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安倍政权命若游丝,“小泉复出”说浮出水面  

2007-08-21 12:59:38|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倍政权命若游丝,“小泉复出”说浮出水面

还联袂出演了一场“小(泉)小(泽)战争”,让对市民社会一地鸡毛的政治秀早就倦怠不已,深恶痛绝的选民着实欣赏了一把美女明星、华丽刺客轮番登场的豪华阵容,那光景已沉淀为国民内心深处的平成政治“珍藏版”。一年前,正是小泉辉煌时期的悄然隐身,在成就了安倍政权的同时,也成就了前者“一世英名,全身勇退”的完美神话,客观上构成其政治“奇理斯玛”的最大来源。而安倍的上台,不为别的,几乎只是因为小泉任期届满,有人接班而已。所以,当初,日本政界就不乏“安倍过渡论”的声音。对此,小泉不置可否,对外宣称“充电一年”,公开场合则低调低调再低调,暗中力挺安倍。那么,一年过去,安倍表现不够理想,被认为“不合格”,并且因大考的考“糊”,民主党伺机反扑,其势已入主参院,离政权更迭只有一步。没人怀疑,这正是老帅出马,重整江湖的时候。无论此前曾对民众做过何种承诺,此时出山,所为不是权柄,而是为了挽救党的利益和“国家利益”,不仅其“全身而退”的英名不会受到丝毫玷污,其“奇理斯玛”效应反而会戏剧性大增,小泉何乐不为?种种迹象表明,随着参院选举的震荡,日本政坛正面临重新洗牌的态势。接下来,包括即将于8月实施的内阁改造计划等,不过是安倍的“延命术”而已,治标难治本。在这种情况下,“小泉复出”论的分贝开始增幅,绝非毫无来由的无哩头,而是基于深厚政治基础的现实判断。当初是“老九不能走”,现在是“老九”快出来。面对自民党内和部分日本民众的呼唤,小泉本人如何措手,何时露出藏在“琵琶”后面的羞答面孔,变得异常微妙,充满玄机。

 

7月29日,日本第21届参议院选举结果揭晓:执政联盟自(民)公(明)两党遭遇滑铁卢,自民党1955年结党以来第一次在参院跌破半数;民主党全胜,首次成为执参议院牛耳的第一大党。对此,尽管党内有高官(干事长中川秀直和参院议员会长青木干雄)痛感责任而辞职,但作为党的最高责任者、总裁安倍晋三则对外界宣称,其改革大业刚刚起步,“今后仍将作为首相践行职责”,以“继续改革”论来回应来自部分主流媒体和党内的敦促其“退阵”以谢天下的声浪。

 

还联袂出演了一场“小(泉)小(泽)战争”,让对市民社会一地鸡毛的政治秀早就倦怠不已,深恶痛绝的选民着实欣赏了一把美女明星、华丽刺客轮番登场的豪华阵容,那光景已沉淀为国民内心深处的平成政治“珍藏版”。一年前,正是小泉辉煌时期的悄然隐身,在成就了安倍政权的同时,也成就了前者“一世英名,全身勇退”的完美神话,客观上构成其政治“奇理斯玛”的最大来源。而安倍的上台,不为别的,几乎只是因为小泉任期届满,有人接班而已。所以,当初,日本政界就不乏“安倍过渡论”的声音。对此,小泉不置可否,对外宣称“充电一年”,公开场合则低调低调再低调,暗中力挺安倍。那么,一年过去,安倍表现不够理想,被认为“不合格”,并且因大考的考“糊”,民主党伺机反扑,其势已入主参院,离政权更迭只有一步。没人怀疑,这正是老帅出马,重整江湖的时候。无论此前曾对民众做过何种承诺,此时出山,所为不是权柄,而是为了挽救党的利益和“国家利益”,不仅其“全身而退”的英名不会受到丝毫玷污,其“奇理斯玛”效应反而会戏剧性大增,小泉何乐不为?种种迹象表明,随着参院选举的震荡,日本政坛正面临重新洗牌的态势。接下来,包括即将于8月实施的内阁改造计划等,不过是安倍的“延命术”而已,治标难治本。在这种情况下,“小泉复出”论的分贝开始增幅,绝非毫无来由的无哩头,而是基于深厚政治基础的现实判断。当初是“老九不能走”,现在是“老九”快出来。面对自民党内和部分日本民众的呼唤,小泉本人如何措手,何时露出藏在“琵琶”后面的羞答面孔,变得异常微妙,充满玄机。国际社会的反应大体比较冷静、客观:美国务院发言人除了祝贺新当选者外,表示继续维持与日本的良好合作关系,致力于解决两国及多国间的诸多课题。虽然7月30日,美下院通过了在“慰安妇”问题上弹劾日本的决议案,但接下来还会再出台一个与日本相关的国会(也是下院)决议案,以表达对日在伊拉克战争和重建上与美合作的感谢,这虽然有对即将于11月1日到期的日《反恐对策特别措施法》法律期限延长问题圆满解决的期待,同时也未尝不是对安倍本人的评价和抚慰。

