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CBD:更近、更友好、更高尚(新北京观察之二)  

2006-04-27 16:15:27|  分类: 文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BD:更近、更友好、更高尚虽非房地产业界专业人士,但作为在CBD工作有年、并曾为某时尚杂志写过CBD专栏的资深白领,笔者自忖多少还算有点资格来谈一把北京的CBD(如果这仍是一个可以并来得及谈论的问题的话)。CBD,英文中央商务区(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的简称。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边缘到主流,从单纯的房地产概念到成为关涉首都发展战略格局、令几乎所有的市政需要都为其让路、引无数地方城市争相效尤的“意识形态”化语汇,其实并没用多长时间。从80年代后期到整个90年代,谁听说过“CBD”?那个时代不绝于耳的,是“卫星城”,是“金融街”,就像今天满世界的“SOHO”楼市广告一样。有一个说法,来自网上,说全球的塔吊一半在北京,北京的一半在CBD。话虽不太严肃,但对状况的描述则大体不悖。不信,你知道仅一个央视大厦就占了整个城市基建投资规模的几成?那种认为在高度信息化的SOHO时代,大兴土木建CBD是陈旧的、工业化时代的“落伍”思维的看法似乎有点“不合时宜”,正如认为在后9·11时代,还哭着喊着非要建摩天大楼是“落伍”的看法“不合时宜”一样。道理很简单,当摩天楼工程从预可研、可研,到立项、审批等各项政府法定程序已经走完,安全、交通、环境、防恐等论证工作已告功成,巨额融资已然到帐,投标商已被内定的时候,大楼便不仅是一个单纯的建设工程,而是与国家、地区或那个城市的发展目标“链接”到一起,成了最大的“政治正确”。于是,所有的反对声浪都被噤声,个别学者、环保人士的意见成了“非主流”,被迅速边缘化。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纯粹、透明而技术性:在原方案的基础上,到底要再拔高几层,CBD:更近、更友好、更高尚

 

 

CBD:更近、更友好、更高尚虽非房地产业界专业人士,但作为在CBD工作有年、并曾为某时尚杂志写过CBD专栏的资深白领,笔者自忖多少还算有点资格来谈一把北京的CBD(如果这仍是一个可以并来得及谈论的问题的话)。CBD,英文中央商务区(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的简称。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边缘到主流,从单纯的房地产概念到成为关涉首都发展战略格局、令几乎所有的市政需要都为其让路、引无数地方城市争相效尤的“意识形态”化语汇,其实并没用多长时间。从80年代后期到整个90年代,谁听说过“CBD”?那个时代不绝于耳的,是“卫星城”,是“金融街”,就像今天满世界的“SOHO”楼市广告一样。有一个说法,来自网上,说全球的塔吊一半在北京,北京的一半在CBD。话虽不太严肃,但对状况的描述则大体不悖。不信,你知道仅一个央视大厦就占了整个城市基建投资规模的几成?那种认为在高度信息化的SOHO时代,大兴土木建CBD是陈旧的、工业化时代的“落伍”思维的看法似乎有点“不合时宜”,正如认为在后9·11时代,还哭着喊着非要建摩天大楼是“落伍”的看法“不合时宜”一样。道理很简单,当摩天楼工程从预可研、可研,到立项、审批等各项政府法定程序已经走完,安全、交通、环境、防恐等论证工作已告功成,巨额融资已然到帐,投标商已被内定的时候,大楼便不仅是一个单纯的建设工程,而是与国家、地区或那个城市的发展目标“链接”到一起,成了最大的“政治正确”。于是,所有的反对声浪都被噤声,个别学者、环保人士的意见成了“非主流”,被迅速边缘化。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纯粹、透明而技术性:在原方案的基础上,到底要再拔高几层,虽非房地产业界专业人士,但作为在CBD工作有年、并曾为某时尚杂志写过CBD专栏的资深白领,笔者自忖多少还算有点资格来谈一把北京的CBD(如果这仍是一个可以并来得及谈论的问题的话)。

 

