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城市跟它的表情(新北京观察之五)  

2006-04-27 16:25:37|  分类: 文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市跟它的表情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或许是挣扎于物质贫困的时间过于漫长,对“现代化”的期许过于焦虑的缘故,其国民在想象或谈论某个城市及其城市文明的时候,常常爱拿那个城市中最新锐、最高耸、最能炫耀“财富”、最具霸权色彩的地标性建筑来说事,把它当作代表那个城市的表情。譬如,提到纽约,言必称世贸双塔(假定其话题无关9·11与反恐),提到巴黎,言必称艾菲尔铁塔,提到上海言必称东方明珠、金茂,提到深圳,言必称地王,提到北京,言必称国贸……这种思维虽然可以“理解”,但实在乏善可陈,没点子“建设性”与“超越性”,透着一股没文化的暴富味。可悲的是,这种挺没劲的思维却似乎左右了或正在左右着我们相当多地方官员的市政规划决策:一流城市,竞相规划摩天大楼,“欲与天公试比高”;二流省城,虽然政府机构、银行、电力公司的大厦已经鳞次栉比,但还要盖更高、更洋、更豪华的涉外写字楼,以招商引资,吸引世界500强;连那些远离沿海、经济欠发达、人口不足30万的内地三流县级市,顶不济,也得在政府所在地的周围装点个“市民中心广场”,偌大的四方形大厦坐北朝南,台阶绝对是人民大会堂式的,前面是巨大的草坪,周围几乎不见人影,像极了北朝鲜的千里马广场。这令人想到马三立说的一个相声,说一爷甭提多穷了,但特爱提钱,说要是老子哪天有了钱,就买缎子被卧,买皮猴,天天喝豆浆、吃油条。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一个城市的“表情”呢?这当然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建筑(而不仅仅是高楼大厦)、博物馆、园林、咖啡酒吧街、穿城而过的运河、寻常巷陌,甚至连街树和路灯,都不失为一种选择。但是,笔者首先想到的,是那个城市的青年亚文化(Youth Sub-culture)。所谓“亚文化”,顾名思义,是与社会主流文化相伴而生、相辅相成的
城市跟它的表情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或许是挣扎于物质贫困的时间过于漫长,对“现代化”的期许过于焦虑的缘故,其国民在想象或谈论某个城市及其城市文明的时候,常常爱拿那个城市中最新锐、最高耸、最能炫耀“财富”、最具霸权色彩的地标性建筑来说事,把它当作代表那个城市的表情。譬如,提到纽约,言必称世贸双塔(假定其话题无关9·11与反恐),提到巴黎,言必称艾菲尔铁塔,提到上海言必称东方明珠、金茂,提到深圳,言必称地王,提到北京,言必称国贸……这种思维虽然可以“理解”,但实在乏善可陈,没点子“建设性”与“超越性”,透着一股没文化的暴富味。可悲的是,这种挺没劲的思维却似乎左右了或正在左右着我们相当多地方官员的市政规划决策:一流城市,竞相规划摩天大楼,“欲与天公试比高”;二流省城,虽然政府机构、银行、电力公司的大厦已经鳞次栉比,但还要盖更高、更洋、更豪华的涉外写字楼,以招商引资,吸引世界500强;连那些远离沿海、经济欠发达、人口不足30万的内地三流县级市,顶不济,也得在政府所在地的周围装点个“市民中心广场”,偌大的四方形大厦坐北朝南,台阶绝对是人民大会堂式的,前面是巨大的草坪,周围几乎不见人影,像极了北朝鲜的千里马广场。这令人想到马三立说的一个相声,说一爷甭提多穷了,但特爱提钱,说要是老子哪天有了钱,就买缎子被卧,买皮猴,天天喝豆浆、吃油条。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一个城市的“表情”呢?这当然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建筑(而不仅仅是高楼大厦)、博物馆、园林、咖啡酒吧街、穿城而过的运河、寻常巷陌,甚至连街树和路灯,都不失为一种选择。但是,笔者首先想到的,是那个城市的青年亚文化(Youth Sub-culture)。所谓“亚文化”,顾名思义,是与社会主流文化相伴而生、相辅相成的

