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新浪,请告诉我为什么?!  

2007-02-17 14:10:33|  分类: 杂感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浪,请告诉我为什么?! 尊敬的新浪网:新年好!虽然还不到除夕,窗外已间或传来鞭炮声声。举国上下,娱乐至上——娱乐即和谐。但是,不和谐的事还是发生了,在我的身上:2月16日下午,笔者偶然到自己的博客上检索资料,发现于2月12日发表的题为《<邓**秘录>背后的秘辛》的博文被悄悄删除了,早晨似乎还在。但我没有收到来自贵网的任何形式的提示和知会。本人的博客(“东洋魔女,欲说还休”:http:blog.sina.com.cnmliuning),系2006年初,应贵网邀请而开设的所谓“学者博客”,所有的网络设定,都是贵网编辑做好后交给我的。换句话说,在贵网开设博客,并非基于笔者的初衷,系应人之约,就像应媒体编辑的稿约一样。媒体约稿,如果删改作者
因,但我还是要大声地问一声:为什么?!请告诉我理由!因为,现在是公元21世纪的第七个年头,是中国入世的第五个年头,是北京奥运的前一年,是酝酿加入“人权B公约”(即《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前夕。尤其是后者,在国际上被称为“政治入世”。凡此种种,都让我对为什么要删除一篇区区千字的博文的问题想不通,越想越困惑。请新浪教我!否则,我连这个新年都没法过好。祝贵网猪年繁荣!刘 柠2007年2月16日附:被删博文

新浪,请告诉我为什么?!

的稿子,一般是需要向作者打招呼的。如果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不可抗力”的缘故,写出的文章未能发表的话,是需要向作者道歉,并支付一定额度的滞稿费的。而一旦发表过的文章,是不可能从印刷物上摘下来的——除非回收刊物。该篇博文,是关于日本报纸《产经新闻》从2月14日起连载的邓公传记——《邓**秘录》的一篇专栏,在中国大概属于“独家报道”,从12日上网以来,4天时间,点击不少。而这些点击多少也为贵网带来了经济利益。对此,我原本并无意计较,以为本人的博客浏览率与贵网的点击率是双赢的关系——在为贵网带来利益的同时,笔者的文字、理念得以传播,何乐不为?但是,贵网未经知会作者便随意删除博文,侵犯了笔者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合法权利(法律依据就不在此赘言了)。尽管我隐约知道你们如此行为的原

 

 

尊敬的新浪网:新年好!

 

新浪,请告诉我为什么?! 尊敬的新浪网:新年好!虽然还不到除夕,窗外已间或传来鞭炮声声。举国上下,娱乐至上——娱乐即和谐。但是,不和谐的事还是发生了,在我的身上:2月16日下午,笔者偶然到自己的博客上检索资料,发现于2月12日发表的题为《<邓**秘录>背后的秘辛》的博文被悄悄删除了,早晨似乎还在。但我没有收到来自贵网的任何形式的提示和知会。本人的博客(“东洋魔女,欲说还休”:http:blog.sina.com.cnmliuning),系2006年初,应贵网邀请而开设的所谓“学者博客”,所有的网络设定,都是贵网编辑做好后交给我的。换句话说,在贵网开设博客,并非基于笔者的初衷,系应人之约,就像应媒体编辑的稿约一样。媒体约稿,如果删改作者

虽然还不到除夕,窗外已间或传来鞭炮声声。举国上下,娱乐至上——娱乐即和谐。但是,不和谐的事还是发生了,在我的身上:

因,但我还是要大声地问一声:为什么?!请告诉我理由!因为,现在是公元21世纪的第七个年头,是中国入世的第五个年头,是北京奥运的前一年,是酝酿加入“人权B公约”(即《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前夕。尤其是后者,在国际上被称为“政治入世”。凡此种种,都让我对为什么要删除一篇区区千字的博文的问题想不通,越想越困惑。请新浪教我!否则,我连这个新年都没法过好。祝贵网猪年繁荣!刘 柠2007年2月16日附:被删博文