 

中国方面,一方面看到此次参院选举给安倍政权带来的摧毁性打击,预测由于国会(参院)运营的主导权易手,安倍必将面临混乱不堪的政治局面。为延长政权寿命计,其将不得不变得“内向”,在对华关系上更加顾及国内“民意”,客观上作为受到抑制;但另一当面,安倍上台后锐意推进的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已高度深化,即使安倍的政策重心不在对华外交上,两国关系短时期内也不会有方向性改变。为此,中方甚至主动出牌,包括落实原定于今年秋天的安倍访华计划在内,对日外交开始“活性化”。

 

安倍政权命若游丝,“小泉复出”说浮出水面7月29日,日本第21届参议院选举结果揭晓:执政联盟自(民)公(明)两党遭遇滑铁卢,自民党1955年结党以来第一次在参院跌破半数;民主党全胜,首次成为执参议院牛耳的第一大党。对此,尽管党内有高官(干事长中川秀直和参院议员会长青木干雄)痛感责任而辞职,但作为党的最高责任者、总裁安倍晋三则对外界宣称,其改革大业刚刚起步,“今后仍将作为首相践行职责”,以“继续改革”论来回应来自部分主流媒体和党内的敦促其“退阵”以谢天下的声浪。国际社会的反应大体比较冷静、客观:美国务院发言人除了祝贺新当选者外,表示继续维持与日本的良好合作关系,致力于解决两国及多国间的诸多课题。虽然7月30日,美下院通过了在“慰安妇”问题上弹劾日本的决议案,但接下来还会再出台一个与日本相关的国会(也是下院)决议案,以表达对日在伊拉克战争和重建上与美合作的感谢,这虽然有对即将于11月1日到期的日《反恐对策特别措施法》法律期限延长问题圆满解决的期待,同时也未尝不是对安倍本人的评价和抚慰。中国方面,一方面看到此次参院选举给安倍政权带来的摧毁性打击,预测由于国会(参院)运营的主导权易手,安倍必将面临混乱不堪的政治局面。为延长政权寿命计,其将不得不变得“内向”,在对华关系上更加顾及国内“民意”,客观上作为受到抑制;但另一当面,安倍上台后锐意推进的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已高度深化,即使安倍的政策重心不在对华外交上,两国关系短时期内也不会有方向性改变。为此,中方甚至主动出牌,包括落实原定于今年秋天的安倍访华计划在内,对日外交开始“活性化”。从“破冰”到“融冰”,中方当然乐见安倍政权的平稳持续,但同时,也深知其在参院选举后跛足前行的艰难、凶险。有迹象表明,奉行现实主义外交路线的中国“外交口”,已经在制定相关预案:日本参院选举翌日(7月30日),新华社在一则阐述自民党缘何惨败的新闻分析中,不失时机地介绍了面向“后安倍”的自民党内6名候选者的情况,现任外相麻生太郎、前财务相谷垣祯一……最后一位,是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小泉复出”说非自今日始。笔者在去年小泉下野之际,曾撰文做过一个大胆的推测:小泉未必会真正选择离开。也许,此番引退,并非真正谢幕,只是一个“幕间休息”而已。用日本著名政治评论家立花隆的话说:“后安倍”依然是小泉。如果说一年前,如是想法纯属臆测的话,那么一年后的今天,这种说法似乎正变得现实起来。对于此次参院选举失利,包括小泉在内的某些资深党内人士是有心理准备的。早在投票日近两个月前的6月12日,曾任前首相小泉的首席秘书、公认是其“腹心”的饭岛勲便公然说:“从年金记录问题等来看,执政党说不定会陷入低于半数10到13张选票的糟糕境地。”结果被不幸言中。但“糟糕境地”之后呢?安倍的进退,传说中的“小泉复出”等等,饭岛始终保持沉默。7月21日,小泉在爱知县游说,当听到某位对选举结果持悲观看法的自民党议员嘟囔说,“从“破冰”到“融冰”,中方当然乐见安倍政权的平稳持续,但同时,也深知其在参院选举后跛足前行的艰难、凶险。有迹象表明,奉行现实主义外交路线的中国“外交口”,已经在制定相关预案:日本参院选举翌日(7月30日),新华社在一则阐述自民党缘何惨败的新闻分析中,不失时机地介绍了面向“后安倍”的自民党内6名候选者的情况,现任外相麻生太郎、前财务相谷垣祯一……最后一位,是前首相小泉纯一郎。

