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爱国主义教育的终极指向  

2006-11-20 01:29:05|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国主义教育的终极指向11月16日,在四大在野党集体缺席的情况下,由执政联盟提交的《教育基本法》(简称《教育法》)修正案获众院通过,不日将提交参院表决。经过长期准备,该法案于今年4月首次提交国会审议,因前首相小泉态度不甚积极,表决曾一拖再拖,立法工作获得实质性提速,是在安倍政权成立之后。按该法案,教育的目标是“尊重传统文化”,“热爱国家、乡土”;由政府官僚而不是教职工来管理学校和制定教育内容。尽管是战后首次对《教育法》动斧,但所修改的内容却相当本质,可以说,日本教育正面临方向性转型。对此,《每日新闻》发表社论称,《教育的“百年大计”在哭泣》。众所周知,现行《教育法》系作为对日民主化改造的一环,由美占领军当局制定并付诸实施的

爱国主义教育的终极指向

 

,在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爱国是义务而不是责任。可一旦爱国主义教育以法律形式张扬、强调的话,“爱国”的边界会不会无限蔓延?战前被天皇“教育敕语”所洗脑、贯彻的“道德教育”会不会卷土重来?进而言之,战后靠地缘政治的因缘际会和各种各样的内外因才好不容易确立的自由民主的思想资源,会不会因此而受到侵蚀?而后者恰恰是日本赖以实现21世纪国家战略目标的最根本的制度性保障。11爱国主义教育的终极指向11月16日,在四大在野党集体缺席的情况下,由执政联盟提交的《教育基本法》(简称《教育法》)修正案获众院通过,不日将提交参院表决。经过长期准备,该法案于今年4月首次提交国会审议,因前首相小泉态度不甚积极,表决曾一拖再拖,立法工作获得实质性提速,是在安倍政权成立之后。按该法案,教育的目标是“尊重传统文化”,“热爱国家、乡土”;由政府官僚而不是教职工来管理学校和制定教育内容。尽管是战后首次对《教育法》动斧,但所修改的内容却相当本质,可以说,日本教育正面临方向性转型。对此,《每日新闻》发表社论称,《教育的“百年大计”在哭泣》。众所周知,现行《教育法》系作为对日民主化改造的一环,由美占领军当局制定并付诸实施的16日,在四大在野党集体缺席的情况下,由执政联盟提交的《教育基本法》(简称《教育法》)修正案获众院通过,不日将提交参院表决。经过长期准备,该法案于今年4月首次提交国会审议,因前首相小泉态度不甚积极,表决曾一拖再拖,立法工作获得实质性提速,是在安倍政权成立之后。

 

,与“和平宪法”一道,构成了战后民主社会的基石。该法在反省和清算军国主义教育的基础上,以培养学生个性,尊重自由选择为基本理念,主要内容包括确立个人价值和尊严的教育、公选教育委员会、九年制义务教育及男女同校等。战后日本社会长期以来存在一种左翼社会思潮,认为日本过去悲剧的根源在于过剩的国家主义,要想真正崛起,建设新型国家的话,就必须从彻底清算国家主义做起。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日本教育曾长期为左倾的“日教组”(日本教职员组合)所主导,学生也被灌输了“过多的”批判日本的意识,乃至有很多老师和学生对“日之丸”、“君之代”嗤之以鼻。这种状况被认为与日本在21世纪的国家战略目标太不相称,引起了日本政府和自民党政治家的焦虑——此乃此次法改的主要动因。但是按该法案,教育的目标是“尊重传统文化”,“热爱国家、乡土”;由政府官僚而不是教职工来管理学校和制定教育内容。尽管是战后首次对《教育法》动斧,但所修改的内容却相当本质,可以说,日本教育正面临方向性转型。对此,《每日新闻》发表社论称,《教育的“百年大计”在哭泣》。

 

,与“和平宪法”一道,构成了战后民主社会的基石。该法在反省和清算军国主义教育的基础上,以培养学生个性,尊重自由选择为基本理念,主要内容包括确立个人价值和尊严的教育、公选教育委员会、九年制义务教育及男女同校等。战后日本社会长期以来存在一种左翼社会思潮,认为日本过去悲剧的根源在于过剩的国家主义,要想真正崛起,建设新型国家的话,就必须从彻底清算国家主义做起。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日本教育曾长期为左倾的“日教组”(日本教职员组合)所主导,学生也被灌输了“过多的”批判日本的意识,乃至有很多老师和学生对“日之丸”、“君之代”嗤之以鼻。这种状况被认为与日本在21世纪的国家战略目标太不相称,引起了日本政府和自民党政治家的焦虑——此乃此次法改的主要动因。但是

众所周知,现行《教育法》系作为对日民主化改造的一环,由美占领军当局制定并付诸实施的,与“和平宪法”一道,构成了战后民主社会的基石。该法在反省和清算军国主义教育的基础上,以培养学生个性,尊重自由选择为基本理念,主要内容包括确立个人价值和尊严的教育、公选教育委员会、九年制义务教育及男女同校等。

 

战后日本社会长期以来存在一种左翼社会思潮,认为日本过去悲剧的根源在于过剩的国家主义,要想真正崛起,建设新型国家的话,就必须从彻底清算国家主义做起。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日本教育曾长期为左倾的“日教组”(日本教职员组合)所主导,学生也被灌输了“过多的”批判日本的意识,乃至有很多老师和学生对“日之丸”、“君之代”嗤之以鼻。这种状况被认为与日本在21,与“和平宪法”一道,构成了战后民主社会的基石。该法在反省和清算军国主义教育的基础上,以培养学生个性,尊重自由选择为基本理念,主要内容包括确立个人价值和尊严的教育、公选教育委员会、九年制义务教育及男女同校等。战后日本社会长期以来存在一种左翼社会思潮,认为日本过去悲剧的根源在于过剩的国家主义,要想真正崛起,建设新型国家的话,就必须从彻底清算国家主义做起。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日本教育曾长期为左倾的“日教组”(日本教职员组合)所主导,学生也被灌输了“过多的”批判日本的意识,乃至有很多老师和学生对“日之丸”、“君之代”嗤之以鼻。这种状况被认为与日本在21世纪的国家战略目标太不相称,引起了日本政府和自民党政治家的焦虑——此乃此次法改的主要动因。但是世纪的国家战略目标太不相称,引起了日本政府和自民党政治家的焦虑——此乃此次法改的主要动因。

 

但是,在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爱国是义务而不是责任。可一旦爱国主义教育以法律形式张扬、强调的话,“爱国”的边界会不会无限蔓延?战前被天皇“教育敕语”所洗脑、贯彻的“道德教育”会不会卷土重来?进而言之,战后靠地缘政治的因缘际会和各种各样的内外因才好不容易确立的自由民主的思想资源,会不会因此而受到侵蚀?而后者恰恰是日本赖以实现,在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爱国是义务而不是责任。可一旦爱国主义教育以法律形式张扬、强调的话,“爱国”的边界会不会无限蔓延?战前被天皇“教育敕语”所洗脑、贯彻的“道德教育”会不会卷土重来?进而言之,战后靠地缘政治的因缘际会和各种各样的内外因才好不容易确立的自由民主的思想资源,会不会因此而受到侵蚀?而后者恰恰是日本赖以实现21世纪国家战略目标的最根本的制度性保障。21世纪国家战略目标的最根本的制度性保障。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