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京城出租车,让我说你什么好(新北京观察之三)  

2006-04-27 16:19:14|  分类: 文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脸。“Sir,taxi?”他边对我操练着这句已练了成千上万次的日常英语,边抢过我手中的行李,态度之坦然就好像是约好来接我的发小似的——笔者显然被当成了来京观光的海外华人。“哥们,干这行有15年了吧?”突然从“海外华人”的嘴里,冒出了纯正的“京片子”。那孙子愣了一下,撂下箱子,臊眉搭眼地溜了。在上海乘出租车,只需告诉司机你要去的地方(而且可精确到XX路XX号),其他什么都不用管,司机就会负责地把你拉到目的地,哪怕多绕一点路,司机都会立即把表抬起来,把多绕部分的钱退给你。而首都的的哥,连三元桥在哪都不知道却泰然自若,“您就给瞅着点得了。”每次出差回京,没出首都机场便开始发愁:回哪儿,家还是单位?其实哪儿都一样,前者在望京,后者在燕莎桥,满打满算,20来公里,即使打两块钱一公里的“大的”,也出不去60元。因此,打的成了一场“智斗”,颇费心力。断不能在上车之前就告诉的哥你要去的地方(否则的话,你很可能会被晒在那里,最后只有改乘大巴)。等放好行李,关好车门之后,再说不迟。跟的哥说目的地的时候,千万别忘了道歉(最好是在道歉的同时,承诺会多付一些车费)。要不,事可就大了。碰上“面”点的还好,无非是跟你麽麽唧唧地说他在毒日头底下排了几个小时的队,却赶上这么一趟缺德的活,算我TMD倒了大霉了等等。弄得你刚下飞机,就浑身的罪恶感,跟害了谁似的。而这还算好的。要碰一“生”主,黑着脸,不说话,车开得跟打摆子似的,人不出5分钟就得晕车。笔者深知,今天北京的的哥备受“垄断”资本的盘剥、榨取,超长的工作时间,过低的生活保障,是不公平竞争的牺牲。这是理应、并且必须加以重视、解决的社会问题。但我想说的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

京城出租车,让我说你什么好

 

基本上无关社会正义与公正,有些属于“地域文化”(所谓“京派文化”)的遗留。你能想象,如果有一天,京城的的哥们彻底从“垄断”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这些问题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失吗?北京的哥善“侃”,在全国是出了名的。纵然你是一名哲学教授,只要上了北京的哥的车,也不愁找不到“同志和朋友”。可不巧的是,笔者是一挺“闷”的主,上了车,爱低头看书或睡觉,从不聊天。因此,我想拜托北京的哥们的是:把车拾掇得干净点,别让人前脚从你的车里钻出来,后脚衣服就得送干洗店;稍微熟悉一下城市的地理,别净让乘客当“导游”,毕竟有的乘客不喜欢、也不擅长干这活;别老搂不住火,在马路上开斗气车,乘客偶然坐一趟你的车,但并没把命押给你;抽烟最好征得乘客同意,然后把车窗摇下来,别弄得车里跟毒气室似的;如果有痰,请吐在纸上,然后处理掉,千万别对着马路“呸”的一口,那最让人难受,不仅是坐在车里的,还有走在马路上的。

 

 