CBD,英文中央商务区(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的简称。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边缘到主流,从单纯的房地产概念到成为关涉首都发展战略格局、令几乎所有的市政需要都为其让路、引无数地方城市争相效尤的“意识形态”化语汇,其实并没用多长时间。从80CBD:更近、更友好、更高尚虽非房地产业界专业人士,但作为在CBD工作有年、并曾为某时尚杂志写过CBD专栏的资深白领,笔者自忖多少还算有点资格来谈一把北京的CBD(如果这仍是一个可以并来得及谈论的问题的话)。CBD,英文中央商务区(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的简称。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边缘到主流,从单纯的房地产概念到成为关涉首都发展战略格局、令几乎所有的市政需要都为其让路、引无数地方城市争相效尤的“意识形态”化语汇,其实并没用多长时间。从80年代后期到整个90年代,谁听说过“CBD”?那个时代不绝于耳的,是“卫星城”,是“金融街”,就像今天满世界的“SOHO”楼市广告一样。有一个说法,来自网上,说全球的塔吊一半在北京,北京的一半在CBD。话虽不太严肃,但对状况的描述则大体不悖。不信,你知道仅一个央视大厦就占了整个城市基建投资规模的几成?那种认为在高度信息化的SOHO时代,大兴土木建CBD是陈旧的、工业化时代的“落伍”思维的看法似乎有点“不合时宜”,正如认为在后9·11时代,还哭着喊着非要建摩天大楼是“落伍”的看法“不合时宜”一样。道理很简单,当摩天楼工程从预可研、可研,到立项、审批等各项政府法定程序已经走完,安全、交通、环境、防恐等论证工作已告功成,巨额融资已然到帐,投标商已被内定的时候,大楼便不仅是一个单纯的建设工程,而是与国家、地区或那个城市的发展目标“链接”到一起,成了最大的“政治正确”。于是,所有的反对声浪都被噤声,个别学者、环保人士的意见成了“非主流”,被迅速边缘化。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纯粹、透明而技术性:在原方案的基础上,到底要再拔高几层,年代后期到整个90年代,谁听说过“CBD:更近、更友好、更高尚虽非房地产业界专业人士,但作为在CBD工作有年、并曾为某时尚杂志写过CBD专栏的资深白领,笔者自忖多少还算有点资格来谈一把北京的CBD(如果这仍是一个可以并来得及谈论的问题的话)。CBD,英文中央商务区(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的简称。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边缘到主流,从单纯的房地产概念到成为关涉首都发展战略格局、令几乎所有的市政需要都为其让路、引无数地方城市争相效尤的“意识形态”化语汇,其实并没用多长时间。从80年代后期到整个90年代,谁听说过“CBD”?那个时代不绝于耳的,是“卫星城”,是“金融街”,就像今天满世界的“SOHO”楼市广告一样。有一个说法,来自网上,说全球的塔吊一半在北京,北京的一半在CBD。话虽不太严肃,但对状况的描述则大体不悖。不信,你知道仅一个央视大厦就占了整个城市基建投资规模的几成?那种认为在高度信息化的SOHO时代,大兴土木建CBD是陈旧的、工业化时代的“落伍”思维的看法似乎有点“不合时宜”,正如认为在后9·11时代,还哭着喊着非要建摩天大楼是“落伍”的看法“不合时宜”一样。道理很简单,当摩天楼工程从预可研、可研,到立项、审批等各项政府法定程序已经走完,安全、交通、环境、防恐等论证工作已告功成,巨额融资已然到帐,投标商已被内定的时候,大楼便不仅是一个单纯的建设工程,而是与国家、地区或那个城市的发展目标“链接”到一起,成了最大的“政治正确”。于是,所有的反对声浪都被噤声,个别学者、环保人士的意见成了“非主流”,被迅速边缘化。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纯粹、透明而技术性:在原方案的基础上,到底要再拔高几层,CBD”?那个时代不绝于耳的,是“卫星城”,是“金融街”,就像今天满世界的“SOHOCBD:更近、更友好、更高尚虽非房地产业界专业人士,但作为在CBD工作有年、并曾为某时尚杂志写过CBD专栏的资深白领,笔者自忖多少还算有点资格来谈一把北京的CBD(如果这仍是一个可以并来得及谈论的问题的话)。CBD,英文中央商务区(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的简称。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边缘到主流,从单纯的房地产概念到成为关涉首都发展战略格局、令几乎所有的市政需要都为其让路、引无数地方城市争相效尤的“意识形态”化语汇,其实并没用多长时间。从80年代后期到整个90年代,谁听说过“CBD”?那个时代不绝于耳的,是“卫星城”,是“金融街”,就像今天满世界的“SOHO”楼市广告一样。有一个说法,来自网上,说全球的塔吊一半在北京,北京的一半在CBD。话虽不太严肃,但对状况的描述则大体不悖。不信,你知道仅一个央视大厦就占了整个城市基建投资规模的几成?那种认为在高度信息化的SOHO时代,大兴土木建CBD是陈旧的、工业化时代的“落伍”思维的看法似乎有点“不合时宜”,正如认为在后9·11时代,还哭着喊着非要建摩天大楼是“落伍”的看法“不合时宜”一样。道理很简单,当摩天楼工程从预可研、可研,到立项、审批等各项政府法定程序已经走完,安全、交通、环境、防恐等论证工作已告功成,巨额融资已然到帐,投标商已被内定的时候,大楼便不仅是一个单纯的建设工程,而是与国家、地区或那个城市的发展目标“链接”到一起,成了最大的“政治正确”。于是,所有的反对声浪都被噤声,个别学者、环保人士的意见成了“非主流”,被迅速边缘化。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纯粹、透明而技术性:在原方案的基础上,到底要再拔高几层,”楼市广告一样。

 

增盖多高,才能成为足以象征我们经济发展成就的“地标性”建筑,才能逼近或刷新No.1、No.2的世界纪录,才能符合我们头脑中对“现代化”和“文明”的想象?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摩天楼”似乎就成了多余的“伪问题”。回到正经。在CBD核心区4平方公里的土地已被圈罄,曾引发全社会广泛争议的、甚至被数度叫停的央视大厦已正式奠基破土的今天,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CBD”不仅有“政治不正确”之虞,而且有不负责任的嫌疑,连笔者都感到了问题的“不合时宜”。眼下,讨论一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CBD和CBD文化,也许倒更加接近“人民”的利益。说起来,CBD并非本土的概念(连名称都是舶来的),当然也非中国、北京所专有,著名的有纽约的曼哈顿、东京的丸之内和香港的中环等,无一不是麇集了世界顶尖水平的大公司、商号、银行的商业、金融重镇。6年前,笔者尚“人在东京”。因工作的关系,每周总有一两次要去位于大手町的、一家由通产省指定的公证人事务所公干。去过日本的人都知道,大手町(Otemachi)位于东京都丸之内的中心,是日本大公司、大银行的总部和高档写字楼林立的著名街区,与皇宫、国会及政府机构集中的霞关街只有一箭之遥。天气好的时候,酷爱“自由”却缺乏敬业精神的笔者,总是轻车熟路地从地铁站几十个出口中的某一个精确地冒出地面,以最短的直线距离进入那间事务所所在的写字楼,火速办完业务,然后吹着口哨,步行到一个能望见古老皇宫的街心公园。坐在“步行者天国”的长椅上,松开领结,点燃一支香烟,再从提包里拿出刚刚从地铁站买来的周刊,享受片刻的浮生之闲:天蓝得像海,树绿得如墨;离我5码远的地方,鸽子在觅食;周围的马路上,“丰田有一个说法,来自网上,说全球的塔吊一半在北京,北京的一半在CBD。话虽不太严肃,但对状况的描述则大体不悖。不信,你知道仅一个央视大厦就占了整个城市基建投资规模的几成?