 

“小泉复出”说非自今日始。笔者在去年小泉下野之际,曾撰文做过一个大胆的推测:小泉未必会真正选择离开。也许,此番引退,并非真正谢幕,只是一个“幕间休息”而已。用日本著名政治评论家立花隆的话说:“后安倍”依然是小泉。如果说一年前,如是想法纯属臆测的话,那么一年后的今天,这种说法似乎正变得现实起来。

 

还联袂出演了一场“小(泉)小(泽)战争”,让对市民社会一地鸡毛的政治秀早就倦怠不已,深恶痛绝的选民着实欣赏了一把美女明星、华丽刺客轮番登场的豪华阵容,那光景已沉淀为国民内心深处的平成政治“珍藏版”。一年前,正是小泉辉煌时期的悄然隐身,在成就了安倍政权的同时,也成就了前者“一世英名,全身勇退”的完美神话,客观上构成其政治“奇理斯玛”的最大来源。而安倍的上台,不为别的,几乎只是因为小泉任期届满,有人接班而已。所以,当初,日本政界就不乏“安倍过渡论”的声音。对此,小泉不置可否,对外宣称“充电一年”,公开场合则低调低调再低调,暗中力挺安倍。那么,一年过去,安倍表现不够理想,被认为“不合格”,并且因大考的考“糊”,民主党伺机反扑,其势已入主参院,离政权更迭只有一步。没人怀疑,这正是老帅出马,重整江湖的时候。无论此前曾对民众做过何种承诺,此时出山,所为不是权柄,而是为了挽救党的利益和“国家利益”,不仅其“全身而退”的英名不会受到丝毫玷污,其“奇理斯玛”效应反而会戏剧性大增,小泉何乐不为?种种迹象表明,随着参院选举的震荡,日本政坛正面临重新洗牌的态势。接下来,包括即将于8月实施的内阁改造计划等,不过是安倍的“延命术”而已,治标难治本。在这种情况下,“小泉复出”论的分贝开始增幅,绝非毫无来由的无哩头,而是基于深厚政治基础的现实判断。当初是“老九不能走”,现在是“老九”快出来。面对自民党内和部分日本民众的呼唤,小泉本人如何措手,何时露出藏在“琵琶”后面的羞答面孔,变得异常微妙,充满玄机。对于此次参院选举失利,包括小泉在内的某些资深党内人士是有心理准备的。早在投票日近两个月前的6月12日,曾任前首相小泉的首席秘书、公认是其“腹心”的饭岛勲便公然说:“从年金记录问题等来看,执政党说不定会陷入低于半数10到13张选票的糟糕境地。”结果被不幸言中。但“糟糕境地”之后呢?安倍的进退,传说中的“小泉复出”等等,饭岛始终保持沉默。