京城出租车,让我说你什么好三十年河东河西。曾几何时,北京的“的哥”成了弱势群体。而在10年前,出租车司机还是个蛮风光的职业。在15年前,更是“强势”的营生,与“个体户”一样,属于提前进入“小康”的先富一族。需加以说明的是,今天的“弱势”的哥,与以前的“强势”的哥,虽然共享“的哥”这一时而亲切有加、时而带有些许轻蔑意味的称谓,但作为一个职业群体,在构成上已鲜有交集。作为无车阶级,除节假日外,笔者每天少则两趟,多则数趟乘出租车在这个偌大的城市奔波,凡此10余载。回过头来看,虽然京城出租业界的每一个“进步”都令我感到欣慰,但欣慰的同时,仔细一想,那些理所当然的“进步”实在不能用“进步”来形容,尤其是与南方某些“先进城市”相比,反差更加显著:你能说京城出租车现在基本上都能打表、开发票是“进步”吗?你能说不再拒载乘客是“进步”吗?你能说不再放着近道不走故意绕远,然后要求乘客按里程付费是“进步”吗?如果这些都成了“进步”的话,那是对首都改革开放和城市建设事业的侮辱。“坐车吗,师傅?”每天一出家门,就会被不止一位的哥如此打招呼。我知道,他们是黑车。如果上了他们的车,不仅大清早就要经历一番价格谈判,而且,万一出了交通事故的话,绝对没我的好果子吃。而据说这样的黑车,正与日俱增,居然多到与正规出租几乎一样多的程度!在首都机场国际到达厅的出口处,经常能看到几张熟悉的脸,他们是专做外国人、海外华人和外阜人生意的黑车司机。对他们的恶行,虽多有曝光,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无法使其绝迹(我怀疑他们有“托”)。几年前,我从国外出差回来,通完海关走到出口,迎面过来一位带深度近视镜、谢顶很厉害的老男人,熟三十年河东河西。曾几何时,北京的“的哥”成了弱势群体。而在京城出租车,让我说你什么好三十年河东河西。曾几何时,北京的“的哥”成了弱势群体。而在10年前,出租车司机还是个蛮风光的职业。在15年前,更是“强势”的营生,与“个体户”一样,属于提前进入“小康”的先富一族。需加以说明的是,今天的“弱势”的哥,与以前的“强势”的哥,虽然共享“的哥”这一时而亲切有加、时而带有些许轻蔑意味的称谓,但作为一个职业群体,在构成上已鲜有交集。作为无车阶级,除节假日外,笔者每天少则两趟,多则数趟乘出租车在这个偌大的城市奔波,凡此10余载。回过头来看,虽然京城出租业界的每一个“进步”都令我感到欣慰,但欣慰的同时,仔细一想,那些理所当然的“进步”实在不能用“进步”来形容,尤其是与南方某些“先进城市”相比,反差更加显著:你能说京城出租车现在基本上都能打表、开发票是“进步”吗?你能说不再拒载乘客是“进步”吗?你能说不再放着近道不走故意绕远,然后要求乘客按里程付费是“进步”吗?如果这些都成了“进步”的话,那是对首都改革开放和城市建设事业的侮辱。“坐车吗,师傅?”每天一出家门,就会被不止一位的哥如此打招呼。我知道,他们是黑车。如果上了他们的车,不仅大清早就要经历一番价格谈判,而且,万一出了交通事故的话,绝对没我的好果子吃。而据说这样的黑车,正与日俱增,居然多到与正规出租几乎一样多的程度!在首都机场国际到达厅的出口处,经常能看到几张熟悉的脸,他们是专做外国人、海外华人和外阜人生意的黑车司机。对他们的恶行,虽多有曝光,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无法使其绝迹(我怀疑他们有“托”)。几年前,我从国外出差回来,通完海关走到出口,迎面过来一位带深度近视镜、谢顶很厉害的老男人,熟10年前,出租车司机还是个蛮风光的职业。在15年前,更是“强势”的营生,与“个体户”一样,属于提前进入“小康”的先富一族。

 

需加以说明的是,今天的“弱势”的哥,与以前的“强势”的哥,虽然共享“的哥”这一时而亲切有加、时而带有些许轻蔑意味的称谓,但作为一个职业群体,在构成上已鲜有交集。

 

