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安倍惨败,民主党面临大考  

2007-07-31 00:56:10|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相赤诚德彦的事务所经费问题,政治黑金丑闻频出,加上前厚生劳动相、防卫相等阁僚一而再、再而三的恶性“失言”,让国民对这个“哥们义气”色彩过浓的内阁的耐心撑到了极限。尽管从统计数字上看,经济景气有所恢复,但日益严重的贫富差距和地方的疲弊,不仅在相当程度上抵消了经济发展的成果,而且诱发了国民对未来的不安情绪。这种不安在不断扩大的弱势群体和年轻一代的心中投下了浓重的阴影,客观上也构成了对安倍政权说“不”的力量——此次选举中上台的,即不乏代表所谓“迷惘的一代”的年轻的清新面孔。自民党的惨败,从侧面阐明了一个其实在民主社会再浅显不过的道理:政治家的政治理念和抱负永远无法替代人民的选择。安倍上台以来,始终念兹在兹的“美丽国家”论、“脱离战后体制”论,跟国民所关心的问题基本不合拍,其“位相偏离”的事实,使前者有终于首相个人政治标签的危险。如何使精英话语不脱节、外化于当下的民生福祉议题,并引导、服务于后者,是安倍政权不得不正视的问题。否则,无论看上去多么“美丽”的国家战略,都是纸上谈兵的宏大叙事而已。按日本宪法,六年任期的参议院每隔三年改选其中的半数议员。就是说,至少在今后三年内,重要法案成立与否的主导权操在在野党的手中。尽管暂时由执政联盟主导的众院,法律上有再表决的选择,但必然以引发国政的混乱为代价。虽然历史上曾有过因参院选举失败,首相引咎辞职的先例(如前首相宇野宗佑和桥本龙太郎),但只要执政党说了算的众院任期未满,即使安倍辞职,继任者仍会从自民党中产生,难以解决根本问题。对此,已有相当多的主流媒体对安倍发出了尽快解散众院,重估国民信任的呼吁。同时,“一朝权在手”的民主党肯定会在参院伺机发动对执政联盟的对决攻势,力促众院提前解散,实行大选,以谋求实现政权更替。此次选举对日本政局的影响将是强地震性的,大震刚过,未来一段时间,余震效应将接踵而至。其振幅所及,不仅日本政坛面临重新洗牌的风险,东亚乃至亚太的局势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辐射:首先是11月1日即将到期的

安倍惨败,民主党面临大考

 

7月29日深夜,日本第21届参议院选举结果揭晓:自民党惨败,改选的64个议席,仅获37个议席,只比1989年,导致宇野宗佑引咎辞职的史上最低记录多1席,可谓历史性败北;而民主党则从改选的32个议席,跃升为60个议席,大大超过其55个议席的预期,首次成为执参议院牛耳的第一大党;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也不尽人意,改选后,席位从12位缩水为9位。加上非改选的席位,相对于在野党的132席,执政自(民)公(明)仅占103席,乃自民党自1955年结党以来第一次在参院跌破半数。

 

如此令人大跌眼镜的结果,真正让日本政坛上演了一出“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悲喜剧:捷报传来,民主党大佬小泽一郎宣布“静养”数日,调整状态,以期重现“江湖”;而愁眉不展的自民党,则期期艾艾,痛感责任的干事长中川秀直和参院议院会长青木干雄宣布辞职。

《反恐对策特别措施法》的法律期限延长问题,将会受到民主党的掣肘,而这直接关系到盟国美国的“信任”;其次,对朝核问题六方会框架协议的落实,正在节骨眼上,日本应对消极,正承受着国际社会的批评。同时,金正日将十分乐见安倍政权的被更迭,这一天他已等了很久。无疑,民主党是此次选战的最大受益者。但是,一个需说明的事实是,民主党之所以大获全胜,很大程度上是拜“反自民”势力所赐,并不完全是真正基于自身政治实力的结果。从其选举公约上也反映出,与“倒自民”的鲜明色调构成强烈对比的是,堪称政策建构的内容其实有限,而且实质上与自民党的理念不无相通之处,甚至给人以“保守两党,惺惺相惜”的联想。邻家有女初长成,多年媳妇熬成婆。从此成为参院掌门人的民主党,何以以对国民负责的心态,稳健、从容地建构利国利民的政策,重建清明的政治,而不是“逢自(民)必反”、做秀哗众式的一味“解构”,是能否做成执政党,主宰“永田町”的关键。从这个意义上说,此次对安倍政权的大考也未尝不是对民主党的试练。前者考“糊”了,而后者却刚进考场。