新浪,请告诉我为什么?! 尊敬的新浪网:新年好!虽然还不到除夕,窗外已间或传来鞭炮声声。举国上下,娱乐至上——娱乐即和谐。但是,不和谐的事还是发生了,在我的身上:2月16日下午,笔者偶然到自己的博客上检索资料,发现于2月12日发表的题为《<邓**秘录>背后的秘辛》的博文被悄悄删除了,早晨似乎还在。但我没有收到来自贵网的任何形式的提示和知会。本人的博客(“东洋魔女,欲说还休”:http:blog.sina.com.cnmliuning),系2006年初,应贵网邀请而开设的所谓“学者博客”,所有的网络设定,都是贵网编辑做好后交给我的。换句话说,在贵网开设博客,并非基于笔者的初衷,系应人之约,就像应媒体编辑的稿约一样。媒体约稿,如果删改作者216日下午,笔者偶然到自己的博客上检索资料,发现于2新浪,请告诉我为什么?! 尊敬的新浪网:新年好!虽然还不到除夕,窗外已间或传来鞭炮声声。举国上下,娱乐至上——娱乐即和谐。但是,不和谐的事还是发生了,在我的身上:2月16日下午,笔者偶然到自己的博客上检索资料,发现于2月12日发表的题为《<邓**秘录>背后的秘辛》的博文被悄悄删除了,早晨似乎还在。但我没有收到来自贵网的任何形式的提示和知会。本人的博客(“东洋魔女,欲说还休”:http:blog.sina.com.cnmliuning),系2006年初,应贵网邀请而开设的所谓“学者博客”,所有的网络设定,都是贵网编辑做好后交给我的。换句话说,在贵网开设博客,并非基于笔者的初衷,系应人之约,就像应媒体编辑的稿约一样。媒体约稿,如果删改作者12日发表的题为《<的稿子,一般是需要向作者打招呼的。如果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不可抗力”的缘故,写出的文章未能发表的话,是需要向作者道歉,并支付一定额度的滞稿费的。而一旦发表过的文章,是不可能从印刷物上摘下来的——除非回收刊物。该篇博文,是关于日本报纸《产经新闻》从2月14日起连载的邓公传记——《邓**秘录》的一篇专栏,在中国大概属于“独家报道”,从12日上网以来,4天时间,点击不少。而这些点击多少也为贵网带来了经济利益。对此,我原本并无意计较,以为本人的博客浏览率与贵网的点击率是双赢的关系——在为贵网带来利益的同时,笔者的文字、理念得以传播,何乐不为?但是,贵网未经知会作者便随意删除博文,侵犯了笔者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合法权利(法律依据就不在此赘言了)。尽管我隐约知道你们如此行为的原邓**秘录>背后的秘辛》的博文被悄悄删除了,早晨似乎还在。但我没有收到来自贵网的任何形式的提示和知会。

的稿子,一般是需要向作者打招呼的。如果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不可抗力”的缘故,写出的文章未能发表的话,是需要向作者道歉,并支付一定额度的滞稿费的。而一旦发表过的文章,是不可能从印刷物上摘下来的——除非回收刊物。该篇博文,是关于日本报纸《产经新闻》从2月14日起连载的邓公传记——《邓**秘录》的一篇专栏,在中国大概属于“独家报道”,从12日上网以来,4天时间,点击不少。而这些点击多少也为贵网带来了经济利益。对此,我原本并无意计较,以为本人的博客浏览率与贵网的点击率是双赢的关系——在为贵网带来利益的同时,笔者的文字、理念得以传播,何乐不为?但是,贵网未经知会作者便随意删除博文,侵犯了笔者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合法权利(法律依据就不在此赘言了)。尽管我隐约知道你们如此行为的原

