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日朝:重新聚首,鸿沟依旧(for《南方都市报》6月8日  

2008-06-09 00:56:26|  分类: 朝鲜半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在参院绑架问题特别委员会上,却被认为做出了不可思议的“向前看”表态:在回答日共议员山下芳生提出的关于解除制裁的具体判断条件的提问时,町村提及核、绑架、导弹三方面的问题,“一方面取得巨大进展,一方面仍然保留的情况;或者三个方面都取得一些进展的情况,等等”,“会有各种组合出现”。据此,日共机关报《赤旗》报道说,町村表态意味着“并不一定以包括绑架问题在内的所有问题上的进展为解除制裁的先决条件”。如果《赤旗》的分析成立的话,那么,这意味着日本在绑架问题上180度的大转弯。此前,以朝方在绑架问题上“未采取具体应对”为由,日政府启动并两度延长了对朝经济制裁。核、绑架、导弹问题“三位一体”,以绑架问题为核心——日本的对朝外交几乎成了“绑架外交”,其实质是对朝外交为国内强硬民意所“绑架”。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一筹莫展,不仅对朝外交几乎退回到6年前的原点,日本自身在六方会谈机制中的存在也日益边缘化。此番町村表态是否作数、有效另当别论,即使不算“说了白说”,也与到目前为止所谓“毅然的外交”的日本对朝外交的政策基础,乃至法理有若干根本性的冲突,谋求解决殊非易事:其一,与对美历来锐意主张的“无绑架问题的进展、解决,便无支恐国家认定的解除”相矛盾,日本为此对美做了大量的院外活动,直到一个月前,绑架问题的超党派国会议员联盟“绑架

议联”的平沼赳夫会长还再度拜访美驻日大使西弗,力阻美解除对朝支恐国家的认定;其二,从对朝“毅然的外交”姿态上的任何退却,都会被“绑架受害者家族会”看作是妥协,招致媒体和舆论的反感,这对政权信任基础已极脆弱的福田内阁来说,无疑是巨大的风险;其三,即使日本有意致力于制裁的缓和或解除、能源提供及粮食人道援助,也无法从朝鲜方面获得在绑架问题上达成国民所期待的进展,或导致问题解决的具体成果的任何保证。相反,即使朝鲜同意开始“再调查”,得出“The End”的结论,从而干脆把盖子捂上的可能性甚大。因此,无论是重开绑架谈判,还是继续、强化经济制裁,在东京期待的“解决”与平壤谋求的“解决”之间,鸿沟依旧,填补沟壑的作业将极其艰难。日朝:重新聚首,鸿沟依旧(for《南方都市报》6月8日)

日在参院绑架问题特别委员会上,却被认为做出了不可思议的“向前看”表态:在回答日共议员山下芳生提出的关于解除制裁的具体判断条件的提问时,町村提及核、绑架、导弹三方面的问题,“一方面取得巨大进展,一方面仍然保留的情况;或者三个方面都取得一些进展的情况,等等”,“会有各种组合出现”。据此,日共机关报《赤旗》报道说,町村表态意味着“并不一定以包括绑架问题在内的所有问题上的进展为解除制裁的先决条件”。如果《赤旗》的分析成立的话,那么,这意味着日本在绑架问题上180度的大转弯。此前,以朝方在绑架问题上“未采取具体应对”为由,日政府启动并两度延长了对朝经济制裁。核、绑架、导弹问题“三位一体”,以绑架问题为核心——日本的对朝外交几乎成了“绑架外交”,其实质是对朝外交为国内强硬民意所“绑架”。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一筹莫展,不仅对朝外交几乎退回到6年前的原点,日本自身在六方会谈机制中的存在也日益边缘化。此番町村表态是否作数、有效另当别论,即使不算“说了白说”,也与到目前为止所谓“毅然的外交”的日本对朝外交的政策基础,乃至法理有若干根本性的冲突,谋求解决殊非易事:其一,与对美历来锐意主张的“无绑架问题的进展、解决,便无支恐国家认定的解除”相矛盾,日本为此对美做了大量的院外活动,直到一个月前,绑架问题的超党派国会议员联盟“绑架

