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和平宪法”颁布 60周年,改宪机运趋成熟?  

2006-11-05 21:02:16|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个主权国家的宪法修改是内政问题。但由于历史原因和东北亚特殊的地缘政治构图,包括中国在内,国际社会对日本改宪的关注无可厚非。一个基本认识是,在制约改宪的左翼力量已式微,其政治正确性已不可逆转的情况下,一味说“不”完全于事无补。认识并充分评价日本战后60年和平建设的成就,化战略竞争为战略合作,最大限度地防止日本新宪法“改恶”,从而埋下21世纪东亚和世界和平的隐患,才是当务之急。
个主权国家的宪法修改是内政问题。但由于历史原因和东北亚特殊的地缘政治构图,包括中国在内,国际社会对日本改宪的关注无可厚非。一个基本认识是,在制约改宪的左翼力量已式微,其政治正确性已不可逆转的情况下,一味说“不”完全于事无补。认识并充分评价日本战后60年和平建设的成就,化战略竞争为战略合作,最大限度地防止日本新宪法“改恶”,从而埋下21世纪东亚和世界和平的隐患,才是当务之急。
个主权国家的宪法修改是内政问题。但由于历史原因和东北亚特殊的地缘政治构图,包括中国在内,国际社会对日本改宪的关注无可厚非。一个基本认识是,在制约改宪的左翼力量已式微,其政治正确性已不可逆转的情况下,一味说“不”完全于事无补。认识并充分评价日本战后60年和平建设的成就,化战略竞争为战略合作,最大限度地防止日本新宪法“改恶”,从而埋下21世纪东亚和世界和平的隐患,才是当务之急。“和平宪法”颁布60周年,改宪机运趋成熟?
 
“和平宪法”颁布60周年,改宪机运趋成熟?11月3日,是日本宪法颁布60周年纪念日。众所周知,日本现行宪法是战后美国对日民主化改造的产物。宪法第9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同时,前言中还规定“消除因政府的行为而再次发生的战祸”。因放弃战争、放弃拥有军队的鲜明特点,该宪法一向被称为“和平宪法”,其对日本引以为傲的战后60年和平发展无疑起到了至为关键的指导作用。但是,随着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的变化,尤其是日本自身在21世纪国家目标调整及围绕该目标的国家战略的重新定位,“和平宪法”显得日益捉襟见肘,在海外派兵等问题上被屡屡挑战、突破,面临空心化的   113“和平宪法”颁布60周年,改宪机运趋成熟?11月3日,是日本宪法颁布60周年纪念日。众所周知,日本现行宪法是战后美国对日民主化改造的产物。宪法第9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同时,前言中还规定“消除因政府的行为而再次发生的战祸”。因放弃战争、放弃拥有军队的鲜明特点,该宪法一向被称为“和平宪法”,其对日本引以为傲的战后60年和平发展无疑起到了至为关键的指导作用。但是,随着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的变化,尤其是日本自身在21世纪国家目标调整及围绕该目标的国家战略的重新定位,“和平宪法”显得日益捉襟见肘,在海外派兵等问题上被屡屡挑战、突破,面临空心化的日,是日本宪法颁布60周年纪念日。众所周知,日本现行宪法是战后美国对日民主化改造的产危险,亦是不争的事实。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状况,不仅日益引起了日执政自民党等权力层的焦虑,甚至也开始不为始作俑者美国所乐见——近年来,美政府高层曾多次暗示日宪法已“不合时宜”。在这种情况下,改宪早已不再是政治禁忌。不仅如此,民调表明,赞成改宪者已超过国民半数,在主流社会,其政治正确性已基本确立。日前,日相安倍晋三在接受英《金融时报》采访时提出,力争在今后6年内实现改宪目标,开首相明言改宪日程表之先河。力倡摆脱战后体制的安倍,对改宪一向积极,上台伊始,便不遗余力地发力推动:旨在从技术层面降低改宪的法律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草案已正式提交国会审议,可望在明年5月3日——宪法实施60周年之前获得通过——事实上,这等于启动了改宪程序。一般来说,一物。宪法第9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和平宪法”颁布60周年,改宪机运趋成熟?11月3日,是日本宪法颁布60周年纪念日。众所周知,日本现行宪法是战后美国对日民主化改造的产物。宪法第9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同时,前言中还规定“消除因政府的行为而再次发生的战祸”。因放弃战争、放弃拥有军队的鲜明特点,该宪法一向被称为“和平宪法”,其对日本引以为傲的战后60年和平发展无疑起到了至为关键的指导作用。但是,随着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的变化,尤其是日本自身在21世纪国家目标调整及围绕该目标的国家战略的重新定位,“和平宪法”显得日益捉襟见肘,在海外派兵等问题上被屡屡挑战、突破,面临空心化的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同时,前言中还规定“消除因政府的行为而再次发生的战祸”。因放弃战争、放弃拥有军队的鲜明特点,该宪法一向被称为“和平宪法”,其对日本引以为傲的战后60年和平发展无疑起到了至为关键的指导作用。
 