 

7月21日,小泉在爱知县游说,当听到某位对选举结果持悲观看法的自民党议员嘟囔说,“这种情势下,能否达拿到40个议席都成问题呵”的时候,居然接过话茬说:“嗯……会到那么多吗?不过,没啥大不了的吧。”前党总裁的“达观”让那位议员的嘴巴张了好一会。事实上,主张安倍即使选举失败,也无需“退阵”的,正是小泉:“未过半也要挺起胸来,做出听取在野党主张的样子就是了。”就是说,国政选举失利是事实,但绝不交出政权。

 

日本分析人士认为,饭岛之所以在距离选举还有段时间的时候,做出带有相当“破坏性”的预言,乃出于两个动机:一是会意力挺安倍的小泉的意向,为激活自民党明显迟钝的应选对策,故意煽动党内的危机感;二是在小泉的心中,对被看作“一心同体”的左近所编织的所谓“安倍惨败——小泉复出”的紧急事态应对脚本并无抵触之意,不仅如此,还乐于向外界释放气球。

 

这种情势下,能否达拿到40个议席都成问题呵”的时候,居然接过话茬说:“嗯……会到那么多吗?不过,没啥大不了的吧。”前党总裁的“达观”让那位议员的嘴巴张了好一会。事实上,主张安倍即使选举失败,也无需“退阵”的,正是小泉:“未过半也要挺起胸来,做出听取在野党主张的样子就是了。”就是说,国政选举失利是事实,但绝不交出政权。日本分析人士认为,饭岛之所以在距离选举还有段时间的时候,做出带有相当“破坏性”的预言,乃出于两个动机:一是会意力挺安倍的小泉的意向,为激活自民党明显迟钝的应选对策,故意煽动党内的危机感;二是在小泉的心中,对被看作“一心同体”的左近所编织的所谓“安倍惨败——小泉复出”的紧急事态应对脚本并无抵触之意,不仅如此,还乐于向外界释放气球。但是,到目前为止,小泉仍然声称“绝不会复出”,并做出即使选战败北,纵成孤家寡人,也要支持自己所扶持的接班人到最后一刻的决绝姿态。为此,不惜亲自出马,马不停蹄地游说于京都、岩手、爱知、鹿儿岛……每到一处,言必称“安倍很可怜,干的挺不赖”,“首相一两年像走马灯似地更替,改革难以进行”,苦口婆心地拉拢地方势力对安倍的支持。同时,却竭力回避街头演说,绝不在安倍人面抛头露面,出场基本限于室内的封闭会场。但唯其如此,姜是老的辣,在对当年邮政民营化的支持尚未完全退温的地方,小泉越是低调,便越会博得民众的喝彩。作为日本当代政治史上公认最善于演讲、调动大众传媒的注意,最具“奇理斯玛”(Charisma)效应的领袖魅力型人物,小泉自然知道自己的登台亮相意味着什么。除了“挺安”,小泉另一个常爱挂嘴边的词是“小泽”,爱护小泽代表,别逼人太甚,是他对安倍、中川(秀直,自民党干事长,参院选举失利后宣布辞职)等党内高干的要求,并苦口婆心地阐明让小泽在下届众院选举之前稳坐民主党代表的位子为什么是“上策”的道理。7月20日,选战已进入白热化,在小泽的老家岩手县游说时,小泉还故意半真半假地向对方递话说:“小泽在加油。希望他能坚持下去。”其实,小泉早已看到,前者深为健康问题及与党内反小泽势力的恶斗所困扰,即使赢得参院选举的胜利,也绝不可能坚如磐石,铁板一张。民主党虽执参院之牛耳,但如何玩、何以玩下去,照样要遵循一定的游戏规则。如果民主党胆敢在参院以主导者的姿态出强硬派,使用全法案否决的极端国会战术的话,舆论会反过来倾向自民党,从而引发民主党的“内崩溃”。届时,用小泉的话说,“小泽必然会向自民党伸出手来。”而一旦一边对国民标榜“提前解散众院”,一边谋求“政界再编”的小泽之手伸将过来,自民党便有余地以反手插手民主党的倒小泽势力……如此,在党内绝大多数同志还在为选举失利而黯然神伤的时候,小泉的视线已越过安倍的头顶,在心中盘算着一场“政界再编”的神经战。而这场战争的主角无疑是小泉和小泽,毕竟,这两个同代人作为“硕果仅存”的政治枭雄,彼此相知甚深,甚至不无惺惺相惜之处。就在两年前被称为“邮政选举”的众院大选上,两人但是,到目前为止,小泉仍然声称“绝不会复出”,并做出即使选战败北,纵成孤家寡人,也要支持自己所扶持的接班人到最后一刻的决绝姿态。为此,不惜亲自出马,马不停蹄地游说于京都、岩手、爱知、鹿儿岛……每到一处,言必称“安倍很可怜,干的挺不赖”,“首相一两年像走马灯似地更替,改革难以进行”,苦口婆心地拉拢地方势力对安倍的支持。同时,却竭力回避街头演说,绝不在安倍人面抛头露面,出场基本限于室内的封闭会场。但唯其如此,姜是老的辣,在对当年邮政民营化的支持尚未完全退温的地方,小泉越是低调,便越会博得民众的喝彩。作为日本当代政治史上公认最善于演讲、调动大众传媒的注意,最具“奇理斯玛”(Charisma)效应的领袖魅力型人物,小泉自然知道自己的登台亮相意味着什么。

