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朝鲜性善论”的挫折意味着什么(for《南方都市报》专栏1月13日)  

2008-01-14 11:45:54|  分类: 朝鲜半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鲜性善论”的挫折意味着什么(for《南方都市报》专栏1月13日)
 

新年伊始的1月2日,白宫发言人佩里诺宣称朝鲜方面未能于去年12月31日前,如期完成核计划申报,并质疑“朝方究竟是否真有意实施完全、准确的申报”。面对新闻记者的“是否依然期待朝鲜公开其全部核计划”的提问,她回答说:“朝鲜没有不公开的理由。但申报时间过长,令人生疑。”在布什政权对朝政策全面转向之后,政府发言人公开质疑朝鲜弃核诚意,实属不寻常之举。

量、向海外转移的核技术”等细目,要求对这些内容进行“全面而准确的申报”。应该说,去年达成的“10.3《共同文件》”及其后朝美双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沟通、强调已足够清晰,应不存在误解或理解歧义的空间,但新年过后双方即陷入相互指责的事实表明,误解不仅依然存在,且相当严重:对于朝方“已完成申报”、“该做的都做了”的表态,美方的立场是“未申报”、“申报不完全”,酷似朝日间在绑架问题上“已解决”、“未解决”的拉锯战。据称,朝方于希尔访朝时曾向美方口头通报过核计划清单内容,除此之外,已无可申报。但美方认为,那只是“围绕申报内容进行的非正式讨论”,无法等同于申报本身。美朝立场的尖锐对立,显然并不仅仅是对申报与否及如何申报的理解差异所致,而是有更深刻的背景。但即使是认识问题,如朝方一味坚持“无可申报”,而美方以“申报不完全、不准确”为由拒不受理的话,下一步便无从谈起。因此,如何弥合双方的认识落差,是第二阶段最关键的问题。对此,1月10日,在首尔访问的希尔为平壤设定了去核新期限:要求其在韩国新总统李明博2月25日就职前,必须完成所有第二阶段的过程,以便李明博政权上台后启动第三阶段的工作,“朝鲜没有任何理由不在2008年内完成三个阶段的去核过程”。从“2.13《共同文件》”到“10.3《共同文件》”,是以美布什政权对朝从强硬排斥到灵活对话的政策调整为转机,国际社会以六方会谈机制为平台,经过六轮旷日持久的谈判始达成的重要成果,事关东北亚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不容倒退、颠覆。而目前出现的僵局,已使赖斯-希尔所主导的对话路线备受来自国会、共

 

照去年“10.3《共同文件》”中的路线图,朝鲜应于去年底完成全部核计划的申报和宁边等3处核设施去功能化的所谓“第二阶段”工作。但朝美新一轮口水战的再起,证明国际社会的期待又一次轮空。不仅如此,在申报重点之一的浓缩铀问题上,美朝双方完全对立;而关于另一个悬案——朝鲜对叙利亚的核技术转让问题上,盖子仍未揭开。

 

“朝鲜性善论”的挫折意味着什么(for《南方都市报》专栏1月13日)新年伊始的1月2日,白宫发言人佩里诺宣称朝鲜方面未能于去年12月31日前,如期完成核计划申报,并质疑“朝方究竟是否真有意实施完全、准确的申报”。面对新闻记者的“是否依然期待朝鲜公开其全部核计划”的提问,她回答说:“朝鲜没有不公开的理由。但申报时间过长,令人生疑。”在布什政权对朝政策全面转向之后,政府发言人公开质疑朝鲜弃核诚意,实属不寻常之举。照去年“10.3《共同文件》”中的路线图,朝鲜应于去年底完成全部核计划的申报和宁边等3处核设施去功能化的所谓“第二阶段”工作。但朝美新一轮口水战的再起,证明国际社会的期待又一次轮空。不仅如此,在申报重点之一的浓缩铀问题上,美朝双方完全对立;而关于另一个悬案——朝鲜对叙利亚的核技术转让问题上,盖子仍未揭开。为此,1月7日,美助理国务卿、六方会谈特使希尔开始了对韩、日、中、俄四国的穿梭巡访。原本以为能单独搞定平壤的华盛顿,面对后者突然“撂挑子”,着实陷入了被动,寻求六方会谈相关国家的支持与合作,敦促朝鲜尽快落实第二阶段的行动乃希尔此行的目的。随后披露的情况表明,虽然签署了《共同文件》,但华盛顿对平壤其实一直放心不下,旨在敦促朝方履行义务的美朝双方接触始终未断:10月31日,希尔与金桂冠副外长在北京接触。唯恐状况无法“上达天听”,前者又于12月3日访平壤,再次与朴义春外长会谈,并请后者转交后来遭到美国内鹰派广泛质疑的布什总统致金正日总书记的亲笔信。在信中,布什具体列出“朝鲜制造的核武器数量、提炼的钚燃料数