 

增盖多高,才能成为足以象征我们经济发展成就的“地标性”建筑,才能逼近或刷新No.1、No.2的世界纪录,才能符合我们头脑中对“现代化”和“文明”的想象?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摩天楼”似乎就成了多余的“伪问题”。回到正经。在CBD核心区4平方公里的土地已被圈罄,曾引发全社会广泛争议的、甚至被数度叫停的央视大厦已正式奠基破土的今天,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CBD”不仅有“政治不正确”之虞,而且有不负责任的嫌疑,连笔者都感到了问题的“不合时宜”。眼下,讨论一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CBD和CBD文化,也许倒更加接近“人民”的利益。说起来,CBD并非本土的概念(连名称都是舶来的),当然也非中国、北京所专有,著名的有纽约的曼哈顿、东京的丸之内和香港的中环等,无一不是麇集了世界顶尖水平的大公司、商号、银行的商业、金融重镇。6年前,笔者尚“人在东京”。因工作的关系,每周总有一两次要去位于大手町的、一家由通产省指定的公证人事务所公干。去过日本的人都知道,大手町(Otemachi)位于东京都丸之内的中心,是日本大公司、大银行的总部和高档写字楼林立的著名街区,与皇宫、国会及政府机构集中的霞关街只有一箭之遥。天气好的时候,酷爱“自由”却缺乏敬业精神的笔者,总是轻车熟路地从地铁站几十个出口中的某一个精确地冒出地面,以最短的直线距离进入那间事务所所在的写字楼,火速办完业务,然后吹着口哨,步行到一个能望见古老皇宫的街心公园。坐在“步行者天国”的长椅上,松开领结,点燃一支香烟,再从提包里拿出刚刚从地铁站买来的周刊,享受片刻的浮生之闲:天蓝得像海,树绿得如墨;离我5码远的地方,鸽子在觅食;周围的马路上,“丰田

