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六方会谈重开:通向“第三阶段”的楼梯又窄又暗(for  

2008-07-13 00:21:51|  分类: 朝鲜半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不满,毅然启动解除“支恐国家”指定的法定程序,并终止了对朝《敌国通商法》的法律适用。但是,此次六方会谈前夕,朝政府发言人表态说:“美对‘支恐国家’指定的解除在手续上尚未生效,徒有《敌国通商法》的适用终止措施是不充分的。”这可理解为是对其“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一贯慎重立场的重申。按常理推测,在美方走完全部法定程序,“支恐国家”指定自动解除的8月11日之前,一般来说,平壤不会有进一步的积极行动。而问题也在这里:平壤断难如布什政权所希望的那样,按后者考虑的日程表如期推进。何以实现向“第三阶段”(也是弃核最终阶段)的升级,制定双方均能接受的现实可行的路线图,无疑是此番谈判的重中之重;与此同时,既定中的六方外长谈判的日程亦将随之敲定。客观上说,朝鲜没有急于弃核之必要:与任期只剩半年的布什不同,金正日总书记没有任期的焦虑。种种迹象表明,平壤内心未必没有好歹挨过布什任期的“最坏”(或“最好”)打算:如平壤的要求不被答应的话,那么最终弃核未必不会成为对付下一任白宫主人的一张牌。以前不是没有类似的先例——尽管“冻结”与“放弃”在法律内涵与可逆与否的实效上不可同日而语,但不等于作为时间

的不满,毅然启动解除“支恐国家”指定的法定程序,并终止了对朝《敌国通商法》的法律适用。但是,此次六方会谈前夕,朝政府发言人表态说:“美对‘支恐国家’指定的解除在手续上尚未生效,徒有《敌国通商法》的适用终止措施是不充分的。”这可理解为是对其“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一贯慎重立场的重申。按常理推测,在美方走完全部法定程序,“支恐国家”指定自动解除的8月11日之前,一般来说,平壤不会有进一步的积极行动。而问题也在这里:平壤断难如布什政权所希望的那样,按后者考虑的日程表如期推进。何以实现向“第三阶段”(也是弃核最终阶段)的升级,制定双方均能接受的现实可行的路线图,无疑是此番谈判的重中之重;与此同时,既定中的六方外长谈判的日程亦将随之敲定。客观上说,朝鲜没有急于弃核之必要:与任期只剩半年的布什不同,金正日总书记没有任期的焦虑。种种迹象表明,平壤内心未必没有好歹挨过布什任期的“最坏”(或“最好”)打算:如平壤的要求不被答应的话,那么最终弃核未必不会成为对付下一任白宫主人的一张牌。以前不是没有类似的先例——尽管“冻结”与“放弃”在法律内涵与可逆与否的实效上不可同日而语,但不等于作为时间六方会谈重开:通向“第三阶段”的楼梯又窄又暗(for《南方都市报》7月13日)

策略不成立。而所谓平壤的要求,无非是美作为经济补偿措施的清水反应堆提供、作为军事担保措施的和平协定缔结及作为政治保障措施的邦交正常化实现的3件“套餐”,此乃其不惜积15年之功于一博的最大诉求所在,也是不变的砝码,华盛顿一日不兑现,平壤便一日不弃核。对此,两者其实早就有“底线共识”。不仅如此,平壤认为,目前球在华盛顿一边。但唯其如此,漫长的博弈越接近终点,便越发险象环生。仿佛谁都知道最终的果实是什么,放在哪,但通向它的路径却布满荆棘。5年7轮的马拉松交涉,六方国家终于望见了“第三阶段”的影子,但很快发现,通向这最后阶段的楼梯却又窄又暗,每一步都步履维艰。

 

