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韩国政权更替,东北亚区域合作可望加强(for南都社论(12月24日))  

2007-12-24 03:51:24|  分类: 朝鲜半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国内经济的持续低迷及国民对此的焦虑,此次大选本质上是对经济投票,实利优先,这导致在包括对北路线在内的外交政策上,未能充分展开。李明博只在竞选公约中说要以朝鲜对核武开发的断念为条件,与国际社会一道实施大规模的经援。至于何以使其“断念”,有过于泛泛之嫌。但显然,李话语中的“国际社会”,是指以六方会谈机制为首的国际社会,舍此朝鲜的弃核便无从谈起。但尽管如此,从其保守的政治倾向及已打出的有限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当选以后其对相关国家所放出的信号来判断,这个日本大阪出生的新总统,不失为增进东北亚和谐的一个利好因素,其当选,可望强化该区域的合作。不过,总统选举虽已落下帷幕,但对李“操作股价”嫌疑的调查本身尚未结束。在明年2月25日总统就任日之前,不排除国会任命的特别检察官做出“黑色”结论的可能。而这对于实行总统制的韩国政治来说,无疑是一个不确定性因素。
韩国内经济的持续低迷及国民对此的焦虑,此次大选本质上是对经济投票,实利优先,这导致在包括对北路线在内的外交政策上,未能充分展开。李明博只在竞选公约中说要以朝鲜对核武开发的断念为条件,与国际社会一道实施大规模的经援。至于何以使其“断念”,有过于泛泛之嫌。但显然,李话语中的“国际社会”,是指以六方会谈机制为首的国际社会,舍此朝鲜的弃核便无从谈起。但尽管如此,从其保守的政治倾向及已打出的有限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当选以后其对相关国家所放出的信号来判断,这个日本大阪出生的新总统,不失为增进东北亚和谐的一个利好因素,其当选,可望强化该区域的合作。不过,总统选举虽已落下帷幕,但对李“操作股价”嫌疑的调查本身尚未结束。在明年2月25日总统就任日之前,不排除国会任命的特别检察官做出“黑色”结论的可能。而这对于实行总统制的韩国政治来说,无疑是一个不确定性因素。韩国政权更替,东北亚区域合作可望加强(for南都社论(12月24日))
 

12月19日,韩国第17届总统选举结果表明:最大在野党大国家党候选人李明博以压倒优势胜出,事实上成为韩国新总统,为自己打造了一份至尊至荣,也许是举世无双的66岁生日大礼。对韩国来说,此次大选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选举,而是10年以来的政权更替,意味着政治钟摆从金大中、卢武铉两代总统所主导的民主激进派一侧摆回到了中庸保守派一侧。而随着韩国内政局的重新洗牌,不仅新千年民主党政权所主导的对北怀柔路线将被修正,与朝鲜半岛的磁场变量相关联,整个东北亚的政治图谱也将发生微妙的波形调整。

 

“阳光政策”,在卢武铉时期被过度继承、发挥,被在野党批判为过度怀柔的“绥靖路线”,导致国民近年来的“统一过敏”情结;而与此同时,卢武铉政权发动的大规模的清算过去等政治剧目,因其强烈的民粹色彩和指向性,对内加剧了社会的分化,对外则导致与周边国家的摩擦增强、变密。今天的韩国,除了与北方的朝鲜,虽然表面距离有所拉近,但离半岛无核的目标尚远之外,与中、日、美等国家,均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在东北亚地缘格局中,不无被边缘化的危险。这种情况下,国民把期待的目光,转向了尽管政治成色保守,但在经济重建上被认为既有宏大的愿景,也不乏将其付诸实现的能力的“CEO型总统”李明博。李作为少年勤学苦读和成年后依然保持一贯积极向上的“优等生”,凭借自己的实力,不仅以36岁的英年成为举足轻重的现代建设(现代集团的前身)的CEO,从微观经济的视角为跨国企业的发展掌舵,被誉为上班族的最高境界;进而厕身政界,曾任首尔市长,任内不仅成功推进、落实了若干大型公共建设项目,其行政领导能力亦获广泛好评。作为政治领导人,与历届总统相比,被公认为富于实务经验,视野广阔,有良好国际感的通才。仿佛为了向国民证实自己作为“经济通”的才具,李提出了所谓“747计划”的愿景:即年均增长7%,10年后人均GDP达4万美元,从而使韩国跻身世界7大经济强国之列。诚然,愿景,在被经济数据一点点覆盖之前,只是愿景。但经历了“失去的10年”的国民,基于对民主派不着边际的不靠谱政治的倦怠感和对李明博无懈可击的政治履历及务实作风的期待,他们情愿从天上回到地上,以选票的方式不惜“右倾翻案”,对左派政治说不。但是,由于

