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国家机密”与报道自由和公民知情权  

2007-03-11 00:02:25|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代表的国家权力的媒体统一战线。2月23日,《读卖新闻》发表的题为《防卫秘密与报道:今后也要践行“知的权利”》的社评指出:“防卫省对于关涉国家安全保障之根本的信息多有掌控,实行严格的信息管理和服务规则强化乃题中应有之义,不容出现将防卫秘密泄露给外国情治人员,损害国家利益的事体。但并不是说,可任意把包括那些国民理应通过新闻报道知晓的有相当公共性的公共信息截流,其做法何益之有?!”“如此应对,将导致作为采访对象的国家公务员退缩,其结果,不仅记者的采访、报道活动有受到制约的危险,国民知情权的权利空间也会被挤压。”并重申报道机关的使命,“今后,仍将贯彻采访源头匿名制,为奉献‘知的权利’,不懈地坚持正当的采访、报道活动。”事实上,鉴于自卫队屡屡发生泄密事件,2001年以来,随着“自卫队法”的修改,对“泄密罪”的罚则已几度强化,不仅针对泄露防卫大臣“指定”的“防卫秘密”者,从法律上设立了最高刑期可达5年的惩戒条款,惩戒对象甚至还包括所谓“教唆者”。若按此法“较真”的话,该事件中的记者及其所属媒体,也属于“教唆者”,原则上应受法律处置。但是,“普通国家”化色彩日益浓厚的日本早已今非昔比:随着日美同盟的进一步强化和“反恐特别措置法”、“伊拉克特别措置法”等法案的出台,自卫队的海外活动日益频仍,大有恒常化的态势。在这种情况下,自卫队在海外的活动实态,越来越难以为国民所了解,这有悖于战后日本的民主制度。因此,新闻媒体作为实现国民“知的权利”的重要窗口,近年来不断要求军方积极公开公共性信息,以缓解防卫机关与社会的“信息不对称

“国家机密”与报道自由和公民知情权

 

”矛盾。如果听任“国家机密”的内涵及其对象范畴和所谓“防卫机密泄露”之法理外延任意扩张的话,社会公共信息管理便会深陷“秘密主义”的窠臼,国民因知情权受到抑制而缺乏判断包括防卫政策在内的公共政策是非曲直的能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公共政策,未必不会在“国家利益”的名义下被部分政策幕僚和政治家绑架。在这方面,包括新闻媒体在内的日本主流知识社会,一向抱有很高的警惕。还应该指出,此番防卫省方面“抓间谍”的背后,其实不无出于对盟国美国的“信义”,誓将日美军情共享机制建成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铁幕”体制的“效忠”意图。从这个意义上说,假如这种“以儆效尤”的做法被认为收到“一定实效”的话,日本战后引以为荣的“信息公开化”的公民社会成就未必不会大打折扣;而在这点上的后退,未必不会导致整个民主制度本身的后退。

2月16日,日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了航空自卫队一等校官因涉嫌向《读卖新闻》记者泄露“内部情报”,违反“自卫队法”,被自卫队警务队(自卫队内部的警察组织)强制搜查住宅的消息。

 

“国家机密”与报道自由和公民知情权2月16日,日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了航空自卫队一等校官因涉嫌向《读卖新闻》记者泄露“内部情报”,违反“自卫队法”,被自卫队警务队(自卫队内部的警察组织)强制搜查住宅的消息。事件起因于一篇新闻报道:去年5月31日,中国海军的一艘“明”级柴油动力潜水艇在南中国海域起火,无法继续潜航而浮出水面,向海南岛方向返航的未署名报道刊登在《读卖新闻》的晨刊上。该报道内容,被认为包含美军所提供的防卫机密情报,遂被当时的防卫厅(现防卫省)调查课以涉嫌违反“自卫队法”(“机密泄漏”罪)的名义报案,旋即立案侦查。此番对自卫官的住宅强制搜查,即基于该调查结果的特定行动。因向新闻媒体提供信息,导致信息提供者遭司法调查,在战后日本社会是极端的异例。毕竟,对新闻媒体的报道自由和国民知情权的尊重,已然定型为民主社会的基本价值。日最高法院于1978年做出的司法解释说,“对于以国家公务员为对象的秘密信息提供请求,只要基于真正的报道目的,采访手法并未逸出社会通识的范畴,应视为正当业务行为。”此后的一些司法判例,大多本着上述精神,给报道方(新闻媒体)以一定的理解和支持。但此次事件,暗含否定上述精神的危险,其背后,是假所谓“国家机密”的“国家利益”对新闻报道自由和公民知情权的挑战,这涉及民主制度赖以支撑的重大价值问题,兹事体大。对此,日新闻传媒界反应强烈,四大报章(《读卖》、《朝日》、《每日》和《日经》)纷纷发表社论,质疑军方做法,强调报道自由和公民知情权,保护当事记者和媒体不受伤害,俨然结成了旨在抗衡以自卫队为

