政重建派”;除此之外,还有被称为“涨潮派”的一方,主张通过减税而不是增税来优先经济的增长战略,其代表人物是前自民党干事长中川秀直,而中川力挺的候选人是小池百合子和石原伸晃;小池、石原同为小泉内阁的红人,在政治上也被看成是小泉“构造改革”的代理人。所以,4人3派,在经济财政政策问题上,难免会有一番恶战。第三,此番选战,某种意义上是“首都VS地方”的竞争。上述4人加石破茂5人中,麻生与石破分属福冈县、岛取县选区,而其他3人则同属东京都选区。在自民党政治中,似乎有一条不成文的“惯例”:东京都选出的议员一般当不了党总裁(在过去历届总裁选举中,只有鸠山一郎一人例外)。这主要是因为在都会,浮动票居多,缺乏强有力的铁杆支持。可与之相比,麻生、石破虽然分属地方,但隶属的地区又不济:福冈、岛取均为人口锐减、高龄化矛盾突出的县份,并均辖有被政府指定为“过疏地域”的地区。所以,“首都派”与“地方军”谁都不占便宜,在势均力敌的意义上,也必将难分胜负。值得一提的是,被认为胜出可能性较大的4人中,小池与石原为新生代政治家,相对来说风格较为清新。前者作为前美女阁僚,史上首位女防长,以风格泼辣、敢作敢为著称,而后者为日本右翼保守重镇、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公子,曾在小泉内阁任行政改革担当相、国土交通相,辅佐小泉致力于“构造改革”,被称为“政策新人类”。任上,不惜挑战“道路族10日选举公示、22日选出新总裁的“路线图”。经过这场“强震”,日本政坛的各派政治力量开始重新集结。目前,除现任自民党干事长麻生太郎外,两任前防卫相小池百合子和石破茂、前经济财政担当相与谢野馨、前自民党政调会长石原伸晃5人已表明参选并确立了参选资格,另有前科技担当相棚桥泰文和外务省次官山本一太也有意参选,正锐意确保法定推荐人,争取出现(在各自从舆论环境和大的氛围上,确有不利于大派系施展的一面。其次,在政策上,与麻生的优先景气恢复,比起财政重建,更主张财政出动的“积极财政派”相比,与谢野更重视财政规律,主张要有诉诸国民消费增税的勇气,属于“财政重建派”;除此之外,还有被称为“涨潮派”的一方,主张通过减税而不是增税来优先经济的增长战略,其代表人物是前自民党干事长中川秀直,而中川力挺的候选人是小池百合子和石原伸晃;小池、石原同为小泉内阁的红人,在政治上也被看成是小泉“构造改革”的代理人。所以,4人3派,在经济财政政策问题上,难免会有一番恶战。第三,此番选战,某种意义上是“首都VS地方”的竞争。上述4人加石破茂5人中,麻生与石破分属福冈县、岛取县选区,而其他3人则同属东京都选区。在自民党政治中,似乎有一条不成文的“惯例”:东京都选出的议员一般当不了党总裁(在过去历届总裁选举中,只有鸠山一郎一人例外)。这主要是因为在都会,浮动票居多,缺乏强有力的铁杆支持。可与之相比,麻生、石破虽然分属地方,但隶属的地区又不济:福冈、岛取均为人口锐减、高龄化矛盾突出的县份,并均辖有被政府指定为“过疏地域”的地区。所以,“首都派”与“地方军”谁都不占便宜,在势均力敌的意义上,也必将难分胜负。值得一提的是,被认为胜出可能性较大的4人中,小池与石原为新生代政治家,相对来说风格较为清新。前者作为前美女阁僚,史上首位女防长,以风格泼辣、敢作敢为著称,而后者为日本右翼保守重镇、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公子,曾在小泉内阁任行政改革担当相、国土交通相,辅佐小泉致力于“构造改革”,被称为“政策新人类”。任上,不惜挑战“道路族20名法定推荐人难以确保的情况下,也可能合并,以1人的名义出现)。可以想象,一场将有6”的既得利益,其反对在北海道修筑高速公路的著名发言——“比起那地方(北海道)的道路上跑的车来,跑的熊瞎子可能更多”——广为人知。加上乃父及其所属的党内实力派“山崎派”的政治影响力,应该说不失为有一定实力的跑手。但相较于老辣的麻生太郎和小池百合子,石原难脱陪衬角色。但是,同时应该看到,此番总裁选,与其说是选举党总裁,不如说是旨在产生“后福田”政权应对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的党的领导人选举。包括内阁官房长官町村信孝在内的党内高层,均不讳言众院将于近期内(至迟于年内,近者甚至会在临时国会结束后的10月)解散的看法。这种现实的局限性,已非常明显。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目下的这场选战,即使如期诞生一名新总裁,也不大会被国民太当回事。打个比方,充其量也就是领了个“白本”。至于能不能“转正”成正式的驾照“红本”,乃至驾车上路,还要看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结果。7名候选人参战、酷似战国时代剧的选战,将送别这个漫漫长夏,把日本政治直接带进秋天。

