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美国会“慰安妇”决议案,考验日本历史认识  

2007-08-01 20:57:49|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会“慰安妇”决议案,考验日本历史认识据新华社华盛顿报道,7月30日,美国会众议选以口头表决的方式,一致通过了一项谴责日本在二战期间强征亚洲国家妇女充当日军“慰安妇”的议案。这是美国会首次表决与“慰安妇”问题相关的决议案。上月26日,在众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简称“外委会”),该议案以39比2的压倒性支持获得通过。上述口头表决实际上是对此前“外委会”决议案的背书。众院“外委会”主席汤姆·兰托斯对记者发表谈话说,一个国家在被迫面对其历史上“最黑暗篇章”的时候,最能检验出这个国家的真正力量。日本政府不愿对二战期间被迫充当日军性奴的“慰安妇”正式道歉,与日本在当今世界上的定位、角色形成了强烈反差,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美国动议在国会通过“慰安妇”决议案,以敦促日本政府道歉之举措由来已久,其具体化从小泉政权后期便已展开,安倍上台后开始加速,日裔加州民主党议员麦克·本田被认为是“幕后操盘手”。按日本的说法,该法案的出台,其实是旅美韩裔、华裔反日势力院外游说的结果,背后不无所谓“政治献金”等复杂“背景”。基于对有关“慰安妇”的史实,尚未完全掌握的“条件所限”,及如此议案一旦出台,会对日本的国际形象造成负面影响,从而有损“国益”的认识,安倍政府的基本应对方针是:能封杀就封杀,即使封杀不住,也要进行力所能及的舆论反制。所以,由代表安倍的首相辅佐官带队,日政府高官屡次赴美磋商,痛陈日美同盟的重要性及日作为盟国与美的合作,力阻议案出台。日驻美大使加
藤良三不惜致函美下院首脑,暗示该法案的出台,将给日美间广泛的合作,带来长期的损害。今年四、五月,美市民团体在《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上刊登支持国会出台弹劾日本决议案,要求日政府正式道歉的意见广告之后,6月14日,日本名记者樱井良子等人也在《华盛顿邮报》刊发表达反对意见的广告,并获得日29名自民党议员和13名民主党议员的联署,公开主张“未发现明确显示女性被日军强迫卖淫的历史资料”。而与此同时,安倍访美时,却主动、高姿态地向华府道歉:“作为一个人,作为首相,发自内心地同情,深感歉疚。”连《朝日新闻》都感到诧异——对美国道哪门子的歉:“首相理应道歉的,难道不是向慰安妇吗?”(《朝日新闻》4月29日社评《日美首脑会谈——别弄错了道歉对象》)如此红脸、白脸轮番出场的结果,好歹使美方把国会表决推到了安倍访美结束之后,算是给这位盟国首相上任后的首次访美一个面子。但是,该来的还是会来:3个月后,美国会弹劾日本议案如期通过,日本只能接招。日本对战时从军“慰安妇”问题的认识屡有摇摆,给国际社会以“首鼠两端”的感觉。远的不说,去年10月,安倍上台伊始,首先做出了在历史问题上继承“村山谈话”、在“慰安妇”问题上继承“河野谈话”精神的高调姿态,并以此为资本,“破冰”中韩,打开了此前已呈泥淖化的对亚外交的僵局,从而一度获得了国民极高的支持。但不久即出现摇摆,在包括“慰安妇”在内的历史认识问题上,政府表态开始大幅后退。这一方面是囿于安倍自身的历史观,

美国会“慰安妇”决议案,考验日本历史认识

 

据新华社华盛顿报道,7月30日,美国会众议选以口头表决的方式,一致通过了一项谴责日本在二战期间强征亚洲国家妇女充当日军“慰安妇”的议案。这是美国会首次表决与“慰安妇”问题相关的决议案。上月26日,在众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简称“外委会”),该议案以39比2的压倒性支持获得通过。上述口头表决实际上是对此前“外委会”决议案的背书。

同时也不无迎合、取悦国内保守势力,以期参院选举顺利过关的功利考量。笔者曾在他文中指出,日本历来有以外交、政治手段处理历史问题的积习。这也是历史问题总如影随形,始终得不到彻底清算的原因之一。因为从根本上说,谋求外交与政治的解决,总离不开权宜。任何权宜之计,纵美得天衣无缝,也只能满足一时之需,当政治平衡打破时,还需更大的权宜。而更大的权宜,则是以颠覆前面的权宜之计为基础、前提的。这种游戏玩多了,会给人一种机会主义的“两面性”和“不义”的印象,失大信于国际社会,其实是对国家利益的一种根本性损害。从这个意义上说,此番出台的美国会弹劾决议案,真正是对日本的试炼:那些历次政府公式表态所传达的“历史认识”,到底是真诚的,还是权宜性的,也许通过日方的应对,我们不久就能看到。