作为无车阶级,除节假日外,笔者每天少则两趟,多则数趟乘出租车在这个偌大的城市奔波,凡此脸。“Sir,taxi?”他边对我操练着这句已练了成千上万次的日常英语,边抢过我手中的行李,态度之坦然就好像是约好来接我的发小似的——笔者显然被当成了来京观光的海外华人。“哥们,干这行有15年了吧?”突然从“海外华人”的嘴里,冒出了纯正的“京片子”。那孙子愣了一下,撂下箱子,臊眉搭眼地溜了。在上海乘出租车,只需告诉司机你要去的地方(而且可精确到XX路XX号),其他什么都不用管,司机就会负责地把你拉到目的地,哪怕多绕一点路,司机都会立即把表抬起来,把多绕部分的钱退给你。而首都的的哥,连三元桥在哪都不知道却泰然自若,“您就给瞅着点得了。”每次出差回京,没出首都机场便开始发愁:回哪儿,家还是单位?其实哪儿都一样,前者在望京,后者在燕莎桥,满打满算,20来公里,即使打两块钱一公里的“大的”,也出不去60元。因此,打的成了一场“智斗”,颇费心力。断不能在上车之前就告诉的哥你要去的地方(否则的话,你很可能会被晒在那里,最后只有改乘大巴)。等放好行李,关好车门之后,再说不迟。跟的哥说目的地的时候,千万别忘了道歉(最好是在道歉的同时,承诺会多付一些车费)。要不,事可就大了。碰上“面”点的还好,无非是跟你麽麽唧唧地说他在毒日头底下排了几个小时的队,却赶上这么一趟缺德的活,算我TMD倒了大霉了等等。弄得你刚下飞机,就浑身的罪恶感,跟害了谁似的。而这还算好的。要碰一“生”主,黑着脸,不说话,车开得跟打摆子似的,人不出5分钟就得晕车。笔者深知,今天北京的的哥备受“垄断”资本的盘剥、榨取,超长的工作时间,过低的生活保障,是不公平竞争的牺牲。这是理应、并且必须加以重视、解决的社会问题。但我想说的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10余载。回过头来看,虽然京城出租业界的每一个“进步”都令我感到欣慰,但欣慰的同时,仔细一想,那些理所当然的“进步”实在不能用“进步”来形容,尤其是与南方某些“先进城市”相比,反差更加显著:你能说京城出租车现在基本上都能打表、开发票是“进步”吗?你能说不再拒载乘客是“进步”吗?你能说不再放着近道不走故意绕远,然后要求乘客按里程付费是“进步”吗?如果这些都成了“进步”的话,那是对首都改革开放和城市建设事业的侮辱。

 

“坐车吗,师傅?”每天一出家门,就会被不止一位的哥如此打招呼。我知道,他们是黑车。如果上了他们的车,不仅大清早就要经历一番价格谈判,而且,万一出了交通事故的话,绝对没我的好果子吃。而据说这样的黑车,正与日俱增,居然多到与正规出租几乎一样多的程度!

 

