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一个人如何从极权逃亡  

2009-06-01 16:40: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读完了张伯笠的《逃亡》。这是今年以来读的第二部回忆录,上一本是高尔泰的《寻找家园》。它对我的撞击甚至无法用“感动”这样的词汇来形容,太轻佻了。

 

好几次,我把头伏在笔记本的键盘上,强忍着抽泣而终于失声痛哭。我用被泪水模糊了的视线,追踪着主人公的天涯逃遁,看一个知识分子如何在全球化时代硬是沦为了现代鲁宾逊:这TMD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度?

 

当我的视线终于从电脑屏幕上离开,投向窗外的暗夜的时候,16年前的那一幕重新变得清晰起来。在逃离这个极权国家前整整两年的时间,伯笠过着远离城市“文明”的野人生活,那也正是中国社会开始实现向消费社会转型,知识分子集体犬儒,像一群傻逼似的陶醉于文化粗鄙化之后的感官快感之最初的时期。

 

我们可以说,那两年,整个大陆,没有知识分子,甚至没有人。惟一像点人的,反而是逃亡中的主人公“鲁宾逊”:在逃亡的路上,他救了一头梅花鹿(梅梅),并与它相依为命,但后来不得不看着它被警察迁走,最终化为火锅中的美味;在高寒的中俄边境的永久冻土带,鲁宾逊成了一个拓荒者,还收留了一个文革中曾为“三种人”的盲流;那条叫“虎子”的狗,让我们想起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托马斯夫妇喂养的叫“卡列宁”的老狗。

 

最后,伯笠终于知道自己家毁人散:他日夜思念的妻子离开了他,女儿小雪被送到农村寄养在农人的家里。这代价实在太沉重,让人无法不想:这是命运的惩罚?可是,伯笠们究竟犯了什么罪,竟要接受这样的重罚?!联想到高尔泰逃亡时,其留在国内的独女因极度的孤独恐惧而终于自戕的悲剧……都TMD什么年代了,还制造新版窦娥冤的故事。

 

今年1月,在ZIYNG告别仪式上,见到了依然高大俊朗、英气逼人的郑旭光,交换的名片上写着“独立炒股人”。这些我们的同代人,就因为一件事情,被迫支付了沉重的代价,整个的人生从此被改写。垮掉派诗人金斯伯格在《嚎叫》中说,“我看到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而我所看到的现实是,一代最杰出的头脑被疯狂毁灭。

 

而这还算是好的。那些死于广场、长街的年轻的亡灵们,他们突然间就被陌生、罪恶的枪弹永远地甩出了生活。蓦地,想起刘小枫写的纪念死于苏比坡集中营中犹太囚徒的话:“真真意难平,我们还活着,他们却死了。”

 

我知道,这是一部分精英知识分子走向基督上帝的原因之一。同时,也构成了更多如笔者这样平庸地活着的犬儒者们“不快乐”的理由。

 

                                        2005年10月23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