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安倍当选自民党总裁,“后小泉”号起航  

2006-09-21 15:30:21|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倍当选自民党总裁,“后小泉”号起航在9月20日举行的执政自民党总裁选举上,现任内阁官房长官安倍晋三,获得66%的选票,以绝对优势击败了两位党内对手(麻生太郎外相和谷垣祯一财务相),当选为自民党第21届总裁,事实上已经成为日本第90届首相。新内阁将在26日召开的临时国会上产生。安倍的当选,不仅为自己打造了一份生日大礼(9月21日为其52岁生日),同时也刷新了此前由田中角荣保持的入主永田町的最年轻记录(54岁),标志着战后出生的一代已成为日本政治的主流。当选后的安倍面对两院议员激动地表示:“作为首位战后出生的总裁,将切实继承改革的火炬,与国民一道,全心全意地致力于建设一个新型国家、美丽的日本。”作为一个出身显赫、三代为宦的世家子弟,安倍从跻身政坛到登上权力顶峰,只用了13年多一点的时间。一方面,神化般的崛起,颠覆了“永田町的常识”,彻底改写了传统日本政治的“年功序列”;另一方面,缺乏执掌内政、外交职能部门的经验,这位“年轻有为”的政治家的前途并非被普遍看好。首相小泉在盛期“全身而退”的华丽谢幕,给安倍留下了堆积如山的课题和正负两种“遗产”,作为“后小泉”时代最初的政权,等待安倍的,无疑将是一次异常沉重的出发。在内政方面,面临的最大课题是财政重建。力倡“成长优先”而上台的安倍,在谋求不低于2.2%的实质经济增长的同时,将不得不在明年的参院选举后,着手启动上调消费税的措施,而这在日本社会,无异于是从定时炸弹上拆除引信

安倍当选自民党总裁,“后小泉”号起航

日,日本发动对朝经济制裁的事实表明,小泉时代以对话为主的方针已然转向。谁都看得出来,作为日本国内对朝强硬派第一人,安倍的对朝政策几乎已不存在软化空间。小泉政权的5年积患,使对中、韩外交几近瘫痪,对日本国家利益的巨大消耗,主流社会难掩焦虑,不仅使其成为此次总裁选举中政策论战的焦点,而且也是安倍政权必须正视的日本外交之“重中之重”。有迹象表明,安倍在此问题上采取首鼠两端的“模糊”战术,对靖国参拜问题始终回避明确表态。尽管也放出一些希望改善关系,实现首脑会谈的积极信号,但在历史问题上却又做出令人遗憾的强硬发言。而其横竖“不买账”的姿态,又带来了支持率的飙升。这既昭示了日本社会和政治的复杂性,同时,似乎也暗示了中日关系在“后小泉”时代的某种不确定性。对此,我们应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予案。

 