城市跟它的表情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或许是挣扎于物质贫困的时间过于漫长,对“现代化”的期许过于焦虑的缘故,其国民在想象或谈论某个城市及其城市文明的时候,常常爱拿那个城市中最新锐、最高耸、最能炫耀“财富”、最具霸权色彩的地标性建筑来说事,把它当作代表那个城市的表情。譬如,提到纽约,言必称世贸双塔(假定其话题无关9·11与反恐),提到巴黎,言必称艾菲尔铁塔,提到上海言必称东方明珠、金茂,提到深圳,言必称地王,提到北京,言必称国贸……这种思维虽然可以“理解”,但实在乏善可陈,没点子“建设性”与“超越性”,透着一股没文化的暴富味。可悲的是,这种挺没劲的思维却似乎左右了或正在左右着我们相当多地方官员的市政规划决策:一流城市,竞相规划摩天大楼,“欲与天公试比高”;二流省城,虽然政府机构、银行、电力公司的大厦已经鳞次栉比,但还要盖更高、更洋、更豪华的涉外写字楼,以招商引资,吸引世界500强;连那些远离沿海、经济欠发达、人口不足30万的内地三流县级市,顶不济,也得在政府所在地的周围装点个“市民中心广场”,偌大的四方形大厦坐北朝南,台阶绝对是人民大会堂式的,前面是巨大的草坪,周围几乎不见人影,像极了北朝鲜的千里马广场。这令人想到马三立说的一个相声,说一爷甭提多穷了,但特爱提钱,说要是老子哪天有了钱,就买缎子被卧,买皮猴,天天喝豆浆、吃油条。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一个城市的“表情”呢?这当然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建筑(而不仅仅是高楼大厦)、博物馆、园林、咖啡酒吧街、穿城而过的运河、寻常巷陌,甚至连街树和路灯,都不失为一种选择。但是,笔者首先想到的,是那个城市的青年亚文化(Youth Sub-culture)。所谓“亚文化”,顾名思义,是与社会主流文化相伴而生、相辅相成的城市跟它的表情

城市跟它的表情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或许是挣扎于物质贫困的时间过于漫长,对“现代化”的期许过于焦虑的缘故,其国民在想象或谈论某个城市及其城市文明的时候,常常爱拿那个城市中最新锐、最高耸、最能炫耀“财富”、最具霸权色彩的地标性建筑来说事,把它当作代表那个城市的表情。譬如,提到纽约,言必称世贸双塔(假定其话题无关9·11与反恐),提到巴黎,言必称艾菲尔铁塔,提到上海言必称东方明珠、金茂,提到深圳,言必称地王,提到北京,言必称国贸……这种思维虽然可以“理解”,但实在乏善可陈,没点子“建设性”与“超越性”,透着一股没文化的暴富味。可悲的是,这种挺没劲的思维却似乎左右了或正在左右着我们相当多地方官员的市政规划决策:一流城市,竞相规划摩天大楼,“欲与天公试比高”;二流省城,虽然政府机构、银行、电力公司的大厦已经鳞次栉比,但还要盖更高、更洋、更豪华的涉外写字楼,以招商引资,吸引世界500强;连那些远离沿海、经济欠发达、人口不足30万的内地三流县级市,顶不济,也得在政府所在地的周围装点个“市民中心广场”,偌大的四方形大厦坐北朝南,台阶绝对是人民大会堂式的,前面是巨大的草坪,周围几乎不见人影,像极了北朝鲜的千里马广场。这令人想到马三立说的一个相声,说一爷甭提多穷了,但特爱提钱,说要是老子哪天有了钱,就买缎子被卧,买皮猴,天天喝豆浆、吃油条。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一个城市的“表情”呢?这当然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建筑(而不仅仅是高楼大厦)、博物馆、园林、咖啡酒吧街、穿城而过的运河、寻常巷陌,甚至连街树和路灯,都不失为一种选择。但是,笔者首先想到的,是那个城市的青年亚文化(Youth Sub-culture)。所谓“亚文化”,顾名思义,是与社会主流文化相伴而生、相辅相成的 