那种认为在高度信息化的”、“尼桑”开得飞快,却井然有序,不堵,也听不见有人揿喇叭。不久前的一个周末的晚上,我从凯宾斯基饭店去国贸A座的“星巴”赴约。出租车刚开出150米,我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三环路已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好歹挨过东三环中路,笔者望着窗外那一片空旷的建设用地,想象若干年后,这里会长出一幢由法国人库哈斯设计的、中间镂空的“口”字型超“后现代”巨型大厦。届时,每天24小时,会有数万人在这一带出入。而他们都是有头有脸、衣着光鲜的有钱人,人手一车……想着想着,头皮开始发麻。作为一个见证了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白领,笔者毫不怀疑我们本土的CBD其“地标建筑”的高度、楼宇的密度和马路的宽度。我所担心的,是那幢离我近在咫尺的写字楼,当我想“链接”它的时候,却永远无法接近;那幢“看上去很美”的大厦,当我来到它跟前的时候,发现其“界面”并不友好。期待在远离塞车、噪音、空气污染,没有外汇贩子、碟贩子、皮条客、乞丐及喝斥乞丐的凶恶保安的CBD里干活是不是一桩奢侈的事?SOHO时代,大兴土木建CBD是陈旧的、工业化时代的“落伍”思维的看法似乎有点“不合时宜”,正如认为在后9增盖多高,才能成为足以象征我们经济发展成就的“地标性”建筑,才能逼近或刷新No.1、No.2的世界纪录,才能符合我们头脑中对“现代化”和“文明”的想象?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摩天楼”似乎就成了多余的“伪问题”。回到正经。在CBD核心区4平方公里的土地已被圈罄,曾引发全社会广泛争议的、甚至被数度叫停的央视大厦已正式奠基破土的今天,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CBD”不仅有“政治不正确”之虞,而且有不负责任的嫌疑,连笔者都感到了问题的“不合时宜”。眼下,讨论一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CBD和CBD文化,也许倒更加接近“人民”的利益。说起来,CBD并非本土的概念(连名称都是舶来的),当然也非中国、北京所专有,著名的有纽约的曼哈顿、东京的丸之内和香港的中环等,无一不是麇集了世界顶尖水平的大公司、商号、银行的商业、金融重镇。6年前,笔者尚“人在东京”。因工作的关系,每周总有一两次要去位于大手町的、一家由通产省指定的公证人事务所公干。去过日本的人都知道,大手町(Otemachi)位于东京都丸之内的中心,是日本大公司、大银行的总部和高档写字楼林立的著名街区,与皇宫、国会及政府机构集中的霞关街只有一箭之遥。天气好的时候,酷爱“自由”却缺乏敬业精神的笔者,总是轻车熟路地从地铁站几十个出口中的某一个精确地冒出地面,以最短的直线距离进入那间事务所所在的写字楼,火速办完业务,然后吹着口哨,步行到一个能望见古老皇宫的街心公园。坐在“步行者天国”的长椅上,松开领结,点燃一支香烟,再从提包里拿出刚刚从地铁站买来的周刊,享受片刻的浮生之闲:天蓝得像海,树绿得如墨;离我5码远的地方,鸽子在觅食;周围的马路上,“丰田·11时代,还哭着喊着非要建摩天大楼是“落伍”的看法“不合时宜”一样。道理很简单,当摩天楼工程从预可研、可研,到立项、审批等各项政府法定程序已经走完,安全、交通、环境、防恐等论证工作已告功成,巨额融资已然到帐,投标商已被内定的时候,大楼便不仅是一个单纯的建设工程,而是与国家、地区或那个城市的发展目标“链接”到一起,成了最大的“政治正确”。于是,所有的反对声浪都被噤声,个别学者、环保人士的意见成了“非主流”,被迅速边缘化。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纯粹、透明而技术性:在原方案的基础上,到底要再拔高几层,增盖多高,才能成为足以象征我们经济发展成就的“地标性”建筑,才能逼近或刷新”、“尼桑”开得飞快,却井然有序,不堵,也听不见有人揿喇叭。不久前的一个周末的晚上,我从凯宾斯基饭店去国贸A座的“星巴”赴约。出租车刚开出150米,我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三环路已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好歹挨过东三环中路,笔者望着窗外那一片空旷的建设用地,想象若干年后,这里会长出一幢由法国人库哈斯设计的、中间镂空的“口”字型超“后现代”巨型大厦。届时,每天24小时,会有数万人在这一带出入。而他们都是有头有脸、衣着光鲜的有钱人,人手一车……想着想着,头皮开始发麻。作为一个见证了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白领,笔者毫不怀疑我们本土的CBD其“地标建筑”的高度、楼宇的密度和马路的宽度。我所担心的,是那幢离我近在咫尺的写字楼,当我想“链接”它的时候,却永远无法接近;那幢“看上去很美”的大厦,当我来到它跟前的时候,发现其“界面”并不友好。期待在远离塞车、噪音、空气污染,没有外汇贩子、碟贩子、皮条客、乞丐及喝斥乞丐的凶恶保安的CBD里干活是不是一桩奢侈的事?No.1No.2CBD:更近、更友好、更高尚虽非房地产业界专业人士,但作为在CBD工作有年、并曾为某时尚杂志写过CBD专栏的资深白领,笔者自忖多少还算有点资格来谈一把北京的CBD(如果这仍是一个可以并来得及谈论的问题的话)。CBD,英文中央商务区(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的简称。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边缘到主流,从单纯的房地产概念到成为关涉首都发展战略格局、令几乎所有的市政需要都为其让路、引无数地方城市争相效尤的“意识形态”化语汇,其实并没用多长时间。从80年代后期到整个90年代,谁听说过“CBD”?那个时代不绝于耳的,是“卫星城”,是“金融街”,就像今天满世界的“SOHO”楼市广告一样。有一个说法,来自网上,说全球的塔吊一半在北京,北京的一半在CBD。话虽不太严肃,但对状况的描述则大体不悖。不信,你知道仅一个央视大厦就占了整个城市基建投资规模的几成?那种认为在高度信息化的SOHO时代,大兴土木建CBD是陈旧的、工业化时代的“落伍”思维的看法似乎有点“不合时宜”,正如认为在后9·11时代,还哭着喊着非要建摩天大楼是“落伍”的看法“不合时宜”一样。道理很简单,当摩天楼工程从预可研、可研,到立项、审批等各项政府法定程序已经走完,安全、交通、环境、防恐等论证工作已告功成,巨额融资已然到帐,投标商已被内定的时候,大楼便不仅是一个单纯的建设工程,而是与国家、地区或那个城市的发展目标“链接”到一起,成了最大的“政治正确”。于是,所有的反对声浪都被噤声,个别学者、环保人士的意见成了“非主流”,被迅速边缘化。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纯粹、透明而技术性:在原方案的基础上,到底要再拔高几层,的世界纪录,才能符合我们头脑中对“现代化”和“文明”的想象?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摩天楼”似乎就成了多余的“伪问题”。

 