日,日本发动对朝经济制裁的事实表明,小泉时代以对话为主的方针已然转向。谁都看得出来,作为日本国内对朝强硬派第一人,安倍的对朝政策几乎已不存在软化空间。小泉政权的5年积患,使对中、韩外交几近瘫痪,对日本国家利益的巨大消耗,主流社会难掩焦虑,不仅使其成为此次总裁选举中政策论战的焦点,而且也是安倍政权必须正视的日本外交之“重中之重”。有迹象表明,安倍在此问题上采取首鼠两端的“模糊”战术,对靖国参拜问题始终回避明确表态。尽管也放出一些希望改善关系,实现首脑会谈的积极信号,但在历史问题上却又做出令人遗憾的强硬发言。而其横竖“不买账”的姿态,又带来了支持率的飙升。这既昭示了日本社会和政治的复杂性,同时,似乎也暗示了中日关系在“后小泉”时代的某种不确定性。对此,我们应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予案。9的危险作业。况且,明年夏天的参院选举,自民党能否维持过半议席,也是对安倍的一大考验。作为小泉改革的“负面遗产”,对贫富差的应对已是当务之急。在总裁选举中,安倍一再强调要建立一个使“再挑战”成为可能的社会,其具体对策将备受瞩目。同时,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已将此问题定位为最重要课题,在即将召开的临时国会上,肯定会有一场激烈的政策论战。作为在改革的“转型期”上台的新生代首相,安倍从不掩饰其鹰派、保守的政治取向。对“和平宪法”(特别是“第九条”)的修改,乃至抛弃现有宪法,重新制宪,旨在使日本在21世纪彻底走出战后阴影,拥有完全“合法”军队的工程,一般认为也会在任内启动。而作为其社会基础,旨在全体国民,特别是青少年中强化战后日益稀薄的国家意识的《教育基本法》的修改工作,也将被提上日程——“日之丸”、“君之代”等国家主义的符号也许将再度获得某种意识形态化的“提升”。与内政问题相比,在外交方面,更是悬案多多。经过小泉政权5年不懈强化的日美同盟,不仅依然是日本外交的柱石,所谓面向21世纪的“日美全球同盟”,使其几乎成为单极旋转的“陀螺”。其负面作用日益显现,不仅使日本的国家利益受到损害,连美国也开始担心其“溢出效应”的扩散和影响。最近,美在靖国神社、慰安妇等问题上的政治介入,即可看作是对这种负面效应的一种“微调”。可以预见,在相当大程度上靠小泉-布什间的私人情感维系的日美关系,在“后小泉”时代,将会朝更加理性、务实的方向转型。就朝鲜问题而言,1920日举行的执政自民党总裁选举上,现任内阁官房长官安倍晋三,获得66%的选票,以绝对优势击败了两位党内对手(麻生太郎外相和谷垣祯一财务相),当选为自民党第21的危险作业。况且,明年夏天的参院选举,自民党能否维持过半议席,也是对安倍的一大考验。作为小泉改革的“负面遗产”,对贫富差的应对已是当务之急。在总裁选举中,安倍一再强调要建立一个使“再挑战”成为可能的社会,其具体对策将备受瞩目。同时,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已将此问题定位为最重要课题,在即将召开的临时国会上,肯定会有一场激烈的政策论战。作为在改革的“转型期”上台的新生代首相,安倍从不掩饰其鹰派、保守的政治取向。对“和平宪法”(特别是“第九条”)的修改,乃至抛弃现有宪法,重新制宪,旨在使日本在21世纪彻底走出战后阴影,拥有完全“合法”军队的工程,一般认为也会在任内启动。而作为其社会基础,旨在全体国民,特别是青少年中强化战后日益稀薄的国家意识的《教育基本法》的修改工作,也将被提上日程——“日之丸”、“君之代”等国家主义的符号也许将再度获得某种意识形态化的“提升”。与内政问题相比,在外交方面,更是悬案多多。经过小泉政权5年不懈强化的日美同盟,不仅依然是日本外交的柱石,所谓面向21世纪的“日美全球同盟”,使其几乎成为单极旋转的“陀螺”。其负面作用日益显现,不仅使日本的国家利益受到损害,连美国也开始担心其“溢出效应”的扩散和影响。最近,美在靖国神社、慰安妇等问题上的政治介入,即可看作是对这种负面效应的一种“微调”。可以预见,在相当大程度上靠小泉-布什间的私人情感维系的日美关系,在“后小泉”时代,将会朝更加理性、务实的方向转型。就朝鲜问题而言,19届总裁,事实上已经成为日本第90届首相。新内阁将在26日召开的临时国会上产生。

 

的危险作业。况且,明年夏天的参院选举,自民党能否维持过半议席,也是对安倍的一大考验。作为小泉改革的“负面遗产”,对贫富差的应对已是当务之急。在总裁选举中,安倍一再强调要建立一个使“再挑战”成为可能的社会,其具体对策将备受瞩目。同时,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已将此问题定位为最重要课题,在即将召开的临时国会上,肯定会有一场激烈的政策论战。作为在改革的“转型期”上台的新生代首相,安倍从不掩饰其鹰派、保守的政治取向。对“和平宪法”(特别是“第九条”)的修改,乃至抛弃现有宪法,重新制宪,旨在使日本在21世纪彻底走出战后阴影,拥有完全“合法”军队的工程,一般认为也会在任内启动。而作为其社会基础,旨在全体国民,特别是青少年中强化战后日益稀薄的国家意识的《教育基本法》的修改工作,也将被提上日程——“日之丸”、“君之代”等国家主义的符号也许将再度获得某种意识形态化的“提升”。与内政问题相比,在外交方面,更是悬案多多。经过小泉政权5年不懈强化的日美同盟,不仅依然是日本外交的柱石,所谓面向21世纪的“日美全球同盟”,使其几乎成为单极旋转的“陀螺”。其负面作用日益显现,不仅使日本的国家利益受到损害,连美国也开始担心其“溢出效应”的扩散和影响。最近,美在靖国神社、慰安妇等问题上的政治介入,即可看作是对这种负面效应的一种“微调”。可以预见,在相当大程度上靠小泉-布什间的私人情感维系的日美关系,在“后小泉”时代,将会朝更加理性、务实的方向转型。就朝鲜问题而言,19