 

众院“外委会”主席汤姆·兰托斯对记者发表谈话说,一个国家在被迫面对其历史上“最黑暗篇章”的时候,最能检验出这个国家的真正力量。日本政府不愿对二战期间被迫充当日军性奴的“慰安妇”正式道歉,与日本在当今世界上的定位、角色形成了强烈反差,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藤良三不惜致函美下院首脑,暗示该法案的出台,将给日美间广泛的合作,带来长期的损害。今年四、五月,美市民团体在《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上刊登支持国会出台弹劾日本决议案,要求日政府正式道歉的意见广告之后,6月14日,日本名记者樱井良子等人也在《华盛顿邮报》刊发表达反对意见的广告,并获得日29名自民党议员和13名民主党议员的联署,公开主张“未发现明确显示女性被日军强迫卖淫的历史资料”。而与此同时,安倍访美时,却主动、高姿态地向华府道歉:“作为一个人,作为首相,发自内心地同情,深感歉疚。”连《朝日新闻》都感到诧异——对美国道哪门子的歉:“首相理应道歉的,难道不是向慰安妇吗?”(《朝日新闻》4月29日社评《日美首脑会谈——别弄错了道歉对象》)如此红脸、白脸轮番出场的结果,好歹使美方把国会表决推到了安倍访美结束之后,算是给这位盟国首相上任后的首次访美一个面子。但是,该来的还是会来:3个月后,美国会弹劾日本议案如期通过,日本只能接招。日本对战时从军“慰安妇”问题的认识屡有摇摆,给国际社会以“首鼠两端”的感觉。远的不说,去年10月,安倍上台伊始,首先做出了在历史问题上继承“村山谈话”、在“慰安妇”问题上继承“河野谈话”精神的高调姿态,并以此为资本,“破冰”中韩,打开了此前已呈泥淖化的对亚外交的僵局,从而一度获得了国民极高的支持。但不久即出现摇摆,在包括“慰安妇”在内的历史认识问题上,政府表态开始大幅后退。这一方面是囿于安倍自身的历史观,

 

美国动议在国会通过“慰安妇”决议案,以敦促日本政府道歉之举措由来已久,其具体化从小泉政权后期便已展开,安倍上台后开始加速,日裔加州民主党议员麦克·本田被认为是“幕后操盘手”。按日本的说法,该法案的出台,其实是旅美韩裔、华裔反日势力院外游说的结果,背后不无所谓“政治献金”等复杂“背景”。基于对有关“慰安妇”的史实,尚未完全掌握的“条件所限”,及如此议案一旦出台,会对日本的国际形象造成负面影响,从而有损“国益”的认识,安倍政府的基本应对方针是:能封杀就封杀,即使封杀不住,也要进行力所能及的舆论反制。

 

所以,由代表安倍的首相辅佐官带队,日政府高官屡次赴美磋商,痛陈日美同盟的重要性及日作为盟国与美的合作,力阻议案出台。日驻美大使加藤良三不惜致函美下院首脑,暗示该法案的出台,将给日美间广泛的合作,带来长期的损害。今年四、五月,美市民团体在《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上刊登支持国会出台弹劾日本决议案,要求日政府正式道歉的意见广告之后,6月14日,日本名记者樱井良子等人也在《华盛顿邮报》刊发表达反对意见的广告,并获得日29名自民党议员和13名民主党议员的联署,公开主张“未发现明确显示女性被日军强迫卖淫的历史资料”。

 

而与此同时,安倍访美时,却主动、高姿态地向华府道歉:“作为一个人,作为首相,发自内心地同情,深感歉疚。”连《朝日新闻》都感到诧异——对美国道哪门子的歉:“首相理应道歉的,难道不是向慰安妇吗?”(《朝日新闻》4月29日社评《日美首脑会谈——别弄错了道歉对象》)