城市跟它的表情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或许是挣扎于物质贫困的时间过于漫长,对“现代化”的期许过于焦虑的缘故,其国民在想象或谈论某个城市及其城市文明的时候,常常爱拿那个城市中最新锐、最高耸、最能炫耀“财富”、最具霸权色彩的地标性建筑来说事,把它当作代表那个城市的表情。譬如,提到纽约,言必称世贸双塔(假定其话题无关9·11与反恐),提到巴黎,言必称艾菲尔铁塔,提到上海言必称东方明珠、金茂,提到深圳,言必称地王,提到北京,言必称国贸……这种思维虽然可以“理解”,但实在乏善可陈,没点子“建设性”与“超越性”,透着一股没文化的暴富味。可悲的是,这种挺没劲的思维却似乎左右了或正在左右着我们相当多地方官员的市政规划决策:一流城市,竞相规划摩天大楼,“欲与天公试比高”;二流省城,虽然政府机构、银行、电力公司的大厦已经鳞次栉比,但还要盖更高、更洋、更豪华的涉外写字楼,以招商引资,吸引世界500强;连那些远离沿海、经济欠发达、人口不足30万的内地三流县级市,顶不济,也得在政府所在地的周围装点个“市民中心广场”,偌大的四方形大厦坐北朝南,台阶绝对是人民大会堂式的,前面是巨大的草坪,周围几乎不见人影,像极了北朝鲜的千里马广场。这令人想到马三立说的一个相声,说一爷甭提多穷了,但特爱提钱,说要是老子哪天有了钱,就买缎子被卧,买皮猴,天天喝豆浆、吃油条。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一个城市的“表情”呢?这当然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建筑(而不仅仅是高楼大厦)、博物馆、园林、咖啡酒吧街、穿城而过的运河、寻常巷陌,甚至连街树和路灯,都不失为一种选择。但是,笔者首先想到的,是那个城市的青年亚文化(Youth Sub-culture)。所谓“亚文化”,顾名思义,是与社会主流文化相伴而生、相辅相成的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或许是挣扎于物质贫困的时间过于漫长,对“现代化”的期许过于焦虑的缘故,其国民在想象或谈论某个城市及其城市文明的时候,常常爱拿那个城市中最新锐、最高耸、最能炫耀“财富”、最具霸权色彩的地标性建筑来说事,把它当作代表那个城市的表情。譬如,提到纽约,言必称世贸双塔(假定其话题无关9次文化生态。按《辞海》的解释,“亦称‘副文化’、‘小群体文化’。因社会或自然因素而形成的,在某些方面有别于整体文化的地区文化或群体文化。既具有整体文化的基本特征,又有其独特性。社会越复杂,亚文化越多。”巴黎塞纳河左岸的艺术家群落、纽约哈德逊河畔的肖像画家、东京新宿街头的杂耍艺人,乃至北京地下通道里自弹自唱的残疾人卖唱者,都是构成这种亚文化生态的土壤,同时也是那座城市人文环境的一道风景线。一个城市,有没有发育良好的次文化生态大不一样。像纽约、巴黎那样的城市,之所以成为历久不衰的引领世界艺术、时尚潮流的大都会,除了历史、经济上的原因,与其文化生态的立体、有机、根深叶茂,艺术土壤的肥沃、厚重、富于养分不无关系。大到一个社会,小到一个城市,其地域文化的繁育和发展,用句时髦的话,也是一个“系统工程”,绝不仅仅是文化的“上层建筑”——所谓“精英文化”一极繁荣,全社会的文化景观便蔚然成风,整个城市一夜之间就会变得“有文化”起来。换句话说,没有作为底层有机土壤的“亚文化”的繁荣,便不会有“精英文化”的健康发育,即便有,怕也只是海市蜃楼般虚幻的“繁荣”,难以形成孕育现代公民的市民文化的蔚为大观。在周作人、林语堂、老舍、邓云乡等一代文人笔下,传统的北京城是一个既有梨园戏楼、酒坊书肆,又有八大胡同、天桥把式的悠哉游哉的文化古城,其代代相传、枝繁叶茂的文化生态,也确曾带来过“京派”文化的隆盛。然而曾几何时,这个马路扩得越来越宽、大楼盖得越来越高、城市化的“大饼”摊得越来越大的城市,在走向经济繁荣的同时,也正经历着日益冷漠、粗俗、寒碜、没文化的“转型”。或许,这是经济繁荣的悖论和必然代价?每当笔者在时髦、豁亮的王府井大街漫步的时候,看到店铺林立、游人如织的繁荣景象之余,总不免感到一丝遗憾和乏味·11与反恐),提到巴黎,言必称艾菲尔铁塔,提到上海言必称东方明珠、金茂,提到深圳,言必称地王,提到北京,言必称国贸……这种思维虽然可以“理解”,但实在乏善可陈,没点子“建设性”与“超越性”,透着一股没文化的暴富味。