 

除了“挺安”,小泉另一个常爱挂嘴边的词是“小泽”,爱护小泽代表,别逼人太甚,是他对安倍、中川(秀直,自民党干事长,参院选举失利后宣布辞职)等党内高干的要求,并苦口婆心地阐明让小泽在下届众院选举之前稳坐民主党代表的位子为什么是“上策”的道理。7月20日,选战已进入白热化,在小泽的老家岩手县游说时,小泉还故意半真半假地向对方递话说:“小泽在加油。希望他能坚持下去。”其实,小泉早已看到,前者深为健康问题及与党内反小泽势力的恶斗所困扰,即使赢得参院选举的胜利,也绝不可能坚如磐石,铁板一张。

 

安倍政权命若游丝,“小泉复出”说浮出水面7月29日,日本第21届参议院选举结果揭晓:执政联盟自(民)公(明)两党遭遇滑铁卢,自民党1955年结党以来第一次在参院跌破半数;民主党全胜,首次成为执参议院牛耳的第一大党。对此,尽管党内有高官(干事长中川秀直和参院议员会长青木干雄)痛感责任而辞职,但作为党的最高责任者、总裁安倍晋三则对外界宣称,其改革大业刚刚起步,“今后仍将作为首相践行职责”,以“继续改革”论来回应来自部分主流媒体和党内的敦促其“退阵”以谢天下的声浪。国际社会的反应大体比较冷静、客观:美国务院发言人除了祝贺新当选者外,表示继续维持与日本的良好合作关系,致力于解决两国及多国间的诸多课题。虽然7月30日,美下院通过了在“慰安妇”问题上弹劾日本的决议案,但接下来还会再出台一个与日本相关的国会(也是下院)决议案,以表达对日在伊拉克战争和重建上与美合作的感谢,这虽然有对即将于11月1日到期的日《反恐对策特别措施法》法律期限延长问题圆满解决的期待,同时也未尝不是对安倍本人的评价和抚慰。中国方面,一方面看到此次参院选举给安倍政权带来的摧毁性打击,预测由于国会(参院)运营的主导权易手,安倍必将面临混乱不堪的政治局面。为延长政权寿命计,其将不得不变得“内向”,在对华关系上更加顾及国内“民意”,客观上作为受到抑制;但另一当面,安倍上台后锐意推进的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已高度深化,即使安倍的政策重心不在对华外交上,两国关系短时期内也不会有方向性改变。为此,中方甚至主动出牌,包括落实原定于今年秋天的安倍访华计划在内,对日外交开始“活性化”。从“破冰”到“融冰”,中方当然乐见安倍政权的平稳持续,但同时,也深知其在参院选举后跛足前行的艰难、凶险。