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足球,还是“日之丸”  

2006-06-14 23:37:22|  分类: 文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届世界杯上,那些坐在观众席,双手挥动着日本国旗,脸上、身上画着日丸标志,在默契有致的节拍下,声嘶力竭地狂喊“Nippon, cha-cha-cha”的拉拉队员们,令这位精神科医生感到“恐惧”,想起了“战前的暗黑时代”。因为,这群绿茵场上的“爱国者”,很可能就是对历史基本无知,甚至从来没听说过“东京审判”这回事的“新人类”。而正是他们,被要求唱“君之代”、对“日之丸”敬礼,当然还包括球场上的“爱国”作业。这是令医生感到“恐惧”的根源。

足球,还是“日之丸”

 

足球,还是“日之丸”6月是疯狂的季节。全球都疯了,日本岂有不疯的道理?9日是周末。入夜,在不知夜为何物的新宿街头,人头攒动,有数不清的上班族、学生、情侣、老外站在车站前广场上,仰望一面巨大的电视幕墙,那里正在转播德国世界杯的战况。足球越来越“政治化”、“意识形态化”,日本也不例外,绿茵场几乎成了“爱国”的露天教堂。日人对足球的狂热,远远超过了大相扑、柔道、棒球等传统“国技”。在这种举国发烧的情况下,日本足球水平进步之快,国际社会有目共睹;东洋国脚中田英寿,成了无人不晓的超级巨星。足球离不开政治,似乎成了“普世”现象,当然不独为日本“专美”。上届世界杯,塞内加尔队大败前宗主国法国队,一雪国耻,翌日成为国家节日;推翻前罗齐奥塞斯库政权的第一声响哨,来自足球赛场

6月是疯狂的季节。全球都疯了,日本岂有不疯的道理?9日是周末。入夜,在不知夜为何物的新宿街头,人头攒动,有数不清的上班族、学生、情侣、老外站在车站前广场上,仰望一面巨大的电视幕墙,那里正在转播德国世界杯的战况。

 

足球,还是“日之丸”6月是疯狂的季节。全球都疯了,日本岂有不疯的道理?9日是周末。入夜,在不知夜为何物的新宿街头,人头攒动,有数不清的上班族、学生、情侣、老外站在车站前广场上,仰望一面巨大的电视幕墙,那里正在转播德国世界杯的战况。足球越来越“政治化”、“意识形态化”,日本也不例外,绿茵场几乎成了“爱国”的露天教堂。日人对足球的狂热,远远超过了大相扑、柔道、棒球等传统“国技”。在这种举国发烧的情况下,日本足球水平进步之快,国际社会有目共睹;东洋国脚中田英寿,成了无人不晓的超级巨星。足球离不开政治,似乎成了“普世”现象,当然不独为日本“专美”。上届世界杯,塞内加尔队大败前宗主国法国队,一雪国耻,翌日成为国家节日;推翻前罗齐奥塞斯库政权的第一声响哨,来自足球赛场

足球越来越“政治化”、“意识形态化”,日本也不例外,绿茵场几乎成了“爱国”的露天教堂。日人对足球的狂热,远远超过了大相扑、柔道、棒球等传统“国技”。在这种举国发烧的情况下,日本足球水平进步之快,国际社会有目共睹;东洋国脚中田英寿,成了无人不晓的超级巨星。

 

:89年12月,东道主罗马尼亚队战胜丹麦队。祝捷的群众游行,开始还沉浸在“爱国”的氛围中,很快就转化为对“民主化”的诉求;两年前的北京工体“亚洲杯”,日本队尽管技高一筹,但却被中国球迷的震天嘘声和满地饮料瓶的阵势吓坏了,由此而引发的两国舆论对阵,为一年后的反日运动埋下了伏笔……足球就是足球,竞技只是竞技。拿足球说“爱国”的事,把球赛当成“国家的盛宴”,未必不是危险的游戏。对此,日本精神病理专家Rika Kayama从专业角度,把以足球爱国,并为之燃烧的现象,称为Petit-Nationalism(Petit为法语,意为小的,可爱的),并写了一本畅销书:《Petit-Nationalism症候群——青年的Nippon主义》,一下子成了日本社会的公共话题。在日韩共同举办的第1足球离不开政治,似乎成了“普世”现象,当然不独为日本“专美”。上届世界杯,塞内加尔队大败前宗主国法国队,一雪国耻,翌日成为国家节日;推翻前罗齐奥塞斯库政权的第一声响哨,来自足球赛场:89127届世界杯上,那些坐在观众席,双手挥动着日本国旗,脸上、身上画着日丸标志,在默契有致的节拍下,声嘶力竭地狂喊“Nippon, cha-cha-cha”的拉拉队员们,令这位精神科医生感到“恐惧”,想起了“战前的暗黑时代”。因为,这群绿茵场上的“爱国者”,很可能就是对历史基本无知,甚至从来没听说过“东京审判”这回事的“新人类”。而正是他们,被要求唱“君之代”、对“日之丸”敬礼,当然还包括球场上的“爱国”作业。这是令医生感到“恐惧”的根源。月,东道主罗马尼亚队战胜丹麦队。祝捷的群众游行,开始还沉浸在“爱国”的氛围中,很快就转化为对“民主化”的诉求;两年前的北京工体“亚洲杯”,日本队尽管技高一筹,但却被中国球迷的震天嘘声和满地饮料瓶的阵势吓坏了,由此而引发的两国舆论对阵,为一年后的反日运动埋下了伏笔……足球就是足球,竞技只是竞技。拿足球说“爱国”的事,把球赛当成“国家的盛宴”,未必不是危险的游戏。