基本上无关社会正义与公正,有些属于“地域文化”(所谓“京派文化”)的遗留。你能想象,如果有一天,京城的的哥们彻底从“垄断”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这些问题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失吗?北京的哥善“侃”,在全国是出了名的。纵然你是一名哲学教授,只要上了北京的哥的车,也不愁找不到“同志和朋友”。可不巧的是,笔者是一挺“闷”的主,上了车,爱低头看书或睡觉,从不聊天。因此,我想拜托北京的哥们的是:把车拾掇得干净点,别让人前脚从你的车里钻出来,后脚衣服就得送干洗店;稍微熟悉一下城市的地理,别净让乘客当“导游”,毕竟有的乘客不喜欢、也不擅长干这活;别老搂不住火,在马路上开斗气车,乘客偶然坐一趟你的车,但并没把命押给你;抽烟最好征得乘客同意,然后把车窗摇下来,别弄得车里跟毒气室似的;如果有痰,请吐在纸上,然后处理掉,千万别对着马路“呸”的一口,那最让人难受,不仅是坐在车里的,还有走在马路上的。在首都机场国际到达厅的出口处,经常能看到几张熟悉的脸,他们是专做外国人、海外华人和外阜人生意的黑车司机。对他们的恶行,虽多有曝光,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无法使其绝迹(我怀疑他们有“托”)。几年前,我从国外出差回来,通完海关走到出口,迎面过来一位带深度近视镜、谢顶很厉害的老男人,熟脸。“脸。“Sir,taxi?”他边对我操练着这句已练了成千上万次的日常英语,边抢过我手中的行李,态度之坦然就好像是约好来接我的发小似的——笔者显然被当成了来京观光的海外华人。“哥们,干这行有15年了吧?”突然从“海外华人”的嘴里,冒出了纯正的“京片子”。那孙子愣了一下,撂下箱子,臊眉搭眼地溜了。在上海乘出租车,只需告诉司机你要去的地方(而且可精确到XX路XX号),其他什么都不用管,司机就会负责地把你拉到目的地,哪怕多绕一点路,司机都会立即把表抬起来,把多绕部分的钱退给你。而首都的的哥,连三元桥在哪都不知道却泰然自若,“您就给瞅着点得了。”每次出差回京,没出首都机场便开始发愁:回哪儿,家还是单位?其实哪儿都一样,前者在望京,后者在燕莎桥,满打满算,20来公里,即使打两块钱一公里的“大的”,也出不去60元。因此,打的成了一场“智斗”,颇费心力。断不能在上车之前就告诉的哥你要去的地方(否则的话,你很可能会被晒在那里,最后只有改乘大巴)。等放好行李,关好车门之后,再说不迟。跟的哥说目的地的时候,千万别忘了道歉(最好是在道歉的同时,承诺会多付一些车费)。要不,事可就大了。碰上“面”点的还好,无非是跟你麽麽唧唧地说他在毒日头底下排了几个小时的队,却赶上这么一趟缺德的活,算我TMD倒了大霉了等等。弄得你刚下飞机,就浑身的罪恶感,跟害了谁似的。而这还算好的。要碰一“生”主,黑着脸,不说话,车开得跟打摆子似的,人不出5分钟就得晕车。笔者深知,今天北京的的哥备受“垄断”资本的盘剥、榨取,超长的工作时间,过低的生活保障,是不公平竞争的牺牲。这是理应、并且必须加以重视、解决的社会问题。但我想说的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Sirtaxi?”他边对我操练着这句已练了成千上万次的日常英语,边抢过我手中的行李,态度之坦然就好像是约好来接我的发小似的——笔者显然被当成了来京观光的海外华人。“哥们,干这行有15年了吧?”突然从“海外华人”的嘴里,冒出了纯正的“京片子”。那孙子愣了一下,撂下箱子,臊眉搭眼地溜了。

 

在上海乘出租车,只需告诉司机你要去的地方(而且可精确到XXXX基本上无关社会正义与公正,有些属于“地域文化”(所谓“京派文化”)的遗留。你能想象,如果有一天,京城的的哥们彻底从“垄断”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这些问题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失吗?北京的哥善“侃”,在全国是出了名的。纵然你是一名哲学教授,只要上了北京的哥的车,也不愁找不到“同志和朋友”。可不巧的是,笔者是一挺“闷”的主,上了车,爱低头看书或睡觉,从不聊天。因此,我想拜托北京的哥们的是:把车拾掇得干净点,别让人前脚从你的车里钻出来,后脚衣服就得送干洗店;稍微熟悉一下城市的地理,别净让乘客当“导游”,毕竟有的乘客不喜欢、也不擅长干这活;别老搂不住火,在马路上开斗气车,乘客偶然坐一趟你的车,但并没把命押给你;抽烟最好征得乘客同意,然后把车窗摇下来,别弄得车里跟毒气室似的;如果有痰,请吐在纸上,然后处理掉,千万别对着马路“呸”的一口,那最让人难受,不仅是坐在车里的,还有走在马路上的。),其他什么都不用管,司机就会负责地把你拉到目的地,哪怕多绕一点路,司机都会立即把表抬起来,把多绕部分的钱退给你。而首都的的哥,连三元桥在哪都不知道却泰然自若,“您就给瞅着点得了。”