 

国内舆论反应激烈,一致把选举结果当作是国民对安倍政治“不合格”的严厉审判。对此,尽管安倍表示自己的改革大业刚刚起步,“今后仍将作为首相践行职责”的决心,但已有主流媒体敦促其“退阵”以谢天下,执政党内也出现了要求其承担责任的声音。

安倍惨败,民主党面临大考7月29日深夜,日本第21届参议院选举结果揭晓:自民党惨败,改选的64个议席,仅获37个议席,只比1989年,导致宇野宗佑引咎辞职的史上最低记录多1席,可谓历史性败北;而民主党则从改选的32个议席,跃升为60个议席,大大超过其55个议席的预期,首次成为执参议院牛耳的第一大党;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也不尽人意,改选后,席位从12位缩水为9位。加上非改选的席位,相对于在野党的132席,执政自(民)公(明)仅占103席,乃自民党自1955年结党以来第一次在参院跌破半数。如此令人大跌眼镜的结果,真正让日本政坛上演了一出“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悲喜剧:捷报传来,民主党大佬小泽一郎宣布“静养”数日,调整状态,以期重现“江湖”;而愁眉不展的自民党,则期期艾艾,痛感责任的干事长中川秀直和参院议院会长青木干雄宣布辞职。国内舆论反应激烈,一致把选举结果当作是国民对安倍政治“不合格”的严厉审判。对此,尽管安倍表示自己的改革大业刚刚起步,“今后仍将作为首相践行职责”的决心,但已有主流媒体敦促其“退阵”以谢天下,执政党内也出现了要求其承担责任的声音。其实,如是结果并非完全出乎意料。不仅选举前众多的民调表明,安倍政权的支持率持续走低,而且相对于民主党代表小泽一郎破釜沉舟式的表态,安倍从一开始就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但尽管如此,自民党竟输得这样惨,确实超出了众多人的想象:在一些历来被看成是“自民王国”的选区,自民党居然颗粒无收;而在那些两年前小泉“邮政选举”时以生猛之势摧枯拉朽的大都市,民主党连连当选。选民的政治热情空前高涨,投票率创历史新高,达58%;此前力挺自民党的无党派阶层,纷纷流向民主等在野党的事实,强烈地诠释着国民对安倍政权的批判。众所周知,此次参院选举被称为“年金选举”,因政府在年金管理问题上的巨大漏洞(逾5000万人次的缴纳记录遗失)而引起的国民的愤怒是导致自民党败北的直接动因。其次,围绕前农相松冈利胜自杀事件及其继任者、现任

 

其实,如是结果并非完全出乎意料。不仅选举前众多的民调表明,安倍政权的支持率持续走低,而且相对于民主党代表小泽一郎破釜沉舟式的表态,安倍从一开始就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但尽管如此,自民党竟输得这样惨,确实超出了众多人的想象:在一些历来被看成是“自民王国”的选区,自民党居然颗粒无收;而在那些两年前小泉“邮政选举”时以生猛之势摧枯拉朽的大都市,民主党连连当选。选民的政治热情空前高涨,投票率创历史新高,达58%;此前力挺自民党的无党派阶层,纷纷流向民主等在野党的事实,强烈地诠释着国民对安倍政权的批判。

《反恐对策特别措施法》的法律期限延长问题,将会受到民主党的掣肘,而这直接关系到盟国美国的“信任”;其次,对朝核问题六方会框架协议的落实,正在节骨眼上,日本应对消极,正承受着国际社会的批评。同时,金正日将十分乐见安倍政权的被更迭,这一天他已等了很久。无疑,民主党是此次选战的最大受益者。但是,一个需说明的事实是,民主党之所以大获全胜,很大程度上是拜“反自民”势力所赐,并不完全是真正基于自身政治实力的结果。从其选举公约上也反映出,与“倒自民”的鲜明色调构成强烈对比的是,堪称政策建构的内容其实有限,而且实质上与自民党的理念不无相通之处,甚至给人以“保守两党,惺惺相惜”的联想。邻家有女初长成,多年媳妇熬成婆。从此成为参院掌门人的民主党,何以以对国民负责的心态,稳健、从容地建构利国利民的政策,重建清明的政治,而不是“逢自(民)必反”、做秀哗众式的一味“解构”,是能否做成执政党,主宰“永田町”的关键。从这个意义上说,此次对安倍政权的大考也未尝不是对民主党的试练。前者考“糊”了,而后者却刚进考场。