 

日在参院绑架问题特别委员会上,却被认为做出了不可思议的“向前看”表态:在回答日共议员山下芳生提出的关于解除制裁的具体判断条件的提问时,町村提及核、绑架、导弹三方面的问题,“一方面取得巨大进展,一方面仍然保留的情况;或者三个方面都取得一些进展的情况,等等”,“会有各种组合出现”。据此,日共机关报《赤旗》报道说,町村表态意味着“并不一定以包括绑架问题在内的所有问题上的进展为解除制裁的先决条件”。如果《赤旗》的分析成立的话,那么,这意味着日本在绑架问题上180度的大转弯。此前,以朝方在绑架问题上“未采取具体应对”为由,日政府启动并两度延长了对朝经济制裁。核、绑架、导弹问题“三位一体”,以绑架问题为核心——日本的对朝外交几乎成了“绑架外交”,其实质是对朝外交为国内强硬民意所“绑架”。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一筹莫展,不仅对朝外交几乎退回到6年前的原点,日本自身在六方会谈机制中的存在也日益边缘化。此番町村表态是否作数、有效另当别论,即使不算“说了白说”,也与到目前为止所谓“毅然的外交”的日本对朝外交的政策基础,乃至法理有若干根本性的冲突,谋求解决殊非易事:其一,与对美历来锐意主张的“无绑架问题的进展、解决,便无支恐国家认定的解除”相矛盾,日本为此对美做了大量的院外活动,直到一个月前,绑架问题的超党派国会议员联盟“绑架

据日《朝日新闻》66日报道,朝鲜与日本将于67日在参院绑架问题特别委员会上,却被认为做出了不可思议的“向前看”表态:在回答日共议员山下芳生提出的关于解除制裁的具体判断条件的提问时,町村提及核、绑架、导弹三方面的问题,“一方面取得巨大进展,一方面仍然保留的情况;或者三个方面都取得一些进展的情况,等等”,“会有各种组合出现”。据此,日共机关报《赤旗》报道说,町村表态意味着“并不一定以包括绑架问题在内的所有问题上的进展为解除制裁的先决条件”。如果《赤旗》的分析成立的话,那么,这意味着日本在绑架问题上180度的大转弯。此前,以朝方在绑架问题上“未采取具体应对”为由,日政府启动并两度延长了对朝经济制裁。核、绑架、导弹问题“三位一体”,以绑架问题为核心——日本的对朝外交几乎成了“绑架外交”,其实质是对朝外交为国内强硬民意所“绑架”。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一筹莫展,不仅对朝外交几乎退回到6年前的原点,日本自身在六方会谈机制中的存在也日益边缘化。此番町村表态是否作数、有效另当别论,即使不算“说了白说”,也与到目前为止所谓“毅然的外交”的日本对朝外交的政策基础,乃至法理有若干根本性的冲突,谋求解决殊非易事:其一,与对美历来锐意主张的“无绑架问题的进展、解决,便无支恐国家认定的解除”相矛盾,日本为此对美做了大量的院外活动,直到一个月前,绑架问题的超党派国会议员联盟“绑架日在北京举行非正式性磋商。时隔9个月后,朝鲜终于重回对日本的谈判桌,应该说最大的动力来自美国——给华盛顿一个面子;但对日本来说,则意味着有可能重开六方会谈日朝关系正常化工作组会议,日本虽不抱太大的奢望,但若能重开谈判的话,会有一个新的契机,比起现在的僵持状态来,也不失为“进步”。

 

所以,尽管是非正式磋商,日方派出的谈判代表是六方会谈首席代表、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长斋木昭隆,高于朝方的规格(朝派出的首席代表是朝日关系正常化担当大使宋日昊),似乎表达了日方的某种期待。