本人的博客(“东洋魔女,欲说还休”:新浪,请告诉我为什么?! 尊敬的新浪网:新年好!虽然还不到除夕,窗外已间或传来鞭炮声声。举国上下,娱乐至上——娱乐即和谐。但是,不和谐的事还是发生了,在我的身上:2月16日下午,笔者偶然到自己的博客上检索资料,发现于2月12日发表的题为《<邓**秘录>背后的秘辛》的博文被悄悄删除了,早晨似乎还在。但我没有收到来自贵网的任何形式的提示和知会。本人的博客(“东洋魔女,欲说还休”:http:blog.sina.com.cnmliuning),系2006年初,应贵网邀请而开设的所谓“学者博客”,所有的网络设定,都是贵网编辑做好后交给我的。换句话说,在贵网开设博客,并非基于笔者的初衷,系应人之约,就像应媒体编辑的稿约一样。媒体约稿,如果删改作者http://blog.sina.com.cn/m/liuning新浪,请告诉我为什么?! 尊敬的新浪网:新年好!虽然还不到除夕,窗外已间或传来鞭炮声声。举国上下,娱乐至上——娱乐即和谐。但是,不和谐的事还是发生了,在我的身上:2月16日下午,笔者偶然到自己的博客上检索资料,发现于2月12日发表的题为《<邓**秘录>背后的秘辛》的博文被悄悄删除了,早晨似乎还在。但我没有收到来自贵网的任何形式的提示和知会。本人的博客(“东洋魔女,欲说还休”:http:blog.sina.com.cnmliuning),系2006年初,应贵网邀请而开设的所谓“学者博客”,所有的网络设定,都是贵网编辑做好后交给我的。换句话说,在贵网开设博客,并非基于笔者的初衷,系应人之约,就像应媒体编辑的稿约一样。媒体约稿,如果删改作者),系2006年初,应贵网邀请而开设的所谓“学者博客”,所有的网络设定,都是贵网编辑做好后交给我的。换句话说,在贵网开设博客,并非基于笔者的初衷,系应人之约,就像应媒体编辑的稿约一样。媒体约稿,如果删改作者的稿子,一般是需要向作者打招呼的。如果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不可抗力”的缘故,写出的文章未能发表的话,是需要向作者道歉,并支付一定额度的滞稿费的。而一旦发表过的文章,是不可能从印刷物上摘下来的——除非回收刊物。

该篇博文,是关于日本报纸《产经新闻》从2的稿子,一般是需要向作者打招呼的。如果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不可抗力”的缘故,写出的文章未能发表的话,是需要向作者道歉,并支付一定额度的滞稿费的。而一旦发表过的文章,是不可能从印刷物上摘下来的——除非回收刊物。该篇博文,是关于日本报纸《产经新闻》从2月14日起连载的邓公传记——《邓**秘录》的一篇专栏,在中国大概属于“独家报道”,从12日上网以来,4天时间,点击不少。而这些点击多少也为贵网带来了经济利益。对此,我原本并无意计较,以为本人的博客浏览率与贵网的点击率是双赢的关系——在为贵网带来利益的同时,笔者的文字、理念得以传播,何乐不为?但是,贵网未经知会作者便随意删除博文,侵犯了笔者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合法权利(法律依据就不在此赘言了)。尽管我隐约知道你们如此行为的原14日起连载的邓公传记——《邓**秘录》的一篇专栏,在中国大概属于“独家报道”,从的稿子,一般是需要向作者打招呼的。如果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不可抗力”的缘故,写出的文章未能发表的话,是需要向作者道歉,并支付一定额度的滞稿费的。而一旦发表过的文章,是不可能从印刷物上摘下来的——除非回收刊物。该篇博文,是关于日本报纸《产经新闻》从2月14日起连载的邓公传记——《邓**秘录》的一篇专栏,在中国大概属于“独家报道”,从12日上网以来,4天时间,点击不少。而这些点击多少也为贵网带来了经济利益。对此,我原本并无意计较,以为本人的博客浏览率与贵网的点击率是双赢的关系——在为贵网带来利益的同时,笔者的文字、理念得以传播,何乐不为?但是,贵网未经知会作者便随意删除博文,侵犯了笔者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合法权利(法律依据就不在此赘言了)。尽管我隐约知道你们如此行为的原12日上网以来,4因,但我还是要大声地问一声:为什么?!请告诉我理由!因为,现在是公元21世纪的第七个年头,是中国入世的第五个年头,是北京奥运的前一年,是酝酿加入“人权B公约”(即《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前夕。尤其是后者,在国际上被称为“政治入世”。凡此种种,都让我对为什么要删除一篇区区千字的博文的问题想不通,越想越困惑。请新浪教我!否则,我连这个新年都没法过好。祝贵网猪年繁荣!刘 柠2007年2月16日附:被删博文天时间,点击不少。而这些点击多少也为贵网带来了经济利益。对此,我原本并无意计较,以为本人的博客浏览率与贵网的点击率是双赢的关系——在为贵网带来利益的同时,笔者的文字、理念得以传播,何乐不为?

但是,贵网未经知会作者便随意删除博文,侵犯了笔者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合法权利(法律依据就不在此赘言了)。尽管我隐约知道你们如此行为的原因,但我还是要大声地问一声:为什么?!请告诉我理由!