策略不成立。而所谓平壤的要求,无非是美作为经济补偿措施的清水反应堆提供、作为军事担保措施的和平协定缔结及作为政治保障措施的邦交正常化实现的3件“套餐”,此乃其不惜积15年之功于一博的最大诉求所在,也是不变的砝码,华盛顿一日不兑现,平壤便一日不弃核。对此,两者其实早就有“底线共识”。不仅如此,平壤认为,目前球在华盛顿一边。但唯其如此,漫长的博弈越接近终点,便越发险象环生。仿佛谁都知道最终的果实是什么,放在哪,但通向它的路径却布满荆棘。5年7轮的马拉松交涉,六方国家终于望见了“第三阶段”的影子,但很快发现,通向这最后阶段的楼梯却又窄又暗,每一步都步履维艰。710的不满,毅然启动解除“支恐国家”指定的法定程序,并终止了对朝《敌国通商法》的法律适用。但是,此次六方会谈前夕,朝政府发言人表态说:“美对‘支恐国家’指定的解除在手续上尚未生效,徒有《敌国通商法》的适用终止措施是不充分的。”这可理解为是对其“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一贯慎重立场的重申。按常理推测,在美方走完全部法定程序,“支恐国家”指定自动解除的8月11日之前,一般来说,平壤不会有进一步的积极行动。而问题也在这里:平壤断难如布什政权所希望的那样,按后者考虑的日程表如期推进。何以实现向“第三阶段”(也是弃核最终阶段)的升级,制定双方均能接受的现实可行的路线图,无疑是此番谈判的重中之重;与此同时,既定中的六方外长谈判的日程亦将随之敲定。客观上说,朝鲜没有急于弃核之必要:与任期只剩半年的布什不同,金正日总书记没有任期的焦虑。种种迹象表明,平壤内心未必没有好歹挨过布什任期的“最坏”(或“最好”)打算:如平壤的要求不被答应的话,那么最终弃核未必不会成为对付下一任白宫主人的一张牌。以前不是没有类似的先例——尽管“冻结”与“放弃”在法律内涵与可逆与否的实效上不可同日而语,但不等于作为时间,北京钓鱼台芳菲苑再次迎来一批“熟客”:阔别10个月,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团长会议在此举行。会谈旨在讨论落实第二阶段行动的措施与步骤;确立验证机制;进而,就第三阶段行动的“路线图”进行磋商。

 

的不满,毅然启动解除“支恐国家”指定的法定程序,并终止了对朝《敌国通商法》的法律适用。但是,此次六方会谈前夕,朝政府发言人表态说:“美对‘支恐国家’指定的解除在手续上尚未生效,徒有《敌国通商法》的适用终止措施是不充分的。”这可理解为是对其“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一贯慎重立场的重申。按常理推测,在美方走完全部法定程序,“支恐国家”指定自动解除的8月11日之前,一般来说,平壤不会有进一步的积极行动。而问题也在这里:平壤断难如布什政权所希望的那样,按后者考虑的日程表如期推进。何以实现向“第三阶段”(也是弃核最终阶段)的升级,制定双方均能接受的现实可行的路线图,无疑是此番谈判的重中之重;与此同时,既定中的六方外长谈判的日程亦将随之敲定。客观上说,朝鲜没有急于弃核之必要:与任期只剩半年的布什不同,金正日总书记没有任期的焦虑。种种迹象表明,平壤内心未必没有好歹挨过布什任期的“最坏”(或“最好”)打算:如平壤的要求不被答应的话,那么最终弃核未必不会成为对付下一任白宫主人的一张牌。以前不是没有类似的先例——尽管“冻结”与“放弃”在法律内涵与可逆与否的实效上不可同日而语,但不等于作为时间

作为“第二阶段”的交换条件,是针对朝方实施的相关核设施的去功能化(包括宁边5KW反应堆、再处理工厂及核燃料棒生产设施)及对其核计划的“完全而准确的申报”,美国把朝鲜从“支恐国家”名单上删除,同时与其他5国一起向朝提供相当于重油90万吨的经济、能源援助。