回到正经。在”、“尼桑”开得飞快,却井然有序,不堵,也听不见有人揿喇叭。不久前的一个周末的晚上,我从凯宾斯基饭店去国贸A座的“星巴”赴约。出租车刚开出150米,我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三环路已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好歹挨过东三环中路,笔者望着窗外那一片空旷的建设用地,想象若干年后,这里会长出一幢由法国人库哈斯设计的、中间镂空的“口”字型超“后现代”巨型大厦。届时,每天24小时,会有数万人在这一带出入。而他们都是有头有脸、衣着光鲜的有钱人,人手一车……想着想着,头皮开始发麻。作为一个见证了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白领,笔者毫不怀疑我们本土的CBD其“地标建筑”的高度、楼宇的密度和马路的宽度。我所担心的,是那幢离我近在咫尺的写字楼,当我想“链接”它的时候,却永远无法接近;那幢“看上去很美”的大厦,当我来到它跟前的时候,发现其“界面”并不友好。期待在远离塞车、噪音、空气污染,没有外汇贩子、碟贩子、皮条客、乞丐及喝斥乞丐的凶恶保安的CBD里干活是不是一桩奢侈的事?CBD核心区4增盖多高,才能成为足以象征我们经济发展成就的“地标性”建筑,才能逼近或刷新No.1、No.2的世界纪录,才能符合我们头脑中对“现代化”和“文明”的想象?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摩天楼”似乎就成了多余的“伪问题”。回到正经。在CBD核心区4平方公里的土地已被圈罄,曾引发全社会广泛争议的、甚至被数度叫停的央视大厦已正式奠基破土的今天,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CBD”不仅有“政治不正确”之虞,而且有不负责任的嫌疑,连笔者都感到了问题的“不合时宜”。眼下,讨论一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CBD和CBD文化,也许倒更加接近“人民”的利益。说起来,CBD并非本土的概念(连名称都是舶来的),当然也非中国、北京所专有,著名的有纽约的曼哈顿、东京的丸之内和香港的中环等,无一不是麇集了世界顶尖水平的大公司、商号、银行的商业、金融重镇。6年前,笔者尚“人在东京”。因工作的关系,每周总有一两次要去位于大手町的、一家由通产省指定的公证人事务所公干。去过日本的人都知道,大手町(Otemachi)位于东京都丸之内的中心,是日本大公司、大银行的总部和高档写字楼林立的著名街区,与皇宫、国会及政府机构集中的霞关街只有一箭之遥。天气好的时候,酷爱“自由”却缺乏敬业精神的笔者,总是轻车熟路地从地铁站几十个出口中的某一个精确地冒出地面,以最短的直线距离进入那间事务所所在的写字楼,火速办完业务,然后吹着口哨,步行到一个能望见古老皇宫的街心公园。坐在“步行者天国”的长椅上,松开领结,点燃一支香烟,再从提包里拿出刚刚从地铁站买来的周刊,享受片刻的浮生之闲:天蓝得像海,树绿得如墨;离我5码远的地方,鸽子在觅食;周围的马路上,“丰田平方公里的土地已被圈罄,曾引发全社会广泛争议的、甚至被数度叫停的央视大厦已正式奠基破土的今天,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CBD”不仅有“政治不正确”之虞,而且有不负责任的嫌疑,连笔者都感到了问题的“不合时宜”。眼下,讨论一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CBD:更近、更友好、更高尚虽非房地产业界专业人士,但作为在CBD工作有年、并曾为某时尚杂志写过CBD专栏的资深白领,笔者自忖多少还算有点资格来谈一把北京的CBD(如果这仍是一个可以并来得及谈论的问题的话)。CBD,英文中央商务区(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的简称。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边缘到主流,从单纯的房地产概念到成为关涉首都发展战略格局、令几乎所有的市政需要都为其让路、引无数地方城市争相效尤的“意识形态”化语汇,其实并没用多长时间。从80年代后期到整个90年代,谁听说过“CBD”?那个时代不绝于耳的,是“卫星城”,是“金融街”,就像今天满世界的“SOHO”楼市广告一样。有一个说法,来自网上,说全球的塔吊一半在北京,北京的一半在CBD。话虽不太严肃,但对状况的描述则大体不悖。不信,你知道仅一个央视大厦就占了整个城市基建投资规模的几成?那种认为在高度信息化的SOHO时代,大兴土木建CBD是陈旧的、工业化时代的“落伍”思维的看法似乎有点“不合时宜”,正如认为在后9·11时代,还哭着喊着非要建摩天大楼是“落伍”的看法“不合时宜”一样。道理很简单,当摩天楼工程从预可研、可研,到立项、审批等各项政府法定程序已经走完,安全、交通、环境、防恐等论证工作已告功成,巨额融资已然到帐,投标商已被内定的时候,大楼便不仅是一个单纯的建设工程,而是与国家、地区或那个城市的发展目标“链接”到一起,成了最大的“政治正确”。于是,所有的反对声浪都被噤声,个别学者、环保人士的意见成了“非主流”,被迅速边缘化。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纯粹、透明而技术性:在原方案的基础上,到底要再拔高几层,CBDCBD文化,也许倒更加接近“人民”的利益。

 

说起来,”、“尼桑”开得飞快,却井然有序,不堵,也听不见有人揿喇叭。不久前的一个周末的晚上,我从凯宾斯基饭店去国贸A座的“星巴”赴约。出租车刚开出150米,我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三环路已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好歹挨过东三环中路,笔者望着窗外那一片空旷的建设用地,想象若干年后,这里会长出一幢由法国人库哈斯设计的、中间镂空的“口”字型超“后现代”巨型大厦。届时,每天24小时,会有数万人在这一带出入。而他们都是有头有脸、衣着光鲜的有钱人,人手一车……想着想着,头皮开始发麻。作为一个见证了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白领,笔者毫不怀疑我们本土的CBD其“地标建筑”的高度、楼宇的密度和马路的宽度。我所担心的,是那幢离我近在咫尺的写字楼,当我想“链接”它的时候,却永远无法接近;那幢“看上去很美”的大厦,当我来到它跟前的时候,发现其“界面”并不友好。期待在远离塞车、噪音、空气污染,没有外汇贩子、碟贩子、皮条客、乞丐及喝斥乞丐的凶恶保安的CBD里干活是不是一桩奢侈的事?CBD并非本土的概念(连名称都是舶来的),当然也非中国、北京所专有,著名的有纽约的曼哈顿、东京的丸之内和香港的中环等,无一不是麇集了世界顶尖水平的大公司、商号、银行的商业、金融重镇。