为此,1月7日,美助理国务卿、六方会谈特使希尔开始了对韩、日、中、俄四国的穿梭巡访。原本以为能单独搞定平壤的华盛顿,面对后者突然“撂挑子”,着实陷入了被动,寻求六方会谈相关国家的支持与合作,敦促朝鲜尽快落实第二阶段的行动乃希尔此行的目的。

 

随后披露的情况表明,虽然签署了《共同文件》,但华盛顿对平壤其实一直放心不下,旨在敦促朝方履行义务的美朝双方接触始终未断:10月31日,希尔与金桂冠副外长在北京接触。唯恐状况无法“上达天听”,前者又于12月3日访平壤,再次与朴义春外长会谈,并请后者转交后来遭到美国内鹰派广泛质疑的布什总统致金正日总书记的亲笔信。在信中,布什具体列出“朝鲜制造的核武器数量、提炼的钚燃料数量、向海外转移的核技术”等细目,要求对这些内容进行“全面而准确的申报”。

 

应该说,去年达成的“10.3《共同文件》”及其后朝美双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沟通、强调已足够清晰,应不存在误解或理解歧义的空间,但新年过后双方即陷入相互指责的事实表明,误解不仅依然存在,且相当严重:对于朝方“已完成申报”、“该做的都做了”的表态,美方的立场是“未申报”、“申报不完全”,酷似朝日间在绑架问题上“已解决”、“未解决”的拉锯战。据称,朝方于希尔访朝时曾向美方口头通报过核计划清单内容,除此之外,已无可申报。但美方认为,那只是“围绕申报内容进行的非正式讨论”,无法等同于申报本身。美朝立场的尖锐对立,显然并不仅仅是对申报与否及如何申报的理解差异所致,而是有更深刻的背景。但即使是认识问题,如朝方一味坚持“无可申报”,而美方以“申报不完全、不准确”为由拒不受理的话,下一步便无从谈起。因此,如何弥合双方的认识落差,是第二阶段最关键的问题。

 

对此,1月10日,在首尔访问的希尔为平壤设定了去核新期限:要求其在韩国新总统李明博2月25日就职前,必须完成所有第二阶段的过程,以便李明博政权上台后启动第三阶段的工作,“朝鲜没有任何理由不在2008年内完成三个阶段的去核过程”。

从“2.13《共同文件》”到“10.3《共同文件》”,是以美布什政权对朝从强硬排斥到灵活对话的政策调整为转机,国际社会以六方会谈机制为平台,经过六轮旷日持久的谈判始达成的重要成果,事关东北亚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不容倒退、颠覆。而目前出现的僵局,已使赖斯-希尔所主导的对话路线备受来自国会、共和党和政府内强硬派的质疑、批判,基于朝鲜的善意(Goodwill)的所谓“朝鲜性善论”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挫折,而历来的“性恶论”则老调重弹,重新浮水,动摇着前者的政策基础。

 