安倍的当选,不仅为自己打造了一份生日大礼(9安倍当选自民党总裁,“后小泉”号起航在9月20日举行的执政自民党总裁选举上,现任内阁官房长官安倍晋三,获得66%的选票,以绝对优势击败了两位党内对手(麻生太郎外相和谷垣祯一财务相),当选为自民党第21届总裁,事实上已经成为日本第90届首相。新内阁将在26日召开的临时国会上产生。安倍的当选,不仅为自己打造了一份生日大礼(9月21日为其52岁生日),同时也刷新了此前由田中角荣保持的入主永田町的最年轻记录(54岁),标志着战后出生的一代已成为日本政治的主流。当选后的安倍面对两院议员激动地表示:“作为首位战后出生的总裁,将切实继承改革的火炬,与国民一道,全心全意地致力于建设一个新型国家、美丽的日本。”作为一个出身显赫、三代为宦的世家子弟,安倍从跻身政坛到登上权力顶峰,只用了13年多一点的时间。一方面,神化般的崛起,颠覆了“永田町的常识”,彻底改写了传统日本政治的“年功序列”;另一方面,缺乏执掌内政、外交职能部门的经验,这位“年轻有为”的政治家的前途并非被普遍看好。首相小泉在盛期“全身而退”的华丽谢幕,给安倍留下了堆积如山的课题和正负两种“遗产”,作为“后小泉”时代最初的政权,等待安倍的,无疑将是一次异常沉重的出发。在内政方面,面临的最大课题是财政重建。力倡“成长优先”而上台的安倍,在谋求不低于2.2%的实质经济增长的同时,将不得不在明年的参院选举后,着手启动上调消费税的措施,而这在日本社会,无异于是从定时炸弹上拆除引信21日为其52的危险作业。况且,明年夏天的参院选举,自民党能否维持过半议席,也是对安倍的一大考验。作为小泉改革的“负面遗产”,对贫富差的应对已是当务之急。在总裁选举中,安倍一再强调要建立一个使“再挑战”成为可能的社会,其具体对策将备受瞩目。同时,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已将此问题定位为最重要课题,在即将召开的临时国会上,肯定会有一场激烈的政策论战。作为在改革的“转型期”上台的新生代首相,安倍从不掩饰其鹰派、保守的政治取向。对“和平宪法”(特别是“第九条”)的修改,乃至抛弃现有宪法,重新制宪,旨在使日本在21世纪彻底走出战后阴影,拥有完全“合法”军队的工程,一般认为也会在任内启动。而作为其社会基础,旨在全体国民,特别是青少年中强化战后日益稀薄的国家意识的《教育基本法》的修改工作,也将被提上日程——“日之丸”、“君之代”等国家主义的符号也许将再度获得某种意识形态化的“提升”。与内政问题相比,在外交方面,更是悬案多多。经过小泉政权5年不懈强化的日美同盟,不仅依然是日本外交的柱石,所谓面向21世纪的“日美全球同盟”,使其几乎成为单极旋转的“陀螺”。其负面作用日益显现,不仅使日本的国家利益受到损害,连美国也开始担心其“溢出效应”的扩散和影响。最近,美在靖国神社、慰安妇等问题上的政治介入,即可看作是对这种负面效应的一种“微调”。可以预见,在相当大程度上靠小泉-布什间的私人情感维系的日美关系,在“后小泉”时代,将会朝更加理性、务实的方向转型。就朝鲜问题而言,19岁生日),同时也刷新了此前由田中角荣保持的入主永田町的最年轻记录(54岁),标志着战后出生的一代已成为日本政治的主流。当选后的安倍面对两院议员激动地表示:“作为首位战后出生的总裁,将切实继承改革的火炬,与国民一道,全心全意地致力于建设一个新型国家、美丽的日本。”