 

增盖多高,才能成为足以象征我们经济发展成就的“地标性”建筑,才能逼近或刷新No.1、No.2的世界纪录,才能符合我们头脑中对“现代化”和“文明”的想象?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摩天楼”似乎就成了多余的“伪问题”。回到正经。在CBD核心区4平方公里的土地已被圈罄,曾引发全社会广泛争议的、甚至被数度叫停的央视大厦已正式奠基破土的今天,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CBD”不仅有“政治不正确”之虞,而且有不负责任的嫌疑,连笔者都感到了问题的“不合时宜”。眼下,讨论一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CBD和CBD文化,也许倒更加接近“人民”的利益。说起来,CBD并非本土的概念(连名称都是舶来的),当然也非中国、北京所专有,著名的有纽约的曼哈顿、东京的丸之内和香港的中环等,无一不是麇集了世界顶尖水平的大公司、商号、银行的商业、金融重镇。6年前,笔者尚“人在东京”。因工作的关系,每周总有一两次要去位于大手町的、一家由通产省指定的公证人事务所公干。去过日本的人都知道,大手町(Otemachi)位于东京都丸之内的中心,是日本大公司、大银行的总部和高档写字楼林立的著名街区,与皇宫、国会及政府机构集中的霞关街只有一箭之遥。天气好的时候,酷爱“自由”却缺乏敬业精神的笔者,总是轻车熟路地从地铁站几十个出口中的某一个精确地冒出地面,以最短的直线距离进入那间事务所所在的写字楼,火速办完业务,然后吹着口哨,步行到一个能望见古老皇宫的街心公园。坐在“步行者天国”的长椅上,松开领结,点燃一支香烟,再从提包里拿出刚刚从地铁站买来的周刊,享受片刻的浮生之闲:天蓝得像海,树绿得如墨;离我5码远的地方,鸽子在觅食;周围的马路上,“丰田

6年前,笔者尚“人在东京”。因工作的关系,每周总有一两次要去位于大手町的、一家由通产省指定的公证人事务所公干。去过日本的人都知道,大手町(Otemachi增盖多高,才能成为足以象征我们经济发展成就的“地标性”建筑,才能逼近或刷新No.1、No.2的世界纪录,才能符合我们头脑中对“现代化”和“文明”的想象?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摩天楼”似乎就成了多余的“伪问题”。回到正经。在CBD核心区4平方公里的土地已被圈罄,曾引发全社会广泛争议的、甚至被数度叫停的央视大厦已正式奠基破土的今天,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CBD”不仅有“政治不正确”之虞,而且有不负责任的嫌疑,连笔者都感到了问题的“不合时宜”。眼下,讨论一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CBD和CBD文化,也许倒更加接近“人民”的利益。说起来,CBD并非本土的概念(连名称都是舶来的),当然也非中国、北京所专有,著名的有纽约的曼哈顿、东京的丸之内和香港的中环等,无一不是麇集了世界顶尖水平的大公司、商号、银行的商业、金融重镇。6年前,笔者尚“人在东京”。因工作的关系,每周总有一两次要去位于大手町的、一家由通产省指定的公证人事务所公干。去过日本的人都知道,大手町(Otemachi)位于东京都丸之内的中心,是日本大公司、大银行的总部和高档写字楼林立的著名街区,与皇宫、国会及政府机构集中的霞关街只有一箭之遥。天气好的时候,酷爱“自由”却缺乏敬业精神的笔者,总是轻车熟路地从地铁站几十个出口中的某一个精确地冒出地面,以最短的直线距离进入那间事务所所在的写字楼,火速办完业务,然后吹着口哨,步行到一个能望见古老皇宫的街心公园。坐在“步行者天国”的长椅上,松开领结,点燃一支香烟,再从提包里拿出刚刚从地铁站买来的周刊,享受片刻的浮生之闲:天蓝得像海,树绿得如墨;离我5码远的地方,鸽子在觅食;周围的马路上,“丰田)位于东京都丸之内的中心,是日本大公司、大银行的总部和高档写字楼林立的著名街区,与皇宫、国会及政府机构集中的霞关街只有一箭之遥。天气好的时候,酷爱“自由”却缺乏敬业精神的笔者,总是轻车熟路地从地铁站几十个出口中的某一个精确地冒出地面,以最短的直线距离进入那间事务所所在的写字楼,火速办完业务,然后吹着口哨,步行到一个能望见古老皇宫的街心公园。坐在“步行者天国”的长椅上,松开领结,点燃一支香烟,再从提包里拿出刚刚从地铁站买来的周刊,享受片刻的浮生之闲:天蓝得像海,树绿得如墨;离我5码远的地方,鸽子在觅食;周围的马路上,“丰田”、“尼桑”开得飞快,却井然有序,不堵,也听不见有人揿喇叭。