 

根据各候选人的资质、人望及其所属党内派系的力量整合情况,一般来说,此番选战主要将会在麻生太郎与与谢野馨、石原伸晃和小池百合子4”的既得利益,其反对在北海道修筑高速公路的著名发言——“比起那地方(北海道)的道路上跑的车来,跑的熊瞎子可能更多”——广为人知。加上乃父及其所属的党内实力派“山崎派”的政治影响力,应该说不失为有一定实力的跑手。但相较于老辣的麻生太郎和小池百合子,石原难脱陪衬角色。但是,同时应该看到,此番总裁选,与其说是选举党总裁,不如说是旨在产生“后福田”政权应对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的党的领导人选举。包括内阁官房长官町村信孝在内的党内高层,均不讳言众院将于近期内(至迟于年内,近者甚至会在临时国会结束后的10月)解散的看法。这种现实的局限性,已非常明显。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目下的这场选战,即使如期诞生一名新总裁,也不大会被国民太当回事。打个比方,充其量也就是领了个“白本”。至于能不能“转正”成正式的驾照“红本”,乃至驾车上路,还要看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结果。人间展开。因4人“成色”不同,政治主张各异,故会有一场惊险刺激、看点十足的对决是肯定的。

从舆论环境和大的氛围上,确有不利于大派系施展的一面。其次,在政策上,与麻生的优先景气恢复,比起财政重建,更主张财政出动的“积极财政派”相比,与谢野更重视财政规律,主张要有诉诸国民消费增税的勇气,属于“财政重建派”;除此之外,还有被称为“涨潮派”的一方,主张通过减税而不是增税来优先经济的增长战略,其代表人物是前自民党干事长中川秀直,而中川力挺的候选人是小池百合子和石原伸晃;小池、石原同为小泉内阁的红人,在政治上也被看成是小泉“构造改革”的代理人。所以,4人3派,在经济财政政策问题上,难免会有一番恶战。第三,此番选战,某种意义上是“首都VS地方”的竞争。上述4人加石破茂5人中,麻生与石破分属福冈县、岛取县选区,而其他3人则同属东京都选区。在自民党政治中,似乎有一条不成文的“惯例”:东京都选出的议员一般当不了党总裁(在过去历届总裁选举中,只有鸠山一郎一人例外)。这主要是因为在都会,浮动票居多,缺乏强有力的铁杆支持。可与之相比,麻生、石破虽然分属地方,但隶属的地区又不济:福冈、岛取均为人口锐减、高龄化矛盾突出的县份,并均辖有被政府指定为“过疏地域”的地区。所以,“首都派”与“地方军”谁都不占便宜,在势均力敌的意义上,也必将难分胜负。值得一提的是,被认为胜出可能性较大的4人中,小池与石原为新生代政治家,相对来说风格较为清新。前者作为前美女阁僚,史上首位女防长,以风格泼辣、敢作敢为著称,而后者为日本右翼保守重镇、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公子,曾在小泉内阁任行政改革担当相、国土交通相,辅佐小泉致力于“构造改革”,被称为“政策新人类”。任上,不惜挑战“道路族