有迹象表明,奉行现实主义外交路线的中国“外交口”,已经在制定相关预案:日本参院选举翌日(7月30日),新华社在一则阐述自民党缘何惨败的新闻分析中,不失时机地介绍了面向“后安倍”的自民党内6名候选者的情况,现任外相麻生太郎、前财务相谷垣祯一……最后一位,是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小泉复出”说非自今日始。笔者在去年小泉下野之际,曾撰文做过一个大胆的推测:小泉未必会真正选择离开。也许,此番引退,并非真正谢幕,只是一个“幕间休息”而已。用日本著名政治评论家立花隆的话说:“后安倍”依然是小泉。如果说一年前,如是想法纯属臆测的话,那么一年后的今天,这种说法似乎正变得现实起来。对于此次参院选举失利,包括小泉在内的某些资深党内人士是有心理准备的。早在投票日近两个月前的6月12日,曾任前首相小泉的首席秘书、公认是其“腹心”的饭岛勲便公然说:“从年金记录问题等来看,执政党说不定会陷入低于半数10到13张选票的糟糕境地。”结果被不幸言中。但“糟糕境地”之后呢?安倍的进退,传说中的“小泉复出”等等,饭岛始终保持沉默。7月21日,小泉在爱知县游说,当听到某位对选举结果持悲观看法的自民党议员嘟囔说,“民主党虽执参院之牛耳,但如何玩、何以玩下去,照样要遵循一定的游戏规则。如果民主党胆敢在参院以主导者的姿态出强硬派,使用全法案否决的极端国会战术的话,舆论会反过来倾向自民党,从而引发民主党的“内崩溃”。届时,用小泉的话说,“小泽必然会向自民党伸出手来。”而一旦一边对国民标榜“提前解散众院”,一边谋求“政界再编”的小泽之手伸将过来,自民党便有余地以反手插手民主党的倒小泽势力……如此,在党内绝大多数同志还在为选举失利而黯然神伤的时候,小泉的视线已越过安倍的头顶,在心中盘算着一场“政界再编”的神经战。而这场战争的主角无疑是小泉和小泽,毕竟,这两个同代人作为“硕果仅存”的政治枭雄,彼此相知甚深,甚至不无惺惺相惜之处。就在两年前被称为“邮政选举”的众院大选上,两人还联袂出演了一场“小(泉)小(泽)战争”,让对市民社会一地鸡毛的政治秀早就倦怠不已,深恶痛绝的选民着实欣赏了一把美女明星、华丽刺客轮番登场的豪华阵容,那光景已沉淀为国民内心深处的平成政治“珍藏版”。

 

一年前,正是小泉辉煌时期的悄然隐身,在成就了安倍政权的同时,也成就了前者“一世英名,全身勇退”的完美神话,客观上构成其政治“奇理斯玛”的最大来源。而安倍的上台,不为别的,几乎只是因为小泉任期届满,有人接班而已。所以,当初,日本政界就不乏“安倍过渡论”的声音。对此,小泉不置可否,对外宣称“充电一年”,公开场合则低调低调再低调,暗中力挺安倍。

 