因,但我还是要大声地问一声:为什么?!请告诉我理由!因为,现在是公元21世纪的第七个年头,是中国入世的第五个年头,是北京奥运的前一年,是酝酿加入“人权B公约”(即《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前夕。尤其是后者,在国际上被称为“政治入世”。凡此种种,都让我对为什么要删除一篇区区千字的博文的问题想不通,越想越困惑。请新浪教我!否则,我连这个新年都没法过好。祝贵网猪年繁荣!刘 柠2007年2月16日附:被删博文因为,现在是公元21因,但我还是要大声地问一声:为什么?!请告诉我理由!因为,现在是公元21世纪的第七个年头,是中国入世的第五个年头,是北京奥运的前一年,是酝酿加入“人权B公约”(即《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前夕。尤其是后者,在国际上被称为“政治入世”。凡此种种,都让我对为什么要删除一篇区区千字的博文的问题想不通,越想越困惑。请新浪教我!否则,我连这个新年都没法过好。祝贵网猪年繁荣!刘 柠2007年2月16日附:被删博文世纪的第七个年头,是中国入世的第五个年头,是北京奥运的前一年,是酝酿加入“人权B公约”(即《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前夕。尤其是后者,在国际上被称为“政治入世”。

因,但我还是要大声地问一声:为什么?!请告诉我理由!因为,现在是公元21世纪的第七个年头,是中国入世的第五个年头,是北京奥运的前一年,是酝酿加入“人权B公约”(即《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前夕。尤其是后者,在国际上被称为“政治入世”。凡此种种,都让我对为什么要删除一篇区区千字的博文的问题想不通,越想越困惑。请新浪教我!否则,我连这个新年都没法过好。祝贵网猪年繁荣!刘 柠2007年2月16日附:被删博文

凡此种种,都让我对为什么要删除一篇区区千字的博文的问题想不通,越想越困惑。请新浪教我!否则,我连这个新年都没法过好。

 

祝贵网猪年繁荣!

 

新浪,请告诉我为什么?! 尊敬的新浪网:新年好!虽然还不到除夕,窗外已间或传来鞭炮声声。举国上下,娱乐至上——娱乐即和谐。但是,不和谐的事还是发生了,在我的身上:2月16日下午,笔者偶然到自己的博客上检索资料,发现于2月12日发表的题为《<邓**秘录>背后的秘辛》的博文被悄悄删除了,早晨似乎还在。但我没有收到来自贵网的任何形式的提示和知会。本人的博客(“东洋魔女,欲说还休”:http:blog.sina.com.cnmliuning),系2006年初,应贵网邀请而开设的所谓“学者博客”,所有的网络设定,都是贵网编辑做好后交给我的。换句话说,在贵网开设博客,并非基于笔者的初衷,系应人之约,就像应媒体编辑的稿约一样。媒体约稿,如果删改作者                                                       刘 柠

新浪,请告诉我为什么?! 尊敬的新浪网:新年好!虽然还不到除夕,窗外已间或传来鞭炮声声。举国上下,娱乐至上——娱乐即和谐。但是,不和谐的事还是发生了,在我的身上:2月16日下午,笔者偶然到自己的博客上检索资料,发现于2月12日发表的题为《<邓**秘录>背后的秘辛》的博文被悄悄删除了,早晨似乎还在。但我没有收到来自贵网的任何形式的提示和知会。本人的博客(“东洋魔女,欲说还休”:http:blog.sina.com.cnmliuning),系2006年初,应贵网邀请而开设的所谓“学者博客”,所有的网络设定,都是贵网编辑做好后交给我的。换句话说,在贵网开设博客,并非基于笔者的初衷,系应人之约,就像应媒体编辑的稿约一样。媒体约稿,如果删改作者                                                    2007年2月16日

 

的稿子,一般是需要向作者打招呼的。如果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不可抗力”的缘故,写出的文章未能发表的话,是需要向作者道歉,并支付一定额度的滞稿费的。而一旦发表过的文章,是不可能从印刷物上摘下来的——除非回收刊物。该篇博文,是关于日本报纸《产经新闻》从2月14日起连载的邓公传记——《邓**秘录》的一篇专栏,在中国大概属于“独家报道”,从12日上网以来,4天时间,点击不少。而这些点击多少也为贵网带来了经济利益。对此,我原本并无意计较,以为本人的博客浏览率与贵网的点击率是双赢的关系——在为贵网带来利益的同时,笔者的文字、理念得以传播,何乐不为?但是,贵网未经知会作者便随意删除博文,侵犯了笔者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合法权利(法律依据就不在此赘言了)。尽管我隐约知道你们如此行为的原

附:被删博文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