 

首先,麻生所属的“麻生派”(“为公会”)在党内系只有”的既得利益,其反对在北海道修筑高速公路的著名发言——“比起那地方(北海道)的道路上跑的车来,跑的熊瞎子可能更多”——广为人知。加上乃父及其所属的党内实力派“山崎派”的政治影响力,应该说不失为有一定实力的跑手。但相较于老辣的麻生太郎和小池百合子,石原难脱陪衬角色。但是,同时应该看到,此番总裁选,与其说是选举党总裁,不如说是旨在产生“后福田”政权应对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的党的领导人选举。包括内阁官房长官町村信孝在内的党内高层,均不讳言众院将于近期内(至迟于年内,近者甚至会在临时国会结束后的10月)解散的看法。这种现实的局限性,已非常明显。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目下的这场选战,即使如期诞生一名新总裁,也不大会被国民太当回事。打个比方,充其量也就是领了个“白本”。至于能不能“转正”成正式的驾照“红本”,乃至驾车上路,还要看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结果。20名国会议员的小派系,实力有限。但是,由于麻生自身的声望及在国民中的人气,已有“伊吹派”等派系明确打出了“挺麻”的牌子。而选举过程中,各派平衡的结果,在绝对优势者缺席的情况下,小派系取得多数派系支持而胜出的例子屡见不鲜。况且,一年前福田本人的上台,因为就是不折不扣的派系平衡的产物(虽然其隶属于党内最大的“町村派”),结果没玩好,撂了挑子,国民和舆论很反感,所以此次选举名义上是“超越派系之争的开放的”选举。尽管实际状况几乎不可能名至实归,但至少从舆论环境和大的氛围上,确有不利于大派系施展的一面。

 

其次,在政策上,与麻生的优先景气恢复,比起财政重建,更主张财政出动的“积极财政派”相比,与谢野更重视财政规律,主张要有诉诸国民消费增税的勇气,属于“财政重建派”;除此之外,还有被称为“涨潮派”的一方,主张通过减税而不是增税来优先经济的增长战略,其代表人物是前自民党干事长中川秀直,而中川力挺的候选人是小池百合子和石原伸晃;小池、石原同为小泉内阁的红人,在政治上也被看成是小泉“构造改革”的代理人。所以,4从舆论环境和大的氛围上,确有不利于大派系施展的一面。其次,在政策上,与麻生的优先景气恢复,比起财政重建,更主张财政出动的“积极财政派”相比,与谢野更重视财政规律,主张要有诉诸国民消费增税的勇气,属于“财政重建派”;除此之外,还有被称为“涨潮派”的一方,主张通过减税而不是增税来优先经济的增长战略,其代表人物是前自民党干事长中川秀直,而中川力挺的候选人是小池百合子和石原伸晃;小池、石原同为小泉内阁的红人,在政治上也被看成是小泉“构造改革”的代理人。所以,4人3派,在经济财政政策问题上,难免会有一番恶战。第三,此番选战,某种意义上是“首都VS地方”的竞争。上述4人加石破茂5人中,麻生与石破分属福冈县、岛取县选区,而其他3人则同属东京都选区。在自民党政治中,似乎有一条不成文的“惯例”:东京都选出的议员一般当不了党总裁(在过去历届总裁选举中,只有鸠山一郎一人例外)。这主要是因为在都会,浮动票居多,缺乏强有力的铁杆支持。可与之相比,麻生、石破虽然分属地方,但隶属的地区又不济:福冈、岛取均为人口锐减、高龄化矛盾突出的县份,并均辖有被政府指定为“过疏地域”的地区。所以,“首都派”与“地方军”谁都不占便宜,在势均力敌的意义上,也必将难分胜负。值得一提的是,被认为胜出可能性较大的4人中,小池与石原为新生代政治家,相对来说风格较为清新。前者作为前美女阁僚,史上首位女防长,以风格泼辣、敢作敢为著称,而后者为日本右翼保守重镇、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公子,曾在小泉内阁任行政改革担当相、国土交通相,辅佐小泉致力于“构造改革”,被称为“政策新人类”。任上,不惜挑战“道路族3派,在经济财政政策问题上,难免会有一番恶战。