安倍政权命若游丝,“小泉复出”说浮出水面7月29日,日本第21届参议院选举结果揭晓:执政联盟自(民)公(明)两党遭遇滑铁卢,自民党1955年结党以来第一次在参院跌破半数;民主党全胜,首次成为执参议院牛耳的第一大党。对此,尽管党内有高官(干事长中川秀直和参院议员会长青木干雄)痛感责任而辞职,但作为党的最高责任者、总裁安倍晋三则对外界宣称,其改革大业刚刚起步,“今后仍将作为首相践行职责”,以“继续改革”论来回应来自部分主流媒体和党内的敦促其“退阵”以谢天下的声浪。国际社会的反应大体比较冷静、客观:美国务院发言人除了祝贺新当选者外,表示继续维持与日本的良好合作关系,致力于解决两国及多国间的诸多课题。虽然7月30日,美下院通过了在“慰安妇”问题上弹劾日本的决议案,但接下来还会再出台一个与日本相关的国会(也是下院)决议案,以表达对日在伊拉克战争和重建上与美合作的感谢,这虽然有对即将于11月1日到期的日《反恐对策特别措施法》法律期限延长问题圆满解决的期待,同时也未尝不是对安倍本人的评价和抚慰。中国方面,一方面看到此次参院选举给安倍政权带来的摧毁性打击,预测由于国会(参院)运营的主导权易手,安倍必将面临混乱不堪的政治局面。为延长政权寿命计,其将不得不变得“内向”,在对华关系上更加顾及国内“民意”,客观上作为受到抑制;但另一当面,安倍上台后锐意推进的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已高度深化,即使安倍的政策重心不在对华外交上,两国关系短时期内也不会有方向性改变。为此,中方甚至主动出牌,包括落实原定于今年秋天的安倍访华计划在内,对日外交开始“活性化”。从“破冰”到“融冰”,中方当然乐见安倍政权的平稳持续,但同时,也深知其在参院选举后跛足前行的艰难、凶险。有迹象表明,奉行现实主义外交路线的中国“外交口”,已经在制定相关预案:日本参院选举翌日(7月30日),新华社在一则阐述自民党缘何惨败的新闻分析中,不失时机地介绍了面向“后安倍”的自民党内6名候选者的情况,现任外相麻生太郎、前财务相谷垣祯一……最后一位,是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小泉复出”说非自今日始。笔者在去年小泉下野之际,曾撰文做过一个大胆的推测:小泉未必会真正选择离开。也许,此番引退,并非真正谢幕,只是一个“幕间休息”而已。用日本著名政治评论家立花隆的话说:“后安倍”依然是小泉。如果说一年前,如是想法纯属臆测的话,那么一年后的今天,这种说法似乎正变得现实起来。对于此次参院选举失利,包括小泉在内的某些资深党内人士是有心理准备的。早在投票日近两个月前的6月12日,曾任前首相小泉的首席秘书、公认是其“腹心”的饭岛勲便公然说:“从年金记录问题等来看,执政党说不定会陷入低于半数10到13张选票的糟糕境地。”结果被不幸言中。但“糟糕境地”之后呢?安倍的进退,传说中的“小泉复出”等等,饭岛始终保持沉默。7月21日,小泉在爱知县游说,当听到某位对选举结果持悲观看法的自民党议员嘟囔说,“那么,一年过去,安倍表现不够理想,被认为“不合格”,并且因大考的考“糊”,民主党伺机反扑,其势已入主参院,离政权更迭只有一步。没人怀疑,这正是老帅出马,重整江湖的时候。无论此前曾对民众做过何种承诺,此时出山,所为不是权柄,而是为了挽救党的利益和“国家利益”,不仅其“全身而退”的英名不会受到丝毫玷污,其“奇理斯玛”效应反而会戏剧性大增,小泉何乐不为?

