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皇室长孙的诞生与社会共识的流产  

2006-09-10 17:53:36|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可能成为合法的皇位继承人。但今年2月,传来了纪子妃怀孕的消息,“修典”工作尽管已相当具体化,却旋即被束高阁。对此,已有政治家和学者指出:皇室添丁,危机暂缓,但并不意味着危机永远消失——若干年后,无兄无弟的皇长孙长大成人,未尝不会面对同样、乃至更加深刻的子嗣危机。从这个意义上说,“修典”本来是一项泽及后人的造福工程,就此打住,至为遗憾。这桩公案形象地隐喻了日本社会“共识”之形成何其艰难。作为一个“实用理性”无处不在的民族,一项议题能否被提上政治日程,往往取决于其现实性、实用性,终极价值难以受到尊重。民主党党魁小泽批评日本外交为“对应型”外交,表现在不是基于某种深刻的政治哲学理念,而是为了应对某种现实危机,给人以疲于应
有可能成为合法的皇位继承人。但今年2月,传来了纪子妃怀孕的消息,“修典”工作尽管已相当具体化,却旋即被束高阁。对此,已有政治家和学者指出:皇室添丁,危机暂缓,但并不意味着危机永远消失——若干年后,无兄无弟的皇长孙长大成人,未尝不会面对同样、乃至更加深刻的子嗣危机。从这个意义上说,“修典”本来是一项泽及后人的造福工程,就此打住,至为遗憾。这桩公案形象地隐喻了日本社会“共识”之形成何其艰难。作为一个“实用理性”无处不在的民族,一项议题能否被提上政治日程,往往取决于其现实性、实用性,终极价值难以受到尊重。民主党党魁小泽批评日本外交为“对应型”外交,表现在不是基于某种深刻的政治哲学理念,而是为了应对某种现实危机,给人以疲于应

皇室长孙的诞生与社会共识的流产

皇室长孙的诞生与社会共识的流产9月6日清晨,随着东京都“爱育病院”产房里传来一声尖锐的啼哭,众多爱戴皇室的日本国民心中的石头也落了地:皇长孙将成为继皇太子德仁和皇次子秋筱宫之后,位居第三顺位的皇位继承者。这是日本皇室41年来首次再添男丁。皇长孙的出生,对“万世一系”的日本皇室来说,可谓久旱甘霖,救苦救难。但是,在男性皇位继承人问题被缓解的同时,已取得相当进展的关于修改“皇室典范”的课题事实上却被搁置。鉴于皇室男丁“青黄不接”的状况,小泉首相曾力主对决定皇位继承方式的“皇室典范”的相关内容进行修改,并于去年底动议召开有识者会议,拟定了旨在承认女性天皇的“皇室典范”修正案。据此,现皇太子德仁之女爱子本来极

 

9付的敷衍、随意、权宜之感,价值理性不足,可谓一语中的。正是由于其民族性格中这种质素的匮乏,一些原本应该在主流社会和全体国民深入检讨的基础上,以全社会共识的形式加以构建、贯彻、尊重和捍卫的基本价值往往流于在政策层面上打转,不思谋求恒久性解决,但求策略性过关,显得过于“权宜”,缺乏真诚,诸如对历史问题的清算,对“靖国”问题的应对等等,莫不如是。6日清晨,随着东京都“爱育病院”产房里传来一声尖锐的啼哭,众多爱戴皇室的日本国民心中的石头也落了地:皇长孙将成为继皇太子德仁和皇次子秋筱宫之后,位居第三顺位的皇位继承者。

有可能成为合法的皇位继承人。但今年2月,传来了纪子妃怀孕的消息,“修典”工作尽管已相当具体化,却旋即被束高阁。对此,已有政治家和学者指出:皇室添丁,危机暂缓,但并不意味着危机永远消失——若干年后,无兄无弟的皇长孙长大成人,未尝不会面对同样、乃至更加深刻的子嗣危机。从这个意义上说,“修典”本来是一项泽及后人的造福工程,就此打住,至为遗憾。这桩公案形象地隐喻了日本社会“共识”之形成何其艰难。作为一个“实用理性”无处不在的民族,一项议题能否被提上政治日程,往往取决于其现实性、实用性,终极价值难以受到尊重。民主党党魁小泽批评日本外交为“对应型”外交,表现在不是基于某种深刻的政治哲学理念,而是为了应对某种现实危机,给人以疲于应

 

有可能成为合法的皇位继承人。但今年2月,传来了纪子妃怀孕的消息,“修典”工作尽管已相当具体化,却旋即被束高阁。对此,已有政治家和学者指出:皇室添丁,危机暂缓,但并不意味着危机永远消失——若干年后,无兄无弟的皇长孙长大成人,未尝不会面对同样、乃至更加深刻的子嗣危机。从这个意义上说,“修典”本来是一项泽及后人的造福工程,就此打住,至为遗憾。这桩公案形象地隐喻了日本社会“共识”之形成何其艰难。作为一个“实用理性”无处不在的民族,一项议题能否被提上政治日程,往往取决于其现实性、实用性,终极价值难以受到尊重。民主党党魁小泽批评日本外交为“对应型”外交,表现在不是基于某种深刻的政治哲学理念,而是为了应对某种现实危机,给人以疲于应这是日本皇室41年来首次再添男丁。皇长孙的出生,对“万世一系”的日本皇室来说,可谓久旱甘霖,救苦救难。但是,在男性皇位继承人问题被缓解的同时,已取得相当进展的关于修改“皇室典范”的课题事实上却被搁置。