从大选各方角力状况来看,无论是被认为是现任总统卢武铉政治继承人的执政党候选人郑东泳所打出的“南北统一”的“阳光”牌,还是从在野党分裂出去的无党派候选人李会昌所打出反北意识形态的强硬牌,均未能成为选民的选项,而政治主张中庸保守、经济政策具体现实的李明博却以遥遥领先的得票中了头彩,甚至对其在“BBK案”中涉嫌操纵股价的指控都未对选情产生实际影响的事实,从侧面诠释了国民对经济低迷的焦虑与不满何其强烈,及之所以做出现实主义实利性选择的最大动因是什么。

 

韩国内经济的持续低迷及国民对此的焦虑,此次大选本质上是对经济投票,实利优先,这导致在包括对北路线在内的外交政策上,未能充分展开。李明博只在竞选公约中说要以朝鲜对核武开发的断念为条件,与国际社会一道实施大规模的经援。至于何以使其“断念”,有过于泛泛之嫌。但显然,李话语中的“国际社会”,是指以六方会谈机制为首的国际社会,舍此朝鲜的弃核便无从谈起。但尽管如此,从其保守的政治倾向及已打出的有限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当选以后其对相关国家所放出的信号来判断,这个日本大阪出生的新总统,不失为增进东北亚和谐的一个利好因素,其当选,可望强化该区域的合作。不过,总统选举虽已落下帷幕,但对李“操作股价”嫌疑的调查本身尚未结束。在明年2月25日总统就任日之前,不排除国会任命的特别检察官做出“黑色”结论的可能。而这对于实行总统制的韩国政治来说,无疑是一个不确定性因素。

民主派打着“改革”的旗号登上政治舞台,但“改革”的结果,却加剧了社会矛盾,乃至韩国内有所谓“失去的10年”的流行语。尤其是人权律师出身、高喊“为弱者而战”的卢武铉政权成立以来,在“历史清算”等政治议题上过于投入,而对民生问题则束手无策,致使5年间,房地产价格腾升、失业陡增、贫富差距扩大,韩国国际竞争力大幅下降,民间社会对其“失策、失政”的批判始终未断。尤其是金大中首倡的对北“阳光政策”,在卢武铉时期被过度继承、发挥,被在野党批判为过度怀柔的“绥靖路线”,导致国民近年来的“统一过敏”情结;而与此同时,卢武铉政权发动的大规模的清算过去等政治剧目,因其强烈的民粹色彩和指向性,对内加剧了社会的分化,对外则导致与周边国家的摩擦增强、变密。今天的韩国,除了与北方的朝鲜,虽然表面距离有所拉近,但离半岛无核的目标尚远之外,与中、日、美等国家,均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在东北亚地缘格局中,不无被边缘化的危险。

 

“阳光政策”,在卢武铉时期被过度继承、发挥,被在野党批判为过度怀柔的“绥靖路线”,导致国民近年来的“统一过敏”情结;而与此同时,卢武铉政权发动的大规模的清算过去等政治剧目,因其强烈的民粹色彩和指向性,对内加剧了社会的分化,对外则导致与周边国家的摩擦增强、变密。今天的韩国,除了与北方的朝鲜,虽然表面距离有所拉近,但离半岛无核的目标尚远之外,与中、日、美等国家,均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在东北亚地缘格局中,不无被边缘化的危险。这种情况下,国民把期待的目光,转向了尽管政治成色保守,但在经济重建上被认为既有宏大的愿景,也不乏将其付诸实现的能力的“CEO型总统”李明博。李作为少年勤学苦读和成年后依然保持一贯积极向上的“优等生”,凭借自己的实力,不仅以36岁的英年成为举足轻重的现代建设(现代集团的前身)的CEO,从微观经济的视角为跨国企业的发展掌舵,被誉为上班族的最高境界;进而厕身政界,曾任首尔市长,任内不仅成功推进、落实了若干大型公共建设项目,其行政领导能力亦获广泛好评。作为政治领导人,与历届总统相比,被公认为富于实务经验,视野广阔,有良好国际感的通才。仿佛为了向国民证实自己作为“经济通”的才具,李提出了所谓“747计划”的愿景:即年均增长7%,10年后人均GDP达4万美元,从而使韩国跻身世界7大经济强国之列。诚然,愿景,在被经济数据一点点覆盖之前,只是愿景。但经历了“失去的10年”的国民,基于对民主派不着边际的不靠谱政治的倦怠感和对李明博无懈可击的政治履历及务实作风的期待,他们情愿从天上回到地上,以选票的方式不惜“右倾翻案”,对左派政治说不。但是,由于