的危险作业。况且,明年夏天的参院选举,自民党能否维持过半议席,也是对安倍的一大考验。作为小泉改革的“负面遗产”,对贫富差的应对已是当务之急。在总裁选举中,安倍一再强调要建立一个使“再挑战”成为可能的社会,其具体对策将备受瞩目。同时,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已将此问题定位为最重要课题,在即将召开的临时国会上,肯定会有一场激烈的政策论战。作为在改革的“转型期”上台的新生代首相,安倍从不掩饰其鹰派、保守的政治取向。对“和平宪法”(特别是“第九条”)的修改,乃至抛弃现有宪法,重新制宪,旨在使日本在21世纪彻底走出战后阴影,拥有完全“合法”军队的工程,一般认为也会在任内启动。而作为其社会基础,旨在全体国民,特别是青少年中强化战后日益稀薄的国家意识的《教育基本法》的修改工作,也将被提上日程——“日之丸”、“君之代”等国家主义的符号也许将再度获得某种意识形态化的“提升”。与内政问题相比,在外交方面,更是悬案多多。经过小泉政权5年不懈强化的日美同盟,不仅依然是日本外交的柱石,所谓面向21世纪的“日美全球同盟”,使其几乎成为单极旋转的“陀螺”。其负面作用日益显现,不仅使日本的国家利益受到损害,连美国也开始担心其“溢出效应”的扩散和影响。最近,美在靖国神社、慰安妇等问题上的政治介入,即可看作是对这种负面效应的一种“微调”。可以预见,在相当大程度上靠小泉-布什间的私人情感维系的日美关系,在“后小泉”时代,将会朝更加理性、务实的方向转型。就朝鲜问题而言,19

 

日,日本发动对朝经济制裁的事实表明,小泉时代以对话为主的方针已然转向。谁都看得出来,作为日本国内对朝强硬派第一人,安倍的对朝政策几乎已不存在软化空间。小泉政权的5年积患,使对中、韩外交几近瘫痪,对日本国家利益的巨大消耗,主流社会难掩焦虑,不仅使其成为此次总裁选举中政策论战的焦点,而且也是安倍政权必须正视的日本外交之“重中之重”。有迹象表明,安倍在此问题上采取首鼠两端的“模糊”战术,对靖国参拜问题始终回避明确表态。尽管也放出一些希望改善关系,实现首脑会谈的积极信号,但在历史问题上却又做出令人遗憾的强硬发言。而其横竖“不买账”的姿态,又带来了支持率的飙升。这既昭示了日本社会和政治的复杂性,同时,似乎也暗示了中日关系在“后小泉”时代的某种不确定性。对此,我们应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予案。作为一个出身显赫、三代为宦的世家子弟,安倍从跻身政坛到登上权力顶峰,只用了13的危险作业。况且,明年夏天的参院选举,自民党能否维持过半议席,也是对安倍的一大考验。作为小泉改革的“负面遗产”,对贫富差的应对已是当务之急。在总裁选举中,安倍一再强调要建立一个使“再挑战”成为可能的社会,其具体对策将备受瞩目。同时,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已将此问题定位为最重要课题,在即将召开的临时国会上,肯定会有一场激烈的政策论战。作为在改革的“转型期”上台的新生代首相,安倍从不掩饰其鹰派、保守的政治取向。对“和平宪法”(特别是“第九条”)的修改,乃至抛弃现有宪法,重新制宪,旨在使日本在21世纪彻底走出战后阴影,拥有完全“合法”军队的工程,一般认为也会在任内启动。而作为其社会基础,旨在全体国民,特别是青少年中强化战后日益稀薄的国家意识的《教育基本法》的修改工作,也将被提上日程——“日之丸”、“君之代”等国家主义的符号也许将再度获得某种意识形态化的“提升”。与内政问题相比,在外交方面,更是悬案多多。经过小泉政权5年不懈强化的日美同盟,不仅依然是日本外交的柱石,所谓面向21世纪的“日美全球同盟”,使其几乎成为单极旋转的“陀螺”。其负面作用日益显现,不仅使日本的国家利益受到损害,连美国也开始担心其“溢出效应”的扩散和影响。最近,美在靖国神社、慰安妇等问题上的政治介入,即可看作是对这种负面效应的一种“微调”。可以预见,在相当大程度上靠小泉-布什间的私人情感维系的日美关系,在“后小泉”时代,将会朝更加理性、务实的方向转型。就朝鲜问题而言,19年多一点的时间。一方面,神化般的崛起,颠覆了“永田町的常识”,彻底改写了传统日本政治的“年功序列”;另一方面,缺乏执掌内政、外交职能部门的经验,这位“年轻有为”的政治家的前途并非被普遍看好。首相小泉在盛期“全身而退”的华丽谢幕,给安倍留下了堆积如山的课题和正负两种“遗产”,作为“后小泉”时代最初的政权,等待安倍的,无疑将是一次异常沉重的出发。

