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日美安保遭遇朝韩“民族团结”牵制?  

2006-05-20 15:20:08|  分类: 朝鲜半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了南北两个独立国家,并引发了一场导致东西两大阵营对决的旷日持久的血腥战争,最终坐实了“民族分断”的现实。因处于“冷战前线”的战略要冲地位,朝鲜民族从思想上被“统一”为极左和极右两个极端。这种高度意识形态化的“洗脑”之彻底,甚至对海外朝鲜人的精神生活也发生着重大影响:侨居日本的朝鲜人分朝裔和韩裔,彼此边界井然。虽然他们都爱吃烤牛肉、辣白菜和大酱汤,但却有各自的社群、民族学校、自治机构乃至机关报,关于“民族命运”、“祖国统一”的论战此起彼伏,绵延半个多世纪。《南北共同宣言》的签署,使局面开始有所松动。今年2月,河丙就任“民团”首脑之后,和解工作明显加速。河氏被认为是卢武铉左近的人物,而后者的反日、疏离美国、亲北朝鲜的民族主义姿

日美安保遭遇朝韩“民族团结”牵制?

了南北两个独立国家,并引发了一场导致东西两大阵营对决的旷日持久的血腥战争,最终坐实了“民族分断”的现实。因处于“冷战前线”的战略要冲地位,朝鲜民族从思想上被“统一”为极左和极右两个极端。这种高度意识形态化的“洗脑”之彻底,甚至对海外朝鲜人的精神生活也发生着重大影响:侨居日本的朝鲜人分朝裔和韩裔,彼此边界井然。虽然他们都爱吃烤牛肉、辣白菜和大酱汤,但却有各自的社群、民族学校、自治机构乃至机关报,关于“民族命运”、“祖国统一”的论战此起彼伏,绵延半个多世纪。《南北共同宣言》的签署,使局面开始有所松动。今年2月,河丙就任“民团”首脑之后,和解工作明显加速。河氏被认为是卢武铉左近的人物,而后者的反日、疏离美国、亲北朝鲜的民族主义姿

 

517日,日本四大报纸都在头版报道了在日韩国人和朝鲜人的自治组织和解的消息:在日本大韩民国民团(“民团”)河丙团长与在日本朝鲜人总连合会(“总连”)徐万述议长在东京举行了首次高峰会谈,在“民族团结”的旗帜下达成了历史性和解。双方签署的共同声明,在2000年《南北共同宣言》的基础上,宣称“化反目、对立为和解、和睦”,表明了“贡献祖国的统一与繁荣”的强烈意志,确定共同参加615日于韩国光州市举办的“民族统一大祝典”,并同办今年8月脱离日本殖民统治61周年的有关纪念活动。

日美安保遭遇朝韩“民族团结”牵制?5月17日,日本四大报纸都在头版报道了在日韩国人和朝鲜人的自治组织和解的消息:在日本大韩民国民团(“民团”)河丙团长与在日本朝鲜人总连合会(“总连”)徐万述议长在东京举行了首次高峰会谈,在“民族团结”的旗帜下达成了历史性和解。双方签署的共同声明,在2000年《南北共同宣言》的基础上,宣称“化反目、对立为和解、和睦”,表明了“贡献祖国的统一与繁荣”的强烈意志,确定共同参加6月15日于韩国光州市举办的“民族统一大祝典”,并同办今年8月脱离日本殖民统治61周年的有关纪念活动。众所周知,战后,处于冷战最前沿的朝鲜半岛,从日本的殖民统治直接过渡到美苏的军事占领,民族统一大业未及展开便夭折,形成

 

众所周知,战后,处于冷战最前沿的朝鲜半岛,从日本的殖民统治直接过渡到美苏的军事占领,民族统一大业未及展开便夭折,形成了南北两个独立国家,并引发了一场导致东西两大阵营对决的旷日持久的血腥战争,最终坐实了“民族分断”的现实。

 

因处于“冷战前线”的战略要冲地位,朝鲜民族从思想上被“统一”为极左和极右两个极端。这种高度意识形态化的“洗脑”之彻底,甚至对海外朝鲜人的精神生活也发生着重大影响:侨居日本的朝鲜人分朝裔和韩裔,彼此边界井然。虽然他们都爱吃烤牛肉、辣白菜和大酱汤,但却有各自的社群、民族学校、自治机构乃至机关报,关于“民族命运”、“祖国统一”的论战此起彼伏,绵延半个多世纪。

态和政策,显然是和解的“助推剂”。日本对两团体和解怀有复杂情绪。在日朝韩裔的和解,无疑会强化朝鲜半岛的“民族融合”。从中长期看,以韩国为后盾、人数数倍于“总连”的“民团”,“统合”前者,做成半岛统一“模本”的可能性也未必不存在,而这恰恰是日本所不愿看到的:不仅国内舆论呼声甚强的绑架问题、对朝金融制裁等问题将无从谈起,还会对日美安保构成战略牵制。

 

《南北共同宣言》的签署,使局面开始有所松动。今年2月,河丙就任“民团”首脑之后,和解工作明显加速。河氏被认为是卢武铉左近的人物,而后者的反日、疏离美国、亲北朝鲜的民族主义姿态和政策,显然是和解的“助推剂”。

 

日美安保遭遇朝韩“民族团结”牵制?5月17日,日本四大报纸都在头版报道了在日韩国人和朝鲜人的自治组织和解的消息:在日本大韩民国民团(“民团”)河丙团长与在日本朝鲜人总连合会(“总连”)徐万述议长在东京举行了首次高峰会谈,在“民族团结”的旗帜下达成了历史性和解。双方签署的共同声明,在2000年《南北共同宣言》的基础上,宣称“化反目、对立为和解、和睦”,表明了“贡献祖国的统一与繁荣”的强烈意志,确定共同参加6月15日于韩国光州市举办的“民族统一大祝典”,并同办今年8月脱离日本殖民统治61周年的有关纪念活动。众所周知,战后,处于冷战最前沿的朝鲜半岛,从日本的殖民统治直接过渡到美苏的军事占领,民族统一大业未及展开便夭折,形成日本对两团体和解怀有复杂情绪。在日朝韩裔的和解,无疑会强化朝鲜半岛的“民族融合”。从中长期看,以韩国为后盾、人数数倍于“总连”的“民团”,“统合”前者,做成半岛统一“模本”的可能性也未必不存在,而这恰恰是日本所不愿看到的:不仅国内舆论呼声甚强的绑架问题、对朝金融制裁等问题将无从谈起,还会对日美安保构成战略牵制。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