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驻日美军整编方案出台,日美同盟性质发生质变  

2006-05-05 01:02:08|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洋地区,而被定位成“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计极其重要”的同盟关系。因此,不仅伊拉克、伊朗“榜上有名”,连整个中东地区也成为“关注”对象,自不在话下。55年前,日本以牺牲部分主权换取安全保障的政治智慧,为自己赢得了时间和机遇,在美国的庇护下,一路做成了世界经济强国。曾几何时,情随境迁,日本在21世纪初打出了旨在夺回牺牲的主权,进而成为国际社会举足轻重的政治、军事大国的国家目标,仰仗的依然是美国的强力。鉴于历史的教训,笔者不认为美国会无原则、无限度地纵容日本的野心,而倾向于日本目前所得到的,乃是美国愿意给予,并能够给予的观点。5年前,“9?11”发生当天和翌日出版的美国主流媒体不约而同地以“珍珠港第二”(Pearl Harbor Ⅱ)的醒目标题对事件加以报道;而不久前日本的“入常”动议,在节骨眼上“釜底抽薪”的,不是别的国家,正是美国。对于近年来在日本国内愈演愈烈的否定“东京审判”的舆论和动向,美国肯定是看在眼里,心知肚明的。之所以尚未明确表态,是因为有更加迫切的议题。但作为战后“旧金山体制”的始作俑者,美国或许能接受围绕“东京审判”的不彻底性、机会主义等质疑,但断不会容忍对其是非善恶的根本性颠覆,因为这关涉到战后生根的自由民主价值及民主政体合法性的大问题。
驻日美军整编方案出台,日美同盟性质发生质变
 
5月1日,在华盛顿举行的美日外交、防卫首脑会谈上(“2+2”会谈)上,双方就已酝酿3年半之久的驻日美军整编最终报告达成了一致。这意味着,日美同盟发生“质的变化”,进入了“新阶段”(日《读卖新闻》社论)。

战后向国际社会的复归。但日本的“独立”显然不是无条件的:在媾和条约签署的同一天,美日又签订了《日本国和美利坚合众国间安全保障条约》,这就是战后绵延至今的“旧金山体制”及“日美安保”的由来。毋庸讳言,在中国革命胜利、东西“冷战”激化和朝鲜半岛战事正酣的时候,由美国主导对日片面媾和及日美安保,无疑是妥协的产物,集中体现了美在东亚战略上的两难困境:一方面,为了冷战的需要,背离了占领日本的最大目的——日本的非军事化,选择了重新武装日本的方向;另一方面,要把日本束缚在“日美安保”的框架之内,坚决杜绝其“逸出”国际秩序的江湖“独走”,以防“纵虎归山”。可以说,对首鼠两端的美国来说,从战后初期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后者的疑虑始终未消除。70年代初,美国务卿亨利?基辛格面对中国领导人的担心,曾反复强调这一点(见基辛格回忆录《动乱年代》)。如是“相安无事”近半个世纪。直至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状况为之一变,“平衡”才被打破。1996年,鉴于“后冷战”时代世界政治版图及区域情势的变化,美日以《日美安保共同宣言》的形式重新定义了日美安保,凸显了军事同盟的定位,“以亚太为中心的日美关系”之全球战略得到强化。进入21世纪,尤其是“9?11”之后,一方面是美国全球反恐战略的需要,一方面出于对中国经济崛起及军力增长的警惕和应对,日美安保日益成为一道牢不可破的铁幕。借口国际安全保障环境上的变化,日本加紧了其“普通国家”化进程的节奏:从法律整备的体系化(周边事态法、有事法制、改宪动议),到海外派兵的合法化、广域化(印度洋、戈兰高地、伊拉克)。其背后,除了对美国统领、调度的顺从之外,显然不乏其面向21世纪国家目标的焦虑。在谈及此次驻日美军整编的意义时,最终报告明言为了应对中国、朝鲜、国际恐怖活动的威胁。实际上,此方针的确立,非“一日之寒”:去年2月华盛顿“2+2”安全会谈上,中国问题(台海问题和平解决)便与朝鲜“联袂”登场,成为日美“共同战略目标”。中国从“浮出水面”、点到为止,到作为战略目标被牢牢锁定,亦体现了日美同盟全球战略的日益明晰化。事实上,从此次发表的两国共同声明来看,同盟的范畴绝不仅仅局限于亚洲、太报告明确了从现在起8年内,即于2014年前完成驻冲绳美海军陆战队约8000名成员移师关岛,普天间机场等5处冲绳美军基地全面归还日本的框架。根据双方达成的军事一体化“路线图”:2008年9月前,位于美国华盛顿州的美军第一军团司令部将改编成“综合作战司令部”,迁至位于日本神奈川县的美军座间基地;2012年前,在座间基地新设日陆上自卫队核心部队中央快速反应部队的司令部;至2010年,日航空自卫队航空总队司令部将移至位于东京郊外的美军横田基地,基地内新设“日美联合运用协调中心”。