城市跟它的表情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或许是挣扎于物质贫困的时间过于漫长,对“现代化”的期许过于焦虑的缘故,其国民在想象或谈论某个城市及其城市文明的时候,常常爱拿那个城市中最新锐、最高耸、最能炫耀“财富”、最具霸权色彩的地标性建筑来说事,把它当作代表那个城市的表情。譬如,提到纽约,言必称世贸双塔(假定其话题无关9·11与反恐),提到巴黎,言必称艾菲尔铁塔,提到上海言必称东方明珠、金茂,提到深圳,言必称地王,提到北京,言必称国贸……这种思维虽然可以“理解”,但实在乏善可陈,没点子“建设性”与“超越性”,透着一股没文化的暴富味。可悲的是,这种挺没劲的思维却似乎左右了或正在左右着我们相当多地方官员的市政规划决策:一流城市,竞相规划摩天大楼,“欲与天公试比高”;二流省城,虽然政府机构、银行、电力公司的大厦已经鳞次栉比,但还要盖更高、更洋、更豪华的涉外写字楼,以招商引资,吸引世界500强;连那些远离沿海、经济欠发达、人口不足30万的内地三流县级市,顶不济,也得在政府所在地的周围装点个“市民中心广场”,偌大的四方形大厦坐北朝南,台阶绝对是人民大会堂式的,前面是巨大的草坪,周围几乎不见人影,像极了北朝鲜的千里马广场。这令人想到马三立说的一个相声,说一爷甭提多穷了,但特爱提钱,说要是老子哪天有了钱,就买缎子被卧,买皮猴,天天喝豆浆、吃油条。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一个城市的“表情”呢?这当然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建筑(而不仅仅是高楼大厦)、博物馆、园林、咖啡酒吧街、穿城而过的运河、寻常巷陌,甚至连街树和路灯,都不失为一种选择。但是,笔者首先想到的,是那个城市的青年亚文化(Youth Sub-culture)。所谓“亚文化”,顾名思义,是与社会主流文化相伴而生、相辅相成的

 

城市跟它的表情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或许是挣扎于物质贫困的时间过于漫长,对“现代化”的期许过于焦虑的缘故,其国民在想象或谈论某个城市及其城市文明的时候,常常爱拿那个城市中最新锐、最高耸、最能炫耀“财富”、最具霸权色彩的地标性建筑来说事,把它当作代表那个城市的表情。譬如,提到纽约,言必称世贸双塔(假定其话题无关9·11与反恐),提到巴黎,言必称艾菲尔铁塔,提到上海言必称东方明珠、金茂,提到深圳,言必称地王,提到北京,言必称国贸……这种思维虽然可以“理解”,但实在乏善可陈,没点子“建设性”与“超越性”,透着一股没文化的暴富味。可悲的是,这种挺没劲的思维却似乎左右了或正在左右着我们相当多地方官员的市政规划决策:一流城市,竞相规划摩天大楼,“欲与天公试比高”;二流省城,虽然政府机构、银行、电力公司的大厦已经鳞次栉比,但还要盖更高、更洋、更豪华的涉外写字楼,以招商引资,吸引世界500强;连那些远离沿海、经济欠发达、人口不足30万的内地三流县级市,顶不济,也得在政府所在地的周围装点个“市民中心广场”,偌大的四方形大厦坐北朝南,台阶绝对是人民大会堂式的,前面是巨大的草坪,周围几乎不见人影,像极了北朝鲜的千里马广场。这令人想到马三立说的一个相声,说一爷甭提多穷了,但特爱提钱,说要是老子哪天有了钱,就买缎子被卧,买皮猴,天天喝豆浆、吃油条。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一个城市的“表情”呢?这当然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建筑(而不仅仅是高楼大厦)、博物馆、园林、咖啡酒吧街、穿城而过的运河、寻常巷陌,甚至连街树和路灯,都不失为一种选择。但是,笔者首先想到的,是那个城市的青年亚文化(Youth Sub-culture)。所谓“亚文化”,顾名思义,是与社会主流文化相伴而生、相辅相成的可悲的是,这种挺没劲的思维却似乎左右了或正在左右着我们相当多地方官员的市政规划决策:一流城市,竞相规划摩天大楼,“欲与天公试比高”;二流省城,虽然政府机构、银行、电力公司的大厦已经鳞次栉比,但还要盖更高、更洋、更豪华的涉外写字楼,以招商引资,吸引世界500:你几乎看不到街头画家、街头活报剧、拿得出手的杂耍、像样的流行音乐演唱和严肃认真、不为哗众取宠的行为艺术表演。而这些在被称为世界“大都会”的城市,则是不可或缺的。你能想象没有苏荷区、艺术东村的纽约和没有塞纳左岸、蒙帕纳斯的巴黎吗?其实,拥有为数甚众的“文青”、“艺青”和“愤青”的北京,并非没有致力于这种演出的人才储备,确切地说,是出于“社会安定”、“市容整洁”的需要,被警察叔叔和城管人员给“搞”掉了,就像在2003年恶名昭著的《收容法》被废除之前,你看不到街头行乞一样。今天3月,笔者在日本东北地方一个人口不足30万的小城出差,每天晚上,沿车站前的广场跑步。在“伊藤洋华堂”的门口,一组少男少女和着音乐的节拍在旁若无人地练习街舞;跑过公用电话亭的时候,一个手里攥着烧酒杯的流浪汉大声对我喊“加油”,我还以尖锐的口哨。一边跑,我一边想,什么时候,我的城市也能在整饬的“市容”之上,拥有这样自然、从容的“表情”?强;连那些远离沿海、经济欠发达、人口不足30万的内地三流县级市,顶不济,也得在政府所在地的周围装点个“市民中心广场”,偌大的四方形大厦坐北朝南,台阶绝对是人民大会堂式的,前面是巨大的草坪,周围几乎不见人影,像极了北朝鲜的千里马广场。这令人想到马三立说的一个相声,说一爷甭提多穷了,但特爱提钱,说要是老子哪天有了钱,就买缎子被卧,买皮猴,天天喝豆浆、吃油条。