 

这种情势下,能否达拿到40个议席都成问题呵”的时候,居然接过话茬说:“嗯……会到那么多吗?不过,没啥大不了的吧。”前党总裁的“达观”让那位议员的嘴巴张了好一会。事实上,主张安倍即使选举失败,也无需“退阵”的,正是小泉:“未过半也要挺起胸来,做出听取在野党主张的样子就是了。”就是说,国政选举失利是事实,但绝不交出政权。日本分析人士认为,饭岛之所以在距离选举还有段时间的时候,做出带有相当“破坏性”的预言,乃出于两个动机:一是会意力挺安倍的小泉的意向,为激活自民党明显迟钝的应选对策,故意煽动党内的危机感;二是在小泉的心中,对被看作“一心同体”的左近所编织的所谓“安倍惨败——小泉复出”的紧急事态应对脚本并无抵触之意,不仅如此,还乐于向外界释放气球。但是,到目前为止,小泉仍然声称“绝不会复出”,并做出即使选战败北,纵成孤家寡人,也要支持自己所扶持的接班人到最后一刻的决绝姿态。为此,不惜亲自出马,马不停蹄地游说于京都、岩手、爱知、鹿儿岛……每到一处,言必称“安倍很可怜,干的挺不赖”,“首相一两年像走马灯似地更替,改革难以进行”,苦口婆心地拉拢地方势力对安倍的支持。同时,却竭力回避街头演说,绝不在安倍人面抛头露面,出场基本限于室内的封闭会场。但唯其如此,姜是老的辣,在对当年邮政民营化的支持尚未完全退温的地方,小泉越是低调,便越会博得民众的喝彩。作为日本当代政治史上公认最善于演讲、调动大众传媒的注意,最具“奇理斯玛”(Charisma)效应的领袖魅力型人物,小泉自然知道自己的登台亮相意味着什么。除了“挺安”,小泉另一个常爱挂嘴边的词是“小泽”,爱护小泽代表,别逼人太甚,是他对安倍、中川(秀直,自民党干事长,参院选举失利后宣布辞职)等党内高干的要求,并苦口婆心地阐明让小泽在下届众院选举之前稳坐民主党代表的位子为什么是“上策”的道理。7月20日,选战已进入白热化,在小泽的老家岩手县游说时,小泉还故意半真半假地向对方递话说:“小泽在加油。希望他能坚持下去。”其实,小泉早已看到,前者深为健康问题及与党内反小泽势力的恶斗所困扰,即使赢得参院选举的胜利,也绝不可能坚如磐石,铁板一张。民主党虽执参院之牛耳,但如何玩、何以玩下去,照样要遵循一定的游戏规则。如果民主党胆敢在参院以主导者的姿态出强硬派,使用全法案否决的极端国会战术的话,舆论会反过来倾向自民党,从而引发民主党的“内崩溃”。届时,用小泉的话说,“小泽必然会向自民党伸出手来。”而一旦一边对国民标榜“提前解散众院”,一边谋求“政界再编”的小泽之手伸将过来,自民党便有余地以反手插手民主党的倒小泽势力……如此,在党内绝大多数同志还在为选举失利而黯然神伤的时候,小泉的视线已越过安倍的头顶,在心中盘算着一场“政界再编”的神经战。而这场战争的主角无疑是小泉和小泽,毕竟,这两个同代人作为“硕果仅存”的政治枭雄,彼此相知甚深,甚至不无惺惺相惜之处。就在两年前被称为“邮政选举”的众院大选上,两人种种迹象表明,随着参院选举的震荡,日本政坛正面临重新洗牌的态势。接下来,包括即将于8月实施的内阁改造计划等,不过是安倍的“延命术”而已,治标难治本。在这种情况下,“小泉复出”论的分贝开始增幅,绝非毫无来由的无哩头,而是基于深厚政治基础的现实判断。

 

当初是“老九不能走”,现在是“老九”快出来。面对自民党内和部分日本民众的呼唤,小泉本人如何措手,何时露出藏在“琵琶”后面的羞答面孔,变得异常微妙,充满玄机。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