 

在内政方面,面临的最大课题是财政重建。力倡“成长优先”而上台的安倍,在谋求不低于2.2%的实质经济增长的同时,将不得不在明年的参院选举后,着手启动上调消费税的措施,而这在日本社会,无异于是从定时炸弹上拆除引信的危险作业。况且,明年夏天的参院选举,自民党能否维持过半议席,也是对安倍的一大考验。作为小泉改革的“负面遗产”,对贫富差的应对已是当务之急。在总裁选举中,安倍一再强调要建立一个使“再挑战”成为可能的社会,其具体对策将备受瞩目。同时,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已将此问题定位为最重要课题,在即将召开的临时国会上,肯定会有一场激烈的政策论战。

 

作为在改革的“转型期”上台的新生代首相,安倍从不掩饰其鹰派、保守的政治取向。对“和平宪法”(特别是“第九条”)的修改,乃至抛弃现有宪法,重新制宪,旨在使日本在日,日本发动对朝经济制裁的事实表明,小泉时代以对话为主的方针已然转向。谁都看得出来,作为日本国内对朝强硬派第一人,安倍的对朝政策几乎已不存在软化空间。小泉政权的5年积患,使对中、韩外交几近瘫痪,对日本国家利益的巨大消耗,主流社会难掩焦虑,不仅使其成为此次总裁选举中政策论战的焦点,而且也是安倍政权必须正视的日本外交之“重中之重”。有迹象表明,安倍在此问题上采取首鼠两端的“模糊”战术,对靖国参拜问题始终回避明确表态。尽管也放出一些希望改善关系,实现首脑会谈的积极信号,但在历史问题上却又做出令人遗憾的强硬发言。而其横竖“不买账”的姿态,又带来了支持率的飙升。这既昭示了日本社会和政治的复杂性,同时,似乎也暗示了中日关系在“后小泉”时代的某种不确定性。对此,我们应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予案。21世纪彻底走出战后阴影,拥有完全“合法”军队的工程,一般认为也会在任内启动。而作为其社会基础,旨在全体国民,特别是青少年中强化战后日益稀薄的国家意识的《教育基本法》的修改工作,也将被提上日程——“日之丸”、“君之代”等国家主义的符号也许将再度获得某种意识形态化的“提升”。

日,日本发动对朝经济制裁的事实表明,小泉时代以对话为主的方针已然转向。谁都看得出来,作为日本国内对朝强硬派第一人,安倍的对朝政策几乎已不存在软化空间。小泉政权的5年积患,使对中、韩外交几近瘫痪,对日本国家利益的巨大消耗,主流社会难掩焦虑,不仅使其成为此次总裁选举中政策论战的焦点,而且也是安倍政权必须正视的日本外交之“重中之重”。有迹象表明,安倍在此问题上采取首鼠两端的“模糊”战术,对靖国参拜问题始终回避明确表态。尽管也放出一些希望改善关系,实现首脑会谈的积极信号,但在历史问题上却又做出令人遗憾的强硬发言。而其横竖“不买账”的姿态,又带来了支持率的飙升。这既昭示了日本社会和政治的复杂性,同时,似乎也暗示了中日关系在“后小泉”时代的某种不确定性。对此,我们应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予案。

 