 

城市跟它的表情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或许是挣扎于物质贫困的时间过于漫长,对“现代化”的期许过于焦虑的缘故,其国民在想象或谈论某个城市及其城市文明的时候,常常爱拿那个城市中最新锐、最高耸、最能炫耀“财富”、最具霸权色彩的地标性建筑来说事,把它当作代表那个城市的表情。譬如,提到纽约,言必称世贸双塔(假定其话题无关9·11与反恐),提到巴黎,言必称艾菲尔铁塔,提到上海言必称东方明珠、金茂,提到深圳,言必称地王,提到北京,言必称国贸……这种思维虽然可以“理解”,但实在乏善可陈,没点子“建设性”与“超越性”,透着一股没文化的暴富味。可悲的是,这种挺没劲的思维却似乎左右了或正在左右着我们相当多地方官员的市政规划决策:一流城市,竞相规划摩天大楼,“欲与天公试比高”;二流省城,虽然政府机构、银行、电力公司的大厦已经鳞次栉比,但还要盖更高、更洋、更豪华的涉外写字楼,以招商引资,吸引世界500强;连那些远离沿海、经济欠发达、人口不足30万的内地三流县级市,顶不济,也得在政府所在地的周围装点个“市民中心广场”,偌大的四方形大厦坐北朝南,台阶绝对是人民大会堂式的,前面是巨大的草坪,周围几乎不见人影,像极了北朝鲜的千里马广场。这令人想到马三立说的一个相声,说一爷甭提多穷了,但特爱提钱,说要是老子哪天有了钱,就买缎子被卧,买皮猴,天天喝豆浆、吃油条。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一个城市的“表情”呢?这当然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建筑(而不仅仅是高楼大厦)、博物馆、园林、咖啡酒吧街、穿城而过的运河、寻常巷陌,甚至连街树和路灯,都不失为一种选择。但是,笔者首先想到的,是那个城市的青年亚文化(Youth Sub-culture)。所谓“亚文化”,顾名思义,是与社会主流文化相伴而生、相辅相成的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一个城市的“表情”呢?这当然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建筑(而不仅仅是高楼大厦)、博物馆、园林、咖啡酒吧街、穿城而过的运河、寻常巷陌,甚至连街树和路灯,都不失为一种选择。但是,笔者首先想到的,是那个城市的青年亚文化(Youth Sub-culture城市跟它的表情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或许是挣扎于物质贫困的时间过于漫长,对“现代化”的期许过于焦虑的缘故,其国民在想象或谈论某个城市及其城市文明的时候,常常爱拿那个城市中最新锐、最高耸、最能炫耀“财富”、最具霸权色彩的地标性建筑来说事,把它当作代表那个城市的表情。譬如,提到纽约,言必称世贸双塔(假定其话题无关9·11与反恐),提到巴黎,言必称艾菲尔铁塔,提到上海言必称东方明珠、金茂,提到深圳,言必称地王,提到北京,言必称国贸……这种思维虽然可以“理解”,但实在乏善可陈,没点子“建设性”与“超越性”,透着一股没文化的暴富味。可悲的是,这种挺没劲的思维却似乎左右了或正在左右着我们相当多地方官员的市政规划决策:一流城市,竞相规划摩天大楼,“欲与天公试比高”;二流省城,虽然政府机构、银行、电力公司的大厦已经鳞次栉比,但还要盖更高、更洋、更豪华的涉外写字楼,以招商引资,吸引世界500强;连那些远离沿海、经济欠发达、人口不足30万的内地三流县级市,顶不济,也得在政府所在地的周围装点个“市民中心广场”,偌大的四方形大厦坐北朝南,台阶绝对是人民大会堂式的,前面是巨大的草坪,周围几乎不见人影,像极了北朝鲜的千里马广场。这令人想到马三立说的一个相声,说一爷甭提多穷了,但特爱提钱,说要是老子哪天有了钱,就买缎子被卧,买皮猴,天天喝豆浆、吃油条。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一个城市的“表情”呢?这当然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建筑(而不仅仅是高楼大厦)、博物馆、园林、咖啡酒吧街、穿城而过的运河、寻常巷陌,甚至连街树和路灯,都不失为一种选择。但是,笔者首先想到的,是那个城市的青年亚文化(Youth Sub-culture)。所谓“亚文化”,顾名思义,是与社会主流文化相伴而生、相辅相成的)。