 

皇室长孙的诞生与社会共识的流产9月6日清晨,随着东京都“爱育病院”产房里传来一声尖锐的啼哭,众多爱戴皇室的日本国民心中的石头也落了地:皇长孙将成为继皇太子德仁和皇次子秋筱宫之后,位居第三顺位的皇位继承者。这是日本皇室41年来首次再添男丁。皇长孙的出生,对“万世一系”的日本皇室来说,可谓久旱甘霖,救苦救难。但是,在男性皇位继承人问题被缓解的同时,已取得相当进展的关于修改“皇室典范”的课题事实上却被搁置。鉴于皇室男丁“青黄不接”的状况,小泉首相曾力主对决定皇位继承方式的“皇室典范”的相关内容进行修改,并于去年底动议召开有识者会议,拟定了旨在承认女性天皇的“皇室典范”修正案。据此,现皇太子德仁之女爱子本来极鉴于皇室男丁“青黄不接”的状况,小泉首相曾力主对决定皇位继承方式的“皇室典范”的相关内容进行修改,并于去年底动议召开有识者会议,拟定了旨在承认女性天皇的“皇室典范”修正案。据此,现皇太子德仁之女爱子本来极有可能成为合法的皇位继承人。但今年2月,传来了纪子妃怀孕的消息,“修典”工作尽管已相当具体化,却旋即被束高阁。

 

对此,已有政治家和学者指出:皇室添丁,危机暂缓,但并不意味着危机永远消失——若干年后,无兄无弟的皇长孙长大成人,未尝不会面对同样、乃至更加深刻的子嗣危机。从这个意义上说,“修典”本来是一项泽及后人的造福工程,就此打住,至为遗憾。

付的敷衍、随意、权宜之感,价值理性不足,可谓一语中的。正是由于其民族性格中这种质素的匮乏,一些原本应该在主流社会和全体国民深入检讨的基础上,以全社会共识的形式加以构建、贯彻、尊重和捍卫的基本价值往往流于在政策层面上打转,不思谋求恒久性解决,但求策略性过关,显得过于“权宜”,缺乏真诚,诸如对历史问题的清算,对“靖国”问题的应对等等,莫不如是。

 

皇室长孙的诞生与社会共识的流产9月6日清晨,随着东京都“爱育病院”产房里传来一声尖锐的啼哭,众多爱戴皇室的日本国民心中的石头也落了地:皇长孙将成为继皇太子德仁和皇次子秋筱宫之后,位居第三顺位的皇位继承者。这是日本皇室41年来首次再添男丁。皇长孙的出生,对“万世一系”的日本皇室来说,可谓久旱甘霖,救苦救难。但是,在男性皇位继承人问题被缓解的同时,已取得相当进展的关于修改“皇室典范”的课题事实上却被搁置。鉴于皇室男丁“青黄不接”的状况,小泉首相曾力主对决定皇位继承方式的“皇室典范”的相关内容进行修改,并于去年底动议召开有识者会议,拟定了旨在承认女性天皇的“皇室典范”修正案。据此,现皇太子德仁之女爱子本来极这桩公案形象地隐喻了日本社会“共识”之形成何其艰难。作为一个“实用理性”无处不在的民族,一项议题能否被提上政治日程,往往取决于其现实性、实用性,终极价值难以受到尊重。民主党党魁小泽批评日本外交为“对应型”外交,表现在不是基于某种深刻的政治哲学理念,而是为了应对某种现实危机,给人以疲于应付的敷衍、随意、权宜之感,价值理性不足,可谓一语中的。

 

有可能成为合法的皇位继承人。但今年2月,传来了纪子妃怀孕的消息,“修典”工作尽管已相当具体化,却旋即被束高阁。对此,已有政治家和学者指出:皇室添丁,危机暂缓,但并不意味着危机永远消失——若干年后,无兄无弟的皇长孙长大成人,未尝不会面对同样、乃至更加深刻的子嗣危机。从这个意义上说,“修典”本来是一项泽及后人的造福工程,就此打住,至为遗憾。这桩公案形象地隐喻了日本社会“共识”之形成何其艰难。作为一个“实用理性”无处不在的民族,一项议题能否被提上政治日程,往往取决于其现实性、实用性,终极价值难以受到尊重。民主党党魁小泽批评日本外交为“对应型”外交,表现在不是基于某种深刻的政治哲学理念,而是为了应对某种现实危机,给人以疲于应正是由于其民族性格中这种质素的匮乏,一些原本应该在主流社会和全体国民深入检讨的基础上,以全社会共识的形式加以构建、贯彻、尊重和捍卫的基本价值往往流于在政策层面上打转,不思谋求恒久性解决,但求策略性过关,显得过于“权宜”,缺乏真诚,诸如对历史问题的清算,对“靖国”问题的应对等等,莫不如是。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