平洋地区,而被定位成“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计极其重要”的同盟关系。因此,不仅伊拉克、伊朗“榜上有名”,连整个中东地区也成为“关注”对象,自不在话下。55年前,日本以牺牲部分主权换取安全保障的政治智慧,为自己赢得了时间和机遇,在美国的庇护下,一路做成了世界经济强国。曾几何时,情随境迁,日本在21世纪初打出了旨在夺回牺牲的主权,进而成为国际社会举足轻重的政治、军事大国的国家目标,仰仗的依然是美国的强力。鉴于历史的教训,笔者不认为美国会无原则、无限度地纵容日本的野心,而倾向于日本目前所得到的,乃是美国愿意给予,并能够给予的观点。5年前,“9?11”发生当天和翌日出版的美国主流媒体不约而同地以“珍珠港第二”(Pearl Harbor Ⅱ)的醒目标题对事件加以报道;而不久前日本的“入常”动议,在节骨眼上“釜底抽薪”的,不是别的国家,正是美国。对于近年来在日本国内愈演愈烈的否定“东京审判”的舆论和动向,美国肯定是看在眼里,心知肚明的。之所以尚未明确表态,是因为有更加迫切的议题。但作为战后“旧金山体制”的始作俑者,美国或许能接受围绕“东京审判”的不彻底性、机会主义等质疑,但断不会容忍对其是非善恶的根本性颠覆,因为这关涉到战后生根的自由民主价值及民主政体合法性的大问题。同时,就2014年前移师关岛的8000名美海军陆战队员及其9000名家属的安置问题,报告规定日本政府将承担其总迁移经费102.7亿美元中的59%(60.9亿美元)。而按照日美双方协定,用来取代普天间军用机场的新设施建设费用,及位于神奈川县厚木美军基地的航母舰载战机部队向山口县岩国基地转移的迁移费等发生于日本国内的迁移经费,将全额由日方支付。

驻日美军整编方案出台,日美同盟性质发生质变5月1日,在华盛顿举行的美日外交、防卫首脑会谈上(“2+2”会谈)上,双方就已酝酿3年半之久的驻日美军整编最终报告达成了一致。这意味着,日美同盟发生“质的变化”,进入了“新阶段”(日《读卖新闻》社论)。报告明确了从现在起8年内,即于2014年前完成驻冲绳美海军陆战队约8000名成员移师关岛,普天间机场等5处冲绳美军基地全面归还日本的框架。根据双方达成的军事一体化“路线图”:2008年9月前,位于美国华盛顿州的美军第一军团司令部将改编成“综合作战司令部”,迁至位于日本神奈川县的美军座间基地;2012年前,在座间基地新设日陆上自卫队核心部队中央快速反应部队的司令部;至2010年,日航空自卫队航空总队司令部将移至位于东京郊外的美军横田基地,基地内新设“日美联合运用协调中心”。同时,就2014年前移师关岛的8000名美海军陆战队员及其9000名家属的安置问题,报告规定日本政府将承担其总迁移经费102.7亿美元中的59%(60.9亿美元)。而按照日美双方协定,用来取代普天间军用机场的新设施建设费用,及位于神奈川县厚木美军基地的航母舰载战机部队向山口县岩国基地转移的迁移费等发生于日本国内的迁移经费,将全额由日方支付。事实上,此报告为长期悬而未决的驻日美军整编课题画上了句号——日美军事一体化进程将因此而提速,日本成为美国在东亚的战略据点已指日可待。至此,基于日美安保条约的日美军事同盟,经过10年的调整,其方向转变已然清晰化。5月3日,系日本的“宪法纪念日”,也是战后清算日本战争犯罪的“东京审判”开庭60周年的日子。从60年前的那一天开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长达两年半的时间里,经370次开庭公审,对25名被认为“对和平、人道、战争犯罪”的战争罪犯宣布了有罪判决,对其中的7名甲级战犯,判处并执行了绞刑。“东京审判”加“和平宪法”,使日本的非军国主义化得以确立,由美国主导的民主化改造得以推进。正是在这种形势下,日本才能以最低的代价换取与盟国的和解。1951年9月,在日本承诺接受“东京审判”的结果和联合国战后处理框架的前提下,《旧金山对日媾和条约》签署,日本结束了6年军事占领,实现事实上,此报告为长期悬而未决的驻日美军整编课题画上了句号——日美军事一体化进程将因此而提速,日本成为美国在东亚的战略据点已指日可待。至此,基于日美安保条约的日美军事同盟,经过10年的调整,其方向转变已然清晰化。