 

众所周知,此次参院选举被称为“年金选举”,因政府在年金管理问题上的巨大漏洞(逾5000万人次的缴纳记录遗失)而引起的国民的愤怒是导致自民党败北的直接动因。其次,围绕前农相松冈利胜自杀事件及其继任者、现任农相赤诚德彦的事务所经费问题,政治黑金丑闻频出,加上前厚生劳动相、防卫相等阁僚一而再、再而三的恶性“失言”,让国民对这个“哥们义气”色彩过浓的内阁的耐心撑到了极限。尽管从统计数字上看,经济景气有所恢复,但日益严重的贫富差距和地方的疲弊,不仅在相当程度上抵消了经济发展的成果,而且诱发了国民对未来的不安情绪。这种不安在不断扩大的弱势群体和年轻一代的心中投下了浓重的阴影,客观上也构成了对安倍政权说“不”的力量——此次选举中上台的,即不乏代表所谓“迷惘的一代”的年轻的清新面孔。

安倍惨败,民主党面临大考7月29日深夜,日本第21届参议院选举结果揭晓:自民党惨败,改选的64个议席,仅获37个议席,只比1989年,导致宇野宗佑引咎辞职的史上最低记录多1席,可谓历史性败北;而民主党则从改选的32个议席,跃升为60个议席,大大超过其55个议席的预期,首次成为执参议院牛耳的第一大党;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也不尽人意,改选后,席位从12位缩水为9位。加上非改选的席位,相对于在野党的132席,执政自(民)公(明)仅占103席,乃自民党自1955年结党以来第一次在参院跌破半数。如此令人大跌眼镜的结果,真正让日本政坛上演了一出“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悲喜剧:捷报传来,民主党大佬小泽一郎宣布“静养”数日,调整状态,以期重现“江湖”;而愁眉不展的自民党,则期期艾艾,痛感责任的干事长中川秀直和参院议院会长青木干雄宣布辞职。国内舆论反应激烈,一致把选举结果当作是国民对安倍政治“不合格”的严厉审判。对此,尽管安倍表示自己的改革大业刚刚起步,“今后仍将作为首相践行职责”的决心,但已有主流媒体敦促其“退阵”以谢天下,执政党内也出现了要求其承担责任的声音。其实,如是结果并非完全出乎意料。不仅选举前众多的民调表明,安倍政权的支持率持续走低,而且相对于民主党代表小泽一郎破釜沉舟式的表态,安倍从一开始就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但尽管如此,自民党竟输得这样惨,确实超出了众多人的想象:在一些历来被看成是“自民王国”的选区,自民党居然颗粒无收;而在那些两年前小泉“邮政选举”时以生猛之势摧枯拉朽的大都市,民主党连连当选。选民的政治热情空前高涨,投票率创历史新高,达58%;此前力挺自民党的无党派阶层,纷纷流向民主等在野党的事实,强烈地诠释着国民对安倍政权的批判。众所周知,此次参院选举被称为“年金选举”,因政府在年金管理问题上的巨大漏洞(逾5000万人次的缴纳记录遗失)而引起的国民的愤怒是导致自民党败北的直接动因。其次,围绕前农相松冈利胜自杀事件及其继任者、现任

 

自民党的惨败,从侧面阐明了一个其实在民主社会再浅显不过的道理:政治家的政治理念和抱负永远无法替代人民的选择。安倍上台以来,始终念兹在兹的“美丽国家”论、“脱离战后体制”论,跟国民所关心的问题基本不合拍,其“位相偏离”的事实,使前者有终于首相个人政治标签的危险。如何使精英话语不脱节、外化于当下的民生福祉议题,并引导、服务于后者,是安倍政权不得不正视的问题。否则,无论看上去多么“美丽”的国家战略,都是纸上谈兵的宏大叙事而已。