日在参院绑架问题特别委员会上,却被认为做出了不可思议的“向前看”表态:在回答日共议员山下芳生提出的关于解除制裁的具体判断条件的提问时,町村提及核、绑架、导弹三方面的问题,“一方面取得巨大进展,一方面仍然保留的情况;或者三个方面都取得一些进展的情况,等等”,“会有各种组合出现”。据此,日共机关报《赤旗》报道说,町村表态意味着“并不一定以包括绑架问题在内的所有问题上的进展为解除制裁的先决条件”。如果《赤旗》的分析成立的话,那么,这意味着日本在绑架问题上180度的大转弯。此前,以朝方在绑架问题上“未采取具体应对”为由,日政府启动并两度延长了对朝经济制裁。核、绑架、导弹问题“三位一体”,以绑架问题为核心——日本的对朝外交几乎成了“绑架外交”,其实质是对朝外交为国内强硬民意所“绑架”。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一筹莫展,不仅对朝外交几乎退回到6年前的原点,日本自身在六方会谈机制中的存在也日益边缘化。此番町村表态是否作数、有效另当别论,即使不算“说了白说”,也与到目前为止所谓“毅然的外交”的日本对朝外交的政策基础,乃至法理有若干根本性的冲突,谋求解决殊非易事:其一,与对美历来锐意主张的“无绑架问题的进展、解决,便无支恐国家认定的解除”相矛盾,日本为此对美做了大量的院外活动,直到一个月前,绑架问题的超党派国会议员联盟“绑架

 

日本基于美解除对朝支恐国家的认定已是时间问题的现实,最大的目标是通过此次磋商促成朝鲜对被绑架者生存状况的新一轮调查。对此,朝方的条件是:1、撤销经济制裁;2日在参院绑架问题特别委员会上,却被认为做出了不可思议的“向前看”表态:在回答日共议员山下芳生提出的关于解除制裁的具体判断条件的提问时,町村提及核、绑架、导弹三方面的问题,“一方面取得巨大进展,一方面仍然保留的情况;或者三个方面都取得一些进展的情况,等等”,“会有各种组合出现”。据此,日共机关报《赤旗》报道说,町村表态意味着“并不一定以包括绑架问题在内的所有问题上的进展为解除制裁的先决条件”。如果《赤旗》的分析成立的话,那么,这意味着日本在绑架问题上180度的大转弯。此前,以朝方在绑架问题上“未采取具体应对”为由,日政府启动并两度延长了对朝经济制裁。核、绑架、导弹问题“三位一体”,以绑架问题为核心——日本的对朝外交几乎成了“绑架外交”,其实质是对朝外交为国内强硬民意所“绑架”。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一筹莫展,不仅对朝外交几乎退回到6年前的原点,日本自身在六方会谈机制中的存在也日益边缘化。此番町村表态是否作数、有效另当别论,即使不算“说了白说”,也与到目前为止所谓“毅然的外交”的日本对朝外交的政策基础,乃至法理有若干根本性的冲突,谋求解决殊非易事:其一,与对美历来锐意主张的“无绑架问题的进展、解决,便无支恐国家认定的解除”相矛盾,日本为此对美做了大量的院外活动,直到一个月前,绑架问题的超党派国会议员联盟“绑架、中止对“朝鲜总联”中央本部的拍卖活动;3、着手“过去的清算”。而日本政府到目前为止的一贯立场,是绑架问题不获“进展”,制裁解除免谈。所谓“进展”,用日内阁绑架问题最高负责人、首相辅佐官中山恭子的话说,“日朝双方达成让绑架受害者归国的共识,并开始履行具体步骤。”双方的诉求,如此南辕北辙,从常识判断,远非谈判所能弥合。