 

以炸毁宁边冷却塔为象征,取出使用过的燃料棒等等,朝方对现有核设施的去功能化工作被认为已完成80%策略不成立。而所谓平壤的要求,无非是美作为经济补偿措施的清水反应堆提供、作为军事担保措施的和平协定缔结及作为政治保障措施的邦交正常化实现的3件“套餐”,此乃其不惜积15年之功于一博的最大诉求所在,也是不变的砝码,华盛顿一日不兑现,平壤便一日不弃核。对此,两者其实早就有“底线共识”。不仅如此,平壤认为,目前球在华盛顿一边。但唯其如此,漫长的博弈越接近终点,便越发险象环生。仿佛谁都知道最终的果实是什么,放在哪,但通向它的路径却布满荆棘。5年7轮的马拉松交涉,六方国家终于望见了“第三阶段”的影子,但很快发现,通向这最后阶段的楼梯却又窄又暗,每一步都步履维艰。;至于其所提交的申报材料中未包括核武器数量、贮藏设施及核试场所等内容,难言是“完全而准确的申报”的问题,却是在与美私下单独交易的基础上,取得了后者谅解的结果,因此从形式上,应该说是履行了程序。

 

对此,朝方抱怨说,5国承诺的经援实际“只履行了40%”。作为回报,美国又另行追加了50策略不成立。而所谓平壤的要求,无非是美作为经济补偿措施的清水反应堆提供、作为军事担保措施的和平协定缔结及作为政治保障措施的邦交正常化实现的3件“套餐”,此乃其不惜积15年之功于一博的最大诉求所在,也是不变的砝码,华盛顿一日不兑现,平壤便一日不弃核。对此,两者其实早就有“底线共识”。不仅如此,平壤认为,目前球在华盛顿一边。但唯其如此,漫长的博弈越接近终点,便越发险象环生。仿佛谁都知道最终的果实是什么,放在哪,但通向它的路径却布满荆棘。5年7轮的马拉松交涉,六方国家终于望见了“第三阶段”的影子,但很快发现,通向这最后阶段的楼梯却又窄又暗,每一步都步履维艰。万吨粮食援助,并已开始提供;同时,不顾盟友日本的不满,毅然启动解除“支恐国家”指定的法定程序,并终止了对朝《敌国通商法》的法律适用。

 

但是,此次六方会谈前夕,朝政府发言人表态说:“美对‘支恐国家’指定的解除在手续上尚未生效,徒有《敌国通商法》的适用终止措施是不充分的。”这可理解为是对其“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一贯慎重立场的重申。按常理推测,在美方走完全部法定程序,“支恐国家”指定自动解除的8六方会谈重开:通向“第三阶段”的楼梯又窄又暗(for《南方都市报》7月13日)刘 柠7月10日,北京钓鱼台芳菲苑再次迎来一批“熟客”:阔别10个月,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团长会议在此举行。会谈旨在讨论落实第二阶段行动的措施与步骤;确立验证机制;进而,就第三阶段行动的“路线图”进行磋商。作为“第二阶段”的交换条件,是针对朝方实施的相关核设施的去功能化(包括宁边5KW反应堆、再处理工厂及核燃料棒生产设施)及对其核计划的“完全而准确的申报”,美国把朝鲜从“支恐国家”名单上删除,同时与其他5国一起向朝提供相当于重油90万吨的经济、能源援助。以炸毁宁边冷却塔为象征,取出使用过的燃料棒等等,朝方对现有核设施的去功能化工作被认为已完成80%;至于其所提交的申报材料中未包括核武器数量、贮藏设施及核试场所等内容,难言是“完全而准确的申报”的问题,却是在与美私下单独交易的基础上,取得了后者谅解的结果,因此从形式上,应该说是履行了程序。对此,朝方抱怨说,5国承诺的经援实际“只履行了40%”。作为回报,美国又另行追加了50万吨粮食援助,并已开始提供;同时,不顾盟友日本11之前,一般来说,平壤不会有进一步的积极行动。而问题也在这里:平壤断难如布什政权所希望的那样,按后者考虑的日程表如期推进。何以实现向“第三阶段”(也是弃核最终阶段)的升级,制定双方均能接受的现实可行的路线图,无疑是此番谈判的重中之重;与此同时,既定中的六方外长谈判的日程亦将随之敲定。