平洋地区,而被定位成“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计极其重要”的同盟关系。因此,不仅伊拉克、伊朗“榜上有名”,连整个中东地区也成为“关注”对象,自不在话下。55年前,日本以牺牲部分主权换取安全保障的政治智慧,为自己赢得了时间和机遇,在美国的庇护下,一路做成了世界经济强国。曾几何时,情随境迁,日本在21世纪初打出了旨在夺回牺牲的主权,进而成为国际社会举足轻重的政治、军事大国的国家目标,仰仗的依然是美国的强力。鉴于历史的教训,笔者不认为美国会无原则、无限度地纵容日本的野心,而倾向于日本目前所得到的,乃是美国愿意给予,并能够给予的观点。5年前,“9?11”发生当天和翌日出版的美国主流媒体不约而同地以“珍珠港第二”(Pearl Harbor Ⅱ)的醒目标题对事件加以报道;而不久前日本的“入常”动议,在节骨眼上“釜底抽薪”的,不是别的国家,正是美国。对于近年来在日本国内愈演愈烈的否定“东京审判”的舆论和动向,美国肯定是看在眼里,心知肚明的。之所以尚未明确表态,是因为有更加迫切的议题。但作为战后“旧金山体制”的始作俑者,美国或许能接受围绕“东京审判”的不彻底性、机会主义等质疑,但断不会容忍对其是非善恶的根本性颠覆,因为这关涉到战后生根的自由民主价值及民主政体合法性的大问题。5月3日,系日本的“宪法纪念日”,也是战后清算日本战争犯罪的“东京审判”开庭60周年的日子。从60年前的那一天开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长达两年半的时间里,经370次开庭公审,对25名被认为“对和平、人道、战争犯罪”的战争罪犯宣布了有罪判决,对其中的7名甲级战犯,判处并执行了绞刑。