事件起因于一篇新闻报道:去年5月31日,中国海军的一艘“明”级柴油动力潜水艇在南中国海域起火,无法继续潜航而浮出水面,向海南岛方向返航的未署名报道刊登在《读卖新闻》的晨刊上。该报道内容,被认为包含美军所提供的防卫机密情报,遂被当时的防卫厅(现防卫省)调查课以涉嫌违反“自卫队法”(“机密泄漏”罪)的名义报案,旋即立案侦查。此番对自卫官的住宅强制搜查,即基于该调查结果的特定行动。

 

因向新闻媒体提供信息,导致信息提供者遭司法调查,在战后日本社会是极端的异例。毕竟,对新闻媒体的报道自由和国民知情权的尊重,已然定型为民主社会的基本价值。日最高法院于1978年做出的司法解释说,“对于以国家公务员为对象的秘密信息提供请求,只要基于真正的报道目的,采访手法并未逸出社会通识的范畴,应视为正当业务行为。”此后的一些司法判例,大多本着上述精神,给报道方(新闻媒体)以一定的理解和支持。但此次事件,暗含否定上述精神的危险,其背后,是假所谓“国家机密”的“国家利益”对新闻报道自由和公民知情权的挑战,这涉及民主制度赖以支撑的重大价值问题,兹事体大。对此,日新闻传媒界反应强烈,四大报章(《读卖》、《朝日》、《每日》和《日经》)纷纷发表社论,质疑军方做法,强调报道自由和公民知情权,保护当事记者和媒体不受伤害,俨然结成了旨在抗衡以自卫队为代表的国家权力的媒体统一战线。

 

代表的国家权力的媒体统一战线。2月23日,《读卖新闻》发表的题为《防卫秘密与报道:今后也要践行“知的权利”》的社评指出:“防卫省对于关涉国家安全保障之根本的信息多有掌控,实行严格的信息管理和服务规则强化乃题中应有之义,不容出现将防卫秘密泄露给外国情治人员,损害国家利益的事体。但并不是说,可任意把包括那些国民理应通过新闻报道知晓的有相当公共性的公共信息截流,其做法何益之有?!”“如此应对,将导致作为采访对象的国家公务员退缩,其结果,不仅记者的采访、报道活动有受到制约的危险,国民知情权的权利空间也会被挤压。”并重申报道机关的使命,“今后,仍将贯彻采访源头匿名制,为奉献‘知的权利’,不懈地坚持正当的采访、报道活动。”事实上,鉴于自卫队屡屡发生泄密事件,2001年以来,随着“自卫队法”的修改,对“泄密罪”的罚则已几度强化,不仅针对泄露防卫大臣“指定”的“防卫秘密”者,从法律上设立了最高刑期可达5年的惩戒条款,惩戒对象甚至还包括所谓“教唆者”。若按此法“较真”的话,该事件中的记者及其所属媒体,也属于“教唆者”,原则上应受法律处置。但是,“普通国家”化色彩日益浓厚的日本早已今非昔比:随着日美同盟的进一步强化和“反恐特别措置法”、“伊拉克特别措置法”等法案的出台,自卫队的海外活动日益频仍,大有恒常化的态势。在这种情况下,自卫队在海外的活动实态,越来越难以为国民所了解,这有悖于战后日本的民主制度。因此,新闻媒体作为实现国民“知的权利”的重要窗口,近年来不断要求军方积极公开公共性信息,以缓解防卫机关与社会的“信息不对称

2月23日,《读卖新闻》发表的题为《防卫秘密与报道:今后也要践行“知的权利”》的社评指出:“防卫省对于关涉国家安全保障之根本的信息多有掌控,实行严格的信息管理和服务规则强化乃题中应有之义,不容出现将防卫秘密泄露给外国情治人员,损害国家利益的事体。但并不是说,可任意把包括那些国民理应通过新闻报道知晓的有相当公共性的公共信息截流,其做法何益之有?!”“如此应对,将导致作为采访对象的国家公务员退缩,其结果,不仅记者的采访、报道活动有受到制约的危险,国民知情权的权利空间也会被挤压。”并重申报道机关的使命,“今后,仍将贯彻采访源头匿名制,为奉献‘知的权利’,不懈地坚持正当的采访、报道活动。”

 