的危险作业。况且,明年夏天的参院选举,自民党能否维持过半议席,也是对安倍的一大考验。作为小泉改革的“负面遗产”,对贫富差的应对已是当务之急。在总裁选举中,安倍一再强调要建立一个使“再挑战”成为可能的社会,其具体对策将备受瞩目。同时,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已将此问题定位为最重要课题,在即将召开的临时国会上,肯定会有一场激烈的政策论战。作为在改革的“转型期”上台的新生代首相,安倍从不掩饰其鹰派、保守的政治取向。对“和平宪法”(特别是“第九条”)的修改,乃至抛弃现有宪法,重新制宪,旨在使日本在21世纪彻底走出战后阴影,拥有完全“合法”军队的工程,一般认为也会在任内启动。而作为其社会基础,旨在全体国民,特别是青少年中强化战后日益稀薄的国家意识的《教育基本法》的修改工作,也将被提上日程——“日之丸”、“君之代”等国家主义的符号也许将再度获得某种意识形态化的“提升”。与内政问题相比,在外交方面,更是悬案多多。经过小泉政权5年不懈强化的日美同盟,不仅依然是日本外交的柱石,所谓面向21世纪的“日美全球同盟”,使其几乎成为单极旋转的“陀螺”。其负面作用日益显现,不仅使日本的国家利益受到损害,连美国也开始担心其“溢出效应”的扩散和影响。最近,美在靖国神社、慰安妇等问题上的政治介入,即可看作是对这种负面效应的一种“微调”。可以预见,在相当大程度上靠小泉-布什间的私人情感维系的日美关系,在“后小泉”时代,将会朝更加理性、务实的方向转型。就朝鲜问题而言,19与内政问题相比,在外交方面,更是悬案多多。经过小泉政权5日,日本发动对朝经济制裁的事实表明,小泉时代以对话为主的方针已然转向。谁都看得出来,作为日本国内对朝强硬派第一人,安倍的对朝政策几乎已不存在软化空间。小泉政权的5年积患,使对中、韩外交几近瘫痪,对日本国家利益的巨大消耗,主流社会难掩焦虑,不仅使其成为此次总裁选举中政策论战的焦点,而且也是安倍政权必须正视的日本外交之“重中之重”。有迹象表明,安倍在此问题上采取首鼠两端的“模糊”战术,对靖国参拜问题始终回避明确表态。尽管也放出一些希望改善关系,实现首脑会谈的积极信号,但在历史问题上却又做出令人遗憾的强硬发言。而其横竖“不买账”的姿态,又带来了支持率的飙升。这既昭示了日本社会和政治的复杂性,同时,似乎也暗示了中日关系在“后小泉”时代的某种不确定性。对此,我们应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予案。年不懈强化的日美同盟,不仅依然是日本外交的柱石,所谓面向21世纪的“日美全球同盟”,使其几乎成为单极旋转的“陀螺”。其负面作用日益显现,不仅使日本的国家利益受到损害,连美国也开始担心其“溢出效应”的扩散和影响。最近,美在靖国神社、慰安妇等问题上的政治介入,即可看作是对这种负面效应的一种“微调”。可以预见,在相当大程度上靠小泉的危险作业。况且,明年夏天的参院选举,自民党能否维持过半议席,也是对安倍的一大考验。作为小泉改革的“负面遗产”,对贫富差的应对已是当务之急。在总裁选举中,安倍一再强调要建立一个使“再挑战”成为可能的社会,其具体对策将备受瞩目。同时,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已将此问题定位为最重要课题,在即将召开的临时国会上,肯定会有一场激烈的政策论战。作为在改革的“转型期”上台的新生代首相,安倍从不掩饰其鹰派、保守的政治取向。对“和平宪法”(特别是“第九条”)的修改,乃至抛弃现有宪法,重新制宪,旨在使日本在21世纪彻底走出战后阴影,拥有完全“合法”军队的工程,一般认为也会在任内启动。而作为其社会基础,旨在全体国民,特别是青少年中强化战后日益稀薄的国家意识的《教育基本法》的修改工作,也将被提上日程——“日之丸”、“君之代”等国家主义的符号也许将再度获得某种意识形态化的“提升”。与内政问题相比,在外交方面,更是悬案多多。经过小泉政权5年不懈强化的日美同盟,不仅依然是日本外交的柱石,所谓面向21世纪的“日美全球同盟”,使其几乎成为单极旋转的“陀螺”。其负面作用日益显现,不仅使日本的国家利益受到损害,连美国也开始担心其“溢出效应”的扩散和影响。最近,美在靖国神社、慰安妇等问题上的政治介入,即可看作是对这种负面效应的一种“微调”。可以预见,在相当大程度上靠小泉-布什间的私人情感维系的日美关系,在“后小泉”时代,将会朝更加理性、务实的方向转型。就朝鲜问题而言,19-布什间的私人情感维系的日美关系,在“后小泉”时代,将会朝更加理性、务实的方向转型。