日朝:重新聚首,鸿沟依旧(for《南方都市报》6月8日)刘 柠据日《朝日新闻》6月6日报道,朝鲜与日本将于6月7日在北京举行非正式性磋商。时隔9个月后,朝鲜终于重回对日本的谈判桌,应该说最大的动力来自美国——给华盛顿一个面子;但对日本来说,则意味着有可能重开六方会谈日朝关系正常化工作组会议,日本虽不抱太大的奢望,但若能重开谈判的话,会有一个新的契机,比起现在的僵持状态来,也不失为“进步”。所以,尽管是非正式磋商,日方派出的谈判代表是六方会谈首席代表、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长斋木昭隆,高于朝方的规格(朝派出的首席代表是朝日关系正常化担当大使宋日昊),似乎表达了日方的某种期待。日本基于美解除对朝支恐国家的认定已是时间问题的现实,最大的目标是通过此次磋商促成朝鲜对被绑架者生存状况的新一轮调查。对此,朝方的条件是:1、撤销经济制裁;2、中止对“朝鲜总联”中央本部的拍卖活动;3、着手“过去的清算”。而日本政府到目前为止的一贯立场,是绑架问题不获“进展”,制裁解除免谈。所谓“进展”,用日内阁绑架问题最高负责人、首相辅佐官中山恭子的话说,“日朝双方达成让绑架受害者归国的共识,并开始履行具体步骤。”双方的诉求,如此南辕北辙,从常识判断,远非谈判所能弥合。但令人吃惊的是,日官房长官町村信孝于5月4

 

但令人吃惊的是,日官房长官町村信孝于日朝:重新聚首,鸿沟依旧(for《南方都市报》6月8日)刘 柠据日《朝日新闻》6月6日报道,朝鲜与日本将于6月7日在北京举行非正式性磋商。时隔9个月后,朝鲜终于重回对日本的谈判桌,应该说最大的动力来自美国——给华盛顿一个面子;但对日本来说,则意味着有可能重开六方会谈日朝关系正常化工作组会议,日本虽不抱太大的奢望,但若能重开谈判的话,会有一个新的契机,比起现在的僵持状态来,也不失为“进步”。所以,尽管是非正式磋商,日方派出的谈判代表是六方会谈首席代表、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长斋木昭隆,高于朝方的规格(朝派出的首席代表是朝日关系正常化担当大使宋日昊),似乎表达了日方的某种期待。日本基于美解除对朝支恐国家的认定已是时间问题的现实,最大的目标是通过此次磋商促成朝鲜对被绑架者生存状况的新一轮调查。对此,朝方的条件是:1、撤销经济制裁;2、中止对“朝鲜总联”中央本部的拍卖活动;3、着手“过去的清算”。而日本政府到目前为止的一贯立场,是绑架问题不获“进展”,制裁解除免谈。所谓“进展”,用日内阁绑架问题最高负责人、首相辅佐官中山恭子的话说,“日朝双方达成让绑架受害者归国的共识,并开始履行具体步骤。”双方的诉求,如此南辕北辙,从常识判断,远非谈判所能弥合。但令人吃惊的是,日官房长官町村信孝于5月454日在参院绑架问题特别委员会上,却被认为做出了不可思议的“向前看”表态:在回答日共议员山下芳生提出的关于解除制裁的具体判断条件的提问时,町村提及核、绑架、导弹三方面的问题,“一方面取得巨大进展,一方面仍然保留的情况;或者三个方面都取得一些进展的情况,等等”,“会有各种组合出现”。据此,日共机关报《赤旗》报道说,町村表态意味着“并不一定以包括绑架问题在内的所有问题上的进展为解除制裁的先决条件”。如果《赤旗》的分析成立的话,那么,这意味着日本在绑架问题上180度的大转弯。此前,以朝方在绑架问题上“未采取具体应对”为由,日政府启动并两度延长了对朝经济制裁。