危险,亦是不争的事实。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状况,不仅日益引起了日执政自民党等权力层的焦虑,甚至也开始不为始作俑者美国所乐见——近年来,美政府高层曾多次暗示日宪法已“不合时宜”。在这种情况下,改宪早已不再是政治禁忌。不仅如此,民调表明,赞成改宪者已超过国民半数,在主流社会,其政治正确性已基本确立。日前,日相安倍晋三在接受英《金融时报》采访时提出,力争在今后6年内实现改宪目标,开首相明言改宪日程表之先河。力倡摆脱战后体制的安倍,对改宪一向积极,上台伊始,便不遗余力地发力推动:旨在从技术层面降低改宪的法律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草案已正式提交国会审议,可望在明年5月3日——宪法实施60周年之前获得通过——事实上,这等于启动了改宪程序。一般来说,一但是,随着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的变化,尤其是日本自身在21“和平宪法”颁布60周年,改宪机运趋成熟?11月3日,是日本宪法颁布60周年纪念日。众所周知,日本现行宪法是战后美国对日民主化改造的产物。宪法第9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同时,前言中还规定“消除因政府的行为而再次发生的战祸”。因放弃战争、放弃拥有军队的鲜明特点,该宪法一向被称为“和平宪法”,其对日本引以为傲的战后60年和平发展无疑起到了至为关键的指导作用。但是,随着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的变化,尤其是日本自身在21世纪国家目标调整及围绕该目标的国家战略的重新定位,“和平宪法”显得日益捉襟见肘,在海外派兵等问题上被屡屡挑战、突破,面临空心化的世纪国家目标调整及围绕该目标的国家战略的重新定位,“和平宪法”显得日益捉襟见肘,在海外派兵等问题上被屡屡挑战、突破,面临"空心化"的危险,亦是不争的事实。
 
“和平宪法”颁布60周年,改宪机运趋成熟?11月3日,是日本宪法颁布60周年纪念日。众所周知,日本现行宪法是战后美国对日民主化改造的产物。宪法第9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同时,前言中还规定“消除因政府的行为而再次发生的战祸”。因放弃战争、放弃拥有军队的鲜明特点,该宪法一向被称为“和平宪法”,其对日本引以为傲的战后60年和平发展无疑起到了至为关键的指导作用。但是,随着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的变化,尤其是日本自身在21世纪国家目标调整及围绕该目标的国家战略的重新定位,“和平宪法”显得日益捉襟见肘,在海外派兵等问题上被屡屡挑战、突破,面临空心化的
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状况,不仅日益引起了日执政自民党等权力层的焦虑,甚至也开始不为始作俑者美国所乐见——近年来,美政府高层曾多次暗示日宪法已“不合时宜”。在这种情况下危险,亦是不争的事实。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状况,不仅日益引起了日执政自民党等权力层的焦虑,甚至也开始不为始作俑者美国所乐见——近年来,美政府高层曾多次暗示日宪法已“不合时宜”。在这种情况下,改宪早已不再是政治禁忌。不仅如此,民调表明,赞成改宪者已超过国民半数,在主流社会,其政治正确性已基本确立。日前,日相安倍晋三在接受英《金融时报》采访时提出,力争在今后6年内实现改宪目标,开首相明言改宪日程表之先河。力倡摆脱战后体制的安倍,对改宪一向积极,上台伊始,便不遗余力地发力推动:旨在从技术层面降低改宪的法律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草案已正式提交国会审议,可望在明年5月3日——宪法实施60周年之前获得通过——事实上,这等于启动了改宪程序。一般来说,一,改宪早已不再是政治禁忌。不仅如此,民调表明,赞成改宪者已超过国民半数,在主流社会,其政治正确性已基本确立。
 