 

7届世界杯上,那些坐在观众席,双手挥动着日本国旗,脸上、身上画着日丸标志,在默契有致的节拍下,声嘶力竭地狂喊“Nippon, cha-cha-cha”的拉拉队员们,令这位精神科医生感到“恐惧”,想起了“战前的暗黑时代”。因为,这群绿茵场上的“爱国者”,很可能就是对历史基本无知,甚至从来没听说过“东京审判”这回事的“新人类”。而正是他们,被要求唱“君之代”、对“日之丸”敬礼,当然还包括球场上的“爱国”作业。这是令医生感到“恐惧”的根源。对此,日本精神病理专家足球,还是“日之丸”6月是疯狂的季节。全球都疯了,日本岂有不疯的道理?9日是周末。入夜,在不知夜为何物的新宿街头,人头攒动,有数不清的上班族、学生、情侣、老外站在车站前广场上,仰望一面巨大的电视幕墙,那里正在转播德国世界杯的战况。足球越来越“政治化”、“意识形态化”,日本也不例外,绿茵场几乎成了“爱国”的露天教堂。日人对足球的狂热,远远超过了大相扑、柔道、棒球等传统“国技”。在这种举国发烧的情况下,日本足球水平进步之快,国际社会有目共睹;东洋国脚中田英寿,成了无人不晓的超级巨星。足球离不开政治,似乎成了“普世”现象,当然不独为日本“专美”。上届世界杯,塞内加尔队大败前宗主国法国队,一雪国耻,翌日成为国家节日;推翻前罗齐奥塞斯库政权的第一声响哨,来自足球赛场Rika Kayama从专业角度,把以足球爱国,并为之燃烧的现象,称为Petit-Nationalism:89年12月,东道主罗马尼亚队战胜丹麦队。祝捷的群众游行,开始还沉浸在“爱国”的氛围中,很快就转化为对“民主化”的诉求;两年前的北京工体“亚洲杯”,日本队尽管技高一筹,但却被中国球迷的震天嘘声和满地饮料瓶的阵势吓坏了,由此而引发的两国舆论对阵,为一年后的反日运动埋下了伏笔……足球就是足球,竞技只是竞技。拿足球说“爱国”的事,把球赛当成“国家的盛宴”,未必不是危险的游戏。对此,日本精神病理专家Rika Kayama从专业角度,把以足球爱国,并为之燃烧的现象,称为Petit-Nationalism(Petit为法语,意为小的,可爱的),并写了一本畅销书:《Petit-Nationalism症候群——青年的Nippon主义》,一下子成了日本社会的公共话题。在日韩共同举办的第1Petit为法语,意为小的,可爱的),并写了一本畅销书:《Petit-Nationalism症候群——青年的Nippon主义》,一下子成了日本社会的公共话题。在日韩共同举办的第17届世界杯上,那些坐在观众席,双手挥动着日本国旗,脸上、身上画着日丸标志,在默契有致的节拍下,声嘶力竭地狂喊“:89年12月,东道主罗马尼亚队战胜丹麦队。祝捷的群众游行,开始还沉浸在“爱国”的氛围中,很快就转化为对“民主化”的诉求;两年前的北京工体“亚洲杯”,日本队尽管技高一筹,但却被中国球迷的震天嘘声和满地饮料瓶的阵势吓坏了,由此而引发的两国舆论对阵,为一年后的反日运动埋下了伏笔……足球就是足球,竞技只是竞技。拿足球说“爱国”的事,把球赛当成“国家的盛宴”,未必不是危险的游戏。对此,日本精神病理专家Rika Kayama从专业角度,把以足球爱国,并为之燃烧的现象,称为Petit-Nationalism(Petit为法语,意为小的,可爱的),并写了一本畅销书:《Petit-Nationalism症候群——青年的Nippon主义》,一下子成了日本社会的公共话题。在日韩共同举办的第1Nippon, cha-cha-cha”的拉拉队员们,令这位精神科医生感到“恐惧”,想起了“战前的暗黑时代”。

 

足球,还是“日之丸”6月是疯狂的季节。全球都疯了,日本岂有不疯的道理?9日是周末。入夜,在不知夜为何物的新宿街头,人头攒动,有数不清的上班族、学生、情侣、老外站在车站前广场上,仰望一面巨大的电视幕墙,那里正在转播德国世界杯的战况。足球越来越“政治化”、“意识形态化”,日本也不例外,绿茵场几乎成了“爱国”的露天教堂。日人对足球的狂热,远远超过了大相扑、柔道、棒球等传统“国技”。在这种举国发烧的情况下,日本足球水平进步之快,国际社会有目共睹;东洋国脚中田英寿,成了无人不晓的超级巨星。足球离不开政治,似乎成了“普世”现象,当然不独为日本“专美”。上届世界杯,塞内加尔队大败前宗主国法国队,一雪国耻,翌日成为国家节日;推翻前罗齐奥塞斯库政权的第一声响哨,来自足球赛场

因为,这群绿茵场上的“爱国者”,很可能就是对历史基本无知,甚至从来没听说过“东京审判”这回事的“新人类”。而正是他们,被要求唱“君之代”、对“日之丸”敬礼,当然还包括球场上的“爱国”作业。这是令医生感到“恐惧”的根源。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