日在参院绑架问题特别委员会上,却被认为做出了不可思议的“向前看”表态:在回答日共议员山下芳生提出的关于解除制裁的具体判断条件的提问时,町村提及核、绑架、导弹三方面的问题,“一方面取得巨大进展,一方面仍然保留的情况;或者三个方面都取得一些进展的情况,等等”,“会有各种组合出现”。据此,日共机关报《赤旗》报道说,町村表态意味着“并不一定以包括绑架问题在内的所有问题上的进展为解除制裁的先决条件”。如果《赤旗》的分析成立的话,那么,这意味着日本在绑架问题上180度的大转弯。此前,以朝方在绑架问题上“未采取具体应对”为由,日政府启动并两度延长了对朝经济制裁。核、绑架、导弹问题“三位一体”,以绑架问题为核心——日本的对朝外交几乎成了“绑架外交”,其实质是对朝外交为国内强硬民意所“绑架”。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一筹莫展,不仅对朝外交几乎退回到6年前的原点,日本自身在六方会谈机制中的存在也日益边缘化。此番町村表态是否作数、有效另当别论,即使不算“说了白说”,也与到目前为止所谓“毅然的外交”的日本对朝外交的政策基础,乃至法理有若干根本性的冲突,谋求解决殊非易事:其一,与对美历来锐意主张的“无绑架问题的进展、解决,便无支恐国家认定的解除”相矛盾,日本为此对美做了大量的院外活动,直到一个月前,绑架问题的超党派国会议员联盟“绑架

 

核、绑架、导弹问题“三位一体”,以绑架问题为核心——日本的对朝外交几乎成了“绑架外交”,其实质是对朝外交为国内强硬民意所“绑架”。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一筹莫展,不仅对朝外交几乎退回到6年前的原点,日本自身在六方会谈机制中的存在也日益边缘化。

 

日在参院绑架问题特别委员会上,却被认为做出了不可思议的“向前看”表态:在回答日共议员山下芳生提出的关于解除制裁的具体判断条件的提问时,町村提及核、绑架、导弹三方面的问题,“一方面取得巨大进展,一方面仍然保留的情况;或者三个方面都取得一些进展的情况,等等”,“会有各种组合出现”。据此,日共机关报《赤旗》报道说,町村表态意味着“并不一定以包括绑架问题在内的所有问题上的进展为解除制裁的先决条件”。如果《赤旗》的分析成立的话,那么,这意味着日本在绑架问题上180度的大转弯。此前,以朝方在绑架问题上“未采取具体应对”为由,日政府启动并两度延长了对朝经济制裁。核、绑架、导弹问题“三位一体”,以绑架问题为核心——日本的对朝外交几乎成了“绑架外交”,其实质是对朝外交为国内强硬民意所“绑架”。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一筹莫展,不仅对朝外交几乎退回到6年前的原点,日本自身在六方会谈机制中的存在也日益边缘化。此番町村表态是否作数、有效另当别论,即使不算“说了白说”,也与到目前为止所谓“毅然的外交”的日本对朝外交的政策基础,乃至法理有若干根本性的冲突,谋求解决殊非易事:其一,与对美历来锐意主张的“无绑架问题的进展、解决,便无支恐国家认定的解除”相矛盾,日本为此对美做了大量的院外活动,直到一个月前,绑架问题的超党派国会议员联盟“绑架