CBD:更近、更友好、更高尚虽非房地产业界专业人士,但作为在CBD工作有年、并曾为某时尚杂志写过CBD专栏的资深白领,笔者自忖多少还算有点资格来谈一把北京的CBD(如果这仍是一个可以并来得及谈论的问题的话)。CBD,英文中央商务区(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的简称。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边缘到主流,从单纯的房地产概念到成为关涉首都发展战略格局、令几乎所有的市政需要都为其让路、引无数地方城市争相效尤的“意识形态”化语汇,其实并没用多长时间。从80年代后期到整个90年代,谁听说过“CBD”?那个时代不绝于耳的,是“卫星城”,是“金融街”,就像今天满世界的“SOHO”楼市广告一样。有一个说法,来自网上,说全球的塔吊一半在北京,北京的一半在CBD。话虽不太严肃,但对状况的描述则大体不悖。不信,你知道仅一个央视大厦就占了整个城市基建投资规模的几成?那种认为在高度信息化的SOHO时代,大兴土木建CBD是陈旧的、工业化时代的“落伍”思维的看法似乎有点“不合时宜”,正如认为在后9·11时代,还哭着喊着非要建摩天大楼是“落伍”的看法“不合时宜”一样。道理很简单,当摩天楼工程从预可研、可研,到立项、审批等各项政府法定程序已经走完,安全、交通、环境、防恐等论证工作已告功成,巨额融资已然到帐,投标商已被内定的时候,大楼便不仅是一个单纯的建设工程,而是与国家、地区或那个城市的发展目标“链接”到一起,成了最大的“政治正确”。于是,所有的反对声浪都被噤声,个别学者、环保人士的意见成了“非主流”,被迅速边缘化。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纯粹、透明而技术性:在原方案的基础上,到底要再拔高几层,

 

增盖多高,才能成为足以象征我们经济发展成就的“地标性”建筑,才能逼近或刷新No.1、No.2的世界纪录,才能符合我们头脑中对“现代化”和“文明”的想象?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摩天楼”似乎就成了多余的“伪问题”。回到正经。在CBD核心区4平方公里的土地已被圈罄,曾引发全社会广泛争议的、甚至被数度叫停的央视大厦已正式奠基破土的今天,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CBD”不仅有“政治不正确”之虞,而且有不负责任的嫌疑,连笔者都感到了问题的“不合时宜”。眼下,讨论一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CBD和CBD文化,也许倒更加接近“人民”的利益。说起来,CBD并非本土的概念(连名称都是舶来的),当然也非中国、北京所专有,著名的有纽约的曼哈顿、东京的丸之内和香港的中环等,无一不是麇集了世界顶尖水平的大公司、商号、银行的商业、金融重镇。6年前,笔者尚“人在东京”。因工作的关系,每周总有一两次要去位于大手町的、一家由通产省指定的公证人事务所公干。去过日本的人都知道,大手町(Otemachi)位于东京都丸之内的中心,是日本大公司、大银行的总部和高档写字楼林立的著名街区,与皇宫、国会及政府机构集中的霞关街只有一箭之遥。天气好的时候,酷爱“自由”却缺乏敬业精神的笔者,总是轻车熟路地从地铁站几十个出口中的某一个精确地冒出地面,以最短的直线距离进入那间事务所所在的写字楼,火速办完业务,然后吹着口哨,步行到一个能望见古老皇宫的街心公园。坐在“步行者天国”的长椅上,松开领结,点燃一支香烟,再从提包里拿出刚刚从地铁站买来的周刊,享受片刻的浮生之闲:天蓝得像海,树绿得如墨;离我5码远的地方,鸽子在觅食;周围的马路上,“丰田不久前的一个周末的晚上,我从凯宾斯基饭店去国贸A”、“尼桑”开得飞快,却井然有序,不堵,也听不见有人揿喇叭。不久前的一个周末的晚上,我从凯宾斯基饭店去国贸A座的“星巴”赴约。出租车刚开出150米,我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三环路已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好歹挨过东三环中路,笔者望着窗外那一片空旷的建设用地,想象若干年后,这里会长出一幢由法国人库哈斯设计的、中间镂空的“口”字型超“后现代”巨型大厦。届时,每天24小时,会有数万人在这一带出入。而他们都是有头有脸、衣着光鲜的有钱人,人手一车……想着想着,头皮开始发麻。作为一个见证了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白领,笔者毫不怀疑我们本土的CBD其“地标建筑”的高度、楼宇的密度和马路的宽度。我所担心的,是那幢离我近在咫尺的写字楼,当我想“链接”它的时候,却永远无法接近;那幢“看上去很美”的大厦,当我来到它跟前的时候,发现其“界面”并不友好。期待在远离塞车、噪音、空气污染,没有外汇贩子、碟贩子、皮条客、乞丐及喝斥乞丐的凶恶保安的CBD里干活是不是一桩奢侈的事?座的“星巴”赴约。出租车刚开出150米,我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三环路已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好歹挨过增盖多高,才能成为足以象征我们经济发展成就的“地标性”建筑,才能逼近或刷新No.1、No.2的世界纪录,才能符合我们头脑中对“现代化”和“文明”的想象?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摩天楼”似乎就成了多余的“伪问题”。回到正经。在CBD核心区4平方公里的土地已被圈罄,曾引发全社会广泛争议的、甚至被数度叫停的央视大厦已正式奠基破土的今天,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CBD”不仅有“政治不正确”之虞,而且有不负责任的嫌疑,连笔者都感到了问题的“不合时宜”。眼下,讨论一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CBD和CBD文化,也许倒更加接近“人民”的利益。说起来,CBD并非本土的概念(连名称都是舶来的),当然也非中国、北京所专有,著名的有纽约的曼哈顿、东京的丸之内和香港的中环等,无一不是麇集了世界顶尖水平的大公司、商号、银行的商业、金融重镇。6年前,笔者尚“人在东京”。因工作的关系,每周总有一两次要去位于大手町的、一家由通产省指定的公证人事务所公干。去过日本的人都知道,大手町(Otemachi)位于东京都丸之内的中心,是日本大公司、大银行的总部和高档写字楼林立的著名街区,与皇宫、国会及政府机构集中的霞关街只有一箭之遥。天气好的时候,酷爱“自由”却缺乏敬业精神的笔者,总是轻车熟路地从地铁站几十个出口中的某一个精确地冒出地面,以最短的直线距离进入那间事务所所在的写字楼,火速办完业务,然后吹着口哨,步行到一个能望见古老皇宫的街心公园。坐在“步行者天国”的长椅上,松开领结,点燃一支香烟,再从提包里拿出刚刚从地铁站买来的周刊,享受片刻的浮生之闲:天蓝得像海,树绿得如墨;离我5码远的地方,鸽子在觅食;周围的马路上,“丰田东三环中路,笔者望着窗外那一片空旷的建设用地,想象若干年后,这里会长出一幢由法国人库哈斯设计的、中间镂空的“口”字型超“后现代”巨型大厦。届时,每天24小时,会有数万人在这一带出入。而他们都是有头有脸、衣着光鲜的有钱人,人手一车……想着想着,头皮开始发麻。