”的既得利益,其反对在北海道修筑高速公路的著名发言——“比起那地方(北海道)的道路上跑的车来,跑的熊瞎子可能更多”——广为人知。加上乃父及其所属的党内实力派“山崎派”的政治影响力,应该说不失为有一定实力的跑手。但相较于老辣的麻生太郎和小池百合子,石原难脱陪衬角色。但是,同时应该看到,此番总裁选,与其说是选举党总裁,不如说是旨在产生“后福田”政权应对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的党的领导人选举。包括内阁官房长官町村信孝在内的党内高层,均不讳言众院将于近期内(至迟于年内,近者甚至会在临时国会结束后的10月)解散的看法。这种现实的局限性,已非常明显。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目下的这场选战,即使如期诞生一名新总裁,也不大会被国民太当回事。打个比方,充其量也就是领了个“白本”。至于能不能“转正”成正式的驾照“红本”,乃至驾车上路,还要看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结果。

 

第三,此番选战,某种意义上是“首都从舆论环境和大的氛围上,确有不利于大派系施展的一面。其次,在政策上,与麻生的优先景气恢复,比起财政重建,更主张财政出动的“积极财政派”相比,与谢野更重视财政规律,主张要有诉诸国民消费增税的勇气,属于“财政重建派”;除此之外,还有被称为“涨潮派”的一方,主张通过减税而不是增税来优先经济的增长战略,其代表人物是前自民党干事长中川秀直,而中川力挺的候选人是小池百合子和石原伸晃;小池、石原同为小泉内阁的红人,在政治上也被看成是小泉“构造改革”的代理人。所以,4人3派,在经济财政政策问题上,难免会有一番恶战。第三,此番选战,某种意义上是“首都VS地方”的竞争。上述4人加石破茂5人中,麻生与石破分属福冈县、岛取县选区,而其他3人则同属东京都选区。在自民党政治中,似乎有一条不成文的“惯例”:东京都选出的议员一般当不了党总裁(在过去历届总裁选举中,只有鸠山一郎一人例外)。这主要是因为在都会,浮动票居多,缺乏强有力的铁杆支持。可与之相比,麻生、石破虽然分属地方,但隶属的地区又不济:福冈、岛取均为人口锐减、高龄化矛盾突出的县份,并均辖有被政府指定为“过疏地域”的地区。所以,“首都派”与“地方军”谁都不占便宜,在势均力敌的意义上,也必将难分胜负。值得一提的是,被认为胜出可能性较大的4人中,小池与石原为新生代政治家,相对来说风格较为清新。前者作为前美女阁僚,史上首位女防长,以风格泼辣、敢作敢为著称,而后者为日本右翼保守重镇、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公子,曾在小泉内阁任行政改革担当相、国土交通相,辅佐小泉致力于“构造改革”,被称为“政策新人类”。任上,不惜挑战“道路族VS地方”的竞争。上述4从舆论环境和大的氛围上,确有不利于大派系施展的一面。其次,在政策上,与麻生的优先景气恢复,比起财政重建,更主张财政出动的“积极财政派”相比,与谢野更重视财政规律,主张要有诉诸国民消费增税的勇气,属于“财政重建派”;除此之外,还有被称为“涨潮派”的一方,主张通过减税而不是增税来优先经济的增长战略,其代表人物是前自民党干事长中川秀直,而中川力挺的候选人是小池百合子和石原伸晃;小池、石原同为小泉内阁的红人,在政治上也被看成是小泉“构造改革”的代理人。