这种情况下,国民把期待的目光,转向了尽管政治成色保守,但在经济重建上被认为既有宏大的愿景,也不乏将其付诸实现的能力的“CEO型总统”李明博。李作为少年勤学苦读和成年后依然保持一贯积极向上的“优等生”,凭借自己的实力,不仅以36岁的英年成为举足轻重的现代建设(现代集团的前身)的CEO,从微观经济的视角为跨国企业的发展掌舵,被誉为上班族的最高境界;进而厕身政界,曾任首尔市长,任内不仅成功推进、落实了若干大型公共建设项目,其行政领导能力亦获广泛好评。作为政治领导人,与历届总统相比,被公认为富于实务经验,视野广阔,有良好国际感的通才。仿佛为了向国民证实自己作为“经济通”的才具,李提出了所谓“747计划”的愿景:即年均增长7%,10年后人均GDP达4万美元,从而使韩国跻身世界7大经济强国之列。

 

诚然,愿景,在被经济数据一点点覆盖之前,只是愿景。但经历了“失去的10年”的国民,基于对民主派不着边际的不靠谱政治的倦怠感和对李明博无懈可击的政治履历及务实作风的期待,他们情愿从天上回到地上,以选票的方式不惜“右倾翻案”,对左派政治说不。

 

但是,由于韩国内经济的持续低迷及国民对此的焦虑,此次大选本质上是对经济投票,实利优先,这导致在包括对北路线在内的外交政策上,未能充分展开。李明博只在竞选公约中说要以朝鲜对核武开发的断念为条件,与国际社会一道实施大规模的经援。至于何以使其“断念”,有过于泛泛之嫌。但显然,李话语中的“国际社会”,是指以六方会谈机制为首的国际社会,舍此朝鲜的弃核便无从谈起。

 

但尽管如此,从其保守的政治倾向及已打出的有限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当选以后其对相关国家所放出的信号来判断,这个日本大阪出生的新总统,不失为增进东北亚和谐的一个利好因素,其当选,可望强化该区域的合作。

 

“阳光政策”,在卢武铉时期被过度继承、发挥,被在野党批判为过度怀柔的“绥靖路线”,导致国民近年来的“统一过敏”情结;而与此同时,卢武铉政权发动的大规模的清算过去等政治剧目,因其强烈的民粹色彩和指向性,对内加剧了社会的分化,对外则导致与周边国家的摩擦增强、变密。今天的韩国,除了与北方的朝鲜,虽然表面距离有所拉近,但离半岛无核的目标尚远之外,与中、日、美等国家,均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在东北亚地缘格局中,不无被边缘化的危险。这种情况下,国民把期待的目光,转向了尽管政治成色保守,但在经济重建上被认为既有宏大的愿景,也不乏将其付诸实现的能力的“CEO型总统”李明博。李作为少年勤学苦读和成年后依然保持一贯积极向上的“优等生”,凭借自己的实力,不仅以36岁的英年成为举足轻重的现代建设(现代集团的前身)的CEO,从微观经济的视角为跨国企业的发展掌舵,被誉为上班族的最高境界;进而厕身政界,曾任首尔市长,任内不仅成功推进、落实了若干大型公共建设项目,其行政领导能力亦获广泛好评。作为政治领导人,与历届总统相比,被公认为富于实务经验,视野广阔,有良好国际感的通才。仿佛为了向国民证实自己作为“经济通”的才具,李提出了所谓“747计划”的愿景:即年均增长7%,10年后人均GDP达4万美元,从而使韩国跻身世界7大经济强国之列。诚然,愿景,在被经济数据一点点覆盖之前,只是愿景。但经历了“失去的10年”的国民,基于对民主派不着边际的不靠谱政治的倦怠感和对李明博无懈可击的政治履历及务实作风的期待,他们情愿从天上回到地上,以选票的方式不惜“右倾翻案”,对左派政治说不。但是,由于

不过,总统选举虽已落下帷幕,但对李“操作股价”嫌疑的调查本身尚未结束。在明年2月25日总统就任日之前,不排除国会任命的特别检察官做出“黑色”结论的可能。而这对于实行总统制的韩国政治来说,无疑是一个不确定性因素。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