基本上无关社会正义与公正,有些属于“地域文化”(所谓“京派文化”)的遗留。你能想象,如果有一天,京城的的哥们彻底从“垄断”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这些问题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失吗?北京的哥善“侃”,在全国是出了名的。纵然你是一名哲学教授,只要上了北京的哥的车,也不愁找不到“同志和朋友”。可不巧的是,笔者是一挺“闷”的主,上了车,爱低头看书或睡觉,从不聊天。因此,我想拜托北京的哥们的是:把车拾掇得干净点,别让人前脚从你的车里钻出来,后脚衣服就得送干洗店;稍微熟悉一下城市的地理,别净让乘客当“导游”,毕竟有的乘客不喜欢、也不擅长干这活;别老搂不住火,在马路上开斗气车,乘客偶然坐一趟你的车,但并没把命押给你;抽烟最好征得乘客同意,然后把车窗摇下来,别弄得车里跟毒气室似的;如果有痰,请吐在纸上,然后处理掉,千万别对着马路“呸”的一口,那最让人难受,不仅是坐在车里的,还有走在马路上的。 

京城出租车,让我说你什么好三十年河东河西。曾几何时,北京的“的哥”成了弱势群体。而在10年前,出租车司机还是个蛮风光的职业。在15年前,更是“强势”的营生,与“个体户”一样,属于提前进入“小康”的先富一族。需加以说明的是,今天的“弱势”的哥,与以前的“强势”的哥,虽然共享“的哥”这一时而亲切有加、时而带有些许轻蔑意味的称谓,但作为一个职业群体,在构成上已鲜有交集。作为无车阶级,除节假日外,笔者每天少则两趟,多则数趟乘出租车在这个偌大的城市奔波,凡此10余载。回过头来看,虽然京城出租业界的每一个“进步”都令我感到欣慰,但欣慰的同时,仔细一想,那些理所当然的“进步”实在不能用“进步”来形容,尤其是与南方某些“先进城市”相比,反差更加显著:你能说京城出租车现在基本上都能打表、开发票是“进步”吗?你能说不再拒载乘客是“进步”吗?你能说不再放着近道不走故意绕远,然后要求乘客按里程付费是“进步”吗?如果这些都成了“进步”的话,那是对首都改革开放和城市建设事业的侮辱。“坐车吗,师傅?”每天一出家门,就会被不止一位的哥如此打招呼。我知道,他们是黑车。如果上了他们的车,不仅大清早就要经历一番价格谈判,而且,万一出了交通事故的话,绝对没我的好果子吃。而据说这样的黑车,正与日俱增,居然多到与正规出租几乎一样多的程度!在首都机场国际到达厅的出口处,经常能看到几张熟悉的脸,他们是专做外国人、海外华人和外阜人生意的黑车司机。对他们的恶行,虽多有曝光,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无法使其绝迹(我怀疑他们有“托”)。几年前,我从国外出差回来,通完海关走到出口,迎面过来一位带深度近视镜、谢顶很厉害的老男人,熟每次出差回京,没出首都机场便开始发愁:回哪儿,家还是单位?其实哪儿都一样,前者在望京,后者在燕莎桥,满打满算,基本上无关社会正义与公正,有些属于“地域文化”(所谓“京派文化”)的遗留。你能想象,如果有一天,京城的的哥们彻底从“垄断”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这些问题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失吗?