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洋魔女,欲说还休

 
 
 

日志

 
 

日式资本主义的功罪与“第四条道路”(for《新…  

2009-07-02 18:02:00|  分类: 日本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式资本主义的功罪与“第四条道路”(for《新京报》6月27日专栏)

 

在战后日本政治的光谱中,小泉纯一郎绝对是一个异数。从他前脚退场,日本政治的马灯后脚就又狂转起来,至今仍远未落定这点亦可见一斑。这并不是说小泉其人有多神通,“后小泉”领导人多不靠谱,而是与新自由主义的式微有关。

 

小泉凭借其过人的“卡里斯玛”,精确、到位的政治议题设定,对电视媒体手段的娴熟驾驭,对传统的日式资本主义进行大刀阔斧的“构造改革”,引进市场机制,鼓励竞争。执政5年,列岛面貌“豹变”,从“一亿中流”的和谐社会蜕变为一个被称为“格差社会”的贫富落差触目惊心的社会。如果是富人手中的财富骤然增殖,使社会金字塔的塔尖越发高耸而产生的“格差”的话,另当别论;但现状是,社会贫困的扩大酿成所谓“下流社会”,且不无普遍化、长期化的危险,这便成了问题,也构成了导致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在日本渐次退场的动因之一。传统意义上的日本型政府指导、管制自然是问题多多,已面临解体的命运,但以原教旨主义的市场原理为基轴的改革路线,难道真的就适合日本国情吗?国民对答案的不懈寻求,客观上注定了舆论的动荡和政治的“漂流”。除非找到解码的钥匙,否则“后小泉”时代的马灯确乎还不到停转的时候。

 

“泡沫经济”崩毁前的15年,日式资本主义备受推崇,被尊为“日本型福利社会”,连美国一流学者都在肉麻地追捧(著名者有哈佛学者傅高义的《Japan as No.1》);三十年河东河西,泡沫破灭后的15年来,日本制度仿佛成了万恶之源,屡遭诟病。舆论的大起大落,带动了价值判断,某种程度上,也遮蔽了问题的本质。何为制度的比较优势,比较劣势又在哪,日人一时找不着北。

 

倒是随着西方国家在遭遇经济困境后的深度反思,某些深藏于日式资本主义表层之下的制度优势和潜在可能性被重新发掘出来,并开始被借鉴、发扬。譬如,在英国,鉴于劳资关系的紧张(所谓“Them and us”式对立),人们发现日企的雇佣关系中,有种倾向资劳双方共同致力于公司经营的、在西方称为“利益相关资本主义”(Stakeholder Capitalism)的企业文化,颇利于全球化时代人才与技术的培养;而丰田公司首创的“零库存”制造,作为合理、高效、环保的生产方式,早已为欧美机械制造业所青睐并广为借鉴。

 

曾几何时,美国在里根、布什政权时期,英国在撒切尔、梅杰政权时期也曾大刀阔斧地实行过被认为“过激”的市场主义改革。为消除其负面影响,其后的克林顿政权和布莱尔政权,开始进行政策调整。但这种调整并非是回归福利国家,更不是对市场主义的偏执到底,而是兼取两者之长的所谓“第三条道路”:通过就业支援来保障所得,即把优先就业作为新的福利政策的课题。

 

“后小泉”时代的日本,从矫正小泉时期的政策性过激,扬弃其“负面遗产”的角度看,颇有效颦“第三条道路”之嫌,即摒弃市场主义中原教旨主义色彩浓厚的意识形态成分,继承传统日式资本主义中政府指导、管制的好的地方,兼容并蓄。不过出发点是不同的:因为日式资本主义从来不是欧美意义上的福利国家,而是大企业式雇佣传统(即基于终身雇佣、年功序列基础之上的所谓“日本式经营”)与地方雇佣维系(所谓“土建国家”)的混合体。但就通过就业支援来保障所得的、所谓就业优先的政策调整方向而言,某种意义上,日本早已实现。借用时兴的经济学表述的话,则不失为“积极的就业政策”。

 

如果说普遍就业是“第三条道路”所谋求的新福利政策目标的话,那么长期以来,在奉行“日本式经营”的大企业和“要想富,先修路”的地方建设业者的框架内,这点是被确保的。但不同于福利国家的是,由于逸出此框架之外的所得保障相对贫弱,即使就业被“确保”者,客观上也被限制在一个无形而固定的框架内,难以改变生活道路。想要换一个活法的话,将会付出沉重的代价——所谓“大企业,小社会”,此乃传统日本雇佣形态“超稳定”的主因之一。

 

小泉的“构造改革”及其余势基本打碎了日式资本主义的基盘,同时,也使传统社会的一潭死水动了起来。21世纪的日本向何处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传统日式资本主义被打碎、进而实现政策调整之后,所谓“日本型生活保障”将以何种形态着陆。从政策设计者的初衷上说,它应该是一种适应全球化、信息化与老龄少子化时代特征的、更加开放的架构,使国民不问性别、年龄,均可超越传统的“一纸(雇佣契约)定终身”的一元关系,经得起职业选择上的试错、失败,相对弱化企业组织的存在而强化个人与社会的存在。如此出发点,尽管本质上仍然是融合了福利国家与市场机制的兼容构造,但既不同于既往的日式资本主义,也不同于欧美的“第三条道路”,而是不无独创性的“第四条道路”。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