驻日美军整编方案出台,日美同盟性质发生质变5月1日,在华盛顿举行的美日外交、防卫首脑会谈上(“2+2”会谈)上,双方就已酝酿3年半之久的驻日美军整编最终报告达成了一致。这意味着,日美同盟发生“质的变化”,进入了“新阶段”(日《读卖新闻》社论)。报告明确了从现在起8年内,即于2014年前完成驻冲绳美海军陆战队约8000名成员移师关岛,普天间机场等5处冲绳美军基地全面归还日本的框架。根据双方达成的军事一体化“路线图”:2008年9月前,位于美国华盛顿州的美军第一军团司令部将改编成“综合作战司令部”,迁至位于日本神奈川县的美军座间基地;2012年前,在座间基地新设日陆上自卫队核心部队中央快速反应部队的司令部;至2010年,日航空自卫队航空总队司令部将移至位于东京郊外的美军横田基地,基地内新设“日美联合运用协调中心”。同时,就2014年前移师关岛的8000名美海军陆战队员及其9000名家属的安置问题,报告规定日本政府将承担其总迁移经费102.7亿美元中的59%(60.9亿美元)。而按照日美双方协定,用来取代普天间军用机场的新设施建设费用,及位于神奈川县厚木美军基地的航母舰载战机部队向山口县岩国基地转移的迁移费等发生于日本国内的迁移经费,将全额由日方支付。事实上,此报告为长期悬而未决的驻日美军整编课题画上了句号——日美军事一体化进程将因此而提速,日本成为美国在东亚的战略据点已指日可待。至此,基于日美安保条约的日美军事同盟,经过10年的调整,其方向转变已然清晰化。5月3日,系日本的“宪法纪念日”,也是战后清算日本战争犯罪的“东京审判”开庭60周年的日子。从60年前的那一天开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长达两年半的时间里,经370次开庭公审,对25名被认为“对和平、人道、战争犯罪”的战争罪犯宣布了有罪判决,对其中的7名甲级战犯,判处并执行了绞刑。“东京审判”加“和平宪法”,使日本的非军国主义化得以确立,由美国主导的民主化改造得以推进。正是在这种形势下,日本才能以最低的代价换取与盟国的和解。1951年9月,在日本承诺接受“东京审判”的结果和联合国战后处理框架的前提下,《旧金山对日媾和条约》签署,日本结束了6年军事占领,实现“东京审判”加“和平宪法”,使日本的非军国主义化得以确立,由美国主导的民主化改造得以推进。正是在这种形势下,日本才能以最低的代价换取与盟国的和解。1951年9月,在日本承诺接受“东京审判”的结果和联合国战后处理框架的前提下,《旧金山对日媾和条约》签署,日本结束了6年军事占领,实现战后向国际社会的复归。但日本的“独立”显然不是无条件的:在媾和条约签署的同一天,美日又签订了《日本国和美利坚合众国间安全保障条约》,这就是战后绵延至今的“旧金山体制”及“日美安保”的由来。

平洋地区,而被定位成“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计极其重要”的同盟关系。因此,不仅伊拉克、伊朗“榜上有名”,连整个中东地区也成为“关注”对象,自不在话下。55年前,日本以牺牲部分主权换取安全保障的政治智慧,为自己赢得了时间和机遇,在美国的庇护下,一路做成了世界经济强国。曾几何时,情随境迁,日本在21世纪初打出了旨在夺回牺牲的主权,进而成为国际社会举足轻重的政治、军事大国的国家目标,仰仗的依然是美国的强力。鉴于历史的教训,笔者不认为美国会无原则、无限度地纵容日本的野心,而倾向于日本目前所得到的,乃是美国愿意给予,并能够给予的观点。5年前,“9?11”发生当天和翌日出版的美国主流媒体不约而同地以“珍珠港第二”(Pearl Harbor Ⅱ)的醒目标题对事件加以报道;而不久前日本的“入常”动议,在节骨眼上“釜底抽薪”的,不是别的国家,正是美国。对于近年来在日本国内愈演愈烈的否定“东京审判”的舆论和动向,美国肯定是看在眼里,心知肚明的。之所以尚未明确表态,是因为有更加迫切的议题。但作为战后“旧金山体制”的始作俑者,美国或许能接受围绕“东京审判”的不彻底性、机会主义等质疑,但断不会容忍对其是非善恶的根本性颠覆,因为这关涉到战后生根的自由民主价值及民主政体合法性的大问题。毋庸讳言,在中国革命胜利、东西“冷战”激化和朝鲜半岛战事正酣的时候,由美国主导对日片面媾和及日美安保,无疑是妥协的产物,集中体现了美在东亚战略上的两难困境:一方面,为了冷战的需要,背离了占领日本的最大目的——日本的非军事化,选择了重新武装日本的方向;另一方面,要把日本束缚在“日美安保”的框架之内,坚决杜绝其“逸出”国际秩序的江湖“独走”,以防“纵虎归山”。可以说,对首鼠两端的美国来说,从战后初期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后者的疑虑始终未消除。70年代初,美国务卿亨利?基辛格面对中国领导人的担心,曾反复强调这一点(见基辛格回忆录《动乱年代》)。
 