 

日,日本发动对朝经济制裁的事实表明,小泉时代以对话为主的方针已然转向。谁都看得出来,作为日本国内对朝强硬派第一人,安倍的对朝政策几乎已不存在软化空间。小泉政权的5年积患,使对中、韩外交几近瘫痪,对日本国家利益的巨大消耗,主流社会难掩焦虑,不仅使其成为此次总裁选举中政策论战的焦点,而且也是安倍政权必须正视的日本外交之“重中之重”。有迹象表明,安倍在此问题上采取首鼠两端的“模糊”战术,对靖国参拜问题始终回避明确表态。尽管也放出一些希望改善关系,实现首脑会谈的积极信号,但在历史问题上却又做出令人遗憾的强硬发言。而其横竖“不买账”的姿态,又带来了支持率的飙升。这既昭示了日本社会和政治的复杂性,同时,似乎也暗示了中日关系在“后小泉”时代的某种不确定性。对此,我们应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予案。

就朝鲜问题而言,日,日本发动对朝经济制裁的事实表明,小泉时代以对话为主的方针已然转向。谁都看得出来,作为日本国内对朝强硬派第一人,安倍的对朝政策几乎已不存在软化空间。小泉政权的5年积患,使对中、韩外交几近瘫痪,对日本国家利益的巨大消耗,主流社会难掩焦虑,不仅使其成为此次总裁选举中政策论战的焦点,而且也是安倍政权必须正视的日本外交之“重中之重”。有迹象表明,安倍在此问题上采取首鼠两端的“模糊”战术,对靖国参拜问题始终回避明确表态。尽管也放出一些希望改善关系,实现首脑会谈的积极信号,但在历史问题上却又做出令人遗憾的强硬发言。而其横竖“不买账”的姿态,又带来了支持率的飙升。这既昭示了日本社会和政治的复杂性,同时,似乎也暗示了中日关系在“后小泉”时代的某种不确定性。对此,我们应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予案。19日,日本发动对朝经济制裁的事实表明,小泉时代以对话为主的方针已然转向。谁都看得出来,作为日本国内对朝强硬派第一人,安倍的对朝政策几乎已不存在软化空间。

安倍当选自民党总裁,“后小泉”号起航在9月20日举行的执政自民党总裁选举上,现任内阁官房长官安倍晋三,获得66%的选票,以绝对优势击败了两位党内对手(麻生太郎外相和谷垣祯一财务相),当选为自民党第21届总裁,事实上已经成为日本第90届首相。新内阁将在26日召开的临时国会上产生。安倍的当选,不仅为自己打造了一份生日大礼(9月21日为其52岁生日),同时也刷新了此前由田中角荣保持的入主永田町的最年轻记录(54岁),标志着战后出生的一代已成为日本政治的主流。当选后的安倍面对两院议员激动地表示:“作为首位战后出生的总裁,将切实继承改革的火炬,与国民一道,全心全意地致力于建设一个新型国家、美丽的日本。”作为一个出身显赫、三代为宦的世家子弟,安倍从跻身政坛到登上权力顶峰,只用了13年多一点的时间。一方面,神化般的崛起,颠覆了“永田町的常识”,彻底改写了传统日本政治的“年功序列”;另一方面,缺乏执掌内政、外交职能部门的经验,这位“年轻有为”的政治家的前途并非被普遍看好。首相小泉在盛期“全身而退”的华丽谢幕,给安倍留下了堆积如山的课题和正负两种“遗产”,作为“后小泉”时代最初的政权,等待安倍的,无疑将是一次异常沉重的出发。在内政方面,面临的最大课题是财政重建。力倡“成长优先”而上台的安倍,在谋求不低于2.2%的实质经济增长的同时,将不得不在明年的参院选举后,着手启动上调消费税的措施,而这在日本社会,无异于是从定时炸弹上拆除引信