所以,4人3派,在经济财政政策问题上,难免会有一番恶战。第三,此番选战,某种意义上是“首都VS地方”的竞争。上述4人加石破茂5人中,麻生与石破分属福冈县、岛取县选区,而其他3人则同属东京都选区。在自民党政治中,似乎有一条不成文的“惯例”:东京都选出的议员一般当不了党总裁(在过去历届总裁选举中,只有鸠山一郎一人例外)。这主要是因为在都会,浮动票居多,缺乏强有力的铁杆支持。可与之相比,麻生、石破虽然分属地方,但隶属的地区又不济:福冈、岛取均为人口锐减、高龄化矛盾突出的县份,并均辖有被政府指定为“过疏地域”的地区。所以,“首都派”与“地方军”谁都不占便宜,在势均力敌的意义上,也必将难分胜负。值得一提的是,被认为胜出可能性较大的4人中,小池与石原为新生代政治家,相对来说风格较为清新。前者作为前美女阁僚,史上首位女防长,以风格泼辣、敢作敢为著称,而后者为日本右翼保守重镇、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公子,曾在小泉内阁任行政改革担当相、国土交通相,辅佐小泉致力于“构造改革”,被称为“政策新人类”。任上,不惜挑战“道路族人加石破茂5人中,麻生与石破分属福冈县、岛取县选区,而其他从舆论环境和大的氛围上,确有不利于大派系施展的一面。其次,在政策上,与麻生的优先景气恢复,比起财政重建,更主张财政出动的“积极财政派”相比,与谢野更重视财政规律,主张要有诉诸国民消费增税的勇气,属于“财政重建派”;除此之外,还有被称为“涨潮派”的一方,主张通过减税而不是增税来优先经济的增长战略,其代表人物是前自民党干事长中川秀直,而中川力挺的候选人是小池百合子和石原伸晃;小池、石原同为小泉内阁的红人,在政治上也被看成是小泉“构造改革”的代理人。所以,4人3派,在经济财政政策问题上,难免会有一番恶战。第三,此番选战,某种意义上是“首都VS地方”的竞争。上述4人加石破茂5人中,麻生与石破分属福冈县、岛取县选区,而其他3人则同属东京都选区。在自民党政治中,似乎有一条不成文的“惯例”:东京都选出的议员一般当不了党总裁(在过去历届总裁选举中,只有鸠山一郎一人例外)。这主要是因为在都会,浮动票居多,缺乏强有力的铁杆支持。可与之相比,麻生、石破虽然分属地方,但隶属的地区又不济:福冈、岛取均为人口锐减、高龄化矛盾突出的县份,并均辖有被政府指定为“过疏地域”的地区。所以,“首都派”与“地方军”谁都不占便宜,在势均力敌的意义上,也必将难分胜负。值得一提的是,被认为胜出可能性较大的4人中,小池与石原为新生代政治家,相对来说风格较为清新。前者作为前美女阁僚,史上首位女防长,以风格泼辣、敢作敢为著称,而后者为日本右翼保守重镇、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公子,曾在小泉内阁任行政改革担当相、国土交通相,辅佐小泉致力于“构造改革”,被称为“政策新人类”。任上,不惜挑战“道路族3人则同属东京都选区。在自民党政治中,似乎有一条不成文的“惯例”:东京都选出的议员一般当不了党总裁(在过去历届总裁选举中,只有鸠山一郎一人例外)。这主要是因为在都会,浮动票居多,缺乏强有力的铁杆支持。可与之相比,麻生、石破虽然分属地方,但隶属的地区又不济:福冈、岛取均为人口锐减、高龄化矛盾突出的县份,并均辖有被政府指定为“过疏地域”的地区。所以,“首都派”与“地方军”谁都不占便宜,在势均力敌的意义上,也必将难分胜负。

 