战后向国际社会的复归。但日本的“独立”显然不是无条件的:在媾和条约签署的同一天,美日又签订了《日本国和美利坚合众国间安全保障条约》,这就是战后绵延至今的“旧金山体制”及“日美安保”的由来。毋庸讳言,在中国革命胜利、东西“冷战”激化和朝鲜半岛战事正酣的时候,由美国主导对日片面媾和及日美安保,无疑是妥协的产物,集中体现了美在东亚战略上的两难困境:一方面,为了冷战的需要,背离了占领日本的最大目的——日本的非军事化,选择了重新武装日本的方向;另一方面,要把日本束缚在“日美安保”的框架之内,坚决杜绝其“逸出”国际秩序的江湖“独走”,以防“纵虎归山”。可以说,对首鼠两端的美国来说,从战后初期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后者的疑虑始终未消除。70年代初,美国务卿亨利?基辛格面对中国领导人的担心,曾反复强调这一点(见基辛格回忆录《动乱年代》)。如是“相安无事”近半个世纪。直至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状况为之一变,“平衡”才被打破。1996年,鉴于“后冷战”时代世界政治版图及区域情势的变化,美日以《日美安保共同宣言》的形式重新定义了日美安保,凸显了军事同盟的定位,“以亚太为中心的日美关系”之全球战略得到强化。进入21世纪,尤其是“9?11”之后,一方面是美国全球反恐战略的需要,一方面出于对中国经济崛起及军力增长的警惕和应对,日美安保日益成为一道牢不可破的铁幕。借口国际安全保障环境上的变化,日本加紧了其“普通国家”化进程的节奏:从法律整备的体系化(周边事态法、有事法制、改宪动议),到海外派兵的合法化、广域化(印度洋、戈兰高地、伊拉克)。其背后,除了对美国统领、调度的顺从之外,显然不乏其面向21世纪国家目标的焦虑。在谈及此次驻日美军整编的意义时,最终报告明言为了应对中国、朝鲜、国际恐怖活动的威胁。实际上,此方针的确立,非“一日之寒”:去年2月华盛顿“2+2”安全会谈上,中国问题(台海问题和平解决)便与朝鲜“联袂”登场,成为日美“共同战略目标”。中国从“浮出水面”、点到为止,到作为战略目标被牢牢锁定,亦体现了日美同盟全球战略的日益明晰化。事实上,从此次发表的两国共同声明来看,同盟的范畴绝不仅仅局限于亚洲、太如是“相安无事”近半个世纪。直至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状况为之一变,“平衡”才被打破。1996年,鉴于“后冷战”时代世界政治版图及区域情势的变化,美日以《日美安保共同宣言》的形式重新定义了日美安保,凸显了军事同盟的定位,“以亚太为中心的日美关系”之全球战略得到强化。
 
平洋地区,而被定位成“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计极其重要”的同盟关系。因此,不仅伊拉克、伊朗“榜上有名”,连整个中东地区也成为“关注”对象,自不在话下。55年前,日本以牺牲部分主权换取安全保障的政治智慧,为自己赢得了时间和机遇,在美国的庇护下,一路做成了世界经济强国。曾几何时,情随境迁,日本在21世纪初打出了旨在夺回牺牲的主权,进而成为国际社会举足轻重的政治、军事大国的国家目标,仰仗的依然是美国的强力。鉴于历史的教训,笔者不认为美国会无原则、无限度地纵容日本的野心,而倾向于日本目前所得到的,乃是美国愿意给予,并能够给予的观点。5年前,“9?11”发生当天和翌日出版的美国主流媒体不约而同地以“珍珠港第二”(Pearl Harbor Ⅱ)的醒目标题对事件加以报道;而不久前日本的“入常”动议,在节骨眼上“釜底抽薪”的,不是别的国家,正是美国。对于近年来在日本国内愈演愈烈的否定“东京审判”的舆论和动向,美国肯定是看在眼里,心知肚明的。之所以尚未明确表态,是因为有更加迫切的议题。但作为战后“旧金山体制”的始作俑者,美国或许能接受围绕“东京审判”的不彻底性、机会主义等质疑,但断不会容忍对其是非善恶的根本性颠覆,因为这关涉到战后生根的自由民主价值及民主政体合法性的大问题。进入21世纪,尤其是“9?11”之后,一方面是美国全球反恐战略的需要,一方面出于对中国经济崛起及军力增长的警惕和应对,日美安保日益成为一道牢不可破的铁幕。借口国际安全保障环境上的变化,日本加紧了其“普通国家”化进程的节奏:从法律整备的体系化(周边事态法、有事法制、改宪动议),到海外派兵的合法化、广域化(印度洋、戈兰高地、伊拉克)。其背后,除了对美国统领、调度的顺从之外,显然不乏其面向21世纪国家目标的焦虑。
 