六方会谈重开:通向“第三阶段”的楼梯又窄又暗(for《南方都市报》7月13日)刘 柠7月10日,北京钓鱼台芳菲苑再次迎来一批“熟客”:阔别10个月,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团长会议在此举行。会谈旨在讨论落实第二阶段行动的措施与步骤;确立验证机制;进而,就第三阶段行动的“路线图”进行磋商。作为“第二阶段”的交换条件,是针对朝方实施的相关核设施的去功能化(包括宁边5KW反应堆、再处理工厂及核燃料棒生产设施)及对其核计划的“完全而准确的申报”,美国把朝鲜从“支恐国家”名单上删除,同时与其他5国一起向朝提供相当于重油90万吨的经济、能源援助。以炸毁宁边冷却塔为象征,取出使用过的燃料棒等等,朝方对现有核设施的去功能化工作被认为已完成80%;至于其所提交的申报材料中未包括核武器数量、贮藏设施及核试场所等内容,难言是“完全而准确的申报”的问题,却是在与美私下单独交易的基础上,取得了后者谅解的结果,因此从形式上,应该说是履行了程序。对此,朝方抱怨说,5国承诺的经援实际“只履行了40%”。作为回报,美国又另行追加了50万吨粮食援助,并已开始提供;同时,不顾盟友日本

 

客观上说,朝鲜没有急于弃核之必要:与任期只剩半年的布什不同,金正日总书记没有任期的焦虑。种种迹象表明,平壤内心未必没有好歹挨过布什任期的“最坏”(或“最好”)打算:如平壤的要求不被答应的话,那么最终弃核未必不会成为对付下一任白宫主人的一张牌。以前不是没有类似的先例——尽管“冻结”与“放弃”在法律内涵与可逆与否的实效上不可同日而语,但不等于作为时间策略不成立。

六方会谈重开:通向“第三阶段”的楼梯又窄又暗(for《南方都市报》7月13日)刘 柠7月10日,北京钓鱼台芳菲苑再次迎来一批“熟客”:阔别10个月,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团长会议在此举行。会谈旨在讨论落实第二阶段行动的措施与步骤;确立验证机制;进而,就第三阶段行动的“路线图”进行磋商。作为“第二阶段”的交换条件,是针对朝方实施的相关核设施的去功能化(包括宁边5KW反应堆、再处理工厂及核燃料棒生产设施)及对其核计划的“完全而准确的申报”,美国把朝鲜从“支恐国家”名单上删除,同时与其他5国一起向朝提供相当于重油90万吨的经济、能源援助。以炸毁宁边冷却塔为象征,取出使用过的燃料棒等等,朝方对现有核设施的去功能化工作被认为已完成80%;至于其所提交的申报材料中未包括核武器数量、贮藏设施及核试场所等内容,难言是“完全而准确的申报”的问题,却是在与美私下单独交易的基础上,取得了后者谅解的结果,因此从形式上,应该说是履行了程序。对此,朝方抱怨说,5国承诺的经援实际“只履行了40%”。作为回报,美国又另行追加了50万吨粮食援助,并已开始提供;同时,不顾盟友日本

 