”的既得利益,其反对在北海道修筑高速公路的著名发言——“比起那地方(北海道)的道路上跑的车来,跑的熊瞎子可能更多”——广为人知。加上乃父及其所属的党内实力派“山崎派”的政治影响力,应该说不失为有一定实力的跑手。但相较于老辣的麻生太郎和小池百合子,石原难脱陪衬角色。但是,同时应该看到,此番总裁选,与其说是选举党总裁,不如说是旨在产生“后福田”政权应对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的党的领导人选举。包括内阁官房长官町村信孝在内的党内高层,均不讳言众院将于近期内(至迟于年内,近者甚至会在临时国会结束后的10月)解散的看法。这种现实的局限性,已非常明显。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目下的这场选战,即使如期诞生一名新总裁,也不大会被国民太当回事。打个比方,充其量也就是领了个“白本”。至于能不能“转正”成正式的驾照“红本”,乃至驾车上路,还要看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被认为胜出可能性较大的4自民党总裁选:又一场战国时代剧(for《搜狐评论》9月8日)刘 柠福田首相宣布辞职后,自民党内部匆匆“调整”,翌日便确定了10日选举公示、22日选出新总裁的“路线图”。经过这场“强震”,日本政坛的各派政治力量开始重新集结。目前,除现任自民党干事长麻生太郎外,两任前防卫相小池百合子和石破茂、前经济财政担当相与谢野馨、前自民党政调会长石原伸晃5人已表明参选并确立了参选资格,另有前科技担当相棚桥泰文和外务省次官山本一太也有意参选,正锐意确保法定推荐人,争取出现(在各自20名法定推荐人难以确保的情况下,也可能合并,以1人的名义出现)。可以想象,一场将有6至7名候选人参战、酷似战国时代剧的选战,将送别这个漫漫长夏,把日本政治直接带进秋天。根据各候选人的资质、人望及其所属党内派系的力量整合情况,一般来说,此番选战主要将会在麻生太郎与与谢野馨、石原伸晃和小池百合子4人间展开。因4人“成色”不同,政治主张各异,故会有一场惊险刺激、看点十足的对决是肯定的。首先,麻生所属的“麻生派”(“为公会”)在党内系只有20名国会议员的小派系,实力有限。但是,由于麻生自身的声望及在国民中的人气,已有“伊吹派”等派系明确打出了“挺麻”的牌子。而选举过程中,各派平衡的结果,在绝对优势者缺席的情况下,小派系取得多数派系支持而胜出的例子屡见不鲜。况且,一年前福田本人的上台,因为就是不折不扣的派系平衡的产物(虽然其隶属于党内最大的“町村派”),结果没玩好,撂了挑子,国民和舆论很反感,所以此次选举名义上是“超越派系之争的开放的”选举。尽管实际状况几乎不可能名至实归,但至少人中,小池与石原为新生代政治家,相对来说风格较为清新。前者作为前美女阁僚,史上首位女防长,以风格泼辣、敢作敢为著称,而后者为日本右翼保守重镇、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公子,曾在小泉内阁任行政改革担当相、国土交通相,辅佐小泉致力于“构造改革”,被称为“政策新人类”。任上,不惜挑战“道路族”的既得利益,其反对在北海道修筑高速公路的著名发言——“比起那地方(北海道)的道路上跑的车来,跑的熊瞎子可能更多”——广为人知。加上乃父及其所属的党内实力派“山崎派”的政治影响力,应该说不失为有一定实力的跑手。但相较于老辣的麻生太郎和小池百合子,石原难脱陪衬角色。

 