在谈及此次驻日美军整编的意义时,最终报告明言为了应对中国、朝鲜、国际恐怖活动的威胁。实际上,此方针的确立,非“一日之寒”:去年2月华盛顿“2+2”安全会谈上,中国问题(台海问题和平解决)便与朝鲜“联袂”登场,成为日美“共同战略目标”。中国从“浮出水面”、点到为止,到作为战略目标被牢牢锁定,亦体现了日美同盟全球战略的日益明晰化。事实上,从此次发表的两国共同声明来看,同盟的范畴绝不仅仅局限于亚洲、太平洋地区,而被定位成“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计极其重要”的同盟关系。因此,不仅伊拉克、伊朗“榜上有名”,连整个中东地区也成为“关注”对象,自不在话下。
 
平洋地区,而被定位成“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计极其重要”的同盟关系。因此,不仅伊拉克、伊朗“榜上有名”,连整个中东地区也成为“关注”对象,自不在话下。55年前,日本以牺牲部分主权换取安全保障的政治智慧,为自己赢得了时间和机遇,在美国的庇护下,一路做成了世界经济强国。曾几何时,情随境迁,日本在21世纪初打出了旨在夺回牺牲的主权,进而成为国际社会举足轻重的政治、军事大国的国家目标,仰仗的依然是美国的强力。鉴于历史的教训,笔者不认为美国会无原则、无限度地纵容日本的野心,而倾向于日本目前所得到的,乃是美国愿意给予,并能够给予的观点。5年前,“9?11”发生当天和翌日出版的美国主流媒体不约而同地以“珍珠港第二”(Pearl Harbor Ⅱ)的醒目标题对事件加以报道;而不久前日本的“入常”动议,在节骨眼上“釜底抽薪”的,不是别的国家,正是美国。对于近年来在日本国内愈演愈烈的否定“东京审判”的舆论和动向,美国肯定是看在眼里,心知肚明的。之所以尚未明确表态,是因为有更加迫切的议题。但作为战后“旧金山体制”的始作俑者,美国或许能接受围绕“东京审判”的不彻底性、机会主义等质疑,但断不会容忍对其是非善恶的根本性颠覆,因为这关涉到战后生根的自由民主价值及民主政体合法性的大问题。55年前,日本以牺牲部分主权换取安全保障的政治智慧,为自己赢得了时间和机遇,在美国的庇护下,一路做成了世界经济强国。曾几何时,情随境迁,日本在21世纪初打出了旨在夺回牺牲的主权,进而成为国际社会举足轻重的政治、军事大国的国家目标,仰仗的依然是美国的强力。
 
战后向国际社会的复归。但日本的“独立”显然不是无条件的:在媾和条约签署的同一天,美日又签订了《日本国和美利坚合众国间安全保障条约》,这就是战后绵延至今的“旧金山体制”及“日美安保”的由来。毋庸讳言,在中国革命胜利、东西“冷战”激化和朝鲜半岛战事正酣的时候,由美国主导对日片面媾和及日美安保,无疑是妥协的产物,集中体现了美在东亚战略上的两难困境:一方面,为了冷战的需要,背离了占领日本的最大目的——日本的非军事化,选择了重新武装日本的方向;另一方面,要把日本束缚在“日美安保”的框架之内,坚决杜绝其“逸出”国际秩序的江湖“独走”,以防“纵虎归山”。可以说,对首鼠两端的美国来说,从战后初期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后者的疑虑始终未消除。70年代初,美国务卿亨利?基辛格面对中国领导人的担心,曾反复强调这一点(见基辛格回忆录《动乱年代》)。如是“相安无事”近半个世纪。直至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状况为之一变,“平衡”才被打破。1996年,鉴于“后冷战”时代世界政治版图及区域情势的变化,美日以《日美安保共同宣言》的形式重新定义了日美安保,凸显了军事同盟的定位,“以亚太为中心的日美关系”之全球战略得到强化。进入21世纪,尤其是“9?11”之后,一方面是美国全球反恐战略的需要,一方面出于对中国经济崛起及军力增长的警惕和应对,日美安保日益成为一道牢不可破的铁幕。借口国际安全保障环境上的变化,日本加紧了其“普通国家”化进程的节奏:从法律整备的体系化(周边事态法、有事法制、改宪动议),到海外派兵的合法化、广域化(印度洋、戈兰高地、伊拉克)。其背后,除了对美国统领、调度的顺从之外,显然不乏其面向21世纪国家目标的焦虑。在谈及此次驻日美军整编的意义时,最终报告明言为了应对中国、朝鲜、国际恐怖活动的威胁。实际上,此方针的确立,非“一日之寒”:去年2月华盛顿“2+2”安全会谈上,中国问题(台海问题和平解决)便与朝鲜“联袂”登场,成为日美“共同战略目标”。中国从“浮出水面”、点到为止,到作为战略目标被牢牢锁定,亦体现了日美同盟全球战略的日益明晰化。事实上,从此次发表的两国共同声明来看,同盟的范畴绝不仅仅局限于亚洲、太鉴于历史的教训,笔者不认为美国会无原则、无限度地纵容日本的野心,而倾向于日本目前所得到的,乃是美国愿意给予,并能够给予的观点。5年前,“9?11”发生当天和翌日出版的美国主流媒体不约而同地以“珍珠港第二”(PearlHarborⅡ)的醒目标题对事件加以报道;而不久前日本的“入常”动议,在节骨眼上“釜底抽薪”的,不是别的国家,正是美国。
 