农相赤诚德彦的事务所经费问题,政治黑金丑闻频出,加上前厚生劳动相、防卫相等阁僚一而再、再而三的恶性“失言”,让国民对这个“哥们义气”色彩过浓的内阁的耐心撑到了极限。尽管从统计数字上看,经济景气有所恢复,但日益严重的贫富差距和地方的疲弊,不仅在相当程度上抵消了经济发展的成果,而且诱发了国民对未来的不安情绪。这种不安在不断扩大的弱势群体和年轻一代的心中投下了浓重的阴影,客观上也构成了对安倍政权说“不”的力量——此次选举中上台的,即不乏代表所谓“迷惘的一代”的年轻的清新面孔。自民党的惨败,从侧面阐明了一个其实在民主社会再浅显不过的道理:政治家的政治理念和抱负永远无法替代人民的选择。安倍上台以来,始终念兹在兹的“美丽国家”论、“脱离战后体制”论,跟国民所关心的问题基本不合拍,其“位相偏离”的事实,使前者有终于首相个人政治标签的危险。如何使精英话语不脱节、外化于当下的民生福祉议题,并引导、服务于后者,是安倍政权不得不正视的问题。否则,无论看上去多么“美丽”的国家战略,都是纸上谈兵的宏大叙事而已。按日本宪法,六年任期的参议院每隔三年改选其中的半数议员。就是说,至少在今后三年内,重要法案成立与否的主导权操在在野党的手中。尽管暂时由执政联盟主导的众院,法律上有再表决的选择,但必然以引发国政的混乱为代价。虽然历史上曾有过因参院选举失败,首相引咎辞职的先例(如前首相宇野宗佑和桥本龙太郎),但只要执政党说了算的众院任期未满,即使安倍辞职,继任者仍会从自民党中产生,难以解决根本问题。对此,已有相当多的主流媒体对安倍发出了尽快解散众院,重估国民信任的呼吁。同时,“一朝权在手”的民主党肯定会在参院伺机发动对执政联盟的对决攻势,力促众院提前解散,实行大选,以谋求实现政权更替。此次选举对日本政局的影响将是强地震性的,大震刚过,未来一段时间,余震效应将接踵而至。其振幅所及,不仅日本政坛面临重新洗牌的风险,东亚乃至亚太的局势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辐射:首先是11月1日即将到期的

 

按日本宪法,六年任期的参议院每隔三年改选其中的半数议员。就是说,至少在今后三年内,重要法案成立与否的主导权操在在野党的手中。尽管暂时由执政联盟主导的众院,法律上有再表决的选择,但必然以引发国政的混乱为代价。虽然历史上曾有过因参院选举失败,首相引咎辞职的先例(如前首相宇野宗佑和桥本龙太郎),但只要执政党说了算的众院任期未满,即使安倍辞职,继任者仍会从自民党中产生,难以解决根本问题。对此,已有相当多的主流媒体对安倍发出了尽快解散众院,重估国民信任的呼吁。同时,“一朝权在手”的民主党肯定会在参院伺机发动对执政联盟的对决攻势,力促众院提前解散,实行大选,以谋求实现政权更替。

 

此次选举对日本政局的影响将是强地震性的,大震刚过,未来一段时间,余震效应将接踵而至。其振幅所及,不仅日本政坛面临重新洗牌的风险,东亚乃至亚太的局势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辐射:首先是11月1日即将到期的《反恐对策特别措施法》的法律期限延长问题,将会受到民主党的掣肘,而这直接关系到盟国美国的“信任”;其次,对朝核问题六方会框架协议的落实,正在节骨眼上,日本应对消极,正承受着国际社会的批评。同时,金正日将十分乐见安倍政权的被更迭,这一天他已等了很久。

 

无疑,民主党是此次选战的最大受益者。但是,一个需说明的事实是,民主党之所以大获全胜,很大程度上是拜“反自民”势力所赐,并不完全是真正基于自身政治实力的结果。从其选举公约上也反映出,与“倒自民”的鲜明色调构成强烈对比的是,堪称政策建构的内容其实有限,而且实质上与自民党的理念不无相通之处,甚至给人以“保守两党,惺惺相惜”的联想。

 

邻家有女初长成,多年媳妇熬成婆。从此成为参院掌门人的民主党,何以以对国民负责的心态,稳健、从容地建构利国利民的政策,重建清明的政治,而不是“逢自(民)必反”、做秀哗众式的一味“解构”,是能否做成执政党,主宰“永田町”的关键。

 

从这个意义上说,此次对安倍政权的大考也未尝不是对民主党的试练。前者考“糊”了,而后者却刚进考场。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