北京的哥善“侃”,在全国是出了名的。纵然你是一名哲学教授,只要上了北京的哥的车,也不愁找不到“同志和朋友”。可不巧的是,笔者是一挺“闷”的主,上了车,爱低头看书或睡觉,从不聊天。因此,我想拜托北京的哥们的是:把车拾掇得干净点,别让人前脚从你的车里钻出来,后脚衣服就得送干洗店;稍微熟悉一下城市的地理,别净让乘客当“导游”,毕竟有的乘客不喜欢、也不擅长干这活;别老搂不住火,在马路上开斗气车,乘客偶然坐一趟你的车,但并没把命押给你;抽烟最好征得乘客同意,然后把车窗摇下来,别弄得车里跟毒气室似的;如果有痰,请吐在纸上,然后处理掉,千万别对着马路“呸”的一口,那最让人难受,不仅是坐在车里的,还有走在马路上的。20来公里,即使打两块钱一公里的“大的”,也出不去60元。因此,打的成了一场“智斗”,颇费心力。断不能在上车之前就告诉的哥你要去的地方(否则的话,你很可能会被晒在那里,最后只有改乘大巴)。等放好行李,关好车门之后,再说不迟。跟的哥说目的地的时候,千万别忘了道歉(最好是在道歉的同时,承诺会多付一些车费)。要不,事可就大了。碰上“面”点的还好,无非是跟你麽麽唧唧地说他在毒日头底下排了几个小时的队,却赶上这么一趟缺德的活,算我TMD倒了大霉了等等。弄得你刚下飞机,就浑身的罪恶感,跟害了谁似的。而这还算好的。要碰一“生”主,黑着脸,不说话,车开得跟打摆子似的,人不出京城出租车,让我说你什么好三十年河东河西。曾几何时,北京的“的哥”成了弱势群体。而在10年前,出租车司机还是个蛮风光的职业。在15年前,更是“强势”的营生,与“个体户”一样,属于提前进入“小康”的先富一族。需加以说明的是,今天的“弱势”的哥,与以前的“强势”的哥,虽然共享“的哥”这一时而亲切有加、时而带有些许轻蔑意味的称谓,但作为一个职业群体,在构成上已鲜有交集。作为无车阶级,除节假日外,笔者每天少则两趟,多则数趟乘出租车在这个偌大的城市奔波,凡此10余载。回过头来看,虽然京城出租业界的每一个“进步”都令我感到欣慰,但欣慰的同时,仔细一想,那些理所当然的“进步”实在不能用“进步”来形容,尤其是与南方某些“先进城市”相比,反差更加显著:你能说京城出租车现在基本上都能打表、开发票是“进步”吗?你能说不再拒载乘客是“进步”吗?你能说不再放着近道不走故意绕远,然后要求乘客按里程付费是“进步”吗?如果这些都成了“进步”的话,那是对首都改革开放和城市建设事业的侮辱。“坐车吗,师傅?”每天一出家门,就会被不止一位的哥如此打招呼。我知道,他们是黑车。如果上了他们的车,不仅大清早就要经历一番价格谈判,而且,万一出了交通事故的话,绝对没我的好果子吃。而据说这样的黑车,正与日俱增,居然多到与正规出租几乎一样多的程度!在首都机场国际到达厅的出口处,经常能看到几张熟悉的脸,他们是专做外国人、海外华人和外阜人生意的黑车司机。对他们的恶行,虽多有曝光,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无法使其绝迹(我怀疑他们有“托”)。几年前,我从国外出差回来,通完海关走到出口,迎面过来一位带深度近视镜、谢顶很厉害的老男人,熟5分钟就得晕车。

 