此番町村表态是否作数、有效另当别论,即使不算“说了白说”,也与到目前为止所谓“毅然的外交”的日本对朝外交的政策基础,乃至法理有若干根本性的冲突,谋求解决殊非易事:其一,与对美历来锐意主张的“无绑架问题的进展、解决,便无支恐国家认定的解除”相矛盾,日本为此对美做了大量的院外活动,直到一个月前,绑架问题的超党派国会议员联盟“绑架议联”的平沼赳夫会长还再度拜访美驻日大使西弗,力阻美解除对朝支恐国家的认定;其二,从对朝“毅然的外交”姿态上的任何退却,都会被“绑架受害者家族会”看作是妥协,招致媒体和舆论的反感,这对政权信任基础已极脆弱的福田内阁来说,无疑是巨大的风险;其三,即使日本有意致力于制裁的缓和或解除、能源提供及粮食人道援助,也无法从朝鲜方面获得在绑架问题上达成国民所期待的进展,或导致问题解决的具体成果的任何保证。相反,即使朝鲜同意开始“再调查”,得出“The End日朝:重新聚首,鸿沟依旧(for《南方都市报》6月8日)刘 柠据日《朝日新闻》6月6日报道,朝鲜与日本将于6月7日在北京举行非正式性磋商。时隔9个月后,朝鲜终于重回对日本的谈判桌,应该说最大的动力来自美国——给华盛顿一个面子;但对日本来说,则意味着有可能重开六方会谈日朝关系正常化工作组会议,日本虽不抱太大的奢望,但若能重开谈判的话,会有一个新的契机,比起现在的僵持状态来,也不失为“进步”。所以,尽管是非正式磋商,日方派出的谈判代表是六方会谈首席代表、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长斋木昭隆,高于朝方的规格(朝派出的首席代表是朝日关系正常化担当大使宋日昊),似乎表达了日方的某种期待。日本基于美解除对朝支恐国家的认定已是时间问题的现实,最大的目标是通过此次磋商促成朝鲜对被绑架者生存状况的新一轮调查。对此,朝方的条件是:1、撤销经济制裁;2、中止对“朝鲜总联”中央本部的拍卖活动;3、着手“过去的清算”。而日本政府到目前为止的一贯立场,是绑架问题不获“进展”,制裁解除免谈。所谓“进展”,用日内阁绑架问题最高负责人、首相辅佐官中山恭子的话说,“日朝双方达成让绑架受害者归国的共识,并开始履行具体步骤。”双方的诉求,如此南辕北辙,从常识判断,远非谈判所能弥合。但令人吃惊的是,日官房长官町村信孝于5月4”的结论,从而干脆把盖子捂上的可能性甚大。

 

日朝:重新聚首,鸿沟依旧(for《南方都市报》6月8日)刘 柠据日《朝日新闻》6月6日报道,朝鲜与日本将于6月7日在北京举行非正式性磋商。时隔9个月后,朝鲜终于重回对日本的谈判桌,应该说最大的动力来自美国——给华盛顿一个面子;但对日本来说,则意味着有可能重开六方会谈日朝关系正常化工作组会议,日本虽不抱太大的奢望,但若能重开谈判的话,会有一个新的契机,比起现在的僵持状态来,也不失为“进步”。所以,尽管是非正式磋商,日方派出的谈判代表是六方会谈首席代表、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长斋木昭隆,高于朝方的规格(朝派出的首席代表是朝日关系正常化担当大使宋日昊),似乎表达了日方的某种期待。日本基于美解除对朝支恐国家的认定已是时间问题的现实,最大的目标是通过此次磋商促成朝鲜对被绑架者生存状况的新一轮调查。对此,朝方的条件是:1、撤销经济制裁;2、中止对“朝鲜总联”中央本部的拍卖活动;3、着手“过去的清算”。而日本政府到目前为止的一贯立场,是绑架问题不获“进展”,制裁解除免谈。所谓“进展”,用日内阁绑架问题最高负责人、首相辅佐官中山恭子的话说,“日朝双方达成让绑架受害者归国的共识,并开始履行具体步骤。”双方的诉求,如此南辕北辙,从常识判断,远非谈判所能弥合。但令人吃惊的是,日官房长官町村信孝于5月4因此,无论是重开绑架谈判,还是继续、强化经济制裁,在东京期待的“解决”与平壤谋求的“解决”之间,鸿沟依旧,填补沟壑的作业将极其艰难。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