 

次文化生态。按《辞海》的解释,“亦称‘副文化’、‘小群体文化’。因社会或自然因素而形成的,在某些方面有别于整体文化的地区文化或群体文化。既具有整体文化的基本特征,又有其独特性。社会越复杂,亚文化越多。”巴黎塞纳河左岸的艺术家群落、纽约哈德逊河畔的肖像画家、东京新宿街头的杂耍艺人,乃至北京地下通道里自弹自唱的残疾人卖唱者,都是构成这种亚文化生态的土壤,同时也是那座城市人文环境的一道风景线。一个城市,有没有发育良好的次文化生态大不一样。像纽约、巴黎那样的城市,之所以成为历久不衰的引领世界艺术、时尚潮流的大都会,除了历史、经济上的原因,与其文化生态的立体、有机、根深叶茂,艺术土壤的肥沃、厚重、富于养分不无关系。大到一个社会,小到一个城市,其地域文化的繁育和发展,用句时髦的话,也是一个“系统工程”,绝不仅仅是文化的“上层建筑”——所谓“精英文化”一极繁荣,全社会的文化景观便蔚然成风,整个城市一夜之间就会变得“有文化”起来。换句话说,没有作为底层有机土壤的“亚文化”的繁荣,便不会有“精英文化”的健康发育,即便有,怕也只是海市蜃楼般虚幻的“繁荣”,难以形成孕育现代公民的市民文化的蔚为大观。在周作人、林语堂、老舍、邓云乡等一代文人笔下,传统的北京城是一个既有梨园戏楼、酒坊书肆,又有八大胡同、天桥把式的悠哉游哉的文化古城,其代代相传、枝繁叶茂的文化生态,也确曾带来过“京派”文化的隆盛。然而曾几何时,这个马路扩得越来越宽、大楼盖得越来越高、城市化的“大饼”摊得越来越大的城市,在走向经济繁荣的同时,也正经历着日益冷漠、粗俗、寒碜、没文化的“转型”。或许,这是经济繁荣的悖论和必然代价?每当笔者在时髦、豁亮的王府井大街漫步的时候,看到店铺林立、游人如织的繁荣景象之余,总不免感到一丝遗憾和乏味所谓“亚文化”,顾名思义,是与社会主流文化相伴而生、相辅相成的次文化生态。按《辞海》的解释,“亦称‘副文化’、‘小群体文化’。因社会或自然因素而形成的,在某些方面有别于整体文化的地区文化或群体文化。既具有整体文化的基本特征,又有其独特性。社会越复杂,亚文化越多。”巴黎塞纳河左岸的艺术家群落、纽约哈德逊河畔的肖像画家、东京新宿街头的杂耍艺人,乃至北京地下通道里自弹自唱的残疾人卖唱者,都是构成这种亚文化生态的土壤,同时也是那座城市人文环境的一道风景线。