自民党总裁选:又一场战国时代剧(for《搜狐评论》9月8日)刘 柠福田首相宣布辞职后,自民党内部匆匆“调整”,翌日便确定了10日选举公示、22日选出新总裁的“路线图”。经过这场“强震”,日本政坛的各派政治力量开始重新集结。目前,除现任自民党干事长麻生太郎外,两任前防卫相小池百合子和石破茂、前经济财政担当相与谢野馨、前自民党政调会长石原伸晃5人已表明参选并确立了参选资格,另有前科技担当相棚桥泰文和外务省次官山本一太也有意参选,正锐意确保法定推荐人,争取出现(在各自20名法定推荐人难以确保的情况下,也可能合并,以1人的名义出现)。可以想象,一场将有6至7名候选人参战、酷似战国时代剧的选战,将送别这个漫漫长夏,把日本政治直接带进秋天。根据各候选人的资质、人望及其所属党内派系的力量整合情况,一般来说,此番选战主要将会在麻生太郎与与谢野馨、石原伸晃和小池百合子4人间展开。因4人“成色”不同,政治主张各异,故会有一场惊险刺激、看点十足的对决是肯定的。首先,麻生所属的“麻生派”(“为公会”)在党内系只有20名国会议员的小派系,实力有限。但是,由于麻生自身的声望及在国民中的人气,已有“伊吹派”等派系明确打出了“挺麻”的牌子。而选举过程中,各派平衡的结果,在绝对优势者缺席的情况下,小派系取得多数派系支持而胜出的例子屡见不鲜。况且,一年前福田本人的上台,因为就是不折不扣的派系平衡的产物(虽然其隶属于党内最大的“町村派”),结果没玩好,撂了挑子,国民和舆论很反感,所以此次选举名义上是“超越派系之争的开放的”选举。尽管实际状况几乎不可能名至实归,但至少

但是,同时应该看到,此番总裁选,与其说是选举党总裁,不如说是旨在产生“后福田”政权应对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的党的领导人选举。包括内阁官房长官町村信孝在内的党内高层,均不讳言众院将于近期内(至迟于年内,近者甚至会在临时国会结束后的10”的既得利益,其反对在北海道修筑高速公路的著名发言——“比起那地方(北海道)的道路上跑的车来,跑的熊瞎子可能更多”——广为人知。加上乃父及其所属的党内实力派“山崎派”的政治影响力,应该说不失为有一定实力的跑手。但相较于老辣的麻生太郎和小池百合子,石原难脱陪衬角色。但是,同时应该看到,此番总裁选,与其说是选举党总裁,不如说是旨在产生“后福田”政权应对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的党的领导人选举。包括内阁官房长官町村信孝在内的党内高层,均不讳言众院将于近期内(至迟于年内,近者甚至会在临时国会结束后的10月)解散的看法。这种现实的局限性,已非常明显。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目下的这场选战,即使如期诞生一名新总裁,也不大会被国民太当回事。打个比方,充其量也就是领了个“白本”。至于能不能“转正”成正式的驾照“红本”,乃至驾车上路,还要看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结果。月)解散的看法。这种现实的局限性,已非常明显。

 

”的既得利益,其反对在北海道修筑高速公路的著名发言——“比起那地方(北海道)的道路上跑的车来,跑的熊瞎子可能更多”——广为人知。加上乃父及其所属的党内实力派“山崎派”的政治影响力,应该说不失为有一定实力的跑手。但相较于老辣的麻生太郎和小池百合子,石原难脱陪衬角色。但是,同时应该看到,此番总裁选,与其说是选举党总裁,不如说是旨在产生“后福田”政权应对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的党的领导人选举。包括内阁官房长官町村信孝在内的党内高层,均不讳言众院将于近期内(至迟于年内,近者甚至会在临时国会结束后的10月)解散的看法。这种现实的局限性,已非常明显。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目下的这场选战,即使如期诞生一名新总裁,也不大会被国民太当回事。打个比方,充其量也就是领了个“白本”。至于能不能“转正”成正式的驾照“红本”,乃至驾车上路,还要看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结果。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目下的这场选战,即使如期诞生一名新总裁,也不大会被国民太当回事。打个比方,充其量也就是领了个“白本”。至于能不能“转正”成正式的驾照“红本”,乃至驾车上路,还要看众院解散后的总选举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