 

增盖多高,才能成为足以象征我们经济发展成就的“地标性”建筑,才能逼近或刷新No.1、No.2的世界纪录,才能符合我们头脑中对“现代化”和“文明”的想象?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摩天楼”似乎就成了多余的“伪问题”。回到正经。在CBD核心区4平方公里的土地已被圈罄,曾引发全社会广泛争议的、甚至被数度叫停的央视大厦已正式奠基破土的今天,再来讨论“人民到底需不需要CBD”不仅有“政治不正确”之虞,而且有不负责任的嫌疑,连笔者都感到了问题的“不合时宜”。眼下,讨论一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CBD和CBD文化,也许倒更加接近“人民”的利益。说起来,CBD并非本土的概念(连名称都是舶来的),当然也非中国、北京所专有,著名的有纽约的曼哈顿、东京的丸之内和香港的中环等,无一不是麇集了世界顶尖水平的大公司、商号、银行的商业、金融重镇。6年前,笔者尚“人在东京”。因工作的关系,每周总有一两次要去位于大手町的、一家由通产省指定的公证人事务所公干。去过日本的人都知道,大手町(Otemachi)位于东京都丸之内的中心,是日本大公司、大银行的总部和高档写字楼林立的著名街区,与皇宫、国会及政府机构集中的霞关街只有一箭之遥。天气好的时候,酷爱“自由”却缺乏敬业精神的笔者,总是轻车熟路地从地铁站几十个出口中的某一个精确地冒出地面,以最短的直线距离进入那间事务所所在的写字楼,火速办完业务,然后吹着口哨,步行到一个能望见古老皇宫的街心公园。坐在“步行者天国”的长椅上,松开领结,点燃一支香烟,再从提包里拿出刚刚从地铁站买来的周刊,享受片刻的浮生之闲:天蓝得像海,树绿得如墨;离我5码远的地方,鸽子在觅食;周围的马路上,“丰田作为一个见证了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白领,笔者毫不怀疑我们本土的CBDCBD:更近、更友好、更高尚虽非房地产业界专业人士,但作为在CBD工作有年、并曾为某时尚杂志写过CBD专栏的资深白领,笔者自忖多少还算有点资格来谈一把北京的CBD(如果这仍是一个可以并来得及谈论的问题的话)。CBD,英文中央商务区(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的简称。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边缘到主流,从单纯的房地产概念到成为关涉首都发展战略格局、令几乎所有的市政需要都为其让路、引无数地方城市争相效尤的“意识形态”化语汇,其实并没用多长时间。从80年代后期到整个90年代,谁听说过“CBD”?那个时代不绝于耳的,是“卫星城”,是“金融街”,就像今天满世界的“SOHO”楼市广告一样。有一个说法,来自网上,说全球的塔吊一半在北京,北京的一半在CBD。话虽不太严肃,但对状况的描述则大体不悖。不信,你知道仅一个央视大厦就占了整个城市基建投资规模的几成?那种认为在高度信息化的SOHO时代,大兴土木建CBD是陈旧的、工业化时代的“落伍”思维的看法似乎有点“不合时宜”,正如认为在后9·11时代,还哭着喊着非要建摩天大楼是“落伍”的看法“不合时宜”一样。道理很简单,当摩天楼工程从预可研、可研,到立项、审批等各项政府法定程序已经走完,安全、交通、环境、防恐等论证工作已告功成,巨额融资已然到帐,投标商已被内定的时候,大楼便不仅是一个单纯的建设工程,而是与国家、地区或那个城市的发展目标“链接”到一起,成了最大的“政治正确”。于是,所有的反对声浪都被噤声,个别学者、环保人士的意见成了“非主流”,被迅速边缘化。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纯粹、透明而技术性:在原方案的基础上,到底要再拔高几层,其“地标建筑”的高度、楼宇的密度和马路的宽度。我所担心的,是那幢离我近在咫尺的写字楼,当我想“链接”它的时候,却永远无法接近;那幢“看上去很美”的大厦,当我来到它跟前的时候,发现其“界面”并不友好。期待在远离塞车、噪音、空气污染,没有外汇贩子、碟贩子、皮条客、乞丐及喝斥乞丐的凶恶保安的CBD里干活是不是一桩奢侈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