而所谓平壤的要求,无非是美作为经济补偿措施的清水反应堆提供、作为军事担保措施的和平协定缔结及作为政治保障措施的邦交正常化实现的策略不成立。而所谓平壤的要求,无非是美作为经济补偿措施的清水反应堆提供、作为军事担保措施的和平协定缔结及作为政治保障措施的邦交正常化实现的3件“套餐”,此乃其不惜积15年之功于一博的最大诉求所在,也是不变的砝码,华盛顿一日不兑现,平壤便一日不弃核。对此,两者其实早就有“底线共识”。不仅如此,平壤认为,目前球在华盛顿一边。但唯其如此,漫长的博弈越接近终点,便越发险象环生。仿佛谁都知道最终的果实是什么,放在哪,但通向它的路径却布满荆棘。5年7轮的马拉松交涉,六方国家终于望见了“第三阶段”的影子,但很快发现,通向这最后阶段的楼梯却又窄又暗,每一步都步履维艰。3件“套餐”,此乃其不惜积15的不满,毅然启动解除“支恐国家”指定的法定程序,并终止了对朝《敌国通商法》的法律适用。但是,此次六方会谈前夕,朝政府发言人表态说:“美对‘支恐国家’指定的解除在手续上尚未生效,徒有《敌国通商法》的适用终止措施是不充分的。”这可理解为是对其“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一贯慎重立场的重申。按常理推测,在美方走完全部法定程序,“支恐国家”指定自动解除的8月11日之前,一般来说,平壤不会有进一步的积极行动。而问题也在这里:平壤断难如布什政权所希望的那样,按后者考虑的日程表如期推进。何以实现向“第三阶段”(也是弃核最终阶段)的升级,制定双方均能接受的现实可行的路线图,无疑是此番谈判的重中之重;与此同时,既定中的六方外长谈判的日程亦将随之敲定。客观上说,朝鲜没有急于弃核之必要:与任期只剩半年的布什不同,金正日总书记没有任期的焦虑。种种迹象表明,平壤内心未必没有好歹挨过布什任期的“最坏”(或“最好”)打算:如平壤的要求不被答应的话,那么最终弃核未必不会成为对付下一任白宫主人的一张牌。以前不是没有类似的先例——尽管“冻结”与“放弃”在法律内涵与可逆与否的实效上不可同日而语,但不等于作为时间年之功于一博的最大诉求所在,也是不变的砝码,华盛顿一日不兑现,平壤便一日不弃核。对此,两者其实早就有“底线共识”。不仅如此,平壤认为,目前球在华盛顿一边。

 

的不满,毅然启动解除“支恐国家”指定的法定程序,并终止了对朝《敌国通商法》的法律适用。但是,此次六方会谈前夕,朝政府发言人表态说:“美对‘支恐国家’指定的解除在手续上尚未生效,徒有《敌国通商法》的适用终止措施是不充分的。”这可理解为是对其“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一贯慎重立场的重申。按常理推测,在美方走完全部法定程序,“支恐国家”指定自动解除的8月11日之前,一般来说,平壤不会有进一步的积极行动。而问题也在这里:平壤断难如布什政权所希望的那样,按后者考虑的日程表如期推进。何以实现向“第三阶段”(也是弃核最终阶段)的升级,制定双方均能接受的现实可行的路线图,无疑是此番谈判的重中之重;与此同时,既定中的六方外长谈判的日程亦将随之敲定。客观上说,朝鲜没有急于弃核之必要:与任期只剩半年的布什不同,金正日总书记没有任期的焦虑。种种迹象表明,平壤内心未必没有好歹挨过布什任期的“最坏”(或“最好”)打算:如平壤的要求不被答应的话,那么最终弃核未必不会成为对付下一任白宫主人的一张牌。以前不是没有类似的先例——尽管“冻结”与“放弃”在法律内涵与可逆与否的实效上不可同日而语,但不等于作为时间但唯其如此,漫长的博弈越接近终点,便越发险象环生。仿佛谁都知道最终的果实是什么,放在哪,但通向它的路径却布满荆棘。57轮的马拉松交涉,六方国家终于望见了“第三阶段”的影子,但很快发现,通向这最后阶段的楼梯却又窄又暗,每一步都步履维艰。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