脸。“Sir,taxi?”他边对我操练着这句已练了成千上万次的日常英语,边抢过我手中的行李,态度之坦然就好像是约好来接我的发小似的——笔者显然被当成了来京观光的海外华人。“哥们,干这行有15年了吧?”突然从“海外华人”的嘴里,冒出了纯正的“京片子”。那孙子愣了一下,撂下箱子,臊眉搭眼地溜了。在上海乘出租车,只需告诉司机你要去的地方(而且可精确到XX路XX号),其他什么都不用管,司机就会负责地把你拉到目的地,哪怕多绕一点路,司机都会立即把表抬起来,把多绕部分的钱退给你。而首都的的哥,连三元桥在哪都不知道却泰然自若,“您就给瞅着点得了。”每次出差回京,没出首都机场便开始发愁:回哪儿,家还是单位?其实哪儿都一样,前者在望京,后者在燕莎桥,满打满算,20来公里,即使打两块钱一公里的“大的”,也出不去60元。因此,打的成了一场“智斗”,颇费心力。断不能在上车之前就告诉的哥你要去的地方(否则的话,你很可能会被晒在那里,最后只有改乘大巴)。等放好行李,关好车门之后,再说不迟。跟的哥说目的地的时候,千万别忘了道歉(最好是在道歉的同时,承诺会多付一些车费)。要不,事可就大了。碰上“面”点的还好,无非是跟你麽麽唧唧地说他在毒日头底下排了几个小时的队,却赶上这么一趟缺德的活,算我TMD倒了大霉了等等。弄得你刚下飞机,就浑身的罪恶感,跟害了谁似的。而这还算好的。要碰一“生”主,黑着脸,不说话,车开得跟打摆子似的,人不出5分钟就得晕车。笔者深知,今天北京的的哥备受“垄断”资本的盘剥、榨取,超长的工作时间,过低的生活保障,是不公平竞争的牺牲。这是理应、并且必须加以重视、解决的社会问题。但我想说的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

笔者深知,今天北京的的哥备受“垄断”资本的盘剥、榨取,超长的工作时间,过低的生活保障,是不公平竞争的牺牲。这是理应、并且必须加以重视、解决的社会问题。但我想说的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基本上无关社会正义与公正,有些属于“地域文化”(所谓“京派文化”)的遗留。你能想象,如果有一天,京城的的哥们彻底从“垄断”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这些问题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失吗?

 

基本上无关社会正义与公正,有些属于“地域文化”(所谓“京派文化”)的遗留。你能想象,如果有一天,京城的的哥们彻底从“垄断”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这些问题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失吗?北京的哥善“侃”,在全国是出了名的。纵然你是一名哲学教授,只要上了北京的哥的车,也不愁找不到“同志和朋友”。可不巧的是,笔者是一挺“闷”的主,上了车,爱低头看书或睡觉,从不聊天。因此,我想拜托北京的哥们的是:把车拾掇得干净点,别让人前脚从你的车里钻出来,后脚衣服就得送干洗店;稍微熟悉一下城市的地理,别净让乘客当“导游”,毕竟有的乘客不喜欢、也不擅长干这活;别老搂不住火,在马路上开斗气车,乘客偶然坐一趟你的车,但并没把命押给你;抽烟最好征得乘客同意,然后把车窗摇下来,别弄得车里跟毒气室似的;如果有痰,请吐在纸上,然后处理掉,千万别对着马路“呸”的一口,那最让人难受,不仅是坐在车里的,还有走在马路上的。北京的哥善“侃”,在全国是出了名的。纵然你是一名哲学教授,只要上了北京的哥的车,也不愁找不到“同志和朋友”。可不巧的是,笔者是一挺“闷”的主,上了车,爱低头看书或睡觉,从不聊天。

 

因此,我想拜托北京的哥们的是:把车拾掇得干净点,别让人前脚从你的车里钻出来,后脚衣服就得送干洗店;稍微熟悉一下城市的地理,别净让乘客当“导游”,毕竟有的乘客不喜欢、也不擅长干这活;别老搂不住火,在马路上开斗气车,乘客偶然坐一趟你的车,但并没把命押给你;抽烟最好征得乘客同意,然后把车窗摇下来,别弄得车里跟毒气室似的;如果有痰,请吐在纸上,然后处理掉,千万别对着马路“呸”的一口,那最让人难受,不仅是坐在车里的,还有走在马路上的。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