”矛盾。如果听任“国家机密”的内涵及其对象范畴和所谓“防卫机密泄露”之法理外延任意扩张的话,社会公共信息管理便会深陷“秘密主义”的窠臼,国民因知情权受到抑制而缺乏判断包括防卫政策在内的公共政策是非曲直的能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公共政策,未必不会在“国家利益”的名义下被部分政策幕僚和政治家绑架。在这方面,包括新闻媒体在内的日本主流知识社会,一向抱有很高的警惕。还应该指出,此番防卫省方面“抓间谍”的背后,其实不无出于对盟国美国的“信义”,誓将日美军情共享机制建成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铁幕”体制的“效忠”意图。从这个意义上说,假如这种“以儆效尤”的做法被认为收到“一定实效”的话,日本战后引以为荣的“信息公开化”的公民社会成就未必不会大打折扣;而在这点上的后退,未必不会导致整个民主制度本身的后退。

事实上,鉴于自卫队屡屡发生泄密事件,2001年以来,随着“自卫队法”的修改,对“泄密罪”的罚则已几度强化,不仅针对泄露防卫大臣“指定”的“防卫秘密”者,从法律上设立了最高刑期可达5年的惩戒条款,惩戒对象甚至还包括所谓“教唆者”。若按此法“较真”的话,该事件中的记者及其所属媒体,也属于“教唆者”,原则上应受法律处置。

 

”矛盾。如果听任“国家机密”的内涵及其对象范畴和所谓“防卫机密泄露”之法理外延任意扩张的话,社会公共信息管理便会深陷“秘密主义”的窠臼,国民因知情权受到抑制而缺乏判断包括防卫政策在内的公共政策是非曲直的能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公共政策,未必不会在“国家利益”的名义下被部分政策幕僚和政治家绑架。在这方面,包括新闻媒体在内的日本主流知识社会,一向抱有很高的警惕。还应该指出,此番防卫省方面“抓间谍”的背后,其实不无出于对盟国美国的“信义”,誓将日美军情共享机制建成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铁幕”体制的“效忠”意图。从这个意义上说,假如这种“以儆效尤”的做法被认为收到“一定实效”的话,日本战后引以为荣的“信息公开化”的公民社会成就未必不会大打折扣;而在这点上的后退,未必不会导致整个民主制度本身的后退。

但是,“普通国家”化色彩日益浓厚的日本早已今非昔比:随着日美同盟的进一步强化和“反恐特别措置法”、“伊拉克特别措置法”等法案的出台,自卫队的海外活动日益频仍,大有恒常化的态势。在这种情况下,自卫队在海外的活动实态,越来越难以为国民所了解,这有悖于战后日本的民主制度。因此,新闻媒体作为实现国民“知的权利”的重要窗口,近年来不断要求军方积极公开公共性信息,以缓解防卫机关与社会的“信息不对称”矛盾。如果听任“国家机密”的内涵及其对象范畴和所谓“防卫机密泄露”之法理外延任意扩张的话,社会公共信息管理便会深陷“秘密主义”的窠臼,国民因知情权受到抑制而缺乏判断包括防卫政策在内的公共政策是非曲直的能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公共政策,未必不会在“国家利益”的名义下被部分政策幕僚和政治家绑架。在这方面,包括新闻媒体在内的日本主流知识社会,一向抱有很高的警惕。

 

”矛盾。如果听任“国家机密”的内涵及其对象范畴和所谓“防卫机密泄露”之法理外延任意扩张的话,社会公共信息管理便会深陷“秘密主义”的窠臼,国民因知情权受到抑制而缺乏判断包括防卫政策在内的公共政策是非曲直的能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公共政策,未必不会在“国家利益”的名义下被部分政策幕僚和政治家绑架。在这方面,包括新闻媒体在内的日本主流知识社会,一向抱有很高的警惕。还应该指出,此番防卫省方面“抓间谍”的背后,其实不无出于对盟国美国的“信义”,誓将日美军情共享机制建成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铁幕”体制的“效忠”意图。从这个意义上说,假如这种“以儆效尤”的做法被认为收到“一定实效”的话,日本战后引以为荣的“信息公开化”的公民社会成就未必不会大打折扣;而在这点上的后退,未必不会导致整个民主制度本身的后退。

还应该指出,此番防卫省方面“抓间谍”的背后,其实不无出于对盟国美国的“信义”,誓将日美军情共享机制建成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铁幕”体制的“效忠”意图。从这个意义上说,假如这种“以儆效尤”的做法被认为收到“一定实效”的话,日本战后引以为荣的“信息公开化”的公民社会成就未必不会大打折扣;而在这点上的后退,未必不会导致整个民主制度本身的后退。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