 

:你几乎看不到街头画家、街头活报剧、拿得出手的杂耍、像样的流行音乐演唱和严肃认真、不为哗众取宠的行为艺术表演。而这些在被称为世界“大都会”的城市,则是不可或缺的。你能想象没有苏荷区、艺术东村的纽约和没有塞纳左岸、蒙帕纳斯的巴黎吗?其实,拥有为数甚众的“文青”、“艺青”和“愤青”的北京,并非没有致力于这种演出的人才储备,确切地说,是出于“社会安定”、“市容整洁”的需要,被警察叔叔和城管人员给“搞”掉了,就像在2003年恶名昭著的《收容法》被废除之前,你看不到街头行乞一样。今天3月,笔者在日本东北地方一个人口不足30万的小城出差,每天晚上,沿车站前的广场跑步。在“伊藤洋华堂”的门口,一组少男少女和着音乐的节拍在旁若无人地练习街舞;跑过公用电话亭的时候,一个手里攥着烧酒杯的流浪汉大声对我喊“加油”,我还以尖锐的口哨。一边跑,我一边想,什么时候,我的城市也能在整饬的“市容”之上,拥有这样自然、从容的“表情”?

一个城市,有没有发育良好的次文化生态大不一样。像纽约、巴黎那样的城市,之所以成为历久不衰的引领世界艺术、时尚潮流的大都会,除了历史、经济上的原因,与其文化生态的立体、有机、根深叶茂,艺术土壤的肥沃、厚重、富于养分不无关系。大到一个社会,小到一个城市,其地域文化的繁育和发展,用句时髦的话,也是一个“系统工程”,绝不仅仅是文化的“上层建筑”——所谓“精英文化”一极繁荣,全社会的文化景观便蔚然成风,整个城市一夜之间就会变得“有文化”起来。换句话说,没有作为底层有机土壤的“亚文化”的繁荣,便不会有“精英文化”的健康发育,即便有,怕也只是海市蜃楼般虚幻的“繁荣”,难以形成孕育现代公民的市民文化的蔚为大观。

 

在周作人、林语堂、老舍、邓云乡等一代文人笔下,传统的北京城是一个既有梨园戏楼、酒坊书肆,又有八大胡同、天桥把式的悠哉游哉的文化古城,其代代相传、枝繁叶茂的文化生态,也确曾带来过“京派”文化的隆盛。然而曾几何时,这个马路扩得越来越宽、大楼盖得越来越高、城市化的“大饼”摊得越来越大的城市,在走向经济繁荣的同时,也正经历着日益冷漠、粗俗、寒碜、没文化的“转型”。或许,这是经济繁荣的悖论和必然代价?

 

:你几乎看不到街头画家、街头活报剧、拿得出手的杂耍、像样的流行音乐演唱和严肃认真、不为哗众取宠的行为艺术表演。而这些在被称为世界“大都会”的城市,则是不可或缺的。你能想象没有苏荷区、艺术东村的纽约和没有塞纳左岸、蒙帕纳斯的巴黎吗?其实,拥有为数甚众的“文青”、“艺青”和“愤青”的北京,并非没有致力于这种演出的人才储备,确切地说,是出于“社会安定”、“市容整洁”的需要,被警察叔叔和城管人员给“搞”掉了,就像在2003年恶名昭著的《收容法》被废除之前,你看不到街头行乞一样。今天3月,笔者在日本东北地方一个人口不足30万的小城出差,每天晚上,沿车站前的广场跑步。在“伊藤洋华堂”的门口,一组少男少女和着音乐的节拍在旁若无人地练习街舞;跑过公用电话亭的时候,一个手里攥着烧酒杯的流浪汉大声对我喊“加油”,我还以尖锐的口哨。一边跑,我一边想,什么时候,我的城市也能在整饬的“市容”之上,拥有这样自然、从容的“表情”?每当笔者在时髦、豁亮的王府井大街漫步的时候,看到店铺林立、游人如织的繁荣景象之余,总不免感到一丝遗憾和乏味:你几乎看不到街头画家、街头活报剧、拿得出手的杂耍、像样的流行音乐演唱和严肃认真、不为哗众取宠的行为艺术表演。而这些在被称为世界“大都会”的城市,则是不可或缺的。你能想象没有苏荷区、艺术东村的纽约和没有塞纳左岸、蒙帕纳斯的巴黎吗?