“朝鲜性善论”的挫折意味着什么(for《南方都市报》专栏1月13日)新年伊始的1月2日,白宫发言人佩里诺宣称朝鲜方面未能于去年12月31日前,如期完成核计划申报,并质疑“朝方究竟是否真有意实施完全、准确的申报”。面对新闻记者的“是否依然期待朝鲜公开其全部核计划”的提问,她回答说:“朝鲜没有不公开的理由。但申报时间过长,令人生疑。”在布什政权对朝政策全面转向之后,政府发言人公开质疑朝鲜弃核诚意,实属不寻常之举。照去年“10.3《共同文件》”中的路线图,朝鲜应于去年底完成全部核计划的申报和宁边等3处核设施去功能化的所谓“第二阶段”工作。但朝美新一轮口水战的再起,证明国际社会的期待又一次轮空。不仅如此,在申报重点之一的浓缩铀问题上,美朝双方完全对立;而关于另一个悬案——朝鲜对叙利亚的核技术转让问题上,盖子仍未揭开。为此,1月7日,美助理国务卿、六方会谈特使希尔开始了对韩、日、中、俄四国的穿梭巡访。原本以为能单独搞定平壤的华盛顿,面对后者突然“撂挑子”,着实陷入了被动,寻求六方会谈相关国家的支持与合作,敦促朝鲜尽快落实第二阶段的行动乃希尔此行的目的。随后披露的情况表明,虽然签署了《共同文件》,但华盛顿对平壤其实一直放心不下,旨在敦促朝方履行义务的美朝双方接触始终未断:10月31日,希尔与金桂冠副外长在北京接触。唯恐状况无法“上达天听”,前者又于12月3日访平壤,再次与朴义春外长会谈,并请后者转交后来遭到美国内鹰派广泛质疑的布什总统致金正日总书记的亲笔信。在信中,布什具体列出“朝鲜制造的核武器数量、提炼的钚燃料数

“性善论”也好,“性恶论”也罢,现在似乎还不到预言结局的时候。但事态未必一定会朝着乐观派预期的方向发展,似乎已是不争的事实。

 

8年前,同样是美面临政权更替的关键时期,朝鲜以强硬的应对换取克林顿政权的巨大让步,不仅成功化解了第一次朝核危机,而且赢得了核开发时间,从而为后一轮更大、更严峻的核危机埋下了伏笔。虽说布什不是克林顿,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对朝全面政策转型表明,朝鲜的强硬“闯关”尽管冒了十足的风险,但却收获了最大的成功——平壤会轻易放弃其“成功经验”吗?

量、向海外转移的核技术”等细目,要求对这些内容进行“全面而准确的申报”。应该说,去年达成的“10.3《共同文件》”及其后朝美双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沟通、强调已足够清晰,应不存在误解或理解歧义的空间,但新年过后双方即陷入相互指责的事实表明,误解不仅依然存在,且相当严重:对于朝方“已完成申报”、“该做的都做了”的表态,美方的立场是“未申报”、“申报不完全”,酷似朝日间在绑架问题上“已解决”、“未解决”的拉锯战。据称,朝方于希尔访朝时曾向美方口头通报过核计划清单内容,除此之外,已无可申报。但美方认为,那只是“围绕申报内容进行的非正式讨论”,无法等同于申报本身。美朝立场的尖锐对立,显然并不仅仅是对申报与否及如何申报的理解差异所致,而是有更深刻的背景。但即使是认识问题,如朝方一味坚持“无可申报”,而美方以“申报不完全、不准确”为由拒不受理的话,下一步便无从谈起。因此,如何弥合双方的认识落差,是第二阶段最关键的问题。对此,1月10日,在首尔访问的希尔为平壤设定了去核新期限:要求其在韩国新总统李明博2月25日就职前,必须完成所有第二阶段的过程,以便李明博政权上台后启动第三阶段的工作,“朝鲜没有任何理由不在2008年内完成三个阶段的去核过程”。从“2.13《共同文件》”到“10.3《共同文件》”,是以美布什政权对朝从强硬排斥到灵活对话的政策调整为转机,国际社会以六方会谈机制为平台,经过六轮旷日持久的谈判始达成的重要成果,事关东北亚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不容倒退、颠覆。而目前出现的僵局,已使赖斯-希尔所主导的对话路线备受来自国会、共

 

而原本期待以政策转型谋求朝核问题一劳永逸的解决,同时为自己的8年执政画个完美句号的布什,会不会如其前任那样“无果而终”?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