驻日美军整编方案出台,日美同盟性质发生质变5月1日,在华盛顿举行的美日外交、防卫首脑会谈上(“2+2”会谈)上,双方就已酝酿3年半之久的驻日美军整编最终报告达成了一致。这意味着,日美同盟发生“质的变化”,进入了“新阶段”(日《读卖新闻》社论)。报告明确了从现在起8年内,即于2014年前完成驻冲绳美海军陆战队约8000名成员移师关岛,普天间机场等5处冲绳美军基地全面归还日本的框架。根据双方达成的军事一体化“路线图”:2008年9月前,位于美国华盛顿州的美军第一军团司令部将改编成“综合作战司令部”,迁至位于日本神奈川县的美军座间基地;2012年前,在座间基地新设日陆上自卫队核心部队中央快速反应部队的司令部;至2010年,日航空自卫队航空总队司令部将移至位于东京郊外的美军横田基地,基地内新设“日美联合运用协调中心”。同时,就2014年前移师关岛的8000名美海军陆战队员及其9000名家属的安置问题,报告规定日本政府将承担其总迁移经费102.7亿美元中的59%(60.9亿美元)。而按照日美双方协定,用来取代普天间军用机场的新设施建设费用,及位于神奈川县厚木美军基地的航母舰载战机部队向山口县岩国基地转移的迁移费等发生于日本国内的迁移经费,将全额由日方支付。事实上,此报告为长期悬而未决的驻日美军整编课题画上了句号——日美军事一体化进程将因此而提速,日本成为美国在东亚的战略据点已指日可待。至此,基于日美安保条约的日美军事同盟,经过10年的调整,其方向转变已然清晰化。5月3日,系日本的“宪法纪念日”,也是战后清算日本战争犯罪的“东京审判”开庭60周年的日子。从60年前的那一天开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长达两年半的时间里,经370次开庭公审,对25名被认为“对和平、人道、战争犯罪”的战争罪犯宣布了有罪判决,对其中的7名甲级战犯,判处并执行了绞刑。“东京审判”加“和平宪法”,使日本的非军国主义化得以确立,由美国主导的民主化改造得以推进。正是在这种形势下,日本才能以最低的代价换取与盟国的和解。1951年9月,在日本承诺接受“东京审判”的结果和联合国战后处理框架的前提下,《旧金山对日媾和条约》签署,日本结束了6年军事占领,实现对于近年来在日本国内愈演愈烈的否定“东京审判”的舆论和动向,美国肯定是看在眼里,心知肚明的。之所以尚未明确表态,是因为有更加迫切的议题。但作为战后“旧金山体制”的始作俑者,美国或许能接受围绕“东京审判”的不彻底性、机会主义等质疑,但断不会容忍对其是非善恶的根本性颠覆,因为这关涉到战后生根的自由民主价值及民主政体合法性的大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