 

小泉政权的5的危险作业。况且,明年夏天的参院选举,自民党能否维持过半议席,也是对安倍的一大考验。作为小泉改革的“负面遗产”,对贫富差的应对已是当务之急。在总裁选举中,安倍一再强调要建立一个使“再挑战”成为可能的社会,其具体对策将备受瞩目。同时,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已将此问题定位为最重要课题,在即将召开的临时国会上,肯定会有一场激烈的政策论战。作为在改革的“转型期”上台的新生代首相,安倍从不掩饰其鹰派、保守的政治取向。对“和平宪法”(特别是“第九条”)的修改,乃至抛弃现有宪法,重新制宪,旨在使日本在21世纪彻底走出战后阴影,拥有完全“合法”军队的工程,一般认为也会在任内启动。而作为其社会基础,旨在全体国民,特别是青少年中强化战后日益稀薄的国家意识的《教育基本法》的修改工作,也将被提上日程——“日之丸”、“君之代”等国家主义的符号也许将再度获得某种意识形态化的“提升”。与内政问题相比,在外交方面,更是悬案多多。经过小泉政权5年不懈强化的日美同盟,不仅依然是日本外交的柱石,所谓面向21世纪的“日美全球同盟”,使其几乎成为单极旋转的“陀螺”。其负面作用日益显现,不仅使日本的国家利益受到损害,连美国也开始担心其“溢出效应”的扩散和影响。最近,美在靖国神社、慰安妇等问题上的政治介入,即可看作是对这种负面效应的一种“微调”。可以预见,在相当大程度上靠小泉-布什间的私人情感维系的日美关系,在“后小泉”时代,将会朝更加理性、务实的方向转型。就朝鲜问题而言,19年积患,使对中、韩外交几近瘫痪,对日本国家利益的巨大消耗,主流社会难掩焦虑,不仅使其成为此次总裁选举中政策论战的焦点,而且也是安倍政权必须正视的日本外交之“重中之重”。

 

的危险作业。况且,明年夏天的参院选举,自民党能否维持过半议席,也是对安倍的一大考验。作为小泉改革的“负面遗产”,对贫富差的应对已是当务之急。在总裁选举中,安倍一再强调要建立一个使“再挑战”成为可能的社会,其具体对策将备受瞩目。同时,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已将此问题定位为最重要课题,在即将召开的临时国会上,肯定会有一场激烈的政策论战。作为在改革的“转型期”上台的新生代首相,安倍从不掩饰其鹰派、保守的政治取向。对“和平宪法”(特别是“第九条”)的修改,乃至抛弃现有宪法,重新制宪,旨在使日本在21世纪彻底走出战后阴影,拥有完全“合法”军队的工程,一般认为也会在任内启动。而作为其社会基础,旨在全体国民,特别是青少年中强化战后日益稀薄的国家意识的《教育基本法》的修改工作,也将被提上日程——“日之丸”、“君之代”等国家主义的符号也许将再度获得某种意识形态化的“提升”。与内政问题相比,在外交方面,更是悬案多多。经过小泉政权5年不懈强化的日美同盟,不仅依然是日本外交的柱石,所谓面向21世纪的“日美全球同盟”,使其几乎成为单极旋转的“陀螺”。其负面作用日益显现,不仅使日本的国家利益受到损害,连美国也开始担心其“溢出效应”的扩散和影响。最近,美在靖国神社、慰安妇等问题上的政治介入,即可看作是对这种负面效应的一种“微调”。可以预见,在相当大程度上靠小泉-布什间的私人情感维系的日美关系,在“后小泉”时代,将会朝更加理性、务实的方向转型。就朝鲜问题而言,19有迹象表明,安倍在此问题上采取首鼠两端的“模糊”战术,对靖国参拜问题始终回避明确表态。尽管也放出一些希望改善关系,实现首脑会谈的积极信号,但在历史问题上却又做出令人遗憾的强硬发言。而其横竖“不买账”的姿态,又带来了支持率的飙升。这既昭示了日本社会和政治的复杂性,同时,似乎也暗示了中日关系在“后小泉”时代的某种不确定性。对此,我们应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予案。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