藤良三不惜致函美下院首脑,暗示该法案的出台,将给日美间广泛的合作,带来长期的损害。今年四、五月,美市民团体在《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上刊登支持国会出台弹劾日本决议案,要求日政府正式道歉的意见广告之后,6月14日,日本名记者樱井良子等人也在《华盛顿邮报》刊发表达反对意见的广告,并获得日29名自民党议员和13名民主党议员的联署,公开主张“未发现明确显示女性被日军强迫卖淫的历史资料”。而与此同时,安倍访美时,却主动、高姿态地向华府道歉:“作为一个人,作为首相,发自内心地同情,深感歉疚。”连《朝日新闻》都感到诧异——对美国道哪门子的歉:“首相理应道歉的,难道不是向慰安妇吗?”(《朝日新闻》4月29日社评《日美首脑会谈——别弄错了道歉对象》)如此红脸、白脸轮番出场的结果,好歹使美方把国会表决推到了安倍访美结束之后,算是给这位盟国首相上任后的首次访美一个面子。但是,该来的还是会来:3个月后,美国会弹劾日本议案如期通过,日本只能接招。日本对战时从军“慰安妇”问题的认识屡有摇摆,给国际社会以“首鼠两端”的感觉。远的不说,去年10月,安倍上台伊始,首先做出了在历史问题上继承“村山谈话”、在“慰安妇”问题上继承“河野谈话”精神的高调姿态,并以此为资本,“破冰”中韩,打开了此前已呈泥淖化的对亚外交的僵局,从而一度获得了国民极高的支持。但不久即出现摇摆,在包括“慰安妇”在内的历史认识问题上,政府表态开始大幅后退。这一方面是囿于安倍自身的历史观,

 

如此红脸、白脸轮番出场的结果,好歹使美方把国会表决推到了安倍访美结束之后,算是给这位盟国首相上任后的首次访美一个面子。但是,该来的还是会来:3个月后,美国会弹劾日本议案如期通过,日本只能接招。

同时也不无迎合、取悦国内保守势力,以期参院选举顺利过关的功利考量。笔者曾在他文中指出,日本历来有以外交、政治手段处理历史问题的积习。这也是历史问题总如影随形,始终得不到彻底清算的原因之一。因为从根本上说,谋求外交与政治的解决,总离不开权宜。任何权宜之计,纵美得天衣无缝,也只能满足一时之需,当政治平衡打破时,还需更大的权宜。而更大的权宜,则是以颠覆前面的权宜之计为基础、前提的。这种游戏玩多了,会给人一种机会主义的“两面性”和“不义”的印象,失大信于国际社会,其实是对国家利益的一种根本性损害。从这个意义上说,此番出台的美国会弹劾决议案,真正是对日本的试炼:那些历次政府公式表态所传达的“历史认识”,到底是真诚的,还是权宜性的,也许通过日方的应对,我们不久就能看到。

 

日本对战时从军“慰安妇”问题的认识屡有摇摆,给国际社会以“首鼠两端”的感觉。远的不说,去年10月,安倍上台伊始,首先做出了在历史问题上继承“村山谈话”、在“慰安妇”问题上继承“河野谈话”精神的高调姿态,并以此为资本,“破冰”中韩,打开了此前已呈泥淖化的对亚外交的僵局,从而一度获得了国民极高的支持。

 

但不久即出现摇摆,在包括“慰安妇”在内的历史认识问题上,政府表态开始大幅后退。这一方面是囿于安倍自身的历史观,同时也不无迎合、取悦国内保守势力,以期参院选举顺利过关的功利考量。

 

笔者曾在他文中指出,日本历来有以外交、政治手段处理历史问题的积习。这也是历史问题总如影随形,始终得不到彻底清算的原因之一。因为从根本上说,谋求外交与政治的解决,总离不开权宜。任何权宜之计,纵美得天衣无缝,也只能满足一时之需,当政治平衡打破时,还需更大的权宜。而更大的权宜,则是以颠覆前面的权宜之计为基础、前提的。这种游戏玩多了,会给人一种机会主义的“两面性”和“不义”的印象,失大信于国际社会,其实是对国家利益的一种根本性损害。

同时也不无迎合、取悦国内保守势力,以期参院选举顺利过关的功利考量。笔者曾在他文中指出,日本历来有以外交、政治手段处理历史问题的积习。这也是历史问题总如影随形,始终得不到彻底清算的原因之一。因为从根本上说,谋求外交与政治的解决,总离不开权宜。任何权宜之计,纵美得天衣无缝,也只能满足一时之需,当政治平衡打破时,还需更大的权宜。而更大的权宜,则是以颠覆前面的权宜之计为基础、前提的。这种游戏玩多了,会给人一种机会主义的“两面性”和“不义”的印象,失大信于国际社会,其实是对国家利益的一种根本性损害。从这个意义上说,此番出台的美国会弹劾决议案,真正是对日本的试炼:那些历次政府公式表态所传达的“历史认识”,到底是真诚的,还是权宜性的,也许通过日方的应对,我们不久就能看到。

 

从这个意义上说,此番出台的美国会弹劾决议案,真正是对日本的试炼:那些历次政府公式表态所传达的“历史认识”,到底是真诚的,还是权宜性的,也许通过日方的应对,我们不久就能看到。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