“和平宪法”颁布60周年,改宪机运趋成熟?11月3日,是日本宪法颁布60周年纪念日。众所周知,日本现行宪法是战后美国对日民主化改造的产物。宪法第9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同时,前言中还规定“消除因政府的行为而再次发生的战祸”。因放弃战争、放弃拥有军队的鲜明特点,该宪法一向被称为“和平宪法”,其对日本引以为傲的战后60年和平发展无疑起到了至为关键的指导作用。但是,随着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的变化,尤其是日本自身在21世纪国家目标调整及围绕该目标的国家战略的重新定位,“和平宪法”显得日益捉襟见肘,在海外派兵等问题上被屡屡挑战、突破,面临空心化的
日前,日相安倍晋三在接受英《金融时报》采访时提出,力争在今后6年内实现改宪目标,开首相明言改宪日程表之先河。力倡个主权国家的宪法修改是内政问题。但由于历史原因和东北亚特殊的地缘政治构图,包括中国在内,国际社会对日本改宪的关注无可厚非。一个基本认识是,在制约改宪的左翼力量已式微,其政治正确性已不可逆转的情况下,一味说“不”完全于事无补。认识并充分评价日本战后60年和平建设的成就,化战略竞争为战略合作,最大限度地防止日本新宪法“改恶”,从而埋下21世纪东亚和世界和平的隐患,才是当务之急。"摆脱战后体制"的安倍,对改宪一向积极,上台伊始,便不遗余力地发力推动:旨在从技术层面降低改宪的法律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草案已正式提交国会审议,可望在明年危险,亦是不争的事实。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状况,不仅日益引起了日执政自民党等权力层的焦虑,甚至也开始不为始作俑者美国所乐见——近年来,美政府高层曾多次暗示日宪法已“不合时宜”。在这种情况下,改宪早已不再是政治禁忌。不仅如此,民调表明,赞成改宪者已超过国民半数,在主流社会,其政治正确性已基本确立。日前,日相安倍晋三在接受英《金融时报》采访时提出,力争在今后6年内实现改宪目标,开首相明言改宪日程表之先河。力倡摆脱战后体制的安倍,对改宪一向积极,上台伊始,便不遗余力地发力推动:旨在从技术层面降低改宪的法律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草案已正式提交国会审议,可望在明年5月3日——宪法实施60周年之前获得通过——事实上,这等于启动了改宪程序。一般来说,一53危险,亦是不争的事实。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状况,不仅日益引起了日执政自民党等权力层的焦虑,甚至也开始不为始作俑者美国所乐见——近年来,美政府高层曾多次暗示日宪法已“不合时宜”。在这种情况下,改宪早已不再是政治禁忌。不仅如此,民调表明,赞成改宪者已超过国民半数,在主流社会,其政治正确性已基本确立。日前,日相安倍晋三在接受英《金融时报》采访时提出,力争在今后6年内实现改宪目标,开首相明言改宪日程表之先河。力倡摆脱战后体制的安倍,对改宪一向积极,上台伊始,便不遗余力地发力推动:旨在从技术层面降低改宪的法律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草案已正式提交国会审议,可望在明年5月3日——宪法实施60周年之前获得通过——事实上,这等于启动了改宪程序。一般来说,一日——宪法实施60周年之前获得通过——事实上,这等于启动了改宪程序。
危险,亦是不争的事实。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状况,不仅日益引起了日执政自民党等权力层的焦虑,甚至也开始不为始作俑者美国所乐见——近年来,美政府高层曾多次暗示日宪法已“不合时宜”。在这种情况下,改宪早已不再是政治禁忌。不仅如此,民调表明,赞成改宪者已超过国民半数,在主流社会,其政治正确性已基本确立。日前,日相安倍晋三在接受英《金融时报》采访时提出,力争在今后6年内实现改宪目标,开首相明言改宪日程表之先河。力倡摆脱战后体制的安倍,对改宪一向积极,上台伊始,便不遗余力地发力推动:旨在从技术层面降低改宪的法律门槛的《国民投票法》草案已正式提交国会审议,可望在明年5月3日——宪法实施60周年之前获得通过——事实上,这等于启动了改宪程序。一般来说,一
 

一般来说,一个主权国家的宪法修改是内政问题。但由于历史原因和东北亚特殊的地缘政治构图,包括中国在内,国际社会对日本改宪的关注无可厚非。一个基本认识是,在制约改宪的左翼力量已式微,其政治正确性已不可逆转的情况下,一味说“不”完全于事无补。认识并充分评价日本战后“和平宪法”颁布60周年,改宪机运趋成熟?11月3日,是日本宪法颁布60周年纪念日。众所周知,日本现行宪法是战后美国对日民主化改造的产物。宪法第9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同时,前言中还规定“消除因政府的行为而再次发生的战祸”。因放弃战争、放弃拥有军队的鲜明特点,该宪法一向被称为“和平宪法”,其对日本引以为傲的战后60年和平发展无疑起到了至为关键的指导作用。但是,随着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的变化,尤其是日本自身在21世纪国家目标调整及围绕该目标的国家战略的重新定位,“和平宪法”显得日益捉襟见肘,在海外派兵等问题上被屡屡挑战、突破,面临空心化的60年和平建设的成就,化战略竞争为战略合作,最大限度地防止日本新宪法“改恶”,从而埋下“和平宪法”颁布60周年,改宪机运趋成熟?11月3日,是日本宪法颁布60周年纪念日。众所周知,日本现行宪法是战后美国对日民主化改造的产物。宪法第9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同时,前言中还规定“消除因政府的行为而再次发生的战祸”。因放弃战争、放弃拥有军队的鲜明特点,该宪法一向被称为“和平宪法”,其对日本引以为傲的战后60年和平发展无疑起到了至为关键的指导作用。但是,随着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的变化,尤其是日本自身在21世纪国家目标调整及围绕该目标的国家战略的重新定位,“和平宪法”显得日益捉襟见肘,在海外派兵等问题上被屡屡挑战、突破,面临空心化的21世纪东亚和世界和平的隐患,才是当务之急。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