 

其实,拥有为数甚众的“文青”、“艺青”和“愤青”的北京,并非没有致力于这种演出的人才储备,确切地说,是出于“社会安定”、“市容整洁”的需要,被警察叔叔和城管人员给“搞”掉了,就像在2003年恶名昭著的《收容法》被废除之前,你看不到街头行乞一样。

 

次文化生态。按《辞海》的解释,“亦称‘副文化’、‘小群体文化’。因社会或自然因素而形成的,在某些方面有别于整体文化的地区文化或群体文化。既具有整体文化的基本特征,又有其独特性。社会越复杂,亚文化越多。”巴黎塞纳河左岸的艺术家群落、纽约哈德逊河畔的肖像画家、东京新宿街头的杂耍艺人,乃至北京地下通道里自弹自唱的残疾人卖唱者,都是构成这种亚文化生态的土壤,同时也是那座城市人文环境的一道风景线。一个城市,有没有发育良好的次文化生态大不一样。像纽约、巴黎那样的城市,之所以成为历久不衰的引领世界艺术、时尚潮流的大都会,除了历史、经济上的原因,与其文化生态的立体、有机、根深叶茂,艺术土壤的肥沃、厚重、富于养分不无关系。大到一个社会,小到一个城市,其地域文化的繁育和发展,用句时髦的话,也是一个“系统工程”,绝不仅仅是文化的“上层建筑”——所谓“精英文化”一极繁荣,全社会的文化景观便蔚然成风,整个城市一夜之间就会变得“有文化”起来。换句话说,没有作为底层有机土壤的“亚文化”的繁荣,便不会有“精英文化”的健康发育,即便有,怕也只是海市蜃楼般虚幻的“繁荣”,难以形成孕育现代公民的市民文化的蔚为大观。在周作人、林语堂、老舍、邓云乡等一代文人笔下,传统的北京城是一个既有梨园戏楼、酒坊书肆,又有八大胡同、天桥把式的悠哉游哉的文化古城,其代代相传、枝繁叶茂的文化生态,也确曾带来过“京派”文化的隆盛。然而曾几何时,这个马路扩得越来越宽、大楼盖得越来越高、城市化的“大饼”摊得越来越大的城市,在走向经济繁荣的同时,也正经历着日益冷漠、粗俗、寒碜、没文化的“转型”。或许,这是经济繁荣的悖论和必然代价?每当笔者在时髦、豁亮的王府井大街漫步的时候,看到店铺林立、游人如织的繁荣景象之余,总不免感到一丝遗憾和乏味今天3:你几乎看不到街头画家、街头活报剧、拿得出手的杂耍、像样的流行音乐演唱和严肃认真、不为哗众取宠的行为艺术表演。而这些在被称为世界“大都会”的城市,则是不可或缺的。你能想象没有苏荷区、艺术东村的纽约和没有塞纳左岸、蒙帕纳斯的巴黎吗?其实,拥有为数甚众的“文青”、“艺青”和“愤青”的北京,并非没有致力于这种演出的人才储备,确切地说,是出于“社会安定”、“市容整洁”的需要,被警察叔叔和城管人员给“搞”掉了,就像在2003年恶名昭著的《收容法》被废除之前,你看不到街头行乞一样。今天3月,笔者在日本东北地方一个人口不足30万的小城出差,每天晚上,沿车站前的广场跑步。在“伊藤洋华堂”的门口,一组少男少女和着音乐的节拍在旁若无人地练习街舞;跑过公用电话亭的时候,一个手里攥着烧酒杯的流浪汉大声对我喊“加油”,我还以尖锐的口哨。一边跑,我一边想,什么时候,我的城市也能在整饬的“市容”之上,拥有这样自然、从容的“表情”?月,笔者在日本东北地方一个人口不足30万的小城出差,每天晚上,沿车站前的广场跑步。在“伊藤洋华堂”的门口,一组少男少女和着音乐的节拍在旁若无人地练习街舞;跑过公用电话亭的时候,一个手里攥着烧酒杯的流浪汉大声对我喊“加油”,我还以尖锐的口哨。一边跑,我一边想,什么时候,我的城市也能在整饬的“市容”之上,拥有这样自然、从容的“表情”?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